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13章 吾爱倾城(51)

    吃过早餐,两人来到王跃林女儿的生日party。

    Party上到处是五颜六色的气球,彩带,还有毛绒绒的洋娃娃,空气里漂浮着梦幻的泡沫,儿童的欢声笑语不断,气氛热闹。

    楚函和丽姿走进宴会场,眼尖的王跃林匆匆结束了和朋友的攀谈,迎接了上去,“楚总,悠棠…”

    听到了这样的称呼,楚函蹙了眉,他在王跃林走到身前时搂住丽姿的纤腰,开口说道,“王总裁,你应该改口了,我和丽姿结婚了,你应该称呼她楚太太。”

    有时候人际关系的变化也就在转瞬之间,王跃林还记得2个月前宝q车展的事情,那时楚函和丽姿还各自陪伴在别人的身边。

    没想到两个月后,他们竟然结婚了。

    王跃林看向丽姿,他知道丽姿是爱着楚函的。他真诚的道贺,“悠棠,恭喜你成为楚太太,祝你和楚总新婚快乐。”

    丽姿接受祝福,她淡笑着颔首,“王总裁,谢谢你的祝福。”

    这时小芯芯从远处跑了过来,她身上穿着可爱的芭比裙,头上戴着小皇冠,神采飞扬。

    “悠棠阿姨…”小芯芯扑过来抱丽姿的大腿,她仰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甜甜的笑着,“悠棠阿姨,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我要阿姨抱抱。”

    丽姿一向拒绝不了小孩子,尤其是小孩子的撒娇。“小芯芯,阿姨抱抱你…”她弯腰将小芯芯抱起。

    可是小芯芯还没抱到怀里,就在半空被两只大掌劫了去,楚函将小芯芯抢在了怀里。

    小芯芯对楚函甚无好感,她一看落到了他手上,神采的表情就萎靡了下去,她嘟着小嘴向那俊俏的男人抗议,“叔叔,我不要你抱,我要悠棠阿姨抱。”

    楚函还算温和,他眯着狭眸看着小芯芯,耐心的哄着,“小芯芯乖,悠棠阿姨她不能抱你,还是叔叔抱吧。”

    “悠棠阿姨为什么不能抱我?”小芯芯问。

    “因为…”楚函似乎在思考,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丽姿平坦的小腹上,“因为悠棠阿姨怀孕了。”

    这个“怀孕”让丽姿一僵,而一边有些尴尬的王跃林脸色一变。

    “悠棠阿姨怀孕了吗?”单纯的小芯芯看向丽姿,她奶声奶气道,“悠棠阿姨,你要给小棠棠生个小弟弟或小妹妹吗?悠棠阿姨,我奶奶说人逝世了就会投胎,若是缘分深,这辈子还会投胎到原先的地方。悠棠阿姨,小棠棠走了,你怀孕了会再将她生出来吗?”

    丽姿怔怔的楞在原地,她看着小芯芯与小棠棠有几分相似的面容,一双水眸里缓缓流出悲伤。

    小棠棠已经走了,投胎轮回的话不过是骗小孩子的把戏,这世小棠棠跟着她那么苦,小棠棠不会再回来了。

    感觉到气氛微妙的王跃林伸手将小芯芯抱怀里,他也是后来才听小芯芯说起小棠棠的事情,那日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虽然被镇压了下来,但多少还有风声传了出来。

    王跃林看着丽姿单薄的身体,话里有关怀之情,“悠…楚太太,你好好保重身体。怀孕是上帝的安排,心诚必灵。你什么都没有做就不能猜测结果,若是你努力了,说不定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货。不要活在过去里,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上帝对所有生灵同等厚爱,也许…小棠棠等着回到你身边,而你拒绝了她。”

    王跃林说完,抱着小芯芯离开了。

    丽姿的眸光从悲伤到木讷,她怔忪的想着,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直到有一条胳膊圈上她的肩膀,将她带入了温暖宽阔的怀里。

    她抬眸看,楚函一双眼睛极其晦涩,那里面的懊悔和痛楚是如此的鲜明而坦然,他看着她,一脸的疼惜与温存。

    丽姿甩开他的手臂,向旁边挪了两步,她冷冷的看他,“楚函,这就是你将我带过来的目的,你请他们当说客?”

    “我没有…”楚函迎上她憎恨的目光,他又柔声的重复了一遍,“丽姿,我没有…”

    “就算你没有,但是楚函,你知道了…小棠棠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能如此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你怎么还可以开这种我怀孕的玩笑?”

    “要不然呢,丽姿?一个人有了一道伤口,因为没有人提,所以那伤口会越埋越深,直至在心里腐烂。我不愿意你永远陷在那座城里,我想将你带出城,然后给你治疗。而且丽姿,我为什么不能提小棠棠?小棠棠是我和你的女儿,她拥有被别人提起和惦念的权利,她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丽姿的嘴角勾起讥诮,“楚函,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是你将我推入了那座城,限制了小棠棠被提起的权利,可是你现在说要治疗我们,让我们解脱?”

    楚函看着她,他忍着心如刀割的痛意直视她,“丽姿,那是以前的楚函对你们做的,不是我!所以丽姿,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

    他只能如此回答,他只能将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分割开,然后区别对待。

    他只要想起他让她们母女受的苦,还有那个才来到这世界上1个月就会扼杀掉的孩子,他就想将自己千刀万剐了。

    他提起小棠棠并不是他不够痛,就像丽姿不肯提小棠棠是因为她痛了,她无法忍受那种撕裂的痛意将小棠棠说出口。

    所以这种痛就让他来承受,小棠棠不应该是任何人的禁区,她应该被所有人珍藏以及怀念。她来到这世界上并不是想给谁留下阴影,她本意是要带去欢乐,那个孩子本来就是一个如银铃般快乐的好孩子,她是爸爸妈妈的结晶,不是阻碍了谁痛苦了谁的劫难。

    丽姿不说话了,其实他们绕来绕去还是绕在了一个问题上,现在的楚函改过自新了,而她能不能跨过心里的那道槛,给他一次机会。

    楚函抬脚向她逼近着,“丽姿,再给我生一个女儿好不好?我们将小棠棠再生出来。上一世小棠棠太辛苦了,这一世就让她做爸爸妈妈的小宝贝,我会保护你们母女的,我会让你们幸福的。”

    丽姿向后退,她在不停的摇头,她想说她不愿意,她不想再给他生宝宝了。

    可是,可是她真的太想小棠棠了…如果,如果小棠棠真的还可以投胎到她的肚子里…她好心动…

    丽姿不停后退着,脑袋正混乱时她撞到了一个人,她脚下一踉跄要摔跤,但一只大掌及时扣住她的纤腰将她扯入了怀里。

    “丽姿,你没事吧?”楚函紧张的问着她。

    “没事。”丽姿摇头,她抬眸看向她撞到的那个人。

    那女人长得水灵又漂亮,一头波浪卷的秀发披在圆润白皙的香肩上,她身上穿着一条深V裙,惑人的沟沟若隐若现,身段婀娜。

    被丽姿踩到了裙角,那女人正垂眸整理着,而女人旁边的助理迅速叉腰,凶狠的指着丽姿,“喂,你走路不长眼吗,你撞到我家Fanny了。我家Fanny身体娇贵,是你这种普通人可以碰到的吗?”

    Fanny?

    丽姿倒是听说过Fanny的,她是近几年火爆娱乐圈的大明星,凭借着精致的外表和黄金分割的好身材成为模特界的新宠儿。

    虽然那助理语气蛮横,但终究是她理亏在前,丽姿开口道歉,“对不…”

    “你家Fanny身体究竟有多娇贵,我太太撞到她哪里了?你们到医院验伤,我开三倍赔偿的支票给你们。”楚函开口了。

    那助理向楚函看去,这一看,脸色大变,她一改凶狠的模样当即哈腰讪笑道,“楚…楚少…”

    听到这声“楚少”,那整理裙摆的Fanny手一僵,她直起身,一双水汪汪的漂亮眸子向楚函定定的看去。

    女人的直觉,丽姿知道楚函和这Fanny一定有故事。

    丽姿向楚函看去,楚函身姿潇洒,他蹙眉看着Fanny没有过多情绪,仿佛只是在不悦她助理怠慢她的事情。

    Fanny见到他这副冷漠的模样,漂亮眸子里的秋水就要溢了出来,她微微嘟着红唇,声如黄莺的叫了句,“楚少…”

    楚函紧蹙的眉头更深了,他扣紧丽姿,淡淡道,“我太太向后退,她后脑勺没长眼睛,但你们向前走的也没长眼睛吗?要是你们撞伤了我太太,那才是真的赔不起。”

    Fnnay听完这话,委屈的表情溢于言表,她垂眸柔弱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楚函又斜瞥了她一眼,然后柔声和丽姿道,“丽姿,我们走吧。”

    丽姿还没回答,楚函就携着她转身,才走两步,丽姿就听后面的助理在小声嘟囔道,“Fanny,怎么看楚少的表情好像不认识你了?楚少他结婚了吗?”

    ……

    楚函搂着丽姿走到一边清净的地方,他松开她的细腰,站她面前,“丽姿,想不想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丽姿似笑非笑。

    楚函两只大掌扣住她的香肩,他小心翼翼的赔笑,“是,没什么可解释的,我以前做过很多混账风liu的事,那个Fanny就是其中一个。姿姿老婆,不许觉得我脏,不许冷落我,接受我的过去好不好?”

    丽姿摆脱他的钳制,她俏容上的嘲笑很明显,眸里有些寒凉,她调侃着,“楚少,你睡过多少女人你有计算过吗?你是不是记得每一个你滚过的女人,还是说只要是漂亮的,而且是用那种崇拜爱慕目光看你的,你都觉得眼熟像睡过,你自己都糊涂了?”

    “丽姿,不许这样跟我说话。我睡过的女人还没有到计算不出来的地步,我认识你的时候才大学毕业两年,那些女人用十根手指还是数的过来的。我24岁认识你,此后6年就只有你一个,所以原谅我那两年的迷途和放-纵好不好?”

    丽姿“呵”一声笑,又向后退了两步,“楚函,你确定让你结婚第二天的新婚妻子看着你数手指谈你睡过的多少女人,真的好么?”

    “我…”楚函狂躁的抓了抓自己的短发,无言以对。

    “楚函,我去下洗手间,你不要跟着我。”丽姿不想看他这副模样,转身离开。

    ……

    丽姿用清水洗了一把脸,其实她不是太计较Fanny的事情,她只是觉得被他困在身边听他谈睡过多少女人的话题很可笑。

    关了水,站直身,她用纸巾擦拭着潮湿的小手。

    这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透过镜面,丽姿看见了来人,她擦拭小手的动作缓慢了下来。

    Fanny看见丽姿一僵,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正常,她身姿娉婷的向洗手台走来,然后站定在丽姿身边。

    Fanny脸上依旧是柔怯的笑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纯又无辜,她看着镜面里的丽姿,笑道,“听说你是楚太太?”

    丽姿不否认,她将手上的纸巾丢进垃圾桶,然后撩了撩腮边的秀发,“所以呢?”

    “所以我很羡慕你啊…”Fanny一派纯真,眨着眼睛的模样十分俏皮,似乎真是单纯的羡慕了。

    丽姿勾了勾唇角,又是一个虚伪的人。

    不过也难怪了,明星嘛,天生就是演戏的。

    “楚太太,楚少一定对你很好吧。他已经有四五年没有联系我了,两年前我很想他,去他的公司找过他,他直接让保安将我轰了出来。就算在公众场合遇到,他也像刚才一样,对我陌生和冷漠。”

    Fanny这一段话已经暗示了她和楚函曾经的qing人关系,她在向丽姿这个原配赤果果的挑衅。

    不过让Fanny失望的是,丽姿没有给予她任何反应,她那双水眸缓缓看着她,水眸清冷,黑白瞳仁清澈透亮,像那圣洁的白月光,对她可怜和叹息。

    Fanny羞恼了,谁可怜谁还说不定呢。

    “楚太太,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楚少不仅人长的帅,而且有权有势,在整个鼓市可以翻云覆雨,关键是他chuang上的能耐还超级棒,简直是人中极品。”

    “楚太太,楚少有过那么多女人,你就不好奇楚少第一个女人是谁吗?呵,那就是我。”

    “那时我才18岁,被楚少挑中,洗过澡后躺酒店房间的大床上等他。他的第一次特别粗鲁和急躁,分开我的腿就一阵乱闯,冲进去后就是无休止的撞击,一点都不怜惜我的身体。”

    “我可以理解,他那时年轻气盛,xing欲特强,他渴望这种事情一定渴望了很久,我又是他喜欢的,所以他鲁莽了。”

    “经历那第一次后我们做的就频繁了,他喜欢刺激,总是变着地方要。我们的姿势也越来越多,他最喜欢让我趴着,他站后面,他每次都能坚持半小时。”

    “不到3个月他就腻了我,去泡别的女人了,不过后来他也经常打电话约我,严格算起来我跟他整整2年,是他玩的最长时间的女人了。”

    “虽然他又跟别的女人好了,但是我依旧喜欢他。我想他所有的qing人都跟我一样,盼着电话等待着他的临-幸,能跟他那样极品男人睡一觉,我们死了都甘愿。你知道我刚出道时一点名气都没有,就是因为跟了他,我就迅速走红了,我得到了我梦想的一切。”

    “楚太太,虽然楚少娶了你,但是你害怕吗?楚少是那样俊俏,那样出类拔萃的男人,觊觎他的女人太多了,而且他本性也多情。”

    Fanny问她怕不怕,丽姿摇头,诚恳的回答,“我不怕。”

    然后她转身,向门边走去。

    Fanny没想到她添油加醋的说了这么多,丽姿就甩了她这三个字,她在她面前依旧是这副矜持高贵的模样。

    Fanny她冲着她的后背说道,“楚太太,其实你比我们好不了多少,就多了个名分而已。我倒是要瞧瞧楚少能给你多久的宠爱。”

    丽姿的脚步没有停,不过她淡淡的开口了,“我没有拿自己跟你们比,如果真比起来,名分是其次,我们最大的不同是你们躺chuang上等他临-幸,而他必须求着我,让我给他。”

    Fanny捏拳,她眼里闪过嫉妒,她才不信。

    她的确跟了楚函两年,但两人做的次数很少,他很粗暴,不让人碰他唇,他也不吻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前戏,他做了就了结。

    他仿佛真的是为了发xie,除了最后结束那几秒的沉lun外,他深邃的狭眸里漆黑而寒冷。

    她才不信楚少那样的男人会求着一个女人给他做。

    丽姿边说边打开了洗手间的门,门外倚着一道修长的身躯。

    Fanny看见楚函,一双大眼睛里当即闪出清纯的水雾,但她发现门边那男人还是执着一双阴鹜凌厉的狭眸紧盯着她时,她瑟缩着肩膀,恐慌了。

    此时又听丽姿道了一句,“对了Fanny小姐,我想你和楚函一定很久没做了,半小时已经是他的传说,他现在坚持三分钟就嫌多。”

    Fanny,“…”

    楚函一脸黑线…

    ……

    楚函搂着丽姿的肩膀带她回宴会厅,路上丽姿推了推他的胸膛,说道,“楚函,放过Fanny吧。”

    刚刚她出门没两步,就有两名保镖进了洗手间,然后里面传来一声惨叫,但是又被迅速捂住。

    “为什么?”楚函问。

    “因为她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以后用来怀念也是极好的。”丽姿答。

    楚函蹙眉不接话,也不说对Fanny的处置。

    “楚函,你第一次就玩一个18岁的小姑娘吗?你还可以玩的更小一点。”

    “丽姿,她18岁已经是夜总会的头牌了。我从不玩黄花闺女,我喜欢跟贪慕虚荣的女人打交道,公平交易没负担。”

    “楚函,那你玩我算什么,我跟你的时候还是清清白白的。”丽姿拧着秀眉,嘟着红唇抗议。

    楚函宠溺的笑,他伸出手指捏她的鼻尖,“所以说,你是我这一生的意外。”

    ……

    两人走到宴会厅,party已经进行到跳舞的环节了。

    大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西装革履,香影重重的人们正在邀请舞伴,楚函刚想对丽姿开口,王跃林父女走了过来。

    王跃林道,“楚少,楚太太,你们怎么不去跳舞?”

    楚少,“我们正要去。”

    丽姿,“我不想跟他跳。”

    对于如此不默契的夫妻俩,王跃林耸肩表示无奈,小芯芯笑的很欢,她拉着王跃林的手对丽姿说,“悠棠阿姨,你不跟叔叔跳,就跟我爸爸跳吧。”

    王跃林:小芯芯,你太调皮了,你这是要推我进醋坛还是进火坑?

    楚函瞪了小芯芯一眼,然后看着丽姿,丽姿没表态,她看了眼王跃林,然后微笑着向他走去。

    “丽姿,”楚函赶紧扣住她的手腕,“不要丢下我,跟我跳舞。虽然你不承认你介意了,吃醋了,生气了,但是你就是不爽了。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但是不爽冲我来,待会跳舞我让你踩两脚。”

    丽姿不说话。

    王跃林父女面面相觑,会场众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纷纷停下脚步,竖耳倾听。

    “丽姿,不要跟我闹别扭,好多人都在看我们。我是你男人,是你丈夫,在外面你要给足我面子,哪怕今晚回家跪搓衣板也行。”

    众人:楚少,你好像是自己不给自己面子吧?

    这次丽姿出声了,“我不想跳舞,如果你硬逼着我和你跳也行,我们不止分床睡,我还要分房睡。”

    “不行!”楚函断然拒绝,“今天答应你分房,明天你就得寸进尺要分居了。你不想跳舞也行…”在丽姿一声惊呼中,楚函将她打横抱起。

    楚函步履稳健快速的抱她向门边走去,众人见小女人挣扎了一下,挣扎不过就用两只小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交谈行了一路。

    “丽姿,我们现在好好谈谈三分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