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90章 吾爱倾城(28)

    “丽姿,女人太聪明不是一件好事,你抢了我的台词。丽姿,你搬来吧,你住在那一座房子里,我住在隔壁那一座房子里,不是住一起,而是做邻居。”

    楚函边说边笔划着那两座紧挨一处的房子,他的狭眸里盛满期待和欢喜,他想每日清晨睁眼就能看见她的俏容,他想和她在一起,不想再尝相思孤苦。

    他在欲盖弥彰,如果她真搬过来,那她和楚函就像是隔了一道墙生活在了一起。

    丽姿没表态,楚函已经牵起她的手推开了左边房子的大门。

    推开门,浅黄的墙壁,绣花的毛毡,低调而雅致的室内装潢,璀璨闪烁的水晶吊灯,就连那手工的窗花剪纸都透露着暖色和温馨。

    “丽姿,喜欢吗?”楚函问。

    丽姿环视着室内,诚然的点头,“恩,喜欢。”

    楚函微笑,又将她牵进卧室里,卧室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外是很漂亮的风景,绿绦柳絮,九曲回廊。卧室里的床很大,上面铺着粉色镂花的床被,古典精致的梳妆台,铜镜和象牙梳。

    丽姿看的微怔,这样的房子和设计会让她有家的感觉,身上的警惕和戒备会情不自禁的放松,她会感到舒适,她…很喜欢。

    正看着,她清瘦的身体便落到了一副温暖的怀里,男人身上混合着烟草味的阳刚气息是她熟悉和沉迷的,楚函埋首在她颈窝里,低低柔柔的叫她,“丽姿…”

    丽姿俏丽的面容染上柔和,一双水眸溢出无数道潋滟的波痕,她放松身体,软软贴到背后男人宽阔的胸膛里,“恩…”

    感受到她的温顺和服帖,楚函的薄唇爬上了她的耳朵,他趁热打铁,“丽姿,这间房子给你,你搬来住好不好?你晚上会做噩梦,睡眠不好,我也不准你再吃安眠药,我想守着你,以后…白天我不烦你,但是晚上…”

    楚函指着身边那张大床,ai昧性gan的声线贴着她的耳膜,“晚上我想搂着你睡…你放心,我保证没有你点头,我不会强迫你跟我做ai的,最多也就亲亲你,摸摸你。”

    丽姿晶莹的脸颊上透出些粉意,她用胳膊肘推他,声音娇嗔且带出丝丝媚人的嗲意,“楚函,你不流-氓会死吗?”

    楚函的心像被小猫抓了一般,浑身酥痒难耐,两条长臂将她紧扣在怀里,他嘶哑着声,“丽姿,你怎么这么沟人?”

    他炙热坚硬的某物戳在她的翘臀上,他还不知廉耻的又蹭又撞,捣弄的她发疼,丽姿拧眉挣扎着,“楚函,你就是一头…qin兽。”

    “我不是qin兽,”楚函反驳,“qin兽看见自己的猎物就会扑上去撕咬,可是现在床就在我旁边,我想做的女人就在怀里,可是我只能忍着什么都不干,所以姿姿宝贝儿,我是qin兽不如。”

    这男人不是不要脸,简直就是没脸了!

    “楚函…”丽姿忍着下身被他肆意xie渎的羞辱,侧眸避开他濡热的长舌,她问,“你吃晚饭了吗?”

    楚函正闭眸舔啃着她的半侧小脸蛋,闻言他不答反问,“丽姿,你吃了吗?”

    丽姿点头,“我吃过了…”然后用力挣脱他,向后退了两步,“楚函我答应住这里了,但是你不许闹。你先去吃晚饭吧,吃过了再…再过来…”

    楚函看着她胭脂粉的小脸和盈亮的水眸,艰难的滚了滚喉结,她言下之意是答应晚上和他一起睡了,但他刚才暗喻的意思她肯定听明白了,他想跟她一起吃晚饭,但是她拒绝了。

    楚函依旧不想走,眸里一片幽深暗热的紧盯着几步之外的她,“丽姿,我们一起吃吧。家里冰箱里有菜,我给你下厨。”

    “不要!”丽姿拒绝,面对这么寡廉鲜耻的无赖,她咬着下唇跺脚,“楚函你要是再不走,那我就走了!”

    明明说好白天不烦她的,可是他在步步逼近,一再跨越界限想跟她亲近,想粘着她。

    楚函成功的接受了丽姿的威胁,即使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也转身离开了。

    ……

    丽姿打量着房子,房里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都是崭新的,就连衣橱里的衣服都整齐的挂着当季的,简约大方型的。

    丽姿走过客厅来到厨房,眼睛突然和一双绽放着桃花的妖冶狭眸撞上,原来这两间房子的厨房是窗对窗的,男人正玉树临风的站在对面。

    “你怎么不出去吃晚饭?”丽姿问他。

    楚函好看的眉心皱了皱,精美的面庞一片委屈和纯良,“丽姿,经常吃外面的食物没有营养而且对身体不好,所以我打算自己动手做饭。但是我刚看了冰箱,我这里不但没菜,连米都没有,所以我找出这个来充饥。”楚函扬了扬手上的桶装方便面。

    他骗谁呢?

    她这屋里什么都有,他那里什么都没有?

    就算是没有他也是故意的!

    丽姿瞥了眼他手里的方便面,他去了那么久,可是方便面都还没有拆包呢,他也不知道在窗口那等了她多久。

    丽姿站着没动,楚函看见她这样也不急,他唉声叹气的转身,去拿电水壶,“哎,我还是吃方便面吧。”说着他将手里的电水壶夸张的甩了两下,提着音贝道,“什么,没水了?哎,谁都来欺负我,反正又没人关心我,我饿死算了。”

    他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丽姿对着他的背影翻了记白眼,无奈道,“楚函,你过来吧,我弄东西给你吃。”

    ……

    楚函乐滋滋的跑了过来,他踏进厨房,丽姿正在煎荷包蛋。看着那煎的金黄,且香气四溢的荷包蛋,楚函心情大好,“丽姿,你要弄什么给我吃?”

    丽姿拿着锅铲专心翻动着荷包蛋,她随口答,“冰箱里有青菜和肉,我下青菜肉丝面给你吃,再煎个荷包蛋。”

    “好啊,只要是你亲自下厨的,我都爱吃。”楚函此刻欢喜满足的像个小孩子,无可挑剔的面庞神采飞扬,越发璀璨夺目。

    开水烧好了,丽姿将面条下进去,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遂问,“楚函,刚刚你进我家没敲门,我也没给你开门,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楚函一顿,迅速将左掌心握着的钥匙藏在身后,不动声色的继续嬉皮笑脸道,“哦,我刚刚出去并没有关上门,门是半掩了,我一推就开了。”

    “哦。”丽姿恍然大悟般的点头,转眸对楚函笑道,“你怎么不说你会魔法,你变出了一把钥匙将门打开了。”

    丽姿说完楚函没接话,他嘴角勾着缱绻的弧度紧紧盯着她的俏面看,她一对柳眉深深弯起,桃腮杏面上挂着惬意温暖的笑意,和他亲昵的姿态又像回到了4年前两人huan好的日子。

    他究竟有多长时间没看到她这样的笑意了?

    见楚函盯着她看,丽姿缓缓收回笑容,侧眸,安静的做着手上的事情。

    身边的男人也没再说话,但即使不对他看,她也能感觉那两道缠绵炽热的目光。面上有些热,她很不自在。

    好在面条很快就好了,她调了佐料,将大碗面条上到餐桌上。

    楚函坐在椅上拿着筷子吃面,他叫着她,“丽姿,你晚饭真的吃好了吗?再陪着我吃一点面吧。”

    “我吃好了,不吃了。”丽姿翻阅着手上的服装设计资料,抬脚往书房跑。

    见她不理他,楚函将筷子搁在餐桌上,不满道,“丽姿,你面条放盐了吗,好淡。面条味道不好,所以我不想吃了。”

    丽姿将伸进书房的脚又缩回来,她顺手将资料放客厅里的茶几上,走到他身边,她看着碗里的面,拿起筷子,“我没放盐吗,我来尝尝。”

    这一尝,她迅速瞪他,“你又骗我。”面条味道很鲜美。

    但话音一落,她的腰身被扣住,她跌坐到楚函怀里,男人眸里的黠慧和戏弄很甚,本来就是妖孽般的男人,嘴角稍微勾出邪恶与不羁的微笑也能令他狂野魅惑到极致,灯光打他利落的短发上,发梢都散出朦胧的光辉。

    丽姿一时忘记了挣扎,楚函已经动筷子,嘴里衔了一颗长长的面条而来,“丽姿,把这颗面条吃下去,吃下去我就承认好吃。”

    他越来越喜欢耍赖!

    他衔着面条一端,却将另一端垂落在她的红唇边,这样轻fu的游戏令丽姿心生了反抗,她捏着粉拳垂他,可是他不依不饶的扣住她,不让她动弹。

    面颊上的那股热意又升腾了起来,他修长的身躯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庞在她面前放大,她很长时间根本侧不了目。

    丽姿闭上眸,轻启了红唇。

    楚函将那根面条一点点送了进来,直至他清洌好闻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翼,她的睫毛一颤,楚函已经张嘴含住她的红唇,重而狠的允吸着。

    他将她的娇唇当成美食品尝,允着便用牙齿慢慢啃噬着,然后又用薄唇紧贴着她的红唇,碾压而过感受她的冰凉玉滑,她甚至感觉到他深度的呼吸,他在一遍遍嗅着她的香气,贪lan而执迷的。

    心房被一片羽毛划过,丽姿伤痕累累的心脏终于涌现出了波动,她想起乐达那句“总裁他真的很可怜…”

    楚函不敢揉躏她,怕她不悦和反抗,他只能嗅着她的清甜来缓解一下体内的躁意和胀痛。突然,两条细嫩的小胳膊勾住他的脖子,一条丁香小舌舔在了他的唇线上。

    楚函猛然睁开眸,丽姿闭着眸,她蝉翼般的长睫毛不停扑闪着,彰显着她的不安和羞涩,她面上一片胭脂粉,动情的模样。

    楚函第一反应就是张开口,让她的小舌滑进来,他是不会允许她反悔的。他拿长舌勾着她鲜嫩的小舌缠绵,共舞,最后撬开她的檀口,驶向她的蜜腹翻江倒海。

    两人吻的很激烈,亲吻的水渍声十分奢mi,男人吞咽唾液的声音很大,女人有些受不住,若有似无的嘤嘤娇yin着。

    丽姿舌根被吻到发麻,楚函离开她的唇向下吻允着她的颈窝和锁骨,呼吸粗喘。

    他的大掌握住她一侧丰yingrou捏着,他收不住力道十分蛮横,“啊…”丽姿唇齿里又泻出的那种让他头皮发麻的媚叫。

    他紧绷着身体,大掌来到她的衣角,想钻入她衣内抚mo她。

    但是,“楚函…”她的小手按住他,羞弱而急切的叫他。

    楚函抬眸看她,丽姿眸里一片迷离,但又强守着最后一分清明。她在淡淡的拒绝,又拒绝的毫无商量。

    楚函俯身就狠狠咬住了她的唇瓣,丽姿身体一绷,“啊…”她吃痛的叫出声。

    楚函趁机甩开她的小手,大掌探入她衣内来到她的丰ying,他就着小衣狠狠的揉搓了一把,松开口,恶狠狠的警告她,“不许叫,再叫就gan你!”

    丽姿的脸色鲜艳欲滴了,眸里蒙上一片水雾,楚楚怜爱。

    楚函最受不了她这样,扶住她的后背让她脱离自己的怀抱站直身,他声音粗噶,还在剧喘,“不想给我就走,你再多呆一秒,我真的会变禽-兽!”

    丽姿不敢多留,转身,小跑走了。

    看女人走的丝毫不犹豫,楚函心里苦涩到不行,嘴角勾起自嘲,他起身走到窗户边。

    他想拉开窗户吹风但又怕夜里的寒气吹进来让丽姿受凉,他应该出去抽支烟纾缓一下yu望但又怕走了她就不让他进来,而且她不喜欢他抽烟。

    最后楚函只能干站在窗户边,闭眸不去想丽姿,他通过自己良好的克制力隐忍下yu望。

    虽然身上依旧难受,但楚函转身回到餐桌,拿起筷子将一碗面条全部吃光。

    ……

    楚函冲过冷水澡后穿了一身休闲的白色衣裤,丽姿不在卧室里,楚函去隔壁的书房找她。

    推开门,丽姿手里拿着笔正在画服装设计,她眉眼娴静,左边的秀发撩到了耳后,半张侧脸柔和而知性,铅笔在纸上发出着悦耳的“沙沙”声,像铿锵从容的前进脚步。

    丽姿正画着,她的纸上突然覆上了一只大掌,抬眸看,楚函一双狭眸顾盼流转,那淡淡的光晕类似心疼,褒赏…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虔诚的爱意。

    “丽姿,我们回卧室吧,你坐在chuang上也可以画设计,这次我绝对不吵你。”他的声音多是诱哄。

    丽姿从他面上收回目光,点头,起身,“好。”

    ……

    两人坐在chuagn上,楚函伸出一条胳膊搁床头,让她舒适的枕着,又将粉色柔软的被褥拉过来遮盖住她的小腹,他紧拥着她,姿态慵懒,眼眸认真的看着她的设计。

    丽姿画的是宝q车展的服装设计,她见楚函闲着没事做便开口问他,“楚函,你不工作吗?”

    楚函摇头,“我是老板不工作,有你这样兢兢业业的手下,我只管发一份钱收两份利息就行了。”

    丽姿被逗乐,轻笑,她将他横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拿开,一只小手推着他的胸膛,另一只小手将她身边的画好的服装设计图丢他怀里,“那老板,请你视察一下我的工作,看看你有什么不满意,和我要改进的地方?”

    楚函看着她笑靥如花的俏容,仿佛入梦,空xu寂mo的灵魂得到抚慰和安置,他觉得全身暖洋洋的。

    将她的设计拿在手心,又给她背后垫上一个软垫,他垂眸将她这些年的所学和成果一页页的翻过去。

    “丽姿,我喜欢这个设计。”楚函挑了一张递到丽姿面前。

    丽姿在专注画画,没看他,只随意答了一句,“这些衣服都是为你那些模特量身定做的,你认为好看的让别人来穿并不合适,特属某个人才会穿出特别的味道。”

    “丽姿,什么叫我的模特?不要把我和别的女人牵扯在一起,我不喜欢!”楚函蹙眉反驳,然后又亲近她几分,低声和她呢喃着,“丽姿,这件是我为你挑的。”

    丽姿这才向那张设计看去,那是件V领的裹胸,轻纱透薄的布料束着美好胸型,大胆的V领设计加两颗嫩珠上的黑蕾丝创新,火爆到直逼人眼球。

    “呸!”丽姿伸脚踹他,这个流-氓就知道调xi人!

    楚函将她伸来的玉足截在掌心,她的脚很凉,他揉搓了几下就放自己怀里捂暖着,抬眸看着她娇嗔的模样,他邪肆的瞥了眼她胸前优美的弧度,道,“丽姿,女为知己者容,你身上那么美,不穿给我看岂非浪费了?”

    “楚函,你说不闹我的,你骗人!”丽姿用设计图稿挡住胸,不让他窥视。

    “丽姿,我的确没闹你啊。我一没亲你,二没碰你,你自己将图稿和脚送来的,这个衣服我也只是给了一个建议,又没趴了你的衣服强迫你穿。如果你说你被影响了,那只能说你定力不够好,不能抵挡我的魅力。”

    楚函边说边挑着剑眉,一副很得瑟的模样,丽姿听着心里恼火,但努力从他怀里抽出脚他硬是不肯撒手,于是她借力狠踹了他一脚。

    “啊…”楚函一声惨叫,整个人向后倒在大chuagn上,然后痛苦的捂住腹部呻-吟。“丽姿,我疼…”

    丽姿承认她的确用力了,想起乐达说他胃出血的话,她怕自己失手真将他踹疼了,所以放下手里的图稿,坐起身推了推他的腿,“喂,楚函,你…你真疼了?”

    楚函没理她,整个人蜷缩起来,继续呻yin。

    丽姿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还是假装的,只好从被窝里爬出来,半跪在床上,伸出小手去碰他一直紧捂的腹部,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楚函,你…”

    丽姿还没问出口,楚函抓过她的小手一使力,她整个人都趴在了楚函身上。

    “楚函…”丽姿真生气了,要挣脱他,但楚函搂住她的纤腰和她在chuagn上打滚了几圈。

    “丽姿,不许生气!”楚函去挠丽姿的腋下,丽姿忍不住痒意,“咯咯”的银铃笑声发了出来,两人闹成一团。

    闹够了,楚函拉过被褥盖两人身上,他横出一条手臂将她紧扣怀里,“楚函…”丽姿推他,“我还要工作。”

    楚函按住她的腰身,点着她秀气的小鼻翼,“不要工作了,现在睡觉,昨晚你就睡了4小时。”

    他怎么老记着这4小时?

    但是丽姿的确累了,很奇怪,这4年哪怕不睡觉都不曾有困意的人,如今窝在他宽阔温暖的怀里,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阵阵困意袭上眼眸。

    “楚函,床上很乱,还有我的设计图稿,我想整理一下。”

    刚刚两人闹得厉害,被褥被碾成了褶皱,床上,地板上,到处都扔的纸张。

    “不要整理了,姿姿宝贝儿,我们先睡觉,天塌下来了都明天再说。”楚函俯身亲吻着她的额头,拉过她的小手让她环住他精健的腰身。

    “恩。”丽姿乖顺的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楚函轻柔的摩挲着她的小脸蛋,她窝他怀里的乖巧模样令他yu罢不能,她就像他心爱的玩具,他恨不得往死里揉躏折腾她,不过他什么都没做。

    直至她的呼吸开始清浅绵长,他才闭上眼睛睡觉,他没有熄灯,他怕她夜里会做噩梦。

    但是这一夜丽姿睡的特沉特香,楚函睁眼几次察看她的状况,窝他怀里的可人儿全身起了暖意,一张脸蛋红扑扑的,十分诱-人。

    楚函亲了亲她香软的红唇,又搂着她睡去。

    ……

    这一睡便是早晨7点钟,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了进来,一室绚丽。

    Chuagn上的楚函先醒的,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间不早了,这些年他也第一次睡了这么舒适的觉。

    爱怜的看着窝他怀里一夜未动的小女人,他想让她再睡一会儿,轻轻将手臂拿开,他起身下床,这轻微的动作吵醒了女人,“楚函!”丽姿拔高声线,紧张又茫然的叫着他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