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05章 吾爱倾城(43)

    楚函跨前一步,狭眸里染着雀跃的欣喜和浓浓的温情,他声音发涩,“丽姿…”

    “你来干什么?我家棠姐不欢迎你。”周琳迅速挡在楚函面前,她是越来越讨厌这个男人了,棠姐跟他在一起就会受伤。

    楚函没理会周琳,他迫切而期待的看着丽姿,丽姿眸色静如秋水,毫无涟漪,她平静的回看着他,不躲避,但冷漠。

    “丽姿…”楚函的眸光黯淡下去,他攥紧拳,偏执的叫了一声,想换回她的一点反应。

    但丽姿依旧沉默着,然后缓缓垂下了眸。

    她的漠视令楚函暗沉了几分,他的狭眸里升腾起逼迫与凌厉来,本来就狭小的空间显得沉闷和窒息。

    “悠棠,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不要逃避。我和周琳先出去,你和楚少…把话说清楚了吧。”南宫剑熙起身,他在丽姿后面垫了一个软枕让她靠着,然后抬脚往外走。

    但他的大掌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拽住,“剑熙,别走。我和…楚少没什么好说的了,该说清楚的我早就说了。”

    丽姿抬眸看向楚函,面色清冷,“楚少,你出去吧,你救过我,我也替你挨了子弹,我们两不相欠了,还是好聚好散吧。”

    “不,丽姿,”见她和自己说话,楚函很激动,他跨前两步,急着解释,“丽姿我知道你恨我怨我,但那是因为你对我有误会,你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

    “呕…”楚函没能说完整,因为丽姿又吐了,她将刚喝的水全都吐了出来,她呛到了自己,正猛烈咳嗽着。

    周琳和南宫剑熙迅速返身到她身边照顾她,南宫剑熙更是难掩心疼和焦虑,轻拍着她的后背。

    楚函看着她这副虚弱飘零的模样,纵然心里有千言万语要对她说,但现在都如鲠在喉,痛苦凌乱的发不了一个音。

    丽姿止住了呕吐,她没有抬眸,眼睛落在了地面某个点上。她声音发哑,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说话,但音量依旧微弱。

    “楚函,这次我不想听你解释了。我想过的,也许你是有苦衷,是逼不得已的,就像那次…毕诺草。可是楚函,为什么要听解释,要被遗憾的总是我?”

    “所以这次我不在乎了,我选择不陪你玩了。楚函,我现在真的很累,我爱你就像是现在在呕吐,明明我的肚腹里是空的,吐不出来什么东西了,我很难受,我快虚脱了,但是就是有人不停在挖空着我的身体,让我濒临极限。”

    “楚函,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的身体破损成这样,已经接受不了你的侵略和挖掘了,如果你还想要我,那就是在掏空我的身体后用刀在凌迟我。”

    “楚函,我不爱你了。爱一个人是需要心的,我的心被你践踏,碾碎,然后消失不见了。我连自己的一颗心都找不回来了,还如何去爱你?”

    楚函听到这里募然想起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

    丽姿对他是这样的吗?

    “丽姿…”楚函又近前一步,哪怕眼前这女人已经清弱的接受不了他一句重话,但他想为自己辩驳一次,他不能什么都没做就被判了死刑。“丽姿,你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虽然我对你很抱歉,但是我真的可以解释…”

    “楚函,”丽姿像瘫痪般软软的服在了南宫剑熙的怀里,她的声音越发微弱,就连双眸都已经缓缓闭上,“5年前在千禧酒店,我看着林总维护过夏彤。那时有女人甩夏彤巴掌,林总恨铁不成钢的对夏彤说,她怎么甩你的,你现在给我甩回去…”

    丽姿说这话时嘴角勾起恬静温柔的笑意,她本身没什么快乐的回忆,就这么点愉悦的心情也是从朋友身上获得的。

    “夏彤不肯打,于是林总握着她的手,上去就是一巴掌。夏彤和林总结婚这些年,哪怕当初方圆圆说怀他孩子时,林总都可以让那些糟心的,肮脏的事情不出现夏彤面前,给她一个安静平和的世界,这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真正的保护和宠爱。”

    “楚函,我也甩过路灿雪巴掌,当时你怎么做了?所以,现在,收起你可笑又可悲的解释,消失在我面前!”

    她现在每个虚弱的发音都比曾经尖锐的控诉更能洞穿他的心,是啊,他做了太多事,即使他的本意不是如此,但依旧一次次伤了她的心。

    其实他和林泽少的环境不同,林泽少没有一个陪伴了他25年的女人,可他有。

    但是这不足成为一个理由,因为路灿雪是对他有恩,却不是对丽姿的。世上没有哪个女人因为爱上了某个男人就应该低人一等,遭受着爱情里不平等的待遇。

    现在这种情况真是楚函人生最棘手的了,他像被困在了一个牢笼里,想挣脱枷锁又无能无力。

    “楚函,你出去吧,别逼悠棠了,她太虚弱了。她从醒来一直吐到现在,就连一口水都不能消化,若有什么要解决的,等到她身体好些吧。”

    ……

    楚函站在病房门边,周琳关了门,于是他就被阻隔在了另外一个世界里。

    有医生来给丽姿检查身体,她的身体一切正常。关于她呕吐的事情,医生猜测是因为她身体太弱了,对那些西药的强烈药性产生了呕吐的副作用,不过安全起见,医生让丽姿明天做个全方位的身体检查。

    医生走了,丽姿呕吐的声音和南宫剑熙轻声宽慰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乐达看着眼前身如雕塑的楚函,他又像回到了4年前,一身萧肃的漠然站着。

    “总裁,丽小姐她…她不肯原谅您,您打算怎么办?”

    楚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坐在了长椅上,他垂着眸,摇头,开口茫然的呢喃着,“我不知道。”

    这时司机小胖端来了一碗小米粥,跨入病房。

    南宫剑熙将粥接手里,用小勺挑了一口递到丽姿嘴边,丽姿紧拧着秀眉,伸出小手将小勺推远,“剑熙,我吃不下,就算勉强吃下去也会吐出来的。”

    “可是棠姐,你都2个星期没吃东西了,你不饿吗?”小胖关怀的问着。

    丽姿缓缓侧过身,背对着众人,小手紧攥着被褥,她将小脑袋埋进枕头里,“饿,肚子空落落的,像火烧般难受,可是我吃不下。”

    周琳和小胖纷纷苦着一张脸,南宫剑熙更是心疼到极致,他将被褥严实的遮盖在丽姿身上,“悠棠,我记得你吃过城北街上一碗红豆粥,说味道很好,我现在去买给你,待会你努力吃两口。”

    丽姿闭着眸,没有说话。

    于是南宫剑熙起身要出去买,小胖阻止道,“剑熙哥,你在这照顾棠姐吧,你把地址给我,我开车去买。”

    南宫剑熙摇头,“那是条小街不好找,还是我亲自去吧。我让他们的厨师给悠棠单独熬一碗,我知道悠棠的口味。”

    小胖没有阻止,南宫剑熙抬脚走了出去。

    走出病房门,他看见楚函坐长椅上,楚函垂眸默思着,南宫剑熙也没说什么,在他面前走过。

    等南宫剑熙走到拐弯处消失不见了,楚函的长睫毛动了一下,抬起头。

    ……

    周琳和小胖陪着丽姿,小胖起身和周琳小声说了句,“周琳,你先照顾棠姐,我去下洗手间。”

    周琳点头,小胖开门出去。

    小胖刚走,有护士来敲门,“这是丽姿的病房吗,她的主治医师那里有她的检查报告单需要拿,小姐你帮她拿一下吧。”

    “好。”周琳看了眼chuang上安静躺着丽姿,轻手轻脚走出去。

    ……

    丽姿没有睡着,周琳走了,房门关上又接着打开了,然后床边踏了一块,有一股熟悉的烟草味萦绕鼻翼。

    她没有睁眸,也任由男人接近她,将温湿紊乱的呼吸扑在她的面颊上,她淡淡开口,“楚函,你还是不打算放过我吗?”

    楚函一条长腿的膝盖跪床边,两只长臂撑在她的身侧,他立在她的上空,眸里泻出的璀璨流光痴缠的盯她面上,他道,“丽姿,跟我结婚吧。”

    丽姿蝉翼般的睫毛颤了两下,打开眸,只听上方的男人低柔着声音又说道,“丽姿,跟南宫剑熙将离婚手续办了,我们去民政局先领证,领了证我们再办婚礼度蜜月,我会让你变成全世界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丽姿顿了顿,苍白的嘴角勾起抹讽刺的笑意,她哑着声,“楚函,你是在施舍我吗?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高大上,你凭什么以为你肯施舍我就会要?”

    “丽姿,这不是施舍。我爱你,我在向你求婚,做我老婆好不好?”

    “不好!”他的话音还没落下,丽姿已经冷声拒绝,“楚函,我发现这已经是你惯用的把戏,伤了我后用一颗糖来哄我,我好了后又将我推入更绝望的深渊。楚函,我们彼此放过吧。你对我做的事情我不计较不恨了,我刚说的很清楚我也不爱你了,你要娶一个不爱你的人做什么?”

    “没关系,就算你不爱我了,但是我爱你就好。爱你是我的事,你不需要回报。从此我们的世界里再没有旁人,你可以对我冷漠,任性或撒娇,以后我会包容你并陪着你慢慢变老。”

    楚函的薄唇里吐着世间最动人的情-话和承诺,哪怕这些来得太晚,但只要有他楚函在,他和他深爱的女人,终究会沿着这样的轨迹走下去,一直到老。

    “楚函,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为什么你对我总是这样肆无忌惮,总按照你的心事来过活?”

    “丽姿,我没有。”楚函伸出长臂搂着她羸弱的肩膀,将她带入怀里,他倚靠在床头,爱怜的亲吻着她的额头,“丽姿,我没有肆无忌惮,就比如说我很嫉妒你对南宫剑熙的依赖,我想让他消失,但是我什么都没做。”

    楚函伸手从一直默默站在病房里的乐达手里接过小碗,低沉的声音带着惯有的强势和果断,“就比如说我现在很想吻你,很想用嘴给你喂粥就像以前一样,但是我知道你暂时还不能接受,所以我也不会做。”

    “但是丽姿,现在把我手上的粥吃了。吃完我就离开,今晚我允许你看不见我。”

    丽姿浑身乏力,他身上的温暖和清冽味道一如既往的好闻和醉人,但是她已经不能接受和忍受。

    她以最亲密的姿态依偎在他怀里,低低的笑着,“楚函,总有一天你他妈的会将我逼疯了!”

    楚函垂眸吹着热气腾腾的粥,语调不变,“没关系,就算有一天你真的疯了,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

    说着楚函用小勺挑了一小口递到丽姿嘴边,“丽姿,这粥是我让医院厨房里专门熬的,我不知你哪天会醒,这两周每天都让人熬着。乖乖张嘴吃下,我没有南宫剑熙那么好说话,门反锁了南宫剑熙进不来,而且这是我的地盘,他也没办法进来。我有时间陪你耗,若是你敢吐出来,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乐达不明白自家总裁怎么会这样哄女人,他不轻声温语就算了,还字字带着胁迫。

    只见丽姿贴楚函怀里,睫毛一颤,两滴晶泪就落了下来,她道,“楚函,我很努力的不去恨你,但是你非把我往绝路上逼。”

    楚函没说话,递到她嘴边的小勺又近了一步,抵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丽姿闭眸,无声的哭泣着,她缓缓张开嘴,顺从的将粥吃下。

    乐达也不知道丽姿是摄于自家总裁的威武还是什么原因,她竟然没有呕吐的将一小碗粥全部吃完。

    楚函将空碗递给乐达,又抱着丽姿十多分钟等她消化完,然后起身,让丽姿躺chuang上埋进被褥里,他抬脚离开。

    ……

    楚函走出病房时,正巧和南宫剑熙遇上。

    楚函看了眼南宫剑熙手上拎着的红豆粥,勾着唇角说道,“我刚刚喂丽姿吃过粥了,她睡下了。”

    南宫剑熙一愣,看了眼那关上的病房门,温和的俊脸上露出欣慰又失落的微笑,他耸肩看着楚函,“所以呢?”

    楚函不打算跟他转弯抹角,所以开口直奔主题了,“南宫剑熙,给你五天时间,你跟丽姿把离婚手续办了,我要娶她。”

    男人双手落裤兜里,眼眸深沉而锐利,随随便便说的话也带着一股不容商榷的威力,南宫剑熙站着身,他迎上楚函细长的狭眸,“楚少,我凭什么?我曾经给过你机会的。”

    楚函跨前一步,靠近南宫剑熙,“南宫剑熙,若不是你曾经给过我机会,我也不会允许你和丽姿将婚姻关系保持这么长时间。你动用力量隐藏消抹丽姿的过去,你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她,另一方面,你也知道以丽姿的过去,她是没有资格做南宫家的少夫人。”

    “你们南宫家矗立于商场百年,靠的是实力,人脉,还有你们家族一直引以为傲的清誉。清誉是南宫家族的标签,而你作为南宫家族的嫡子嫡孙,正是这清誉的执行者和维系者。我不想对你动手,我只要随便传出点我和丽姿的绯闻,我保证明天南宫家在墨西哥的股市就会出现动荡,你会接受到四面八方的施压。”

    “所以南宫剑熙,五天是我给你最长的期限,和丽姿离婚吧。”

    南宫剑熙温润的眼睛里染出锐光,他一向是平和的人,但作为南宫家的接班人,他自有他不显露水的商界手腕,他半眯着眼,从容的笑着,“楚少,我可以将这些话当成是你对我的宣战吗?”

    楚函走到他的身边,漆黑的狭眸一望无垠的深邃与晦涩,他没有挑衅,语气里竟带着悲悯和…乞求,“南宫剑熙,丽姿跟你走,也许以后你连她的一餐饭都搞不定,她会在你身边平静的死去。可是若是她跟我在一起,她就还有治愈的可能性,虽然,过程是痛苦的。”

    ……

    楚函晚上又在走廊里的长椅上睡了一晚,一夜无话。

    清晨楚函起身后就驾着车去了楚氏,乐达继续留守在医院。

    乐达要去丽姿的病房探望她,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楚函派去墨西哥调查丽姿过去的探子。

    “喂,那边有什么消息了吗?”乐达接起电话。

    那边在汇报着什么情况,乐达的脸色已是震惊。“好,将你手头的资料传真到我办公室,我现在回去接收,并汇报给总裁。”

    乐达挂断电话,匆匆离开了。

    ……

    南宫剑熙和周琳陪着丽姿做全身检查,丽姿抽了血,三人在医院大厅里,秋日的寒风刮了进来,丽姿穿着削薄的病号服瑟缩着肩膀感觉很冷。

    “周琳,你陪悠棠做心电图,我回去拿个大衣给悠棠披上。”南宫剑熙将两人送到心电图的一层楼上,交代完往楼下跑去。

    这时心电图室的门被打开了,一名护士说道,“病人进来吧,其他人在外面等。”

    于是周琳等在门边,丽姿一个人走进了心电图室。

    进了室内,护士退到了一边,室内没有医生,医生办公椅上坐着一个相熟的人影,丽姿一看,是好久不见的路灿雪。

    丽姿没有什么情绪的变化,脸色寡淡的,路灿雪今日像刻意打扮了一番,一身嫩黄色的长衣裙衬着她玲珑的身段,脸上施了薄妆,带着明珠耳环,光彩照人。

    只是路灿雪脖间戴了一条丝带,丝带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她的脖子。

    看着丽姿来,路灿雪站起身,她款款走来,微笑道,“丽姿,听说你中枪住院了,你的身体还好吗?”

    猫哭耗子假慈悲,丽姿真的很厌倦路灿雪恶毒和伪装的模样!她拧着眉,开口,“今天你找我就是来问候我的身体吗?我很好,多谢关心。路小姐如果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丽姿说着转身,小手搭上门把要开门离开。

    “丽姿别急啊,”路灿雪伸出手臂,挡在她的身侧,她笑眯眯的将手里一份报告单递到丽姿面前,“我今天来是跟你分享我的好消息的,我怀孕了。”

    路灿雪说完就观察着丽姿的脸色,她希望看到她的愤恨和嫉妒。

    可是丽姿的眸光清澈而安静,莹白的小脸虚弱如常,她没有丝毫起伏,更没有垂眸看路灿雪手里的报告单。

    丽姿缓缓勾起唇角,几分嘲笑,“路小姐,为什么你怀孕了要把这好消息与我分享,你应该告诉孩子的亲生父亲。还是说,跟路小姐做过的男人太多,你也不确定是哪个?”

    “你!”路灿雪冷却了面庞。

    但她又迅速露出得意的微笑,抬着下巴轻蔑的瞥了丽姿一眼,“丽姿,我这孩子是楚函的。孩子两周多了,就是你被楚沐之绑架的那晚我怀上的。”

    丽姿脑海里浮现起那段视频,她没感觉到确切的痛意,也许她麻木了。“那我在这恭喜路小姐了,我祝你们一家三口幸福。”

    丽姿诚然的微笑,祝福,然后打开门。

    “棠姐,检查结束了?”周琳看见丽姿出来这么快出来很诧异,接着她看到了路灿雪,周琳顿时恼怒道,“你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算了周琳,我们走吧。”丽姿淡淡开口。

    “哼!”周琳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对着面色铁青的路灿雪做了个鬼脸,搀扶着丽姿的胳膊,两人向前走。

    路灿雪在后面追了几步,医院的走廊很安静,偶尔有医生,护士和病人路过,她扯着嗓子道,“丽姿,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在楚函眼里永远是一个只供肉ti发xie的情人!”

    “你一定不知道吧,是我指使楚沐之绑架你的,楚函也知道。可是楚函没惩罚我啊,你看我现在活的多快活。”

    “还有你生的女儿虽然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同一个父亲,但是人同命不同,你女儿小棠棠永远是没人要的野-种!”

    “棠姐…”路灿雪的话太难听了,周琳很气愤,但是她也是震惊的,悠棠竟然…生过女儿?

    路灿雪拔高的声线迅速吸引了众人,众人纷纷停下脚步观望着,指点议论着…丽姿捏紧拳,胸pu一个猛烈的喘动才遏制下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带给她的眩晕和呕吐感。

    丽姿抬脚向前走,走了两步,她视线里出现一道黑影。

    楚函依旧穿着昨天的一身黑衣,他的手里攥紧了几张纸,阴冷压抑的神情如来自地狱的撒坦王,他双臂颤抖着,眼眶猩红。

    ps:继续送200字!

    我这几天好勤奋的有木有,天天免费送字!

    本来以为这章会写到小棠棠,但看来要下章了,哈哈哈……狂笑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