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01章 吾爱倾城(39)

    丽姿的唇碰到了鸡汤,汤里有一股熟悉的味道窜入她的嗅觉,她彻底僵住了。

    楚函看着丽姿愣着不喝,柔声问,“丽姿,你怎么了?”

    “没有…”丽姿回神,摇头,她尝了一口汤,然后小口小口的将鸡汤全部喝了下去。

    楚函看着那只空碗,嘴角露出轻松的弧度,他动手盛了一小碗米饭放丽姿面前,两人安静的吃着饭。

    吃完饭,楚函拿着纸巾给她擦拭嘴角,“丽姿,你困不困?我现在抱你去chuang上。”

    丽姿的脸色泛白,她定定看了看楚函柔情而坦荡的狭眸,温顺的点头,并将小脑袋靠到他宽阔的怀里,“楚函,我困了,想睡觉。”

    “好。”楚函笑着,将她打横抱起送往卧室,然后将她轻柔的放chuang上,“丽姿,你要是困了就先睡,我去把碗筷洗了,待会就回来抱着你。”

    丽姿侧过身,她将莹白的脸蛋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没有答话,缓缓闭上眸。

    楚函没再继续说什么,他站直身,走出卧室。

    他只是轻掩了房门,所以餐厅里发出的收拾碗筷的声响还清晰传递到丽姿的耳膜里,他似乎真进了厨房,镇定自若的洗着碗,洗过碗又返身回来。

    “丽姿,丽姿…”他走到她床边,轻摇了她的身体,轻声叫她。

    丽姿没有答,楚函遂将粉色的被褥盖到她的颈脖下,又揉了揉她的秀发,爱怜的亲吻着她的额头,最后亲昵的辗转在她的脸蛋上。

    “丽姿,对不起…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他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然后抽身离开。

    当别墅的大门被打开又关起时,丽姿一咬唇,早已蓄积在眼里的泪珠倾巢而下了,她一手紧攥着被褥,蜷缩起小身体,失声痛哭了起来。

    他终究还是离开了她!

    他一定不知道,虽然安眠药会令人入眠,但是对于她这个依赖安眠药依赖了4年的人来说,她对安眠药的气味十分敏感,一闻就闻的出来。

    如果他想对她使用安眠药,那必须加大剂量,至少也要4颗,也许他是顾念着她的身体,按照她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只用了一颗。

    丽姿痛哭的不能自已,她的肩膀在剧烈抽动着,她的哭声回响在房间每个沉寂的角落里显得凄楚而绝望,她希望自己真的能晕睡的,所以她并没有拒绝那碗汤。

    如果这时晕睡了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和幸福,也好比此刻在这里受苦。

    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

    他究竟想哪般对她?

    结束了…

    他亲手毁了她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他跟她…真的完了!

    ……

    楚函走出别墅大门,别墅外有保镖站岗。

    楚函低声和阿彪吩咐了一句,“今晚提高警惕,看紧夫人,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

    阿彪点头应着,楚函抬脚上了布加迪威龙。

    到了车上,他发动引擎,踩下油门。

    他的手机响了,是乐达的电话。

    “喂,总裁,路副总约你在琪琳公寓见面,我刚查过了,楚沐之已经动身前往琪琳公寓了。总裁,你这样单身前去赴约恐怕有危险,要不要…”

    “不用了,”楚函出声,“灿雪不会让我有意外的,就算是楚沐之,他也不想我一招毙命。灿雪说谎骗我去琪琳公寓,肯定已经埋伏了人,做了万全的准备,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再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今晚就想去认识认识陪了我25年的路灿雪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和楚沐之有什么秘密和阴谋?”

    “好,总裁,你将窃听监视器随时带在身上,这样你在公寓里的情况我都会看到,能确保你的安全,做到万无一失。”

    ……

    琪琳公寓。

    楚函敲响公寓的大门,大门很快就开了,他抬脚跨进去,一副柔软的身体迅速扑进了他的怀里。

    “函,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楚沐之要来报复我了,他发恐怖短信给我。函,我吓死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绝情,不会抛弃我不管的。”

    路灿雪边说边蹭着他的胸膛,还将手机里一个血淋淋的恐怖短信开给楚函看。

    楚函瞥了一眼手机,然后推着路灿雪的肩膀拉开彼此的距离。

    路灿雪今日穿着中规中矩,一身短袖的棉质睡衣。楚函的目光落在她打着石膏的腿上,“灿雪,你怎么不在医院休养几天?而且就算是出院了,你腿脚不方便,也应该回你爸爸妈妈家,这样方便人照顾。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公寓里,这不是等着楚沐之来欺负你吗?”

    路灿雪自动忽略了一些话,她笑靥如花的上前挽住楚函的胳膊,“函,你还是关心我的。楚沐之想欺负我,你要保护我哦。”

    楚函抽回胳膊,他扶着路灿雪带她回卧室。

    楚函将路灿雪按坐在chuang上,“灿雪,我今天晚上可以陪你,保护你,但是以后就不可以了,我明天要带丽姿离开了,所以你要学着自己保护你自己。”

    “函…”路灿雪神色黯淡了下去,她紧抿着一双水润的红唇泫然欲泣,眼睛里闪动着柔弱的泪光,期待又挽留的看着他。

    楚函表情漠然,他站直身,“灿雪,我给你倒杯水吧。”

    他说着便转身走到书桌那,拿出水杯倒着温水。

    突然,温水从杯中洒出来溅到了他的手上,楚函觉得双眼模糊,脑袋发晕,同时身上燃烧起一股异常的燥-热。

    他将杯子放桌上,两掌撑桌面甩了一下脑袋,但下腹如钢铁般坚硬了起来,他有想要发xie的yu望。

    脑袋里浮出一张俏容,雪白曼妙的胴ti,饱满优美的盈白,还有那处紧-致的蜜园,那个女人刚刚和他欢hao过,那是…丽姿。

    一想到丽姿,楚函整个人就像脱缰的野马了,那股烈火焚烧到四肢百骸,他有些不能ba持,这时,他背后贴上一副柔软馨香的身体,有两只小手抚摸上了他精健的胸膛。

    ……

    丽姿还躺在别墅的chuang上,突然她手机响了,是短信,她打开看。

    那是一段视频,拍摄的画面十分清晰,即使男人背对着她,她也能认出那道修长俊拔的身姿是谁,而他身后紧贴着一个女人。

    路灿雪的声音极尽嗲意,“函,明天我让你走,但是今晚要了我好不好?我不会告诉丽姿你跟我做过ai的,你不是也想要我吗,要不然你不会来?tou情很刺激的,以后只要你想要我,我就给你,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小情fu。”

    丽姿已经坐着身倚靠在床头,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食指直到嘴里蔓延出腥甜的血气,她逼回眼里的湿润,她不会哭的,她不要再为楚函流一滴泪。

    他果然去找路灿雪了!

    如此龌龊呕心的一幕让她胃里翻滚出不适,她想要呕吐,她想将手机摔出去,但是她没有,她睁大眼睛将这段视频看下去。

    她想让自己死心死的更彻底一点!

    楚函撑在桌面上的大掌去握路灿雪乱动的小手,然后将她的小手从腰间掰开,他转过身,路灿雪已趁机踮起脚尖去勾他的脖子,“函,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以前你不是想让我为你生孩子的吗?”

    “孩子”这个词令丽姿忍不住了,她侧开眸,红着眼眶抽泣了几下,然后伸出小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两把,继续看视频。

    楚函没说话,但他盯着路灿雪看,丽姿看他捏紧了双拳,紧绷着身体,这是他…有yu望时的姿态。

    路灿雪退后两步,她缓缓解开自己棉质的睡衣,原来她里面别有洞天。

    她里面穿着十分露gu的qing趣nei衣,黑色lei丝的网面和丝带捆着她白皙丰yu的身体,胸前两团白兔被勒的更加浑圆凸起,翘挺的臀勾里束着一条黑带,隐秘的花丛前遮掩着一块透明的黑网,劲爆热辣的身材看的人血脉喷张。

    丽姿勾着唇角讥讽又自嘲了一下,今天她对楚函se诱,可是她的小把戏怎么能和路灿雪比?

    路灿雪今晚也真是拼了!

    楚函的狭眸暗沉了下去,他依旧一言不发也没有行动,但他扫着路灿雪的身体,喉结轻微的滚动着。

    路灿雪娉婷的走上前,她伸手去解楚函衬衫的纽扣,楚函压抑的低喘终于透过屏幕传进了丽姿的耳膜,丽姿觉得一阵心灰意冷,但下一秒,楚函募然伸手握住了路灿雪的肩膀。

    他这一动作太突然,丽姿看的一颤,虽然她对他死了心,但此刻她听见自己沉寂的心脏又鲜活的“扑通”跳跃了一下,她眸里有希翼。

    这时的路灿雪一把拽开了楚函衬衫纽扣,她动作有些急,伸出小舌去舔楚函成熟性gan的喉结,然后轻轻允吸着。

    楚函侧眸躲避着,双掌在她的肩膀上松开又捏紧,如此反复挣扎着,最终他垂下了双臂。

    他精美的双腮轻微抽搐着,然后缓缓阖上那双深邃炽热的狭眸,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像隐忍着调整呼吸。

    他这样放任自由的默许动作将丽姿彻底推入了深渊,其实丽姿也觉得自己很矫情很贱,她做他情-人之前,不是不知道他有过很多女人,那时她没计较没嫌他脏,可是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这般不可忍受?

    视频里的男女还在继续,路灿雪舔啃着他胸前两颗红豆一路往下,蹲下身,然后虔诚的跪他面前,动手解开他的金属皮带。

    休闲的西裤直直掉了下去,男人黑色小裤也抵挡不住的粗挺像已蓄势待发,当路灿雪那双柔软小手就着小裤将他粗挺握手心时,他遒劲的双腿止不住颤动了一下。

    “呵…骗子!”一人独坐床头的丽姿边哭边骂出声,这个超级大骗子,他说他对别的女人没有yu望,硬不起来,那现在算什么?

    她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她怎么可以让他一再欺辱如此?

    路灿雪放lang的挑dou还没有停,她伸出舌尖要去舔楚函的硬物,这时楚函的狭眸骤然打开,他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提起身,然后两人双双滚落在了身后的大chuang上。

    男人麦色的肌肤和女人白皙的肉ti纠缠在了一起,楚函埋首在路灿雪的颈脖里一路亲吻着,“函…啊…好舒服…”路灿雪酥嗲的呻yin一声浪过一声,堪比那拍片的女星。

    “轰”一声,丽姿还是将手机摔到了墙壁上。

    室内顿时安静了,丽姿蜷缩起双腿,将自己的小脸蛋埋在膝盖里哭泣。

    很奇怪,现在她明明给了自己可以哭泣的机会,但是她脸上干干的,想哭却哭不出来。胸腔里那阵又涩又痛的感觉简直比刚刚他欢hao时生生撕裂自己还要痛上三分,她脑中又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比4年前她离开他时还要更强烈。

    那就是——只要她还活着,她就要逃离他!

    ……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丽姿迅速付诸了行动。

    她起身下床,走到衣柜里随手挑出一件衣服换上,她知道别墅周边有很多保镖,她不能从正门出去。但是楚函以为她吃了安眠药昏睡了,保镖防守的重点肯定不在里面,所以她可以寻找空隙钻出去。

    她走出卧室,轻手轻脚的走进厨房。

    打开厨房窗户,她伸手推着对面紧连一起的玻璃窗,如果她可以打开,进入到那栋别墅里,她就可以从那栋别墅的后门逃到假山景区那,然后跑到街上打出租车。

    那扇玻璃窗一推就开了,丽姿一喜,站上玻璃窗敏捷的跳跃过去,然后成功的从别墅穿梭到假山那,又跑到了街上。

    街上绿酒红灯,即使接近夜晚10点依旧繁华,与别墅里的死寂沉闷截然不同,丽姿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

    “师傅,送我去机场。”丽姿如此说道。

    是的,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次她也不会去墨西哥,她要去一个没有人可以找到她的地方,她要躲起来慢慢舔舐自己的伤口。

    “好咧。”师傅微笑着答应,踩下油门带着她去了机场。

    师傅走的这条道是今晨楚函送她去工作室走的道路,他对她所有的情真意切,疼惜与宠爱都浮现在眼前,昨天他还在会议广场里为了救她,差点死去…

    也许他是爱她的吧…

    但如果这是他的爱,那她宁愿不要!

    他一定还不知道爱是什么,如何去爱一个人,他无法对一个人全心全意,他总在奢望两全其美。他不懂得如何约束自己,他一再的放纵肉ti和心灵的出gui!

    他不懂爱,不配爱,更不值得她去爱!

    司机师傅惊讶住了,他透过后视镜看着那哭的稀里哗啦的丽姿,她边哭边笑,小手胡乱的擦拭的泪水但下一瞬间又有更多的泪珠染湿了面颊。

    师傅为难了,“这…小…小姑娘你怎么了…”

    “师傅,”丽姿哽咽着出声了,“先不去机场,我要去医院。”

    是的,4年前她灰溜溜的离开,他在她身体里播洒的种子给了她一生的劫难,那今天她离开,她也要让他痛上一痛。

    ……

    出租车停在了医院,丽姿搭着电梯上6楼。

    现在是夜晚,医院里非常安静,当她浑身颤抖的站在路灿雪那间病房门口时,病房门只是轻掩着的,里面没开灯,但却有不正常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是类似男人发xie的粗喘,女人欢yu的呻吟,床上有两道肆意滚动的人影…

    丽姿推开门走了进去,她摸索上墙壁的灯“啪”一声打开,那声尖锐的咆哮“楚函…”才发了出来又迅速熄灭。

    床上的确有两个人,但是两个男人。

    丽姿震惊之余迅速升腾起一种危机感,她转身往门口走,但门后早站着两个拿着电击棒的男人。

    四个身材彪悍,脸上挂着险恶jian笑的男人向丽姿步步紧逼,他们从上往下的打量着丽姿,目光猥xie。

    丽姿退到墙角,她知道自己是中计了!

    但这四个人她还是可以对付的,况且这里是医院,只要闹出点动静,就会有护士来查房。

    一个男人伸手来抓她的肩膀,丽姿敏锐的侧身一避,她闪电般的出手捏住那人的手腕,“咔嚓”一声,她将那人扭骨折了。

    她伸脚要踢向那人的胯下,但脚还没伸出,她脑袋一晕,差些跌倒。

    鼻尖有一股清香腐蚀了她的神经,糟糕,是迷香!

    有这个意识时,“来人…”丽姿要将“救命”喊出口,但视线模糊中有人用一条温湿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嘴,她吸了一口气,整个世界都归于黑暗。

    ……

    楚函没想到路灿雪竟对他用chun药,他来到这没喝过水,那chun药一定是喷洒在这房间里的无嗅无味的气体。

    心里冒起阴寒的冷笑,但他的身体滚烫的厉害,将路灿雪压身下制止住她的一切撩bo,他的薄唇亲上她的脖子,却忍不住蹙眉。

    她身上有一股香水味,不像某人身上很自然的清洌体香,这时他又想起丽姿来,恨不得此刻转身回到别墅,吵醒那个小女人狠劲的折腾她,找她xie火。

    但他不能走出去,他还在等楚沐之。

    耳边响起轻微的声音,身下欢叫的路灿雪僵了一下,房间里开着灯,他余光看见有一道影子落在了chuang上,那影子似乎还举着一条木棍,眼看着就要落到他头顶上。

    楚函缓缓勾起嘴角,以前有楚老爷子护着,他还看不出来楚沐之有多蠢,现在看来简直蠢到家了!

    楚沐之要袭击楚函,但木棍还没落到他头顶,楚函就从路灿雪身上翻滚下去,躺chuang上昏迷了。

    楚沐之僵住了,而路灿雪迅速翻身,她伸手摇晃着楚函的身体,“函,函你醒醒,楚函…”

    “哈哈…”楚沐之大笑了两声,嘲笑道,“雪雪,我说你是不是将chun药和迷药的剂量配错了,怎么这好事还没做,楚函就晕倒了?”

    听到这话,路灿雪豁然起身,“啪”一声她给了楚沐之一个响亮的耳光,她瞪他,“你脑子有病啊,谁让你来的?”

    楚沐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他冷却了脸色,“雪雪,我警告你以后不许打我了,我可以惯着你,但是我不是你身边的一条狗!”

    说着,楚沐之将路灿雪扯入怀里,他低头看着路灿雪劲爆的身体,大掌盖住她一侧丰ying开始rou捏,“雪雪,我当然要来,以前是你和楚函偷偷给我戴lv帽子,现在怎么着我也要在楚函面前给他戴lv帽子。”

    路灿雪不愿意,她推着他,“楚沐之,你不许碰我。”

    楚沐之轻tiao的笑,“雪雪现在没外人你装给谁看呢?除了昨天,我们哪天晚上没做ai,你在我身下叫那么yin荡,现在又要装zhen洁少妇了?你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跟楚函上chuang,现在楚函晕倒了,有本事你骑坐他身上强爆他,我就站旁边看。”

    “呸!”路灿雪瞪了他一眼,但身体又被楚沐之rou捏的发麻。

    她也吸了chun药,所以身上的yu望不比楚函少。但是楚函太慢节拍了,她那么挑dou他,他将她压chuang上却什么都不做,碰都不碰她。

    楚沐之扣正路灿雪的小脸和她接吻,一只手分开她的腿让她跨床上,向她的私mi就推进了一根手指,“雪雪,你怎么这么湿了?今天如果我不来,是不是楚函晕迷了,你真准备骑坐他身上强爆他?”

    楚沐之捣弄的路灿雪哼叫连连,她媚态的斜了他一眼,“要你管?”

    “呵…”楚沐之接着又向里探了一根手指,引得路灿雪长“唔…”了一声,他发狠的刺穿她的身体,“雪雪,你怎么这么yin荡?”

    “我就yin荡怎么了,有本事你嫌弃我,不要喜欢我啊?”

    楚沐之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将路灿雪扶趴在墙壁上,他解了自己的皮带就将那狰-狞的东西cha进了她身体。

    “嗯…”

    “唔…”

    两人同时舒声一叹,楚沐之抽动着身体,“雪雪,你把楚函骗来不就是想拍摄xing爱视频发送给丽姿看,然后怀上楚函的孩子拆散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