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41章 吾爱倾城(79)

    劳斯劳斯幻影开出了一段路,丽姿开始觉得这路线不对,她正要开口和前方的司机说话,她手机响起,是南宫剑熙。

    “喂,剑熙…”

    “喂,悠棠,你现在听我说,”南宫剑熙的声音紧绷一线,异常严肃,“你有危险了,你上的车不是楚函的,司机是南宫枫宇,你…”

    南宫剑熙还想说什么,但手机信号被强烈的干扰了,一阵“嘶嘶”杂音后,手机被挂断了。

    丽姿手里的手机滑落到车座上,她看向前方那正缓缓除去鸭舌帽的“司机”。

    “司机”将帽子扔到副驾驶座上,挥手往自己脸上撕去一层皮,他露出了一张令丽姿心惊的面孔。

    “南宫枫宇?”看着那人青紫如鬼魅的浑浊眼睛,和一张被烫着面目全非的脸,丽姿不确定的开口。

    “是。”南宫枫宇嗓音撕裂干哑,嘴角勾着狰狞的险恶微笑,透过后视镜回看丽姿。

    确定了南宫枫宇,丽姿紧捏着小手强自镇定,她看了眼被封死的车窗,又看着车子经过的路段,脑海里急速思考着逃生之计。

    “哈,你想逃?”南宫枫宇看穿了她,大笑道,“悠棠,我好不容易将你骗上车,你以为你可以逃脱的了?别紧张,我们现在上高架桥,高架桥有一段被截断了,正施工。大概十公里后我就连车带你的从100米的高架桥上唰的一下冲下去,我们摔到地面,车毁,人亡!”

    疯子!丽姿心里咒骂一声,她冷声道,“南宫枫宇,你劫持我就是想带着我自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南宫枫宇扭曲着面目,眼里发射出恶毒的光芒,“因为南宫剑熙阻碍了我一生,楚函毁了我一生,做为他们心爱的女人也就是你,我要你用命抵,我要他们两人痛苦终身。”

    又是一个丧失人格的人,若是他不招惹楚函和南宫剑熙,他会被毁吗?跟这样的人讲理是讲不通的。

    劳斯莱斯幻影转瞬就上了高架桥,高架桥上的车辆并不多,就算她呼救,也没人能发现。况且这世界级的豪车隔音效果是超级好的,她手里没工具更砸不坏这玻璃窗,她逃脱不了。

    双重计较之下,丽姿只好铤而走险的从南宫枫宇身上下手,她不想死,楚函还在等着她…

    “你想要我的命,也要问过我同意!”丽姿从后座敏捷的跳跃上前面的副驾驶座,她出手袭击南宫枫宇的右手臂。

    若是他右手臂发麻,必然会松下方向盘,到时她再袭击他脑袋和颈脖让他昏迷,她便可趁机操控这辆车。

    被丽姿袭击,南宫枫宇没躲避,他的右手臂疼的像断了骨髓,但他死扣着方向盘,他“哈哈”的疯狂大笑,“你现在就想死吗,那我跟你玩点刺激的。”

    说着南宫枫宇方向盘一转,车子直接擦上了水泥护栏,一阵火花四溅,丽姿没系安全带,她的额头弹撞上了前面的挡风玻璃。

    “砰!”一声,有腥稠的血液模糊了她的视线,丽姿半阖着眸,脑神经被扯裂,她疼到眩晕。

    “哈哈哈,刺激不刺激?”南宫枫宇模样癫狂,亢奋到了极致,他用命在赌博。

    他在男模馆里过着人鬼不如的日子,他逃脱了再不好好玩一把,那他对得起自己吗?

    丽姿无力的倚在椅背上,挡风玻璃碎裂了,刺骨的寒风吹了进来,她掐着大腿使自己保持清醒,南宫枫宇就是一头失控的禽-兽,他不要命,她要,没人能对付一个不要命的疯子。

    “楚…函…”丽姿叫出男人的名字,她不想死,她想和他好好的…

    十公里的距离开车十分钟就到,丽姿清晰的感觉到时间的流逝,过往路上已经不见了车辆,或许下一分钟她就将从高桥悬崖上摔落下去…

    她真的要死了吗?

    在丽姿绝望,南宫枫宇笑意越发颠倒猖撅时,后面响起了连续的喇叭声,南宫枫宇笑道,“哟,我的剑熙哥来英雄救美了。”

    南宫剑熙来了吗?

    丽姿一半希望一半担心,而南宫枫宇直接将油门踩到了最大,这样风驰电掣的速度让丽姿一点都找不回真实存在感。

    可是最惊心动魄的一幕来了,前方高架被截断的缺口闯入了视线…

    “哈哈哈,剑熙哥,我要带着你心爱的女人冲下去了,你来追我啊,黄泉路上我们三人作伴,这样多痛快,哈哈…”

    南宫枫宇的笑意突然中断,大腿上传来了刺痛,原来丽姿拔下了发上的发簪,将尖锐的簪口刺进了他的血肉里。

    他猛踩着油门的右腿松了下来,车子顿时缓速,而南宫枫宇甩手一巴掌直接挥到丽姿的脸颊上,嘴里骂咧咧道,“贱-女人!”

    丽姿被煽的血气翻涌,小脑袋再次“砰”一声撞上了身侧的车窗。

    但她没来得及体会这锥心的痛意,“啊!”她尖叫一声,车子已经离断口10米远…

    接连着“砰”一声巨响,身后的宾利车趁减速的空档追了上来,南宫剑熙转动着方向盘直接撞上了劳斯莱斯幻影。

    南宫枫宇受了重创猩红了眼睛,“妈的,今天我们谁都别想活!”他左转着方向盘和宾利血拼。

    在危险的高架上,两辆世界级的豪车互相撞击着,丽姿紧扣着车门压抑下翻江倒海的呕心感,车身剧烈的晃荡和碰撞就像是玩空中惊魂,她浑身颤抖,冷汗涔涔。

    最后劳斯莱斯幻影撞上了水泥护栏侧翻,丽姿将下唇咬出鲜血才忍住痛意,她的腿被卡在了保险杆里。

    不管身体怎样的痛,丽姿心里长嘘一口气,她不会摔下去了,她的命保住了。

    丽姿努力抬眸寻找着那辆宾利车,但眼前寒光一闪,满身是血的南宫枫宇手拿尖刀,狰狞对她道,“去死吧。”

    尖刀对准了她的心脏。

    “砰!”一声,劳斯莱斯已经碎裂的车窗再次被一只拳头撞裂,那些飞溅的碎片砸到南宫枫宇的后脑勺,南宫枫宇痛苦的闷哼,然后一手圈住丽姿的肩膀,一手将尖刀抵在了她细嫩的颈脖上。

    丽姿看到了南宫剑熙,他一身青色的西装已经染满了血迹,他用双手一点点扒开玻璃窗,伸手打开车门。

    丽姿流出了泪,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捏着,她快喘不过息了,南宫剑熙变成了一个血人,英俊的面容分辨不出,捏紧的双拳“噼啪”的滴着血液…

    “哈哈,剑熙哥,你想救悠棠吗?悠棠在我手里,你求我啊。”

    “南宫枫宇,放了她,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的人,楚函的人,还有警察都在往这边赶,你插翅难飞。若是你放了她,我保你。”

    “哈哈,剑熙哥,我要你保我做什么,我一心求死,而且是拉着你心爱的女人一起死。”

    南宫枫宇手下一用力,锋利的刀刃立即在丽姿的颈脖上划出了刀痕,鲜血流淌。他还扯着她的头发,她向后仰,她被卡住的右脚被带动,脚面上的鲜肉被勾掀了出来。

    南宫剑熙将这一切看眼里,他眼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丽姿死死的将呻-吟吞回腹里,她扯着嘴角,笑道,“剑熙,南宫枫宇就是一个疯子,别听他的。虽然我很想活,但活不了就算了,不必强求,你快走。”

    “悠棠,别说傻气的话,别怕,我会救你。”

    “哈哈哈…”南宫枫宇夸张的大笑,“好一对生死眷侣,苦命鸳鸯,我还真看了一出好戏。”

    说着他从腰腹里掏出另一把尖刀丢给南宫剑熙,“剑熙哥,别废话,想要救你的悠棠,现在就将刀刺入你的腹中,死在我面前。我数三声,三声后你不动,那我就先杀了她。”

    “剑熙,不要!”丽姿尖叫一声。

    “一”南宫枫宇已经在数数。

    南宫剑熙看了丽姿一眼,俯身拿起刀。

    “二”南宫枫宇接连第二声。

    丽姿感觉血液凝固了,她的瞳孔收缩着,浑身颤抖,现在她做不了任何挣扎,她只好忍着脖间的刺痛转眸对南宫枫宇道,“你别数了,剑熙不会上当的,他知道就算他死了,你也不会放过我…”

    “三”没理会丽姿的话,南宫枫宇“三”声落口。

    “啊!”丽姿紧绷的脑神经被彻底压断,她闭上眸,尖叫出声。她的热泪滚烫滚烫,浑身像被撕裂了。

    “哈哈…”南宫枫宇陡然松开丽姿,身躯窜了出去,“南宫剑熙你就是我人生道路上的绊脚石,今天我要好好踢开你。”

    于是浑身颤栗不已的丽姿听见一声声尖刀入腹的“噗嗤”声,比南宫剑熙刚亲自入腹的声音勇猛惨烈上十分…

    丽姿一点点蜷缩起自己,她用小手捂住脸,痛声嚎哭。

    四年前医生拒绝医治黑户口的小棠棠,她抱着小棠棠无助的蜷缩在医院大厅的垃圾桶旁痛哭,这个时候一双蹭亮的皮鞋进入视线,她抬眸,那是一张英俊温暖的脸,他说,“别哭,我帮你。”

    她带着小棠棠入住南宫家族,他的爷爷发了雷霆之怒用鞭子抽他,他咬牙忍住,他说,“只要我不死,她们就是我的妻女。”

    小棠棠疼的在床-上打滚,医生在里面急救,她站外面看着,她痛得咬自己的嘴唇,但是他扳开她的嘴,一点点将自己的手指塞进去,他说,“悠棠,一个疼不如两个人疼,让我陪着你。”

    小棠棠逝世后她疯了,但很多时候她神智清醒,他一遍遍将她揽入怀里,他说,“就算全世界背弃了你,可是,你有我。”

    丽姿很希望自己可以无心,如果无心了她就可以心安理得接受他所有馈赠,现在淡然看他在她面前死去。

    在商场里她说她从来没恨过他,那是真话,哪怕他真占有了她,她也无法恨,因为他是南宫剑熙啊…

    一个人生命里该多庆幸有了一个“南宫剑熙”,那不是爱人,但与爱人占据着同等重要的位置。

    她将自己给了楚函,但将所有真诚都赋予了他。

    南宫剑熙感觉所有意识在一点点的消散,他只能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瑟缩的连头都不敢抬,只顾凄楚哭泣的小女人…

    他突然笑了,够了,有她的眼泪作伴,他这一生,足以!

    南宫剑熙闭上眸,他放任意识陷入昏迷,但在昏迷一瞬间,一道清脆的女声穿透耳膜,“歹徒,放开那人质,你被捕了。”

    如果说刚才他的笑意不明显,那现在的南宫剑熙真笑了,这个名叫“安又灵”的女孩,她也是真够了!

    ……

    连捅了南宫剑熙好几刀的南宫枫宇停下手,他侧目看向安又灵,谁打扰了他杀人的雅兴,该死!

    安又灵下了车就往这里跑来,她看着车祸现场和满地满身的鲜血早双腿打软,见南宫枫宇狰狞的瞪她,她当即不甘示弱的叉腰道,“喂,疯子,警察快到了,你快束手投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态度好,党会考虑将你从上吊变成枪决。”

    南宫枫宇一听,当即拔出了刀,他阴森道,“又来了一个送死的。”

    腹间的刀被拔出,南宫剑熙的身躯摇摆了两下,他一手撑住车面站定,转眸看了安又灵一眼,那意思是——快滚!

    安又灵不能理解他的意思,但见他虚弱到快断气的模样,她拍着小胸-脯自豪道,“病人你别怕,我来救你了。”

    南宫枫宇已经跨步向这边走来,安又灵的司机吓的浑身哆嗦,他拉着安又灵,“小姐,我们快避避吧,杀人犯来了。”

    安又灵收回手,她看着南宫枫宇人鬼不辨的模样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但在南宫剑熙面前,她不想丢了面子,她强自镇定的撸起衣袖道,“来吧,我跟你决斗,看谁怕谁。”

    司机一见安又灵的反应,当即撒腿跑了。

    看着南宫枫宇接近安又灵,南宫剑熙迈开脚步想阻止,才一动,他两眼一黑,全身的精气都在抽离。

    此时,再一声的“砰”,一把手枪的黑洞对准南宫枫宇的脑门,南宫枫宇被射穿,当场死亡。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被拉开,一道潋滟修长的身躯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楚函!

    南宫剑熙向后倒去,小女人的抽泣还在耳边,但楚函来了,他一定护会她不伤不泣。他感觉这次他真伤了,也许会死,其实他还想对她说最后一句——忘了我。

    南宫剑熙闭上眸等待着与冷硬地面的接触,但是意外的,他倒进了一个柔软馨香的怀抱里。

    冷却的手被柔嫩的小手紧紧握住,有温暖的气息拂面,“喂,病人,你不要死,我现在给你急救。”

    呵,又是急救!

    ……

    刚刚平静的鼓市再次沸腾了,那场高架桥上的惊魂案被追踪报导了三天三夜,南宫剑熙住进了重症室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而丽姿…据传受了刺激,再度精神失常。

    当时的情况很少人看见,据说楚函将丽姿从车里抱出来时,她已经昏迷了。

    她睡了一夜就清醒了,第一天她砸碎了病房里所有东西,像疯子般尖叫赶跑了所有人。

    第二天她和医生护士打架,没人敢动这位“楚太太”,她便仗着高人一等的身份将众人抓的遍体鳞伤。

    第三天她撒泼般从窗户那跳下去,六七米的小高层幸亏下面铺了安全垫,她没摔死,但小腿骨折。

    第四天惊弓之鸟的她用剪刀戳伤了楚函的手臂,楚函忍着剧痛将她搂入怀,平复了激动情绪的她慢慢流出泪,再度昏厥。

    ……

    楚函已经连着9天没合眼了,丽姿昏厥了5天,他不分昼夜的陪伴,但昨晚他抵不过透支的体力,竟趴在病床-上睡着了。

    再睁开眼时是清晨,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很暖,但他吓出了一层冷汗,床-上空空如也,丽姿不见了。

    ……

    丽姿走到医院后面的大草坪,草坪上有各种娱乐健身的器材,喷水池…这里绿荫葱葱,阳光充沛,清晨散步的人交谈嬉笑,画面融洽。

    有一个打着电话,脚步匆忙的男人撞到了她的肩膀,她清瘦的身姿不堪一击,顿时如凋零的枫叶般跌倒在地。

    “小-姐,对不起,你没事吧。”男人蹲下身去扶丽姿。

    这一扶令男人一惊,男人认出了这是“楚太太”,此时的她面颊苍白,双目呆滞…看来她精神失常的传闻不假。

    只是据传她情绪尖锐,发疯失控…但她瘫坐地上,安静垂着眸不知看向某处的乖巧羸弱模样更像是没有生命力的瓷娃娃。

    “楚太太,您…您是从病房里出来的吗?您冷吗?我带您去找楚少?”男人试探着问。

    这是最寒冷的冬天,女人身上就一件蓝白条的病服,十分单薄。

    丽姿没有听懂男人的话,她在他的搀扶下起身,但挣脱了男人的手掌独自向前走,她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男人看着丽姿的背影很焦急,他寻思着是待在这里看护丽姿,还是回头通知楚少。但下一瞬,他就看见小女人焕发了生机,如快乐蝴蝶般向前跑去。

    原来前方草坪上有一群小孩子在愉悦的玩耍,他们捡了很多漂亮的鹅卵石画着田格跳着方块。

    丽姿笑逐颜开的跑过去,她蹲下身去捡鹅卵石,声音娇脆,“糖,糖…我喜欢吃糖…”

    孩子们一看鹅卵石被捡了纷纷撅嘴不满,有胆大的男孩叉腰道,“喂,姐姐,你打扰我们玩游戏了,请走开!”

    有顽劣的孩子笑道,“姐姐,那不是糖,是石子。咦,听说医院里出了一个疯子,姐姐你该不会就是那疯子吧?”

    丽姿没理睬他们,自顾自的将鹅卵石捡起,然后小心翼翼兜怀里。

    她的样子印证了顽劣男孩的猜想,于是这一群孩子围着丽姿绕成圈,嬉笑着骂她,“疯姐姐,女疯子…”

    这时顽劣男孩的妈妈走了过来,她问着男孩,“小鹏,你怎么不玩游戏了?”

    “妈妈,这个疯姐姐抢了我的鹅卵石,她不让我玩游戏!”顽劣男孩假意愤恨道。

    妈妈一听火冒三丈,她走到丽姿面前彪悍着嗓音,“哪来的疯女人,你敢欺负我儿子,看我不揍你。”

    对于妈妈的蛮横丽姿仿若不知,她连头都没抬。

    被丽姿无视,妈妈两眼一瞪,“嘿,反了!”她伸手要推丽姿肩膀。

    但安静乖巧的丽姿瞬间变成了一只满身尖刺的刺猬,她先一步拽住妈妈的手,张嘴就咬在了妈妈的手腕上。

    “啊!”妈妈一声尖叫,抬起另一只手要甩她一巴掌。

    打电话的男人看见这位妈妈就跑了过来,见妈妈要甩丽姿巴掌,他要阻止,但有一只大掌先一步扣住了妈妈的手腕。

    看见那突然出现的男人,打电话的男人悄然退了下去,印象里,他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这位一身清贵的风云男人。

    他是…林泽少!

    妈妈被扣住手腕想挣扎,但无奈男人的力道如铁箍般强悍,她想开口,但身后有保镖捂住她的嘴将她拖了下去,孩子们见到这些黑衣保镖也撒腿溜了。

    突然寂静的气氛也挽不回丽姿浑身戒备的紧张姿态,她还维持着蹲身咬人的姿势,胸-脯起伏着。

    有一双雪地靴映入了丽姿眼前,奶白色的鞋面,流苏狐狸毛,没有丝毫复杂繁琐的装饰,大方甜美。

    丽姿一愣,眼前雪地靴的主人已经缓缓蹲下了身,她沁凉的小手被裹进了一双温暖柔软的手心里。

    夏彤今日穿着白色的短款皮草,皮草里搭配着长款白线衫,她束着简练的丸子头,粉嫩的颈脖里围着浅灰的粗针棒围巾…她比半年前结婚时更加滋润娇美,一双翦水秋瞳里印着这满世界的水光山色,佳人倾国。

    懵懂的丽姿撞进了那一团感伤的水雾里,她纯真的笑了,“仙女…”

    “呵…”夏彤勾起玫瑰般的唇瓣,声音轻糯甜美的如那山间泉溪,“那姿姿是…仙女姐姐…”

    丽姿不懂“仙女姐姐”的含义,她眨着澄净的眸子对夏彤笑,夏彤扶起她的胳膊带她站直身,此时一阵寒风飘来,又一场冬雪。

    ps:6000字奉送完毕!

    写完这章三儿暂时消失了,希望我的评论区依旧保持着冷清的状态,各位妹纸,不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使用微信搜索公众账号:wodeshucheng (英文字母"我的书城"全拼)关注即可在微信上阅读《总裁的糊涂小妻子》

    热门总裁文推荐: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http://wodeshucheng.com/book_3695/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十里云裳http://wodeshucheng.com/book_9167/

    前妻离婚无效/旖旎萌妃http://wodeshucheng.com/book_91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