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09章 吾爱倾城(47)

    “而且,病人的身体太虚弱了,情绪波动又大,她这种身体素质不能怀孕,即使勉强保了胎,等月份大起来时,一出事就会是两条人命。关键是验血报告单上病人的孕酮太低,没有任何保胎的可能性,病人也已经出现了流产的征兆。为了病人的身体健康,我建议立刻进行流产手术。”

    医生说完,空气一片死寂,那两个同样修长挺拔的男人都痛苦的垂着眸,沉默着。

    3秒后,“楚函!”南宫剑熙拔着长腿冲了过来,他对着楚函精美的脸腮就是重重的一拳,他喘着粗气,低吼着,“楚函,你是个混蛋!”

    这一拳让楚函鼻子流出了血,他没有防备,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跌坐在地上,而南宫剑熙上前攥着他的衣领,搬起拳头就向他的下巴和胸膛砸去。

    “楚函,我今天就替悠棠好好揍揍你。我临走时将悠棠交给你,我要你好好保护她照顾她,你就是这样对她的吗?”

    “为什么让路灿雪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你们之间是没发生过毕诺草的事情吗,既然有了前车之鉴,你怎么还可以让她被绑架?绑架了不应该是你救她吗,她为什么要给你挡子弹?”

    “楚函,为什么你害了她一次还不够,还要害她第二次,你看她那副身子板还经得起怀孕吗?就算怀孕了,为什么要让她再经历一次孩子不健全的事情?为什么要让这天底下最悲催最凄惨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为什么要在她伤痕累累的心上继续雪上加霜?”

    “楚函,你究竟有没有将她当人看?你知道她如果知道了会多痛,你知道她做为一个母亲会多么舍不得?”

    “楚函,你知不知道小棠棠当年走的时候有可怜,一个28斤的小姑娘衰竭成8斤不到,小棠棠痛苦了1个月走了可是悠棠却痛苦了一生。”

    “当时她接受不了小棠棠去世的事实精神失常了整整一个月,她抱着洋娃娃认为这是小棠棠,所有人都建议我将她送到精神病院。”

    “她现在好了,但是你又想将她逼疯了吗?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用小棠棠唯一的遗物,就是那串铃铛银手镯逼迫她,你逼她跟你上chuang,你迫不及待的在她身上发xieyu望,于是有了今日的苦果。”

    “那日在农庄饭店,路灿雪跟她抢一杯奶茶,她是给你生女儿所以才落下了这一身的毛病,但是你向着路灿雪。还有那日路灿雪将悠棠的手机踢水里,就因为她知道悠棠手机里有一张小棠棠的照片,路灿雪骂你女儿是野-种,悠棠扇了她一巴掌,你又是怎么做的?”

    “楚函你也许可以解释你不知道,你有苦衷,但是悠棠凭什么接受你无知又有苦衷的爱?为什么是她在隐忍和憋屈?为什么你无法包容她宠溺她,让她畅快又恣意的过活?”

    楚函没有反抗,这几天打他的人太多了,身体的痛苦心里的打击,他都分不清是谁对谁了。

    他四肢平躺在地上,接受着南宫剑熙狂风暴雨般的拳头,他鼻子,嘴里都流出了血迹,内脏五肺都被那凌厉的拳风砸震荡了。

    南宫剑熙的话一波波的涌向他的大脑,他终于知道刚刚丽姿对他留了情的,她只是说自己,但没有批评他。

    她精神失常过吗?

    她被路灿雪踢飞的手机里有小棠棠的照片吗?

    他募然想起一个月前她在海边和他说的那句话,她说——我那时年轻不懂事,以为就算死了也好过呆在你身边,可是有时候人生最难的境遇是想死而不能死,如果我事先知道自己会过的那么苦那么难,就算是呆在你身边腐烂我也不会离开你身边。

    他现在终于可以理解她嘴里的苦和难了!

    南宫剑熙打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楚函,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医生说这孩子不能留,丽姿现在昏睡着,你是这孩子的父亲,如果你想流掉这孩子就现在拿决定。不要让丽姿知道她怀孕的事情,她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做决定吗?

    楚函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

    今天他才知道丽姿给他生过女儿,他才知道自己当了爸爸,他还没从情绪里出来,现在她又怀孕了,他又可以当爸爸了。

    可是…这孩子注定留不住的。

    没想到事情兜兜转转都回到了4年前,同样的悲剧再一次发生在了他们身上,只是上一次是她默默承受着孩子的失去,这次就由他来承担吧。

    “医生,准备流产手术吧。”楚函缓缓闭上眸,再次任由泪水打湿面庞。

    ……

    时光飞梭,一晃两周又过去了。

    这两周过的很平静,只有一样,楚沐之和路灿雪结婚了,他们举办了一场婚礼。

    婚礼极度的铺张奢华,邀请了全市名流来参加,其中被津津乐道的是楚少也出现在了这一场婚礼上,送上重礼并诚挚道贺。

    对于这段豪门三角恋的尘埃落定,世人费了脑细胞也不能猜出其中原委,大家只是感叹——这豪门关系真的好乱啊!

    做了流产手术,等麻醉药过了,丽姿就醒了。

    没有人告诉她她在闭眼睁眼这期间,又做了一次母亲,又经历了一个小生命的流逝,她很安静的躺在病chuang上。

    没有了呕吐现象,南宫剑熙派了一名黄金月嫂冒充护工来照顾她,这次她的月子在无形之中做的相当精心,月嫂亲手烹饪出的月子餐她很努力的在吃着。

    楚函每天会来一次医院,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门边看着她一眼。

    她多数是睡着呢,偶有醒的时候她知道他来,也不抬眸,她依旧虚弱,浑身匮乏,她似乎没有了应付他的力气。

    两周后,丽姿出院了。

    南宫剑熙坚持不让她落地,用厚厚的毛毯将她裹的严严实实,头上戴着一顶宽大的软线帽,他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出院。

    在走廊上,他们遇到了迎面而来的楚函。

    楚函依旧一身黑衣,不是原先那件,但是相同的颜色,他蓄着很密的胡渣了,一身肃穆清洌的气息,再没了以前那种魅惑与野性,多了30岁男人的沉稳和担当。

    是啊,算起来,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

    楚函没动,等着他们向这边走来,周琳看着他依旧没好脸色,楚函不加理会,只是看着那埋在浅黄毛毯里的小女人。

    “丽姿,今天出院了吗?我想照顾你。”

    经历了这一些事情,周琳对楚函无话可说,她拧着眉看他,而南宫剑熙将丽姿紧搂在怀里,同样蹙眉不语。

    丽姿在南宫剑熙怀里动了动,她清哑的声音有几分慵懒,“如果你可以不打扰我,那便是对我最大的照顾了。”

    楚函凝视着她在浅黄毛毯和绒线帽遮掩里露出的那半张俏丽小脸蛋,他垂眸,嘴角自嘲的勾起,“恩,好。”

    她为他怀过两次孩子,她第一次坐月子他没有照顾她,第二次坐月子她不要他照顾,那就一个月吧,他给她一个月的清净。

    “丽姿,我知道你不想听我的解释,而且我现在再多的解释也是苍白和无力,我们能失去的全都失去了…但是这些事情你必须知道。”

    “那天晚上我之所以去找路灿雪,那是因为我发现宝q车展的事情有可能是她和楚沐之动的手脚,我为了搞清楚楚沐之的阴谋和那个陪了我25年的女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所以在她行动的当晚,我给你用了安眠药,然后去赴约。”

    “还有她那段xing爱视频只拍了一小段,因为她给我用了chun药,所以我有了反应,但是我没有碰她,自始至终从来没有碰过她!”

    “至于仓库绑架时楚沐之让我在你和路灿雪之间做选择,我要选择你,但是路灿雪爸爸给我打电话,他在仓库周围埋了炸药,他用引爆炸药来威胁我,所以我只能打晕路灿雪,刺激楚沐之,用自己来救你。”

    “丽姿,即使你不能原谅我,但请你不要误会我,我爱的,我想要的,我可以为之抛却生命的,从来只有你!”

    丽姿毫无反应,她依旧温顺的窝在南宫剑熙的怀里,她闭着眸连睫毛都没有颤一下,仿佛真的不在乎了,放下了。

    一时两边都无言,南宫剑熙临别看了一眼一脸痛色的楚函,迈开腿,带着丽姿出了医院。

    一行人走出医院大门,南宫剑熙将丽姿抱放在车内,关上车门,他正要返身回驾驶座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楚函的。

    “喂,南宫剑熙,五天时间改成一个月,我希望在丽姿满月当天就听到你们离婚的动静,不要逼我出手。”

    南宫剑熙拿着手机抬眸向医院大楼看去,在4层的玻璃窗边,楚函修长笔直的站着,他打电话的姿势依旧潇洒,只是一双妖冶的狭眸融于此时8月的中秋,晦涩朦胧的让人看不真切。

    ……

    丽姿住进了原先那套公寓,这一住,又三个星期过去了。

    公寓里到处是暖色系的装饰和地毯,中秋微凉,但这里舒适怡人,窗户前的茉li花香气四溢,温暖如春。

    公寓里一直有月嫂在照料着,各色精致的点心和粥汤,丽姿配合的吃着,月子里的进补最养人,她莹白的脸蛋透出了点粉色。

    丽姿停下了一切工作在公寓里静养,周琳和小胖时常来探访,南宫剑熙不分日夜的照顾和陪伴着她,四个人有说有笑,十分温馨。

    但大家都知道,丽姿依然不快乐。

    她大都时候躺在chuang上,偶有运动时就披着一件雪白的皮草站在窗户前向外瞭望着,她嘴角微笑的弧度越来越清浅,看人的眸光经常没有聚焦,大家聊天聊的很好时,她会闪神,闪神后就是日益的疲倦和匮乏。

    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出丝毫鲜活的元素,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这日下午,丽姿从房间里出来,正巧周琳进门,两人遇上,周琳问丽姿,“棠姐,剑熙哥呢?”

    丽姿摇头,她走到客厅坐沙发上,“不知道,剑熙连着几天没来了,或许忙着工作吧。周琳,你找剑熙有事吗?”

    月嫂从厨房里出来,她手上的小碗里盛着红豆蜜枣甜汤,丽姿血亏的太多,尤其要补血。

    周琳将小碗接到手里走进客厅,她将甜汤递给丽姿,“哦,没什么事情,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前些天剑熙哥还寸步不离的照顾着你,怎么突然间剑熙哥就忙的不见踪影了?我还看见过剑熙哥接电话,他皱着眉极力解释着什么,好像很苦恼。”

    丽姿喝甜汤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她将甜汤喝完,周琳拿纸巾给她擦拭着嘴角,丽姿开口道,“周琳,今晚你不要陪我了,待会我吃过晚饭就上chuang睡觉,你早些回去吧。”

    周琳看着她祥和恬静的表情,很放心的站起身,点头,“恩,好,棠姐,那我先回去了。”

    “恩。”丽姿起身将她送至门边。

    周琳临出门时又问了句,“棠姐,你不是答应剑熙哥回墨西哥了吗,我们什么时候走?我将这边的工作都尽快结束掉。”

    丽姿沉默了几秒,然后轻声道,“工作的事情先缓缓,等我通知。”

    ……

    丽姿走进书房,坐在了宽软的办公椅上,她伸手将办公桌上的电脑打开。

    她在浏览器里打上“墨西哥,南宫”,然后按下搜索键。

    原来在这平静的一个星期里,南宫家在墨西哥引起了轩然大波。

    页面上是一张张她一个月前和楚函在医院里拥抱的照片,她和楚函的事情终于曝光天下。

    只是曾经的qing人关系被包装成了华丽的恋人关系,她为楚函诞下过女儿的事情也被挖掘了出来,南宫剑熙顿时变成了强取豪夺,横刀夺爱的第三者。

    这样的绯闻对于一直以清誉著称的南宫家族简直是灭顶之灾,短短一周南宫家在墨西哥的股市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本来站在商场最前流,受世人赞誉和仰望的南宫家族接连一周登上了各大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各式桃se新闻纷飞不断。

    照片里有南宫剑熙被一大群记者围堵的场景,有南宫老爷子气得八撇胡子差点掉下来被送往医院的场景,还有南宫董事会上各大股东拍桌而起的场景…

    丽姿很平静的将页面浏览完,然后关掉电脑。

    她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她站在窗户边,伸手掀开那水蓝色的窗幔,她的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楚函换了新车。

    自她出院后,他每晚都会出现,他没打过电话给她,也不露面,静静陪她一晚,第二天早晨又离去。

    丽姿看了两眼,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丽姿,你终于理我了。”楚函低哑的声音很快传递了过来,他没有掩饰激动和喜悦,她甚至不用看他的脸,都知道他此刻一定神采飞扬。

    “楚函,你究竟想做什么?”她没有绕弯,清冷的水眸照在奢华优雅的劳斯莱斯车面上,淡淡的问。

    “丽姿,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吗?跟南宫剑熙离婚,我们结婚。”平仄的陈述句,从容的谈吐,他不是商量,而是告知。

    “呵…”丽姿扯着嘴角笑了笑,“楚函,你真的会将我逼死!”

    “没关系,如果你死了,我会陪你,我们一家生前没有相聚,死后重逢也是极好的。不过丽姿,如果你没死,那就必须和我在一起。”

    丽姿不再说话了,而楼下的楚函从劳斯莱斯幻影车里走出来,他勾着唇角向她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迈开腿,“丽姿,我很久没见你了,开门让我进去,这样我会考虑明天不再丢重磅炸弹给南宫剑熙,给他一天的喘息。”

    ……

    丽姿打开门,楚函站在门外。

    他今天穿了一件很简单的灰色线衫,下身黑色牛仔裤,纯色短靴,修长的身姿,精美绝伦的轮廓,低调优雅而时尚。

    丽姿往旁边一避,楚函跨着长腿走了进来。

    两人站在门边,楚函眸里闪烁着璀璨的星光,他柔情的凝望着眼前这个小女人,她穿着一身粉色棉质的睡衣,一个月没理发,她的秀发已经盖过了香肩,莹白的小脸蛋透着诱-人的浅粉,干净的五官清丽异常。

    “丽姿…”楚函伸出大掌,要去抚摸她嫩滑的小脸蛋。

    丽姿侧过头,不让他碰。

    她的拒绝令那抹修长的身躯直接欺近,她的鼻翼里立即钻入了那股淡淡烟草味,她转过眸,瞪他,“楚函!”

    楚函伸出双臂将她抵在了墙壁和胸膛间,她转过眸就看见他那张在她面前放大的俊颜,他的一眼一眉都是精心雕刻出来的,如此近距离看都完美到零瑕疵。

    他垂下眸要抵上她的鼻翼,丽姿受不了这种ai昧的姿势,伸出小手推他的胸膛,她冷着声道,“楚函,你想干什么?”

    楚函勾着唇瓣,哑着声,“丽姿,你不要经常问我想干什么?我什么都想干,但是又什么都不能干,我一个多月没见你了,现在让我想好好看看你,靠近靠近你。”

    有时候丽姿真的是疲于应付这男人,因为不管发生了多少事,他永远可以像以前那般肆意的对她,毫无愧疚与廉耻之心。

    丽姿双手垂在身侧,任由他将精健的胸膛压在她柔软的身上,两人抵到了墙壁,他俯身,埋首在了她的颈窝。

    丽姿闭上眸,捏紧粉拳死死隐忍着他的触碰,他温湿的气息洒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上,引得她一阵战栗。

    “丽姿,这一个多月想不想我?”他嗅着她的清香,柔声问。

    “想,我想你去死!”丽姿吐出最冰冷的话。

    “呵…”楚函苦涩的笑笑,她软糯的颈脖吸引着他的薄唇,他很想亲吻她,但是他不敢,这次他想循序渐进。“我不会死的,你还没有死,我怎么舍得死?”

    “……”

    “丽姿,这一个月我好想你,比任何时候都想。我给了你一个月的清净,你也是时候回到我的身边了。我会温柔的对你,再不强迫你,但是你的节奏不要太慢,我不希望我们两个是乌龟在爬。等我们结婚后我会让中医给你调理身体,我们再要个孩子。”

    丽姿的呼吸有些紊乱,她压低着声,“楚函,你的厚颜无耻已经不能够用这世上任何词语来形容了。”

    “呵,如果我不厚颜无耻点,那我们这辈子都没有可能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将你拱手相让。”

    丽姿的胸膛开始起伏,她不知道这男人要将她逼到何种境地,他就像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到,又像是一只小强,怎么打都打不死。

    她该怎么办?

    这时有一声轻呼发了出来,原来是厨房里的月嫂端着晚餐走了出来,她看见昏暗玄关处紧紧相抵的男女吓了一条,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楚函收回手臂,松开她,丽姿得脱想跨脚向前走,但下一秒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被裹进一只温暖的大掌里,楚函将她带往餐厅,“丽姿,吃饭了吗?那正好,我也饿了,我们一起吃吧。”

    楚函将丽姿按坐椅上,他坐她身边,月嫂还楞在原地,楚函一副主人家的气势,他蹙眉道,“你还愣着干什么,上菜吧。”

    ……

    两人一起吃了晚饭,丽姿的食量依旧很少,楚函逼她喝了小碗汤,给她擦拭嘴角后,将她打横抱起走往卧室。

    丽姿不愿意让他抱,她手脚并用的激烈挣扎。

    她挣扎的厉害,楚函的右手臂顿时感到吃力,走进卧室里,他还往门框上撞了一下,他将她小心翼翼的护怀里,低声道,“丽姿不许动,再动你就要摔下去了。”

    “摔下去更好,这证实你是个残废!”丽姿恶言相向。

    ps:不知道这章会不会隐藏,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想看柳靖淇vs君安吉的妹纸的番外继续在评论区盖楼,虽然看了昨天近20位妹纸的留言越发凌乱,但没关系,让你们的意见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的感谢词也被隐藏了,这里不写了,等周一联系助编放出45+46再添加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