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76章 吾爱倾城(14)

    “你很聪明,你知道送女人进毕诺草是救你的唯一途径,你在试探我,你在逼我在你和丽姿之间做选择,也许你想的更多的是让那些男人糟蹋尽丽姿,让我厌弃她,而你除掉一个劲敌!”

    路灿雪无话可说了,原来她做的楚函一直都知道,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这不能怪她的,她和楚沐之订婚然后被强占,没人知道她丢失了清白之身后其实后悔过,但她更怕。

    楚函对她的感情时浓时淡,在大学最好的时光滚chuagn单时他不愿意碰她,她可以当成他怜惜她,他为她全城买醉她可以安慰自己他爱她,可是有次她喝醉酒来到他别墅,她跟他诉苦,并勾着他的脖子倒向沙发激吻时,丽姿出现在了门边。

    他一看到丽姿明显慌了,推开她站起身就要去追丽姿,虽然她死死的抱住他不让他走,可是那晚他让她睡他卧室,而他站在门边抽了一宿的烟。

    是男人都有生理需求,就像那些年出现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供他fa泄。同样只要是自己所钟爱的女人,男人们哪会没有yu望,没有占有心和嫉妒心?

    可是他对她没有!

    她真的好害怕,她已经捆缚在别的男人身边,而他可以男未婚女未嫁。一句恩情太淡薄,他又不曾许她海誓山盟。

    好在他碰过很多女人,而且花边新闻不断。

    那些女人她调查过,都是些贪慕虚荣的货色,不足为虑。可不知是哪天起,他身边的女人少了,乃至没有了。

    有次她跟踪他,在旺角街的街道上,他搂着一个女人像天下间所有谈恋爱的情侣那般有说有笑的走着。

    那女人拉着他要吃路边摊上的水煮贡丸,他蹙眉不肯,那女人攥着他的衣袖撒了下娇,他的态度当即软了,掏出皮夹付了钱,将塑料杯递到那女人手上。

    他一手落口袋,一手扣着那女人的细腰继续懒散的逛马路,他时常垂眸看着那吃的津津有味的小女人,还开口询问她类似好吃不好吃的话。

    那女人挑了一个贡丸递到他嘴边,他不肯吃,于是两人嬉笑打闹了一路,最终他将那女人抵到电线杆上肆意的接吻。

    他们吻了好长时间,那女人顾及这里是马路,不愿意配合,可他强制性的压着她,两人的身体密不透风的贴在一起,他的大掌托着女人的翘臀揉-捏着还将她狠压他的胯下。

    他的薄唇不停含着女人的唇瓣,一遍遍将长舌探进去,深度的允吸和纠缠。

    在她快看不下去时,他松开那女人了。他一把抢过女人手里的塑料杯扔在了垃圾桶里,牵着她的手就将她推进了停靠在偏僻角落的车里。

    她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但不难想象,因为车身在轻微的晃动,可想而知他们运动的有多激烈。

    大约40分钟后他们才出的车门,他先从车子右侧出来,他身上的衣服和头发都很凌乱,就连衬衫纽扣都掉了2颗,但意气风发。

    那女人从左侧出来的,双脚才落地就要瘫软下去,他及时扶住,并她将打横抱在怀里。

    女人水眸盈亮,面色红润,乖顺的勾住他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

    两人向她这边走来,他们没注意到她,但他们愉悦的交谈却清晰的落进她耳朵里——

    他说,“丽姿,今晚不要去店面了,到我那里过-夜。”

    那女人拒绝,“不要,学校组织了一个活动,我明天凌晨5点就要出发去学校了。”

    他皱眉,薄唇紧抿,“丽姿,什么活动?我不喜欢你跟别的男生说话,在外面你最好收敛一点!要是被我发现你和谁有亲密的举动,我会弄死你们!”

    那女人羞甜,小声嘟囔着,“我知道了,小气鬼!”说着晃了两下细腿,关心道,“楚函,待会把我送店面,你回家早点睡觉吧。”

    他笑,“我不回家了,今晚陪你住店面里。丽姿,肚子饿不饿,我先带你去吃饭。”

    女人的声音细细软软的,“不出去吃,我今早买了菜,我给你做饭。只是楚函,店里就一张沙发,不够我俩挤一起。”

    “不够吗?如果不够,那我就睡你身体里,要不你睡我身上也行?”

    那女人迅速捂他嘴,“呸”了一声,他顺势伸舌舔她的手心,又将她的手指含嘴里允吸,她缩回去,他俯身就攫取了她的芳唇。

    两人亲热了一路,其中有一次他差点就撞上了电线杆。

    回到店面,他又迫不及待的拉上了卷帘门,隔断了她窥视的视线。

    丽姿,丽姿,丽姿…这个名字一再的出现在了她和他的生活里,如果她再感觉不出来楚函对丽姿的与众不同,她再不采取行动,那她就真是傻子了。

    她为了楚函付出了25年的青春,她说不求回报是假的,她想要楚函待她如掌上珍珠,对她怜对她爱许她一生。

    楚函也应该这样做的,如果没有她路灿雪,他楚函就是一个乞丐!

    凭什么她到头来都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她狠吗?

    不,她一点都不狠!

    丽姿本来就是他的一个情-人,她的替身,是丽姿抢了她的楚函,是丽姿毁了她的幸福,她不会让自己悉心栽培出来的男人脱离自己的掌控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获得幸福。

    楚函是她的,他的终极归属也应该是她!

    既然她丽姿能做一个男人的情-人,能做出这种肮脏的rou体交易,那让她去伺候多个男人,让她成全她和楚函又有何不可?

    她想过的,等丽姿被糟-蹋玷-污了,被楚函弃之如敝履了,她会给丽姿一大笔钱,让她后世无忧的。

    路灿雪看着楚函阴霾的狭眸,她苍白的脸色哀求着,“函,都是我的错,我承认是我太嫉妒丽姿了。可是,可是那都是因为…因为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楚函的狭眸点燃着一簇幽凛,精美的轮廓冷若冰霜,但更多的是挣扎的痛楚,“恩,我不怪你。因为你对我有恩,所以你对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而我有半分忤逆你的意思都是我忘恩负义,是我做错了。”

    “是我不应该rou体放纵,是我不应该爱上丽姿,是我不应该让你彷徨不安…但是路灿雪,我欠你的,我可以把命送给你,你为什么要牵扯上丽姿?如果没有毕诺草的事情,我们和她是可以好聚好散的。”

    “不,不会的…”路灿雪尖锐的打断他,她被他一口一个“恩情”和“欠”的话弄的难堪和心寒,虽然她的确是用恩情来束缚着他。

    “楚函你扪心自问,如果没有毕诺草的事情,你和丽姿的情-人契约到期了,你真的舍得放开她吗?你真的还愿意和我结婚吗?”

    “会的,我会的。”楚函毫不犹豫的回答,“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爱是什么,还不知道我爱丽姿,有多爱?我还可以将自己的感情控制在道义的束缚里!”

    “而你用毕诺草试探我对你的心,其实你真正试探出的是我对丽姿的心,你让我对她的爱意如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你让我对她的心疼和怜惜爆发到了顶峰,你让我现在求而不得,你让我…生不如死!”

    “不,函…”路灿雪坐过去抱住他的肩膀,“我求你了,不要这么说,我们翻过那一页吧。丽姿已经嫁人了,她很幸福。而且当初你把她送毕诺草代替我时,那也证明你爱的是我,既然这样我们忘记丽姿,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吗?”楚函任由路灿雪抱着,他勾着无比荒漠苍凉的微笑,“她现在靠着安眠药睡觉,她在梦里叫我名字,她不肯乖乖吃饭越发清瘦,她不好,所以我也好不了。而且,爱她的一颗心,如何才能收得回?”

    今天他说了很多遍他爱丽姿,那他究竟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函,那你打算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

    楚函摇头,声音透着迷茫,“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从4年前得知严宽将她从毕诺草带到了秀园后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我已经控制不了我自己了,我就想好好守着她,护着她,看到她快乐。”

    “而且灿雪,我现在除了她谁都挺不起来。她说我就只想着对她做这种事,其实我是因为爱她,每次看见她就会情不自禁,我想跟她欢-好,跟她私缠,跟她快乐似从前,我对别的女人都不行。”

    路灿雪已经满脸震惊的松开了楚函,他…他竟然除了丽姿,谁都不-举??

    “灿雪,就算我们结婚了,除了楚太太的名分,我也给不了你什么,所以,我们不结婚吧。”

    我们不结婚吧?

    他…他竟然跟她说这种话!

    她可是陪了他25年的路灿雪啊,他竟然薄情到如此地步!

    “灿雪,我想过了,你学的是企业管理,这些年辅助着楚沐之打理楚氏,做的很好。你和丽姿不同,她是外强内弱的女人,而你是外弱内强的女人,我相信你没有我一定可以过得很好。既然是你帮我取得的楚氏,我现在就将楚氏送给你。”

    路灿雪已经浑身僵硬,满目骇然。

    而楚函轻轻笑了,他终归是要对不起一个人,既然如此,他愿意快刀乱麻,遵从内心真实的选择,此后只守护丽姿。

    至于楚氏吗…其实路灿雪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他楚函不是因为想得到楚氏而去谋取的楚氏,他只是想将楚家那些人踩在脚下狠刷屈辱和尊严才去谋取的楚氏,他的终极目的也不过是想让自己活的更自在一点。

    而路灿雪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种负担,偏偏这种负担都贴上了“为他好”的标签,让他不能反驳和拒绝半分。

    既然如此,就将这奋斗30年的事业和理想都给了她吧。

    这样想来,这一生遇到路灿雪,也不知道是他幸,还是不幸了!

    ……

    丽姿是第二天清晨醒来的,她起床时南宫剑熙正在沐浴间里洗漱。

    用安眠药强制入眠的,丽姿也没有感觉说昨晚睡得好不好。坐起身,她看了看窗外,清晨的阳光点滴透了进来。她活动着筋骨,掀开被褥下床。

    掀开被褥,她怔住了。

    她两条玉腿内侧的柔嫩肌肤上全是青紫的吻痕,这吻痕她一点都不陌生,以前某人就喜欢在她身上种满草莓。

    她缓不了神,又觉得手边碰到了冰凉的东西,转眸看,是楚函的手机。

    这4年,他没有换手机。

    丽姿呆滞的坐了会儿,然后握住手机下床,她走到沐浴间里看着南宫剑熙,南宫剑熙正在洗脸。

    他见她来,忙擦了把脸道,“悠棠,你醒了?”

    丽姿将手里的手机递到他面前,拧着秀眉,质问道,“剑熙,楚函的手机为什么在我的床上?昨晚是你让他进来的?”

    南宫剑熙停顿了三秒,而后笑了,“悠棠,早晨不要有那么大情绪,我没放他进来,昨晚我出门抽了会烟,许是他自己溜进来的吧。怎么,他有对你不轨吗?没事,待会我去揍他,或者你煽他一巴掌也可以。”

    南宫剑熙调侃的话令丽姿翻了个白眼,她也不理他,径直转身,“我先换衣服,待会把手机还给他。”

    丽姿很快就换好了,南宫剑熙看着她从沐浴间穿到门边时突然道了句,“丽姿,不将小棠棠的事情告诉他,不纠缠他也不要他,你不就是想将他当陌生人的吗?可是为什么他一个举动就令你有这么大的反应?隔了这么多年,他对你的影响依旧这样深。”

    ……

    隔壁房间的楚函和路灿雪两人都一夜没睡,楚函就躺在沙发上对付了一夜,两人一时无话,气氛微妙而诡异。

    路灿雪起床去了沐浴间,楚函起身换衣服。

    刚将裤子穿好,系上金属皮带,突然有一副温暖的身体从他背后紧贴了上来,两只染着粉红豆蔻的小手抚摸上了他精健的胸膛,然后一路往上撩bo上他腹间的美人鱼线。

    “灿雪…”楚函低低而不悦的叫了一声。

    路灿雪走到了他面前,勾着他的脖子道,“函,昨晚你说让我考虑,现在我考虑清楚了,我要先确定你是不是对我不-举,然后再做决定。”

    PS:免费赠送100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