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28章 吾爱倾城(66)

    丽姿瞬间沉默了,她侧开眸,汹涌的热泪倾洒了出来。

    她想要小棠棠…

    而且必须是和他的小棠棠…

    丽姿沉默时,楚函一声闷哼,整个修长的身躯募然无力的压在了她柔软的小身体上,他的脑袋虚弱的栽倒在了她的颈脖里。

    “楚函…”丽姿大惊失色,拔高声线问,“楚函,你怎么了?”

    楚函闭着眸,脸色苍白,他低低哑哑的回答,几分撒娇,“姿姿老婆,我的右手好疼,整条手臂都麻木了…我好像流血太多了,现在眩晕…”

    听他这么一说,丽姿才闻到浓重的血腥气,她顺眼看他的右掌。

    他的掌面惨不忍睹,那些鲜血都已经凝固成了血块。掌面看不清伤痕,但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翻出来的白rou。

    丽姿心里一颤,惊慌而细弱的哭腔又跑了出来,她挣扎着想起身,“楚函,我们去医院吧,你这样会感染的…”

    楚函扣着她乱动的柳腰,阻止她起身,“姿姿老婆,不要紧张,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我就舍不得比你先死。”

    “恩恩,楚函,我愿意留在你身边。刚刚…刚刚我那样说是因为我害怕我自卑,我怕你嫌弃我,不要我了,我想先下手为强。”

    “楚函,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虽然…虽然我脏了,残缺了,但是只要你还肯要,我就愿意给。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我们一辈子在一起!”

    刚刚她在浴室里想好了,如果他嫌弃她,她就走。

    她会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了结自己,割腕,吃安眠药…什么方法都可以,反正没有他,她也生无可恋了。

    那天结婚他说的对,她和他都没有亲人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获得的太少了,太孤独了,就因为遇见了彼此才是完整的。

    即使他们在一起痛过,哭过,但这都是生命赋予的精彩,是爱情的百折千难,如果他们尝过那些辛酸苦楚还不能在一起,那他们太可悲了。

    是谁说这地球离了谁都能转的,那都是鬼话!

    她22岁的时候被一个叫楚函的男人强占了,然后花1年时间爱上了,她24岁时给他生了小棠棠,其后纠缠了4年,28岁又嫁给了他…她地球的轴心都围绕着他在转,他融入了她的骨血,她非他不可了,她能怎么办?

    这是悲剧吗?

    如果是悲剧,那她甘之如饴!

    楚函抚摸她柔顺的乌发,迷恋又贪慕的蹭着她嫩滑的脸蛋,他笑,“丽姿,我们一辈子在一起,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没有逼你,我就把它当成你对我的承诺。没有人敢对我食言,如果你骗我,我绝不会轻饶你的。”

    说着他低哑的声音又软弱呢喃了几分,“姿姿老婆,我们认识6年了,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这些年我们什么没有经历过。你个性坚忍而洒脱,今天和南宫剑熙发生了…这件事,你身心受到了双重打击,但我知道这并不足以打垮你。”

    “真正能打垮你的理由是,一方面你心痛着和…南宫剑熙走到了绝境,另一方面也就是最重要的,你不能为我守贞,你因为我介意所以你介意着。”

    “姿姿老婆,如果我说我不介意那绝对是骗你的,我介意的要死,妒忌的要死,只要一想到南宫剑熙碰了你,我就要发疯了。”

    丽姿听到这话哽咽出声,他是嫌弃她了吗?他还是嫌弃了她!

    她泪眼朦胧的锤打他,她扭动的小身体想摆脱他的禁锢,这不是她想要的,她不要他的委曲求全,她不要瑕疵,不要施舍…

    “楚函,如果你过不了心里那一关,那我们还是…离婚吧。你放开我,我现在就走,我什么都不要你的,我…我…”

    小女人在他身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不知道想说什么,“离婚”这个词像虫蚁在啃噬着她的心脏,她…真的不想离开他…

    楚函偏执的压在她的娇-躯上,他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宣xie。

    他必须开诚布公的和她谈,他不想瞒她,不希望她因此猜忌他,他不要嫌隙和隔阂,他要带她走出来,真正翻过这一页。

    丽姿像小猫般抽泣着,挣脱不了他,她只好勾着他的脖子紧紧抱着他,她嗅着他漂亮颈脖里温暖而纯洌的男人阳刚,无助又依恋的叫他名字,“楚函…楚函…”

    楚函抵住她秀琼般的鼻翼,柔声道,“姿姿老婆,你还记不记得那时我和路灿雪拍婚纱照,我们一起住农庄旅馆里,我求你晚上不许让南宫剑熙碰?”

    丽姿胡乱的点着头,“恩,记得。”

    “你没有答应我,所以晚上我就站在你们房门外等你们。那时真觉得自己疯了,我抽着烟就在想你们在房间里做什么,有没有做ai,用什么姿势做?”

    丽姿清澈透亮的水眸闪过震惊,她吸了下鼻尖,用粉拳砸他肩膀,“楚函,不许骗我,我不信。”

    她才不信,他楚函是什么人?乖张桀骜,嚣张跋扈,他会静静站在她房门外等着她和南宫剑熙事完吗?

    用一架坦克将旅馆夷为平地才是他楚函的性子!

    楚函嘴角微微上扬,他点着头,“姿姿老婆,是真的,不骗你。那时太想要你太想得到你了,最大奢望的就是能做你的…情-夫。”

    情fu吗?

    他究竟知道不知道情fu的含义?

    做南宫剑熙的妻子和女人,然后偶尔来了兴致宠-幸他?!

    丽姿表示不相信,但男人妖冶的眸光坦荡而从容,她在对视中败下阵来,心里往上翻涌着甜蜜,她侧开眸咬着柔嫩的唇瓣,“你…真的…”

    真的那般爱她吗?

    5年前做他的情fu,知道他有路灿雪但依旧义无反顾的爱上他,她知道这种在隐忍割舍与疼痛中滋生的爱都多么疯狂,它挑战着所有道德与尊严的底线,像那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

    “恩…”楚函轻声应着,“姿姿老婆,我比你想象的爱你爱的更早,更深。”

    “可是姿姿老婆,那些都是从前了!现在的我不希望你和南宫剑熙有任何牵扯和羁绊,我希望自己是你唯一的男人!”

    丽姿直接僵住了,木讷了,她很迷茫,“那…那该怎么办?我被他…虽然当时我晕过去了,但清醒后我感觉下面好难受,好脏…”

    楚函亲吻着她的小脸蛋,哑着声说道,“姿姿老婆,4年前你因为毕诺草的事情离开了我,心里明明恨着我,但依旧为我生下小棠棠,我终于能体会你当时的心境了。”

    “现在的我对你亦如当年你对我,那就是任它世事变迁,哪怕心里疼着痛着,但仍抵不上我爱你的万分之一。”

    也许这就是因果循环,天理报应吧,他楚函对她丽姿混过,坏过,所以她当年受的苦痛和煎熬,现在也要让他尝一尝。

    他们三人中最可悲的是他,因为除了心里更痛一分外,他竟无计可施,无路可走!

    他再不需要任何言语,她已经懂他。

    在墨西哥的那几年是她最痛苦的时段,她在心里发了狠的不原谅他,但是结果呢?他三言两语依旧哄得她跟他去北京。

    那种心境就是——只要活着,就想厮守一起了。

    丽姿抱着他的脑袋,亲吻着他发鬓细碎的短发,“楚函,你真傻…”

    他傻吗?

    爱情里的男女本来就是一对傻瓜。

    “姿姿老婆,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一场噩梦翻过去吧…人生的苦难不会结束,可生活还在继续,我们不能永远活在痛苦和压抑里,放弃了获得幸福的机会。”

    “只是姿姿老婆,以后你要对我好点,温柔点…那些年你在痛的时候我也没有好受一分,现在的我更迫切需要你的陪伴和安抚…”

    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还不忘撒娇和邀功!丽姿的水眸里溢出动人的秋波,她点头,“恩,楚函,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楚函满足的喟叹一声,他支起双臂说道,“丽姿,你不要动,我去拿医药箱,待会你帮我清理伤口。”

    ……

    医药箱被乐达放置在了客厅里,楚函拿来后又返身回了房间,丽姿套了件宽松的睡裙,楚函给她垫了一个软枕,她半倚在床头给他包扎。

    房间里昏黄的灯光朦胧而柔和,两人沉默着气氛静谧,其实他们在一起的6年多是遍体鳞伤的时候,但是终了,又互为彼此疗伤。

    这是爱情里的一个怪圈,名曰——命运!

    给楚函绑上绷带,丽姿一张小脸苦在了一处,她眉宇的心疼和怜惜显而易见,她柔声问他,“楚函,疼吗?”

    楚函摇头,“不疼。”

    他将医药箱整理好,搁置在地毯上,他扶着她孱弱的香肩让她平躺在chuang上,将被褥严实的盖在她的身上,他一下又一下的温柔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

    他的呼吸很灼人,精美且强势的男人凌在半空不容忽略,他没说“晚安”,妖冶的眸光流连在她的水眸和红唇上。

    气氛几许ai昧,在他倾身压过来时,丽姿侧开眸,她用小手抵着他精健的胸膛,小声抗议着,“楚函,别这样。”

    “为什么?姿姿老婆,你不喜欢我吻你吗?”

    ps:妹纸们,月末三天来临啦,快来给三儿投月票吧,么么哒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