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79章 吾爱倾城(17)

    正在从包里翻纸巾的周琳插嘴问,“剑熙哥,棠姐是不是怀孕了?我看怀孕的人都呕吐的,你和棠姐结婚3年多了,棠姐也应该怀孕了吧。”

    怀孕?

    楚函的心脏刚被丽姿口里说出的“很脏”和“想吐”刺穿了,正痛的浑身冰凉,头脑混沌时,这个“怀孕”又像是有人给他强行打了一针清醒剂,他忍着神经末梢的颤抖一遍遍思考着,她…她怀孕了吗?

    虽然昨晚看见南宫剑熙打地铺,但是…但是南宫剑熙对丽姿的喜欢显而易见,他也是一个男人,3年多的时间他怎么忍得住?

    那丽姿是怀了南宫剑熙的孩子了吗?

    楚函怔怔的向他们看去,丽姿已经停止了呕吐,整个人虚弱的伏在了南宫剑熙的怀里,南宫剑熙无比心疼的搂着她,“悠棠,等回了墨西哥你暂时就不要工作了,我会让医生给你好好调理身体。”

    丽姿闭上眸,没回答,周琳说道,“剑熙哥,我们扶棠姐去那边椅上坐坐吧。”

    于是三人从楚函面前走过,谁都没看他一眼。

    楚函真的很想很想追上去,他想把丽姿抢过来柔声安慰着,虽然每次都是他害她受伤,但他绝对是最心疼的那个。

    他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他还不许她回墨西哥,他想留住她,可是…他没有勇气追上去,若是他碰她,她再吐怎么办?

    她看起来风一吹就倒的孱弱的模样,他不能再…折磨她。

    好了,这刻连他自己都承认他之于她就是一种折磨了!

    他右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枚玫瑰花发夹,现在只要是他送的东西,她都不会要了。但他舍不得扔了,因为若是她肯戴上,一定会很美很美,他肯定还有机会的。

    将玫瑰花发夹放裤兜里,楚函静默了一会儿,正不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在想什么时,他的眼睛突然被一道闪亮的银光刺了一下。

    顺着银光看去,地上竟然掉着丽姿一直携带在手腕上的…银色小铃铛手镯。

    楚函迅速抬脚走过去,他捡起手镯握手心,他手一握,铃铛就响了起来,清脆的铃声十分欢快,像婴孩的稚脆笑声。

    楚函疼痛的心脏升腾丝欢喜,他数了下,手镯上共12颗小铃铛,精巧细腻。也不知道这是她戴的手镯还是这是类似婴孩的玩意,他冷硬的轮廓一点点柔和了下来,心田有了一股满足和甜意。

    将手镯放裤兜里,他信步走到树干那随意倚靠着,她好像很喜欢这手镯,他不想主动还给她,他要她来找他。

    这么想着,刚刚一颗绝寂的心又复苏了,他开始雀跃。

    ……

    楚函倚靠在树干那继续抽烟,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就守株待兔的等着丽姿。

    他抽了快一包香烟,她依旧没来,他突然想,若是她找不到铃铛了会不会很焦急,很伤心,会不会掉眼泪?

    想到这,楚函站直身,要去找她。

    可是刚一转身,那道魂牵梦萦的身姿竟然出现在了他眼里,丽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只不过树干粗大,他倚在一边,而她站在另一边,两人同样寂静无声所以没发觉,一转身便灯火阑珊处了。

    丽姿还站在原先的地方,她甚至还保持着仰着小脑袋的姿势,刚才她好像就盯着树枝上看,看的很入神。

    楚函随着她的眸光看去,原来树枝上有一个…鸟窝。仔细听,鸟窝里还不时传来两声莺莺的鸟叫。

    楚函没立即行动,他静静的陪着丽姿看了好一会儿,见她一动不动的有些反常,他才出声,他的声音嘶哑,但更多的是小心翼翼,“丽姿,你喜欢那鸟窝吗?”

    听到说话声,丽姿才回神,看清是他,她并没有转身离开,因为楚函离着她很远,他似乎怕引起她反感,但一双狭眸又含着浓烈的情愫深深的紧裹着她,生怕她消失了。

    这算是丽姿今天第一次拿正眼看他,他昨晚似乎没睡好,双眼落满血丝,或许经历了刚才的不愉悦,他好看的眉心轻蹙着,有些落寞与颓废。

    但他终究长的太好看了,即使这种状态也有一种堕luo的慵懒和不羁。

    其实这些年变的也不止是她一个吧,24岁的楚函在22岁的丽姿面前狂傲,恣意和强取豪夺。

    而30岁的楚函在28岁的丽姿面前想近而胆怯。

    在她沉默的时候,楚函又开口了,带着卑微的试探,“丽姿,如果你喜欢那鸟窝,我可以爬上树,把它送给你。”

    这次丽姿点头,说了一个字,“好。”

    楚函没想到丽姿会理自己,他俊逸的面上当即露出阴雨初霁的微笑,一双狭眸也顾盼神飞开,卷起衣袖,他很利落很帅气的爬上了树。

    爬树这种事对楚函是轻而易举,他小时候就很好动,3岁多就可以爬上6米多高的树。

    爬到树上,将鸟窝小心的弄了下来,然后护在怀里,楚函又顺着树干爬了下来,他在最后2米处直接跳下来,潇洒的动作引得路边的女生一阵尖叫。

    楚函向丽姿走去,在离她约1米处停了下来,伸出长臂将鸟窝献宝似的推给丽姿看,“丽姿,你看,里面有一只很小的小鸟。”

    丽姿走近他,垂眸看,鸟窝里的小鸟应该刚孵出来不久,小小的身子才长了一圈细细软软的小黄毛,很可爱。

    楚函见丽姿伸出了小手指摸着鸟儿的毛,动作轻柔的,两人离的很近,她身上清冷的幽香钻入了他的鼻翼,而她嘴角慢慢荡出温暖而缱绻的弧度,就连那纤长的眼睫毛都染着她快乐恬静的气息,如蝴蝶翅膀般煽动着。

    他真的好些年没看见过这样的丽姿,他喃喃的问她,“丽姿,你怎么喜欢小鸟了?以前没看你喜欢。”

    丽姿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缓缓道,“以前…有个小女孩,她妈妈忙着工作没空照顾她,因为又没钱请保姆,所以她妈妈上班时就将她锁在租来的小房间里,拜托着隔壁的奶奶透过那唯一的小窗户照看着一点她。”

    “某一天,这个忙的不可开交的妈妈回到家竟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女儿可以走了,她从床上走到窗户边,并爬上那矮矮的凳子趴在窗外那和…和一只不知从哪落下来的小鸟咿咿呀呀的说着话,边说还边用小手指戳它,小嘴里咯咯的笑着。”

    “后来这女孩长大一点了就喜欢用小树枝捣鸟窝玩,她还经常问她妈妈,什么时候她爸爸可以爬上树掏鸟窝,将鸟蛋拿出来给她孵小鸟…”

    丽姿低低诉说的语气有道不出的悲伤,楚函听的很认真,他都可以想象那个小女孩是有多么的孤独却…乐观…

    见她不说了,楚函问,“丽姿,小女孩的爸爸呢?”

    丽姿答,“她爸爸不知道她的存在,也不允许她的存在,她爸爸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和另一个女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着…”

    楚函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有些莫名的伤感和难过,他更想解释,因为他知道丽姿在含沙射影的说着他。

    “丽姿,我…”

    楚函才说了三个字便停住了,因为丽姿抬起眸,主动贴近他几分,然后缓缓伸出小手碰上他的脸庞。

    她先用手指从他入鬓的剑眉划到睫毛,再到妖冶的眼眸和微扬的唇线,最后用小手手掌抚摸上他精美绝伦的侧脸。

    她的眸子秋波盈盈,又向回到了4年前,对他爱慕而憧憬的目光。

    如果这是梦,楚函宁愿永远醒不来。他敛上眸,舒适的喟叹一声,然后将脸颊蹭在她柔嫩的手心里。

    突然鼻翼间的清香又浓烈了些,正闻的四肢酥软时,唇上覆上两片薄凉却柔软的唇瓣,丽姿踮起脚尖亲吻了他。

    楚函身躯僵住,看来这真是梦了,她是不会吻他的。

    他不敢回应,怕扰乱了这场春-梦,享受着被她轻轻碾压带来的悸动,突然唇上传来两滴冰凉的液体,他一惊,募然睁开眸——原来这不是梦,丽姿含泪吻住了他。

    正不知道如何反应,丽姿离开了他的唇,并后退几步。

    此刻的她泪眼婆娑,带着前所未有的悲怆和软弱,她哽咽道,“楚函,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些年,我真的,真的,很想你。”

    她说她想他?

    她竟然说她想他!

    因为这惊喜太过,等楚函从呆愣的神情中回神要给予她回应时,她又道,“可是楚函,我明天要走了。”

    直到听到这话,楚函才知道她说她想他的目的,因为她怕他不够疼,她不止要宣判他死刑更让将他凌迟。

    更或许是,她在与过去作别!

    晶莹的泪珠从丽姿凝脂般的脸腮滚滚而下,她的视线模糊了,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她也不想看见。

    两人明明离的2米的距离,但却像隔着天涯海角,

    “楚函,我们之间有太多回不去的东西了,我为你…失去了太多太多,越是爱你,越是对你绝望。以前的我孑然一身,但还有年轻的身体给你掠夺,可是如今的我身形枯槁,如果再被你榨取下去就会觉得活不过明天。”

    “楚函,你知道你欠了我多少,你这一辈子都还不起了。现在我也不要你还了,只求你一句放过。”

    “放了我吧,下半辈子我想平静的过,哪怕连你的名字都不想再听见。还有,这次回来匆忙没有祝福过你,我在这里祝你和路灿雪婚姻幸福,长久。”

    ……

    丽姿走了很久了,楚函就像个傻子般捧着鸟窝僵在原地,他的耳畔不停响着她的那句“放过”。

    她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如何?

    平静的收回目光,楚函转身,再次爬上树将鸟窝放在原地,他没有立即下来,而是坐在树枝上,两臂枕在脑后,晃着腿,眯着狭眸看风景。

    到了此刻,楚函反倒冷静了,人生已经遇到了绝境,再挣扎也是徒劳。

    心里痛吗?因为痛的太多,所以木讷了。

    想挽留吗?他还有什么资格!

    南宫剑熙是个很好的男人,很好的归宿,他楚函也比不上他。

    刚刚他想他应该给丽姿一些补偿,毕竟她跟了他一年。但他有什么?他楚函这个人她不要,那他就只有钱了,可是南宫太太不缺钱!

    恩,就这样吧,照她的意思,让她自由过活。

    ……

    等楚函从树上下来时,已经黄昏了。

    他的胃开始泛疼,她走的4年他抽烟酗酒的厉害,曾经胃出血住过院。昨天跟今天他几乎没进食,他没有感觉到饿,现在就感觉胃疼了。

    他车上有胃药,往回路走着。

    路上的人很少,有的也是三五成群的结伴者或者是甜蜜腻在一起的情侣,他是唯一独身的。

    双手落口袋,突然触及到那个银色铃铛的手镯,他竟把这事忘了,他应该还给她的。

    他停下脚步要拿找手机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带,许是落在了房间里。

    他决定先回到凤凰山的停车场再联系她来取,往回走着,出了凤凰山的大门,早晨来的众人都聚集在那等着他呢。

    楚函一眼就看见了丽姿和南宫剑熙,他们都蹲着身体在逗一个1岁多大连路都没走扎实的小孩玩,楚函站身后都可以听见她的细声软语,她似乎格外喜欢小孩。

    南宫剑熙低低的和她说话,“悠棠,等我们回墨西哥你也给我生个孩子吧,我们南宫家有秘方,行-房一次就可怀孕,要男要女都可以。”

    丽姿将那小孩搂怀里,然后点头,“好,我想给你生个…儿子。”

    他们相视而笑了,楚函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迎面遇上琳达,琳达十分惊喜的看着他,“楚少,您去哪里了?我们找您一天了。对了,这是您的手机吗,现在还给你。”

    楚函看了一眼手机,诧异道,“我的手机怎么在你那里?”

    琳达答,“哦,今天早晨我在旅馆遇到悠棠,她似乎从你们房间走出来的,她状态不好,失魂落魄的,将手机丢地上也浑然不知,进了自己的房间。”

    琳达刚说完,胳膊就被扣住,男人骇然惊变了脸色,“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