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卷 第295章 吾爱倾城(33)

    被他堵住嘴丽姿还在抽泣着,她本来就呼吸不畅,被他凶残的吻着她只能张嘴呼吸,全身酸软下去,她没有力气推他,右手软软勾着他脖子,她闭眸任他轻-薄。

    楚函吻着她的唇,一掌从她腮边移到脖间,锁骨,最后停留在高耸的某处上,他几乎颤着手将她一侧丰ying握掌心,然后使劲的搓圆捏扁。

    他真的爱极了她的两团白兔,那嫩滑且弹性的软rou天生就能激起他的揉躏欲,两指夹住那抹樱桃拖曳把玩着,直到引起女人的抽吸。

    楚函松开唇,却留恋的用长舌舔着她的唇线,他看着她眸里氤氲雾撩的水媚光芒,“丽姿,你怎么了?”

    丽姿四肢酥麻,若不是他扣着她的腰肢她早滑了下去,身体各种疲累和不适,偏偏被他挑dou着她快意横生。

    这种无法拒绝的rou体huan愉让她几分颓废,俏丽的容颜染上胭脂色的慵懒,她水眸一流转,四处风情。

    丽姿拧着秀眉,小声道,“楚函,我疼。”

    楚函的唇角魅惑勾起,他问,“丽姿,哪里疼了?”

    丽姿没有力气跟他周旋,她诚实回答,“我胸疼,你太粗鲁了。”

    楚函妖冶的桃花眸瞬间如黑钻石般闪耀迷人,神抵般的侧颜浮出轻-狂不羁的野性,他宠溺爱怜的看她,“丽姿不疼,我现在就宠宠它,给它补偿。”

    说着楚函俯身,双掌捧住她饱满的丰ying,埋首进去允吸。

    他伸出长舌撩着已经硬立的小樱桃,在她美好的粉色ru晕上打圈,然后慢慢吸着她的软rou,宠不到一侧就用大掌rou捏着,看着那从指缝里流出的奢靡。

    丽姿死死抱住他的头,一只小手穿梭进他的乌发里随着他允吸的轻重撕扯着他,她觉得口干舌燥,贝齿咬住下唇抵达着那一阵阵电liu,她的声音染上娇人的嗲意,“楚函,我想靠在墙壁上。”

    楚函舍不得松口,由着心意对她的丰ying各种赏玩,然后伸着长舌舔着她惑人的ru沟,“想靠墙壁上也行,但我要你叫给我听,越荡越好。”

    她说的对,他喜欢fang荡的女人。但是也不全对,因为她是fang荡的类型,所以他才喜欢这款。

    她的叫chuang声是浑然天成的嗲媚,是最好的催qing剂,纵然他阅人无数,也承认丽姿在chuagn上是一个沟人的妖精,媚意与fang荡十足。

    丽姿犹豫了一瞬,楚函又攻击了她一侧嫩珠,她差点滑下去只能勾住他的脖子,她将红唇贴在他的耳边,将一声声缱绻旖旎的嘤吟叫与他听。

    那种“嗯…啊…”的尖细声一出口,楚函当即搂着她后退几步,将她抵在墙壁的瓷面上。

    他离开她的胸来到她美丽的锁骨啃咬着,往上移去舔她尖巧的下颚,又来到她敏感的耳垂,将ai昧湿痒的气息洒她耳蜗里,他的大掌滑向她的大腿。

    丽姿情难自持,他是情场高手,和她欢ai一年拿捏着她所有敏感细腻的撩拨着,下身一股热液冲出来,她将小脑袋抵在瓷面难耐甩着头,闭眸迷离着。

    突然她的一条腿被抬高,有硬物慢慢推进了她的窄道。

    丽姿迅速打开眸,她伸手去推他的大掌,“楚函,不要!”

    楚函抵着她的身子不让她动弹,他滚了下喉结,卷着她的耳垂允吸,“为什么不要?丽姿,这是必须要的!我们总有一天要做ai,你必须要克服这个心理阴影。我们是正常男女,总不能每次都这样互相取-悦,我想将自己狠狠挤入你的身体,然后冲撞你。”

    丽姿连忙捂住他的嘴,他眸里全是骇人的情yu,浑身肌肉紧绷成壁垒,她摇头,“可是我不想跟你做,我不想要你了。你不能给我名分和未来,我不想做你的情-人,不想金屋藏娇,不想和你偷偷摸摸。”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说了“偷偷摸摸”,他不明白她从哪里想的词。

    他还没有跟路灿雪结婚,而她和南宫剑熙是名义上的夫妻,他们渴望着彼此,身心清白干净,他们怎么会是偷偷摸摸,他们为什么不能做?

    楚函用自己的一条长腿架着她,他忍着中指传来的紧致般的窒息和酥ma,他一点都不能想象将自己的cu大推进去的滋味,他的头脑醉晕晕的,有了泄意。

    “姿姿宝贝儿乖,今天不是你说了算,我是不会出来的。你现在放松身体,我温柔一点,会把你伺候舒服的。”

    “我不要…楚函,我害怕…我好疼…”丽姿摇着头,她是真的害怕。

    那次生小棠棠她疼了好久,那个接生婆给她开了口她痛的找不到南北,她留了好多血,心理有了严重的阴影。

    楚函吻着她的唇安抚她,然后不顾她浑身的瑟缩和颤抖,缓缓动了手指。

    她已经很湿了,他在里面温柔的搅动了一会,就开始抽song的动作,她紧拧着秀眉,小手抠着他的手臂,脸上一片痛苦。

    丽姿很难放松,看着她咬牙默默承受的表情,楚函去吻她,“姿姿宝贝儿,要不要我用舌头给你舔一会儿?”

    丽姿迅速摇头,“不要!”

    然后又柔弱的求他,“楚函,你出来好不好?我一点都不快乐…”

    楚函没回答,但手指却是抽了出来,丽姿一喜,但下刻她致命的小敏感就被男人沾着润滑湿意的手指抚摸住,他或轻或重的碾压着,薄唇迷恋的辗转在她肌肤各处。

    “楚函…啊…”丽姿的体温在一波波的升高,她抱着楚函的头,任由他带领她徜徉在快乐的海洋里。

    那处传来的快意越来越强烈,丽姿蜷缩起脚尖,浑身像踩在了棉花糖里轻飘飘的,脑袋有烟花要炸开,她在紧缩。

    在她要高chao时,迅速有硬物cha进了她的蜜道,“啊…”她一声痛呼,但身体各感官已经在被抛上巅峰的途中,这种突然的填充让她不适,但也有一种难名的充实和满足。

    楚函自然知道她的感受,他拔出手指再深深cha进去,如此反复了几次,“啊…”一声绵长嗲媚的尖叫,丽姿升入了云端。

    ……

    丽姿从云端下来足足花了3分钟,她清澈的水眸十分盈亮,带着几分朦胧的迷离,牛奶白的肌肤更处处透着可人的粉色。

    “姿姿宝贝儿,你来了没,好了就分开腿,我把手指拿出来。”她高chao时夹的太紧,他还一直被她夹着。

    他话里有调侃的意思,她一双媚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缓缓分开腿。

    楚函将手指拿出来,他手上沾了很多银丝,正要拿来嘲笑她,但这一看便一僵,他手指上沾着一些血迹。

    “丽姿,你怎么出血了?有没有哪里痛?我现在送你去医院做检查?”楚函当即紧张的问向丽姿。

    她现在是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哪里再经得起放血?

    楚函说着就要扯过毛巾给她擦拭身体,丽姿制止住他,看着他认真且疑惑的神情,她突然羞于解释,“楚函,我…我没事…听说女人很长时间没…没做ai,因为太紧,所以会出现少量的血迹…这是正常情况,不需要去医院。”

    楚函这才将紧张的心绪收回去,看着她明媚俏丽的容颜,他又欺身而上将她抵在瓷面上,他摩挲着她的小脸蛋,笑道,“姿姿宝贝儿,你吓死我了,5年前你第一次给我的时候,也没有出这么多血。你放心,等我们真正做ai时,我会把你当处nv一般温柔对待的。”

    丽姿听到这话迅速挥拳锤他,她冷却着脸色,“你好像对处nv特别有经验,楚少,你这一生共破了多少苞?”

    楚函抓住她的小手,伸舌舔着她柔嫩的手心,“没有,就破了你一个。”

    丽姿才不相信,侧开眸不理他。

    楚函盯着她潋滟的红唇看,然后伸出粗粝的拇指按压上去,他低柔而宠溺的看她,“小醋坛。”

    丽姿转眸瞪他,她想反驳,但男人眸色暗沉而炙热,他紧攫着她的水眸,感叹道,“丽姿,要是我知道这一生会遇到你该多好。要是我提前知道,就算5岁的时候被饿死被打死,我也不会接受灿雪的援助和恩情。要是我提前知道,我一定不会放逐自己,我会将一个清白干净的楚函留给你。”

    他眸底有深深的落寞和感伤,丽姿一时竟无言以对。

    蝉翼般的睫毛扑闪了几下,丽姿抬眸看他,“楚函,你说的只是如果,不是现实。现实还在继续,我们终究无法在一起。”

    “呵…”楚函精美的轮廓冷毅下去,他挑着剑眉,随意一瞥就展露了无尽的桀骜与霸气,还有深入骨髓的偏执与执拗,“丽姿,我们会在一起的。谁敢阻挡我们在一起,我会让他死!同样,如果你再敢离开我,我会带着你下地狱的。”

    这男人!

    她明明是个受害者,而现在阻挡他们在一起的是路灿雪,可是他除了在她面前吹嘘和威胁她,他还会做什么?!

    丽姿要推开他,但他一手掐住她的下颚迫她开口,另一手的手指就挤她蜜腹里,肆意翻搅着她的rou壁和小舌。

    他如此se情和赤果的动作让丽姿的脸色透出酡红,她扭捏着柳腰,要摆脱他蹭在她柔软小腹上的坚硬。

    “姿姿宝贝儿,给我口jiao。”楚函眯着狭眸,轻tiao暧mei的声线邪性十足。

    丽姿愣住了,她完全没料到他会说这句话,而且将这话说的如此坦荡和理所应当。

    见她没反应,楚函一点点逼出邪肆的弧度,“姿姿宝贝儿,你这么惊讶的看着我干什么,我们以前又不是没做过这事?如果你再拿一双清纯无辜的眼睛沟引我,我现在就将我兄弟塞你小嘴里去。”

    “呸!流氓!”回过神的丽姿骂了他一句。

    楚函一点都不怒,嘴角的笑容越发往上勾,他扣着她的小手来到小裤边,那里灼热粗大的东西瞬间烫了她的手,她要缩回去。

    但楚函动手除了那块布料,强制性的让她柔软的小手包裹了上去,制止住她一切挣扎的行为。

    丽姿红扑扑的脸蛋就快溢出鲜血来,手心一片刺人的绒毛,那粗壮坚硬的东西就快爆破了她的小手,尺寸大到惊人。

    “楚函,你…你不要脸!”丽姿急忙闭上眸,不去看他的东西。

    “姿姿宝贝儿,我就不要脸了,你能拿我怎么着?我是属于你的,我兄弟也只属于你的妹妹,你两个小嘴都不让我碰,我借用一下你的小手已经很委屈了,你要将我伺候舒服了。”男人无赖的耍着流-氓。

    丽姿不想理他,她咬唇等待着他的结束,但她后脑勺按上一只大掌,楚函坏心眼的将她小脑袋往下按,他痞气的哑声威胁她,

    “姿姿宝贝儿,睁开眼看看我。要是你不睁眼我就将你按跪下了,我会强爆你的嘴。”

    “你…”丽姿睁眼要瞪他,但他坚持不让她抬头,她垂眸恰巧看见她手心的景观,那里黑压压的丛林,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裹着他巨大的size十分吃力,猩红的顶端从她手心冒了出来,上面有银色的粘液。

    “啊!”丽姿下意识尖叫了一声,连忙又闭上眼。

    楚函这才松开她的小脑袋,他看着她沾着盈亮水雾的长睫毛,伸舌去舔她的眉眼,“姿姿宝贝儿,我知道你看见了,你喜欢我的尺寸吗?”

    他真的是什么话都好意思说出口!“不喜欢!”丽姿否定。

    楚函笑着,他握住她的小手上下抽dong起来,他喜欢她的小手弄他,特别舒服。“姿姿宝贝儿,不许说谎话。你想要我的,我用舌头和手指都能将你搞高潮,更别提我兄弟了。等哪天我们试试,保证你哭着求我不要停。”

    丽姿语结了,他在chuang上一直是这样,风流成性了。

    楚函又俯身含住了她的红唇,手下动作加快时再次将长舌挤入她的蜜腹中,狠狠侵占汲取她的美好。

    最后他深深顶入她迷人的肚脐里,将一股滚烫的wu浊喷洒了出来,泄了她一身。

    ……

    这一个澡洗了2个多小时,丽姿被楚函抱出来时浑身都瘫痪了,侧身蜷缩在被窝里,她闭眸想睡觉。

    楚函下厨做了晚饭,进房间时他将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女人叫醒,“丽姿,吃晚饭了,吃过饭再睡。”

    丽姿不想动,又往被窝里钻去,“楚函,别闹了,我全身都痛,好累。”

    楚函一条胳膊撑在她身侧,她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而秀气,柔软的秀发垂在小巧的耳边舒适而养眼,他俯身吻着她的脸蛋,柔声问,“丽姿,哪里痛了?”他伸出抚摸着她夹紧双腿的蜜沟里,“是不是这痛了?”

    4年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时两人晚上做的太厉害,她躺chuang上都会喊痛。不过那时的她比现在更温顺,总是勾住他的脖子,嘟着红唇跟他撒娇。

    “恩。”丽姿点头,她还缩着肩膀,细软着声音,“我胸也痛,你咬狠了,好像破皮了。”

    楚函“呵呵”笑两声,将脸埋在她颈窝里,“丽姿,你都28岁的女人了,怎么还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嫩?看来都是我把你惯娇气的。如果我们每天晚上都做,你很快就会适应的。”

    丽姿没有力气搭理他,将小脸蛋往柔软的枕头里更深的埋去。

    不过很快就有一双薄唇贴了上来,她的檀口被撬开,他往她嘴里送了一小口米饭。

    丽姿睁开眼睛,男人棱角分明的俊庞在眼前放大,他妖冶的狭眸里全然的缱绻笑意,白色衬衫和昏黄灯光更衬的他潇洒风逸。

    丽姿眨了眨眼睛,嚼着米饭,吞咽下去,男人又哺喂了她一口紫菜蛋花汤,她嘴角流出汤汁,他用长舌一点点的舔去。

    “楚函,”丽姿推了推他,“这样不卫生。”

    楚函笑,“丽姿,你还跟矫情什么,我俩有什么卫生可谈的恩?我今天给你做了蛋炒饭和紫菜汤,你不想动,我喂你,你吃小半碗,我就让你睡觉。”

    他的模样倒有了几分居家的感觉,像对待自己心爱的小妻子。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现在来的太迟了。

    丽姿没拒绝,楚函便一口口的喂她吃下去。

    小半碗饭结束后他又留恋的跟她的小舌缠绵了一会儿,允着她的唇瓣从她的口中退出来,他拿着纸巾给她擦拭嘴角,又将被褥给她遮盖严实。

    丽姿已经闭上眸安静的睡觉,楚函坐床边揉着她的秀发,“姿姿宝贝儿,不要跟我闹别扭了,我知道你今天受委屈了,我警告过灿雪了,她不敢再对你动手。宝贝儿,你要相信我,再给我五天时间,五天后我一定处理好一切带你去北京,我们重新开始。”

    丽姿没表态,楚函眸里划过淡淡的失望但又饱满爱怜的亲吻在她的额头,然后端了碗筷走出卧室。

    ……

    楚函走进厨房,他跟丽姿一样并没有吃午餐,现在他依旧不想吃。

    胃里开始灼伤般的疼痛,他走到客厅里从茶几边的抽屉里拿出一瓶药,拧开盖子,倒了3粒吞了下去。

    又返身回了厨房倒出一杯水,他缓缓喝下去,然后站窗户边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吸着。

    在香烟快燃烧尽时,他将烟蒂撵灭在烟灰缸里,掏出裤兜里的手机拨出电话。

    “喂…”那边很快就接起了,是南宫剑熙的声音,他似乎一直在等楚函的电话。

    “喂…”楚函漆黑的狭眸在万籁夜空里闪入钻石,声音除了些嘶哑外一切如常,听不出任何情绪,“喂,南宫先生,你什么时候跟丽姿办离婚手续?我希望办了离婚,你就不要和她联络了,我会好好待她的。”

    “呵…”南宫剑熙的笑声有些落寞和嘲讽,不过还算温和,“楚少,你确定你能搞定你的未婚妻吗?我听说悠棠和路小姐闹了不愉快,路小姐毁了悠棠的手机。”

    楚函承认这是路灿雪的错,但是他不喜欢南宫剑熙维护丽姿的姿态,仿若他们两人很熟络。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觊觎着,这感觉太糟糕了。

    “南宫先生,那只不过是一个手机,听说那手机和你是情侣款的,丽姿因为丢了一部和你情侣款的手机像丢了魂一样跟我闹这么大的脾气,你满意了?是不是很得意?即使她不爱你,但能在她心里占着一个这么重要的位置,恭喜你,你是大赢家。”

    虽然今日的事情让丽姿受了伤,但她在手机维修店里又掉眼泪又呕吐的表现的确过激了,楚函知道她是舍不得那手机。

    而那手机和南宫剑熙是情侣款的!

    这是他一直埋在心里的火药桶,他耐着性子哄了她一天,他不是没有脾气的,他也嫉妒和气愤的。

    那边沉默了3秒,然后意味深长道了一句,“楚少,你真的不知道那手机里有什么吗?它为什么会对悠棠这么重要?”

    楚函疑惑,“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提醒。”南宫剑熙淡淡回应,然后转换话题继续说道,“楚少,你什么时候和路灿雪分手,我就什么时候和悠棠离婚,如果这次你不能珍惜她,那我就会代替你守护她一辈子。”

    “南宫剑熙…”楚函的声音迅速沉了下去,带着很深的不悦和警摄。

    那边直接打断他,“楚少,最后一句,今日的事情不要再发生,我对路小姐的印象不是太好,她最好不要逼我出手。我暂时再信任你一次,如果悠棠再受伤,我就会回国。你知道的,你有多么拒绝不了路小姐,悠棠就有多么拒绝不了我。如果我回国,这次,我会让她做我的女人。”

    ……

    之后两天大家过的相安无事,因为车展的事情丽姿会出现在楚氏,她和路灿雪保持着表面的礼貌,路灿雪也不敢再对她挑衅或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