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40章 吾爱倾城(78)

    再次被无视,安又灵已经习以为常,两人就要转弯走进宴会场,她忙上前拽住他胳膊,“喂,病人,我担心你的伤势,你把衣服掀起来给我看看。 ”

    如此不知羞耻的女孩也真是一朵奇葩!南宫剑熙甩开她的小手,冷声道,“安小-姐,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

    他的伤势她没看过吗?这个矫情的男人!安又灵这样想着,又见他不肯配合,她只好动手去扯他衣服。

    “你让我看看…如果你真好了,我就不缠着你了…”

    南宫剑熙没料到安又灵会来扯他衣服,他连忙躲避。爱慕他想接近他的女人他见了不少,但从来没有敢如此主动和野蛮的。

    “放手!如果你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南宫剑熙扣住她一只纤细的手腕,不让她近声。

    他骨子里是优雅高贵的人,和女人撕缠这种事,他做不来。

    “我不放!你的命是我救的,我要看!”安又灵被扣住一只小手,于是她用另一只小手去扯他的黑色大衣。

    南宫剑熙向后退了一步,她灵敏的欺身而来,除了丽姿,他没碰过什么女人,更别提对女人动粗。

    对于她的胡搅蛮缠南宫剑熙只能避让,安又灵得寸进尺的纠缠他不放,最后她踩着他鞋面,两人撞到墙壁一起摔跤。

    “啊!”突然的失重让安又灵爆发一声尖叫,对于可预见的疼痛,安又灵慌张闭上眼,咬紧了牙关。

    但是疼痛并没有传来,南宫剑熙在落地的一瞬间揽着她的肩膀扭转了身姿,本来女下男上的姿态迅速颠倒了过来。

    有人肉垫子替她抵挡疼痛安又灵自然庆幸,但是她不懂的是,她的嘴唇怎么就亲吻在了他的下颚上了呢?

    他下颚上有一层细小的青渣,戳着她娇嫩的肌肤又疼又痒,他面上是温热的,男人纯烈的阳刚,她的余光还可以看见他线条流畅的轮廓。

    安又灵觉得一颗心跳动的特别厉害,这种感觉很陌生…她撑着他的胸膛凌上方看他,“你…你为什么要…亲我?”

    南宫剑熙看着女孩清纯漂亮的眼眸,到底谁亲了亲谁,她是不是有点傻?“赶紧从我身上起来。”

    男人哑哑的声音透着不耐烦,安又灵委屈的“哦”了一声,她垂下长长的睫毛,心里怅然若失,这可是她的…初吻。

    安又灵要从他身上爬起来,但目光瞄着他英俊的脸,他半阖着眸,似有痛色。

    她恍然记起,刚刚落地时一声“砰”的闷声,他脑袋重重砸在了地面上。而以刚才女下男上的摔倒姿势,这疼痛本该是她承受的。

    难道…他救她?

    安又灵心里有了感动,这就像是有一波波的浪潮在撞击她幼小的心房,她停止起身的动作,小手紧攥着他大衣衣领,问,“你…你为什么救我?”

    “习惯。”南宫剑熙随口答。

    的确是习惯,保护弱者,绅士风度…身为南宫家族的嫡孙他自小接受了良好教育的熏陶,父母和睦,没有尔虞我诈,他的生活笼罩在一片金色的阳光里,他的骨血如他的气质——卓越,温暖!

    见小女孩还趴他身上,他再次出声,“起来!”

    “哦。”安又灵从他气宇轩昂的眉梢收回视线,她乖乖从他身上挪下去,想站起身。

    “啊…”但她又一声尖叫,原来她手腕上的蕾-丝衣袖勾到了他的金属皮带,她被意外的扯回他身上,被勾住的小手也覆在了一处凸点绵软的地方。

    南宫剑熙被摸,他瞳孔一缩,当即伸掌要挥开她。

    安又灵一手撑他胸膛上,姣美的小脸蛋和他近在迟尺,她水汪汪的眼眸里闪过惊诧,在他要挥开她前先就着那地方糅捏了两下,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南宫剑熙喘着息,慌忙裹住她的柔滑小手说道“不要乱动!想知道这是什么,问你生理老师去。”

    他对安又灵没有半分想法,但他是正常的男人,她糅捏的力道令他有了生理反应,它振作了几分。

    感觉到这绵软东西的有些半挺,“哦…”安又灵清泉般的美眸已经恍然大悟,她看着他,小声道,“这是你的肉…”

    “安又灵!”南宫剑熙出声打断她,这个女孩一点都不害臊,她要出口的字眼令他耳根发烫,他推她肩膀,“快起来。”

    安又灵第一次接触到这东西很好奇,她的妈妈在她幼时就去世了,安军这个父亲对她百般宠爱,为了她没在续娶,所以她在男女之事上懵懂而青涩。

    她又糅捏了两把,换得男人的一声抽吸,她不解道,“可是这为何和书上说的不一样?”

    南宫剑熙一根根扳开她紧握的小手指,翻着白眼咬牙道,“哪里不一样?”

    于是安又灵很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听说这个形同木棒,是对付女人最好的武器,会让女人欲-罢不能,可是为什么你是…软的,好无力?”

    被他扳开了小手,她还一探究竟的用指尖去弹他,南宫剑熙躲避着,愤恨答,“这说明你没有魅力。”

    被这么个小丫头片子质疑了能力,南宫剑熙汗颜。

    安又灵被说“没魅力”当即撅嘴反驳,“你胡说,他们都说我是美女,有很多男生追我。我看是你无能,振作不起来。”

    “你!”南宫剑熙瞪她。

    两人对视中,“灵灵…”安军从party上找了出来。

    看见自家老爸出现,安又灵一愣,回神后见老爸神色震惊,看着她的模样像受了莫大刺激,安又灵垂眸看着自己,她半个小身体还趴在南宫剑熙的胸膛上。

    “安总裁,找到安xiao姐和南宫总裁了吗?”安军后面有大批人群走了过来。

    人群看到这爱昧的一幕纷纷被点了穴,有一个念头几乎窜入了所有人的大脑——南宫总裁被安小丫头扑倒了。

    “安又灵,你!”安军脸色铁青,开口训斥。

    “啊!”安又灵又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脸站起了身,她女儿家的名节算毁了。

    南宫剑熙也随后起身,他面色不见慌乱,瞥了眼那志向远大,但遇事就会尖叫的安又灵,他嘴角嘲弄一下,而后神色平和的开口,“大家别误会…”

    “爸,”安又灵羞恼清脆的哭腔已经跑了出来,“爸,刚刚我才没有摸南宫剑熙的…木棒。”

    众人抽吸,安军情难控制的一声低吼,“什么?”

    “爸,”安又灵觉得越解释越乱,她只好使出杀手锏,“爸,我和南宫剑熙什么都没发生,他是…毛毛虫,振作不了。”

    南宫剑熙,“…”

    众人,“…”

    ……

    楚函决定近期带丽姿离开这里去北京,这几日他和安军进行着工作上的最后交接。

    楚氏总裁办公室,楚函和安军在聊着话,丽姿在办公室书架旁翻阅着最新时尚杂志,她还是会从事服装设计的。

    “爸…”此时安又灵推开办公室大门走了进来。

    安军看见女儿气血阴郁的点了头,前几日她和南宫剑熙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为了善后忙的焦头烂额,他在生女儿的气。

    安又灵总是往办公室跑,她乖巧撒娇的哄着老爸,老爸可是她唯一的亲人,这世上对她最好的男人,她爱爸爸。

    这样想着,她脑海里不自主的想起那日南宫剑熙摔倒时对她的保护,他的胸膛很宽阔,气质温润柔暖…

    安又灵赶紧拍着自己的小脑袋,她羞愤的跺脚,这是第多少次想他了,那个对她冷漠的坏…男人!

    见安军和楚函聊着,安又灵没有打扰,她走到丽姿身边,亲切欢喜的叫着,“丽姿姐姐…”

    “灵灵,你来了。”丽姿很喜欢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女孩,她更喜欢安又灵和安军互动的方式,如果小棠棠在,楚函也一定会这样宠她。

    “丽姿姐姐,你在看什么书?”安又灵问。

    于是丽姿将手里的书递给她看,安又灵对美妆时尚也颇有见地,两人聊的十分投缘。

    半途中安又灵去书架上拿一本书,但位置太高,她踮起脚尖去够,才碰到书本边缘,书架上有几本书掉落了下来。

    丽姿看到,蹲下身和安又灵一起捡。

    安又灵看着丽姿姿态娴静的捡着书,她认识她不过才几天,但她发觉丽姿一日比一日的宜室宜家,舒适可人的女人韵味。

    两人的小手碰到一起,丽姿手上散着浅温,许是看杂志的原因,她半卷着衣袖露出小半截藕臂,藕臂上布满了…草莓。

    安又灵不理解这是什么,她开口问,“丽姿姐姐,你受伤了吗?”

    丽姿清浅温婉的微笑,她抬眸向某男看去,某男正巧看来,空气里的温度立马拔高了几度,她答,“不,这是某些人…亲的。”

    “啊,亲吻吗?”安又灵表现出害怕,“亲吻不该是美好的事情吗,怎么会落下痕迹,好像很…凶残?像野兽似的。”

    那日她亲到南宫剑熙的下颚,轻轻柔柔的,虽然不是她自愿的,但…回忆起来,感觉还是…很美好滴…

    丽姿将书捡在怀里,然后一本本放回书架,她看着安又灵笑道,“灵灵,你现在还不懂。爱你的男人同样会疯狂爱着你的身子,亲吻并不够。”

    安又灵20岁了,她应该接受这方面的知识。

    整个身子吗?

    安又灵又看了丽姿一眼,视力很好的她发现丽姿颈脖里也布满了相似了草莓,再往下,就是丽姿优美饱满的凹凸…

    安又灵白皙的脸腮一点点的红了。

    她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孩子,领悟能力很强,她记得曾经看过一幅公益宣传片,有关戒烟的——

    女人将丰-挺的饱满递到宝宝嘴边让她喝乃,但宝宝嫌弃的侧过头,说这上面残留着爸爸的烟草味。

    那时她不懂,现在却是懂了。

    ……

    丽姿和安又灵又聊了一会儿,丽姿发现安又灵眼神闪躲,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

    于是丽姿搁下书,跟楚函说了声去洗手间,然后走出办公室的大门,聪明的安又灵自然紧随其后的出来。

    两人往洗手间走去,丽姿问,“灵灵,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安又灵挽上丽姿的胳膊,“丽姿姐姐,你可以去看看南宫剑熙吗?”

    丽姿脚步未停,她已经猜到了安又灵的来意。她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南宫剑熙不开心,我去找了他几次,他秘书说他已经连着熬了几天夜,我看他…很憔悴。虽然你们离婚了,但是他曾经对你很好,他还喜欢你,只有你才能打开他的心结,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丽姿听到这话,勾着唇瓣笑了,她反问,“灵灵,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南宫剑熙,你喜欢他吗?”

    “丽姿姐姐,你说什么,我才不喜欢他呢。”安又灵迅速否定,她和南宫剑熙才认识多久,而且他好像不喜欢她,她才不要热脸贴冷屁股呢。

    “丽姿姐姐,我是因为…他是我的病人我才这么关心他的,我好不容易将他救回来,可不能再让他死了。”

    “呵…”丽姿没有再继续这话题,她眸光清澈璀璨的看向远去,摇头,“不去了。”

    “为什么?”安又灵没想到丽姿会拒绝。

    “因为…多情有时比无情更伤…”

    ……

    从洗手间出来,安又灵先走了,丽姿返身回了办公室。

    楚函还在和安军办着交接,她坐沙发上继续看杂志,大约1分钟后,她抬眸,缓缓将杂志合上。

    心里叹息一声,她起身去楚函身边,“楚函,我想出去一趟。”

    “去哪里?”楚函顿了一下,然后问。

    丽姿抿着红唇,不肯说话。

    楚函妖冶的狭眸一点点逼出笑意,嘴角略显薄凉的勾起,他捏着她的小手,“等我一会儿,我陪你去。”

    “不要!”丽姿拒绝的十分坚定。

    见男人深蹙起眉头,已然不悦,她又放柔声音哄着,“楚函,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准时回来。”

    纵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楚函点头痛意,“好,若是迟到一秒钟我都会去把你抓回来,以后你别想再有自由。”

    “好。”丽姿笑开。

    楚函又是不放心的叮嘱着,“我给你派几名保镖,不许乱跑。”他们明天就将动身去北京,他不想再有任何意外。

    ……

    南宫家族之所以以家族闻名而不是以企业,那就是因为南宫名下的产业遍布在全球各地,多如牛毛。

    它名下囊括了传媒,娱乐,实业,建筑等各项领域,就像是一个齿轮,生生不息的自我运转着,而南宫家族,也就是南宫剑熙这一代传人,只需要掌握总舵就行了。

    但这几日南宫剑熙特勤快,他带着秘书alva不停巡视商场,召开市场营销大会,几乎不眠不休,看的alva很心疼。

    丽姿找到南宫剑熙时,他正带着一票人在巡查专柜。

    他又清瘦了许多,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低眉浅谈很专注,气度温和,他没注意到她,于是丽姿站在偏僻的角落看了一会。

    还是alva先发现丽姿的,惊诧后他立刻覆耳告诉南宫剑熙,南宫剑熙身躯一僵后转过了身。

    两人隔着两条商场街的距离对望着,她穿着宽松的针织线衫,亭亭玉立的站在远处,眉眼安静的像书般的女子。

    南宫剑熙挥别身边的人,抬脚向她走去。

    ……

    南宫剑熙走到丽姿身边,他指着一家咖啡厅道,“我们进去坐坐。”

    丽姿摇头,“不用了…”她含着清浅笑意看着他英气的眉,“为什么瘦了?”

    她不愿意去咖啡厅,南宫剑熙便随意的倚靠在了她身侧的墙壁上,他笑道,“瘦了…我可以更加玉树临风一点。”

    “呵…”丽姿嘴角的笑容越发明媚。

    其实南宫剑熙是很幽默很随性的男人,两人相处这些年他处处包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且让她零负担。

    南宫剑熙垂眸看了她一眼,他想开口问她过得好不好,但话到嘴边就成了,“楚函对你…好吗?”

    问出后才发现他根本在多此一问。

    心里正苦涩的自嘲,女人坦诚的回答,“如你所见。”

    如他所见那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在外面楚函尚且能那样宠她,那两人独处的时光楚函对她该有多好?

    南宫剑熙沉默时,丽姿又看着他,轻声道,“剑熙,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所以…放过你自己。”

    女人眸里是真诚怜惜的水光,她懂他,懂他的愧疚,懂他的自责,更懂他的追悔莫及和怅然若失。

    “剑熙,我过的很好,我很享受现在拥有的每一天,我同样感谢生命里曾经有个你。但是女人的心眼更小,心里顾全了一个男人就再腾不出任何地方给予你。而对于你,不是心脏最中央的地方那就是屈就,可你南宫剑熙不应该屈就。”

    “剑熙,就当我自私吧,不要自暴自弃成为我心里的负担。这世界上有很多种爱情,有时候细水长流,相濡以沫出的爱情比一见钟情更从容,所以剑熙,遇到一个好女孩,那就娶了她吧。”

    “不要因为一个人就关上你的心门,不要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更不要放弃了…被幸福的机会。”

    她的话让南宫剑熙有了暖意,哪怕今日她是因为“负担”才劝他“另娶”,但他心里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南宫剑熙笑着,他叹息一声放开视野,嘴角调侃,“可是,这世上哪有那么一个好女孩就等着我来娶?”

    “是吗?”丽姿婉约的笑,她看着视线里突然闯入的某道娇影,意味深长道,“为什么我已经看到了她?”

    南宫剑熙同样看见了隔了两条商业街的安又灵,她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正拽着alva问他的踪影。

    他摇头,“她吗?不适合!”

    如果他要娶,他想娶一个安静陪伴的,而不是…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太闹心。

    丽姿没有多说,她站直身,“剑熙,我走了。”

    “好。”南宫剑熙点头,“我送你。”

    “不用了,司机就在楼下,我自己回去。”

    南宫剑熙没有坚持,他目送女人进了电梯,而他一步步走到落地窗那,透着玻璃俯瞰她的倩影。

    楼下的丽姿很快出现了,司机恭敬的为她打开后座的车门,她坐了进去。车子启动,缓慢绕过花池。

    那是楚函的座驾,南宫剑熙认得。

    这时alva走到了南宫剑熙身边,alva倒是很喜欢安又灵,但是无奈boss不喜,还吩咐他打发她,所以alva成功打发安又灵后来到了这里。

    alva看着南宫剑熙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他也向下看去,这时他只能看到了崭新的车尾,他开口道,“那车是新买的吗,确实很奢华很气派。”

    alva一句中肯的点评换得南宫剑熙募然一震,2秒后,“糟糕,悠棠有危险!”面色大变的南宫剑熙慌张奔跑了出去。

    alva一头雾水,但他撒开腿,追在南宫剑熙身后。

    ……

    南宫剑熙满心的责备,他太粗心了,接丽姿的的确是劳斯莱斯幻影,就连车牌都和楚函的座驾一样,但是那辆车太新了。

    刚刚他还看了一眼那司机,司机穿着黑衣,戴着鸭舌帽,他握方向盘的手腕处似乎…有一道青龙纹身,这纹身好熟悉。

    南宫枫宇?!

    南宫剑熙奔跑到自己那辆黑色宾利面前,打开驾驶座车门,发动引擎,宾利如箭般穿梭了出去。

    “总裁,总裁等等我…”alva追出来,宾利已经开跑了,他只好返身回了保姆车上,带着几名保镖开车追了上去。

    保姆车一走,“喂,喂,你们去哪?”意识到自己被骗的安又灵也返身回来了,她看着alva开车想追上去,但两条腿怎么和四条腿比?

    于是安又灵也去了自己车上,司机问着火急火燎的她,“小姐,你急着去哪里?”

    “跟上前面那辆车!”

    ……

    劳斯劳斯幻影开出了一段路,丽姿开始觉得这路线不对,她正要开口和前方的司机说话,她手机响起,是南宫剑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