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96章 吾爱倾城(34)

    之后两天大家过的相安无事,因为车展的事情丽姿会出现在楚氏,她和路灿雪保持着表面的礼貌,路灿雪也不敢再对她挑衅或动手。

    丽姿对楚函日复一日的冷淡了下去,两人几乎没有交流,楚函晚上依旧会赖在丽姿的chuang上搂着她睡,但丽姿是死也不愿意再让他做亲密的事。

    这日,宝q车展。

    宝q车展是在宝q行政大楼的会议广场里举行的,广场里搭建了许多高架台展示着这一季宝q跑车新产品,广场里邀请了业内专业人士,VIP客户及多家媒体参加,新闻发布会顺利结束后就是嫩模T展。

    当这些姿色上层的嫩模穿上丽姿设计的衣料时,全场一瞬窒息后就沸腾了,美女加跑车,这永远是最靓丽的风景,场内疯狂的响起“咔嚓”的相机声和银白色的聚光灯。

    路灿雪一直站在门边,当看见楚函从主席台下来时,她展露着温婉柔美的微笑,迎接上去,“函…”

    楚函英俊的轮廓一片冷冽,他身边跟着乐达,两人在讲话,听她叫他,他也只是冷漠的一瞥,然后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这就是这两天他对她的态度,冷漠疏远。即使她主动跟他说话,他也爱搭不理。

    路灿雪又急又气,她追在楚函身后,拽住他的衣袖,“函,你真的要对我这样吗?我是你的未婚妻。”

    楚函停下脚步,乐达为了避免尴尬侧过身刻意不看,楚函转眸看着路灿雪一张委屈无辜的脸,然后蹙眉将衣袖一寸寸的拽了回来。

    他的声音和动作一样果断而绝情,“灿雪,这几天我将手头的工作都移交给你了,2天后召开股东大会,我会正式将楚氏总裁的职位和我名下的股份交给你,并向新闻媒体宣布我们分手的消息,我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路灿雪的脸色铁青,他现在做事都不跟她商量了,只是通知她!

    “函,你真的要对我这么绝情吗?我说过了,若是你敢跟丽姿在一起,我会死给你看。”

    听她这么说,楚函的眸里没有动容,反而渗出阴森寒冷的光芒,他紧抿薄唇盯她看了几秒,然后启着薄凉的嘴唇幽幽说道,“生命是你的,若是你不珍惜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不希望你死亡的消息传到我耳朵里,要不然,我会让整个路家为你陪葬!”

    她跟他相识25年,她见惯了他的心狠手辣,但她绝没想到他会有一天将这些手段用在她身上。

    他一点都不关心她是生是死,他言下之意是如果她想死,也请她死远一点,若是听到她死亡的消息让他糟心,他会毁了整个路家。

    路灿雪太震惊了,现在的楚函简直一遍遍刷新了她对他的认知,他为丽姿着了魔,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在路灿雪呆滞住的时候,楚函寡淡的收回目光,转身向前走。

    才走一步就看见迎面走来的丽姿,她今天穿了一身名媛范的衣裙,上身白色蕾-丝衬衫,下身高腰收腹的深蓝圆点长裙,简单素雅的款式穿的她清新而干练,细柳般的纤腰束着一件黑皮铆钉钻的腰带,十分亮眼。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的美不沉默不张扬,美到精致与舒适,仿佛岁月打磨出的慵懒媚态,知性而聪慧。

    楚函的狭眸里迸溅出灼热的火花,双手落裤兜里,他性-感的薄唇随着她的步步接近魅-惑的上扬。

    丽姿正垂眸和周琳讨论车展的事情,前方有两道不能忽略的目光射她身上,她抬眸看。

    她先看到路灿雪一张嫉恨到扭曲的脸,然后就是楚函精美而柔情的俊脸,她淡淡从两人面上滑去,似笑非笑的勾了唇瓣,然后淡定自若的从两人身边而过,抬脚走进会议广场。

    女人无视且嘲讽的态度令楚函捏紧了双拳,刚刚她擦身而过时还留着一缕清洌的幽香,他眸里暗沉下去,考虑着要不要遵循内心原始的冲动将她掳劫来,扛在肩头扔进车里,扒开她的小裤打她翘挺的小pp,然后发泄着这两日的yu望。

    “楚少…”这时前方又走来几道身影,王跃林在叫他。

    “王总…”楚函迎接了上去,两人握手后,边走边讨论着车展后的宝q推广与销售事宜。

    路灿雪深呼吸一口气,她垂眸掩盖住眼里如淬毒银针般的恶狠光芒,不管是楚函和丽姿,他们都在无视她!

    不过她很快释然的露出微笑,她最后瞧了一眼楚函英挺的后背,“哼…”一声笑后,高昂着下巴走进会议广场。

    ……

    “棠姐,车展接近尾声了,看大家热情的程度,就知道棠姐你这次设计有多受欢迎,我们又打了一次漂亮的仗。”周琳在身边欢喜的手舞足蹈。

    “恩。”丽姿点了点头,她满意的环视着全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车展上,她疑惑的问,“周琳,这次车展没听说用儿童模特,这是临时添加的吗?”

    车展上正有几个小朋友在走秀,她们穿着雪纺的白纱群,头顶小花圈,稚嫩,可爱又漂亮。

    周琳顿了顿,“棠姐,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新添加的环节吧,现在儿童走秀很受欢迎的。”

    丽姿拧了秀眉,不悦道,“这种车展不像是T台走秀,它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一般正规场合都明令禁止用10岁以下的儿童…”

    丽姿正说着,突然“轰”一声,车展中的一个高架台轰踏了,一辆宝q车瞬间从6米的高中掉了下去,修葺高架台所用的钢筋混泥土四崩五裂的砸向下面拥挤的人群,一时“啊…救命…”的惨叫声哀鸿遍野。

    这个突发事故迅速引起了恐慌,人群尖叫着,然后纷纷推搡着往出口挤过来。

    “棠姐,我们快走。”周琳大惊失色,她和丽姿靠近门边,很容易就可以逃脱出去。

    丽姿的瞳孔剧烈收缩着,她看的很清楚,有一个小女孩被一块掉落的混泥土砸中腿,小女孩的白裙染红了鲜血,脆嫩悲戚的哭喊着,“妈妈…妈妈…”

    这个会场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正门出口,一个是演出后台,大家往正门出口涌来,嫩模们纷纷往人少的演出后台溜了出去,但那六七个小女孩除了吓的“哇哇”大哭外只能瑟缩一团,她们无助的被人群推挤着,冲撞着,竟没人愿意提醒或帮助她们。

    “周琳,你快点往外跑。”丽姿甩开周琳的手,往里面攒动的人潮中涌去。

    “棠姐,回来,不要去,危险!”周琳要去追她,但大批人群涌了过来,她只能被无数双手推了出去。

    周琳临到大门又回看了丽姿一眼,丽姿挤不过人潮,索性跳跃上靠墙壁边的扶手栏杆,姿态娴熟敏捷的奔跑了过去,然后纵身一跃消失在了人海。

    ……

    楚函和王跃林谈着事情往办公室走去,还没跨入办公室就听见整栋大楼响起了红色警报,楚函一惊,迅速转身往回跑。

    跑了两步有人群逃了出来,他随手拽着一个人问,“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惊慌失措的答了一句,“车展发生了意外,一个高架台断了,砸死人了。”

    楚函脑袋里浮现丽姿抬脚跨进会议广场的一幕,他一颗心脏“咚咚”的猛烈跳跃开,像随时要蹦出胸膛。

    乐达一脸凝重的跑过来,“楚少,丽小姐和路副总都在广场里,我们快去救人吧。”

    什么?路灿雪也在!

    楚函一声“Shit”的低咒,迈开长腿跑开了。

    跑到会议广场门口,外面全是拥挤的人海,有大量穿着绿制服的保安来维持秩序,但这见效甚微,人群尖叫,冲撞,挤踏着…现场一团乱。

    “快去拿钥匙打开逃生门,尽快疏散人群。”楚函扯开嗓子命令着一个保安,保安“哦”了一声后,迅速跑去保卫室。

    楚函贴着墙壁向里挤着,他脸色一片骇鹜,凌厉跋扈的撞开人群,为自己劈成一条道来。

    挤进会议广场里面,“丽姿,丽姿,丽姿…”楚函攥紧拳,在人潮里四处寻找着那抹熟悉的倩影。

    这又像是回到了4年前,她偷偷离开他的时候,他也在拥挤的人潮里这样漫无头绪又心焦气躁的寻找她的踪影,因为看不见她,刚刚要跳出胸膛的一颗心又一下子坠入了谷底,一点一点的慢慢往下沉。

    “丽姿,丽姿…”楚函低声吼着,人群拥挤的力量太强大了,但他发疯似的拨开人群,猩红着眼眶叫唤着她的名字。

    “函…”楚函紧绷的身躯突然被一道柔软温暖的娇躯抱住,耳边有女人喜极而泣的甜糯声音。

    楚函双眼发亮,大掌扶住女人的肩膀欢喜的叫着她,“丽姿…”可是,映入眼前的是路灿雪的脸庞。

    楚函眸里的光亮黯淡了下去,不过他既愧疚又欣慰,刚刚光想着丽姿他忘记了路灿雪也在广场里,现在她没事就好。

    “灿雪,你有没有看见丽姿?我找不到丽姿了,你快告诉我她在哪里。这里人这么多,会有人撞到她,伤到她的,我要将她护怀里。”楚函看着路灿雪问。

    刚刚楚函一进来就急着寻找丽姿,一点都没有关心到她的安危,他眸里失望的表情她也看的清清楚楚,现在他发问的状态更有些凌乱和失控,仿佛已经没了清醒和理智。

    此时的路灿雪已经清楚意识到,她输给丽姿了。

    那女人仅用了1年就打败了她的25年,那女人受伤一次却足以让这个男人缅怀怜惜一生!

    路灿雪脸上是惊慌的表情,她拨浪鼓般的摇头钻进楚函怀里,“函,我不知道…我好害怕,你带我出去吧…”

    她说她不知道!

    此时乐达也挤了进来,“楚少,找到丽xiao姐了吗?我刚遇到周琳了,她说丽小姐到车展那救一群小女孩了。”

    楚函一听,当即像拎小鸡般将路灿雪从他怀里拎开,他将路灿雪推给乐达,“乐达,带灿雪出去,我去找丽姿。”

    楚函说完就转身走了,“函…”路灿雪要去追他,但乐达扣住她的胳膊将她往外扯,“路副总,你就不要添乱了,快出去吧。”

    ……

    楚函往车展那挤去,他突然听见一群小孩子的哭声,循声望去,在离他很远的距离那,他看到了丽姿。

    丽姿怀里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那女孩脸色煞白,半昏迷的趴在丽姿肩头,丽姿身上染了血,裙底撕了一圈布料扎在小女孩的腿上。

    她身边还聚集着六七个哭泣的小女孩,她一个人照顾这么多小女孩有些手忙脚乱和吃力,她挥着手带着女孩们挤向演出后门。

    好不容易挤到后门,女孩们都跑了出去,丽姿一看竟落了一个,有一个女孩被撞跌倒了,躺地上哭着叫她,“阿姨…”

    丽姿赶紧返身回去,她挤到女孩身边伸手去拉她,但后面有人用膝盖狠狠撞了她的腰脊,她怀里还抱着受伤的小女孩一时没撑住,整个人趴了下去。

    又有一群人拥挤了过来,丽姿站不起身只好张开双臂将两个女孩紧紧护身下,有人踩到了她的小腿,她闷哼一声。

    被她护身下的小女孩看丽姿额头出了薄汗,很痛苦的模样,忙关怀的问她,“阿姨,你怎么了?有人踩你了吗?”

    丽姿摇头,一双眼眸荡漾出无比温柔的水光,嘴角露出缱绻的微笑,柔声道,“没有。”

    小女孩被保护的很安全不再感到害怕,她乌溜着大眼,伸出小手给她擦拭额头的汗珠,“阿姨不疼,我给你呼呼。”

    陆续有人踩到她的身上,胳膊上,身体剧痛着,但一颗冷却的心却随着小女孩吹气的动作慢慢融化开,心里暖洋洋的,她眼眶一热,流泪了。

    在身体痛的无以复加时,丽姿身上陡然覆上了一副温暖宽阔的身体,有两只大掌护住她的肩膀,将她和两个女孩稳稳的护在了身下。

    丽姿隐忍模糊的双眸里迅速覆上了一层盈亮,喜悦和柔情的水光,她细软着声音,无比留恋的叫他,“楚函…”

    身上的男人将她更紧的护在怀里,开口道,“悠棠…”

    ……

    楚函向丽姿那边挤去,但他四周拥挤的人群就像是堵密不透风的墙,阻碍了他前行的脚步。

    他狭眸里的污暗和煞气都汹涌了出来,看准了一个人就狠辣的踢上他的膝盖骨,出动左手肘击向那人的太阳穴,在那人倒下时无情的从他身上踩踏过去。

    如此快速的前行了一大段距离,这时保安打开了逃生门,人群从各处小门散了出去,楚函也看清了丽姿。

    丽姿正趴在地上,王跃林紧紧的压在她身上,将她小心翼翼的护怀里。

    楚函所有激烈的动作都嘎然而止了,看见她安全,他心里的大石落了回去,但情绪又如五味参杂般复杂,为什么危难时他总护不到她?

    而她身边总有层出不穷的护花使者!

    不过这种情绪没能坚持多久,因为伴随着另一声“咔嚓”巨响,广场里的一道圆管横梁踏了下来,圆管急速下坠的方向直指丽姿。

    “丽姿,躲开!”楚函低吼一声,用尽全力的抬脚向圆管下落的方向跑去。

    被压着的丽姿听到楚函的声音迅速抬眸看,楚函已经跑到了圆管正下方,圆管以雷霆之势向楚函头顶砸去,并层一边倒的斜姿,圆管锋锐的圆口只戳她的面上。

    “啊!”丽姿一声尖叫。

    因为她看见楚函站直身,伸出双臂去拦截那半空的圆管,但圆管下坠的惯性和冲击太大,双掌一碰到圆管,他那道修长的身躯便直直的坠了下去,“轰”一声膝盖坠地,重重的跪在了地面上。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王跃林趁楚函给他们争取到的一瞬缓慢,迅速搂着丽姿的纤腰,带着她和两个女孩翻滚了几下,避到安全的地带。

    楚函的双臂发麻,五脏六腑都被震动了,一口腥甜的血液要从嘴里喷了出来,他赶紧逼回去。余光瞥见丽姿到了安全地带,他再支撑不住,松了手,圆管便向他头顶落去。

    “楚函…”

    “函…”

    也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两声尖叫,楚函的身躯迅速被一副柔软的娇躯扑倒,他和身上的人都向后滑去半米远,圆管直接砸到了身上人的小腿。

    “啊…”伴随着脚踝断裂的清脆声音,路灿雪一声惨叫,直接晕了过去。

    ……

    丽姿瘫坐在地上,她的双眸落满惊恐,一只小手颤抖的撑地上,一手扶住剧烈跳动的心脏,大口大口的喘息。

    差一点,就差一点…差一点楚函就有生命危险了。

    若是被圆管砸中,他不成植物人也会变痴呆。

    而救了他的是…路灿雪!

    有保安冲了过来合力抬起圆管,乐达也跑了过来,刚刚他将路灿雪扯出去,但她趁他不注意咬了他的手面又跑了进来,恰巧救了楚函一命。

    乐达将趴楚函身上的路灿雪抱怀里,“楚少,我现在送路副总去医院,你也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楚函神智有些涣散,他用了一分钟才找回自己被震飞的心跳,被保安扶坐起身,他喘着粗气看着晕倒的路灿雪,“你先送灿雪去医院,我待会赶过去。”

    “好。”乐达应着,起身将路灿雪抱出去。

    楚函四肢麻木,双腿还在轻微的抽搐着,右手臂除了麻更有钻心刺骨的疼痛,他一点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想着丽姿的安危,他转眸向那边看去,但眼前是一双精致的黑色高跟鞋,丽姿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丽姿一张沾着鲜血的小脸蛋满是泪痕,她哆嗦着双唇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抽噎的小肩膀楚楚可怜。

    楚函仰着头看她,他安抚的对她微笑,轻声道,“丽姿,别哭,我还没死。”

    听他说“死”字,丽姿慢慢跪下身,一垂眸,那晶莹的泪珠就直线掉了下来,她伸出小手抚摸上楚函的俊庞,哽着声说道,“楚函,不许说死。”

    在生死面前,所有爱恨情仇都变的不重要,丽姿无法形容在看着圆管砸向他头顶时的心情,当时她就在想,如果他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爱也好,恨也罢,她的人生只有这么一个男人,如果他不在了,那她不如死去!

    楚函伸出麻木的左臂,他轻轻的抚摸上她嫩滑的小脸,他的左掌还在颤抖着,丽姿伸出小手覆上他的手面,垂眸磨蹭在他的掌心。

    她的温顺令他呼吸一急,他的手掌驶向她的后脑勺,一倾身,张嘴便含住了她香软的红唇。

    他吻着细腻缠-绵,迷恋的允着她的唇瓣然后将长舌挤了进去,一挤进去他就失控了,长舌在她蜜腹里横冲乱撞,粗鲁野蛮的勾着她的小舌共舞。

    这次丽姿没拒绝,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她尝试将小舌伸入他嘴里,他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裹着她的小舌再不肯松口。

    两人吻了一会儿,丽姿就不能呼吸了。

    楚函松开她,丽姿将小脑袋枕在他英挺的肩膀上,她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楚函,你真傻,谁要你救我的?这下好了,路灿雪救了你,你和她更加纠缠不清了。”

    楚函的眸光变的十分晦涩,他的口腔里还残留着她的清甜,令他沉迷。他宠溺的揉着她的秀发,“丽姿…”

    丽姿已经迅速松开了他,她伸出小手抹干泪,吸了一下红鼻尖,“楚函,你不要以为你今天救了我就会改变什么?两天前你说给你五天时间,今天第三天,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后天晚上我要你带我走。如果你不能,那我们就真的完了。”

    说着丽姿绽放出一抹无比娇艳的微笑,她认真盯着他的狭眸道,“而且楚函,到时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的,我保证你会痛苦终身的。”

    如果他还有良心,曾经爱过她哪怕一分,他听到小棠棠的事情一定会痛苦终身的!

    ……

    一众人都去了医院,王跃林为了保护丽姿受了几处伤,丽姿正陪着他清理伤口,做包扎。

    ps:继续我的感谢词!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多多妹纸和浅夏妹纸的打赏,谢谢1351617283妹纸666打赏,谢谢342833781,zwv7164,ayayaji,qyzh,1376217378,shiwo74,bcb6620妹纸们的打赏,三鞠躬,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