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爱342章 吾爱倾城(80)

    丽姿不懂“仙女姐姐”的含义,她眨着澄净的眸子对夏彤笑,夏彤扶起她的纤臂带她站直身,此时一阵寒风飘来,又一场冬雪。

    晶莹的雪花从高空盘旋的落下,丽姿抬起眸,有那么三两片雪花落在了她蝉翼般的睫毛上,她望着那雪花纷飞的湛蓝天空,问,“这是什么?”

    单薄微凉的身体袭来一阵暖意,夏彤正给她披着厚实温暖的羊绒披肩,她笑着答,“这是…天使的眼泪…”

    天使的眼泪吗?

    丽姿伸出素白的小手,有一片雪花飘落到她的指尖上,她将雪花送到唇瓣品尝,她疑惑,“眼泪…为什么…不苦?”

    这句话令夏彤美丽的瞳眸里流淌出月光一般的清凉和感伤,鼻尖泛起酸涩,眸里有温热的液体要急速落下,但她的香肩上横上一只大掌。

    林泽少细致的拂落她肩头的雪花,轻柔拿捏了两下,然后将掌里撑起的伞递到她的小手上。

    夏彤接过,他退到后方。

    接受了心爱男人无言的安慰,夏彤收敛住悲伤,她扯出明媚的笑意,“天使受神的庇佑,所以不苦。就像…如果姿姿愿意哭一回,你心里也不会再苦。”

    丽姿茫然呆滞的站着,她苍白的小脸蛋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里越发晶莹,剔透,此时,“丽姿!”楚函从远处跑了过来。

    许是感觉到男人的慌张和暴躁,丽姿吓的缩着肩膀躲到了夏彤身后,她偷偷打开一条眼缝瞄着楚函。

    “丽姿…”看到女人对他的排斥,楚函努力压抑下翻滚的情绪,他柔和着面色,向她摊开大掌,“老婆,乖,跟我回去。下雪了,你怕冷。”

    丽姿拨浪鼓般的摇着头,她惧怕的垂眸,感觉到有人抓住她的胳膊,她想尖叫,想逃跑,但夏彤缓缓道,“枫叶初丹,暮夜微凉。我心匪石,你可否来转也?姿姿,这不是你最爱的诗吗?现在转石的人来了,你为什么不跟他去?”

    6年前她,丽姿,舒妃,方懿还是青涩懵懂的小女生,那段住宿的时光单纯而美好,那时丽姿看到这两句“我心匪石,不可转也”便豪笔一挥改成了“我心匪石,你可否来转也”。

    当时舒妃取笑她,“行啊姿姿,少女怀春,你已经在盼着你那位骑马郎啦。”

    丽姿瑟缩的动作停住,她像被点醒了什么,直愣愣的看向夏彤,她忽又摇头,道,“他…他是谁?”

    这句话足以令楚函撕心裂肺,那日他允许她去看南宫剑熙时,她还完好无缺,可是再回来时,她已经忘记了他。

    谁偷了他的丽姿,他的丽姿又去了哪?

    “他…”夏彤站在丽姿身边,陪她一起将目光投注在那满眼血丝,满身凌乱的男人身上,夏彤回答,“他是你的…哥哥。”

    哥哥?

    楚函不知道夏彤为何这样说,他不喜欢“哥哥”,他明明是她“老公”,是她“男人”…但他见丽姿恐惧的眸光突然温顺,依恋,比受伤小鹿更撩人三分。

    楚函上前,伸出长臂将她揽入怀里。

    这次丽姿没挣扎,双手垂在身侧任他抱着,楚函呼吸暗沉,他将脑袋埋在她的颈脖里蹭着,他想给她点力量,其实他比谁都更需要汲取点力量。

    这场拥抱来的太迟,但并没有维持太长,楚函松开丽姿,对林泽少和夏彤友善的看了一眼,然后拥她往病房里走,“老婆,我们回去吧,外面冷。”

    但丽姿却不肯走,她看着脚下散落的鹅卵石,急得跳脚,“哥哥,我的糖…我的糖…”

    楚函无比心疼她此刻的模样,他双掌捧着她的小脸,几分凌乱几分恳求道,“老婆,不吵,不吵,我现在给你捡…”

    楚函弯腰将地上的鹅软石一颗颗捡起来,鹅卵石上落了雪花,他怕她拿着凉,于是他用体温将雪花捂到融化,然后搁她小手里,“好了老婆,都捡起来了。”

    “还有,还有…”丽姿嘟着粉唇,跺脚撒娇,她指着喷水池,“我的糖…”

    刚刚小孩玩耍时,有一颗鹅卵石被踢进了喷水池里,她一直记得。

    可是现在是零下五摄氏度,喷水池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寒冰,围观的人不知道楚函会用东西去捞还是让保镖涉水去拿…

    楚函迈开长腿,待看清了鹅卵石所在的位置后,他毫不犹豫的跨入水池中,弯腰捡起鹅卵石。

    他上来的时候浑身湿透了,健硕的身躯贴着薄薄的衬衫,头顶冒着热气,他丝毫不觉得冷,将那颗鹅卵石递给丽姿,又柔声哄着,“老婆乖,我们快回去,你的鞋子踩在雪里会冷,我…哥哥会心疼。”

    好吧,他接受了“哥哥”这个称呼。

    于是丽姿抬着小腿,边数鹅卵石边走着,楚函走她身侧,垂眸专注的凝望她,他靠她很近,但没有碰她,他怕淋湿了她。

    ……

    夏彤一直目送着楚函和丽姿,等他们的身影一消失,她的纤腰就被男人扣住,“夏彤,能把你的眼光收回来了,我们回去。”

    这个小气的男人!

    夏彤腹议,但乖顺的随着他转身,他一掌撑着伞,一掌携着她,地面积了些雪花,他铿锵健履的步伐走在上面发出着“吱吱”响,像悦耳的提琴演奏。

    夏彤一点点的将小脑袋倚靠在他的胸膛上,林泽少低醇愉悦的笑着,“夏彤,为什么要说楚函是丽姿的…哥哥?”

    “笨!”夏彤用小手戳着他结实的腰腹,“每个女孩心里都住着一位情-哥哥,老公你没听说过吗?”

    林泽少的大掌掀开她皮草的衣角,然后贴在她腰间的毛线上糅捏着,他覆在她晶莹的耳垂边,肆意调-侃,“恩,还真没听说过,我只知道某人就喜欢叫…泽少哥哥…”

    夏彤当即直起身,她将小手挡他唇边,娇嗔道,“不许说。”

    林泽少深邃的墨眸流露出旖旎的光芒,如雕凿般的五官俊逸异常,他挑着剑眉,性-感的唇瓣上扬,他“啵”一声,亲吻着她的指尖。

    即使和他在一起这么些年,夏彤依旧会被他睿智清贵的模样迷得神魂颠倒,她闪电般缩回手。

    她的小心思哪逃脱得了他的眼睛,林泽少贴着她嫩滑的腮边,声音嘶哑,“夏彤,你在想什么呢?小安安三个多月了,你不能纵-欲。”

    她的身形依旧纤美,但小腹微微隆起,她抚摸上自己的肚皮,反驳,“你胡说,我才没有…纵-欲。”

    每次都是他沟引她。

    林泽少没说话,但笑声却越发大了,他清洌的气息拂在她耳边微痒,她恨恨的跺脚,“老公,你再这样,我要告诉妈了,让妈批评你。”

    这招真的特灵,林泽少当即收敛了笑意,轻咳一声表示自己的正派。

    夏彤没怀孕那会儿,他们房间里闹出动静,苏如是尚且可以接受,但怀了孕他们再闹大就会接受到苏如是的提醒短信,短信一尘不变的是——为了孩子,你们洗洗该睡了。

    两人会面红耳赤的钻进被窝,彼此互戳相互嗔怪着,但又抵挡不住厮守,只能紧拥在一起耳鬓厮磨。

    夏彤靠在林泽少怀里,两人不说话,但气氛缠-绵,“哎…”夏彤拧着秀眉,又感慨的叹息一声。

    “夏彤,叹息会生皱纹,你会变成小老太婆的。我不是说了吗,相爱的人只要还守在一起,那一切都会变好的。相信丽姿,相信楚函。”

    “恩。”夏彤点点头,她什么都帮不了丽姿,她只能选择相信和祈祷了,她祈祷丽姿会好起来,祈祷他们的明天会更好。

    ……

    楚函带着丽姿去了北京,他们住进了四合院里。

    北京的胡同窄窄的,但又不急不缓的延伸着,细长的路边有很多枯零的柳树,可以想象来年春天绿丝成涛的美景。

    推开四合院大门,院里有一颗年代久远的老槐树,还有九曲回廊,回廊四周是一片空地,可以种植蔬菜水果,泥土肥沃。

    北京的冬天极为寒冷,但灰砖灰瓦的平底大屋里打着暖气,温暖如春。

    楚函穿着居家毛线衫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香气四溢的饭菜香温暖了这一方领域,他拿着锅铲边炒着菜,边回望着正坐毛地毯上和隔壁小女孩玩耍的丽姿。

    丽姿和小女孩在玩牌,两人颇有些相见恨晚的姐妹情。

    小女孩今年6岁,丽姿出了一张牌,她就会欢舞足蹈的鼓掌,她粉雕玉琢的一张小脸眯一起,甜甜道,“姐姐,你输了,我赢了,哈哈…”

    “哈哈…”笑着,小女孩就会从兜里拿出一块糖递给丽姿,“姐姐,作为你输了的奖励,我送你一块金丝猴。”

    丽姿看到喜爱的糖果也会眉笑颜开,她也鼓掌,“哦,太好了,太好了…”

    这下,小女孩过足了常胜将军的瘾,丽姿也得到了她想要的,两人根本不需要赋有智商的交流,光这样小白就可以欢声笑语一整天。

    这大姑娘和小姑娘还发誓说做一辈子的好牌友。

    楚函的唇瓣柔柔的勾起,他关了火将菜成盘,然后再将砂锅里炖的汤端出来,这些日子他的厨艺也算是突飞猛进。

    这时小女孩的奶奶敲响门,走了进来,慈祥的奶奶手里端着一个瓷花盘,盘里放着色泽诱人的食物,“小楚,我今天去北京老字号店里排队买了些茯苓饼,这可是我们这的特产,你老婆喜欢吃甜食,我给你拿点来你让她尝尝。”

    “好,谢谢奶奶。”楚函走过去接过瓷花盘。

    若是鼓市任何人见到楚函此刻眉眼恭顺的模样都会怀疑自己看花了眼,短短数天,曾经桀骜猖狂到不可一世的男人竟能如此谦和。

    “小花,跟奶奶回家吃晚饭。”奶奶招来小女孩,一对祖孙含笑走了出去。

    ……

    丽姿还坐在毛地毯上玩牌,她身上穿着和楚函同款情侣的毛线衣,楚函走过去蹲下身,揉着她的秀发道,“老婆,不玩了,我们该吃晚饭了。”

    丽姿大都时候听不懂他的话,但自从夏彤说他是她“哥哥”后,她对他十分温顺,很听他的话,她会对他一直笑。

    楚函将牌收起来,然后递了一块茯苓糕到她嘴边,“老婆,张嘴。”

    他做出“啊”的姿势,她便学着他张了小嘴。

    虽然丽姿现在变的傻乎乎的,但她对食物特别挑,东西到嘴边她先用鼻子嗅,嗅觉通过了她用鲜嫩的舌尖舔,舔过了她才肯咬下去。

    丽姿果然很喜欢茯苓糕,她小口咬着,秀气十足的咀嚼,她嚼着便对那总是蹲在她身前的男人笑。

    若不是她始终无法跟他对答,这样细水长流的日子楚函也会满足。

    喂她吃了一块茯苓糕,楚函将小碗排骨汤端在掌心,他用汤匙舀了一小口,放嘴边吹着气,然后递到她嘴边喂她喝下。

    如此喝了大半碗,有汤汁从她唇角流了出来,丽姿本能的用小手指擦拭。

    楚函宠溺的笑,他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将她沾染汤汁的小手指放嘴边,然后张嘴含下,允吸。

    松开她的小手指,楚函要继续喂她喝汤,但丽姿却不依了,她学着他的模样用两只小手捧住他的大掌,然后启开红唇,将他修长的手指含入口中。

    他的手指覆着薄茧,那粗糙的存在一遍遍穿梭在她柔嫩的蜜腹里,她香滑的小舌还时不时的撩拨他,楚函下腹瞬间坚硬。

    算算日子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碰她,对她,他怎么能没有欲-望?

    他不知道动了多少次这样的念头,她现在清纯如白纸,他完全可以改造她,她喜欢学他的动作,若是他愿调教,他们的欢ai会一样畅快。

    但是他没有行动,倒不是他正人君子了,而是他…实在不想再…刺激她,令她害怕。

    这样静谧的时光虽然不满足,但他心生了能永久的奢望,不是没想过用医学手段令她恢复记忆,而是他拒绝了,他不敢!

    他再无法接受人生中任何意外,所以不完整的她,他也安于现状了。

    丽姿允吸着他的手指,一分钟后松开,楚函捏着她滑嫩的小脸腮,表扬道,“恩,老婆真聪明!”

    于是丽姿“嘻嘻”两声笑,胃口很好的吃着他喂进来的白米饭。

    等丽姿吃完了,楚函拿着温热的毛巾替她擦拭干净唇角,他才动手吃饭。他手里拿着一个圆碗,碗里是饭菜,他坐她身边大口吃着,许是觉得他吃饭的样子很香很有男人味,丽姿托着腮,一直陪他到最后。

    收拾好了碗筷,楚函带丽姿回到房间。

    楚函在衣柜里挑出睡衣,然后揽着她的香肩走向浴室,“老婆,你身上的伤口都好了,今天我给你洗澡。”

    丽姿懵懂无知,她不知道回应,当楚函将她揽在花洒下的时候,她也乖巧的站着。

    感觉到暖气弥漫时,楚函动手去掀她的毛线衣,“老婆,我现在给你脱衣服,你不要怕。”

    其实丽姿是不怕的,这些日子都是他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潜意识里记着他是她“哥哥”,他做什么她都不会反抗。

    而楚函在五年前脱她衣服就已经脱到手到擒来,如今更没有任何阻碍的将她剥光。

    他扫了一眼她玲珑曼妙的白皙身子,然后迅速侧开目光,他动手打开花洒,让那些温热舒适的水液溅洒出来。

    “哥哥…”丽姿开口叫着他。

    楚函转眸看,她脸上扬着天真烂漫的笑容,伸出小手指指着他健硕的胸膛,她说道,“哥哥…脱…”

    她脱了,所以他也要脱。

    楚函的唇瓣魅惑的勾起,老天来作证,他没有打算调戏她,但这样的可人儿,这样爱昧的氛围,他在蠢蠢-欲-动。

    跨步靠近她,楚函努力将视线定格在她一双纯情的水眸上,他握住她的两只小手带她来到他的腰腹,他嘶哑的声音含着无比慵-懒的磁性,“老婆,给我脱…”

    丽姿看着他费解的眨了眨眼,而楚函带着她一步步掀开他麦色健美的身体,然后往下松开金属皮带,除去身上所有障碍。

    沐浴间的玻璃门雾霭重重,两道身体像交叠在了一起,楚函滚动着喉结,长臂扣住她的柳腰将她紧贴在怀里。

    他一手扣着她,一手圈箍着她的香肩,她肤如凝脂的身子蹭着他的身体,尤其是胸前那两座柔软…他全身发烫,发硬。

    他控制不住的挤压她,但这样只会令他更难受。

    “哥哥…”丽姿伸出小手抵着他的胸膛,想挣脱他的怀抱。

    楚函从自己的渴望里找回神智,他觉得很抱歉,“老婆,对不起,刚才我…失控了…我…”他想解释,却发现小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他某处瞧。

    她推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力道伤了她,而是他那里戳的她好疼。

    “哥哥…”丽姿伸出小手指点了点他猩红的顶端,然后又垂眸对着自己的小身体看去,她嘟唇,表示不满。

    为什么他有的东西,她没有?

    被她碰到,楚函挺直了脊背,她泛着透澈的眸子看他,仿佛求着他的答案。

    “呵…”楚函笑,他一只大掌穿梭进她淋湿的秀发里,俯下身抵着她秀琼的鼻翼,“老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所以我有…弟弟,你有…妹妹…”

    丽姿听不懂,她晶莹的脸腮被热气蒸出一层粉色,白皙玉滑的小身体上覆着一层细软的绒毛,绒毛上沾着雾气像露水般剔透。

    楚函另一掌悄然爬上她一侧的饱满,小女人明显瑟缩了一下,他轻柔糅捏着,舔着她的脸蛋道,“老婆,就像你有咪咪,我也没有。”

    丽姿没说话,她像个瓷娃娃般任他抱怀里把-玩,她的不反抗撩得男人骨头都酥了,他密密麻麻的吻就辗转到了她的锁骨上。

    “嗯…”丽姿紧咬着下唇接受男人的攻击,她神经失常了,但身体还是诚实的,某些自然的反应她受不住,就像现在唇齿里泻出的一声娇音。

    楚函听到这声双腿发软,这辈子他也就栽倒了这女人身上。一掌捏住一团白兔,他俯下身要含在嘴里。

    但那诱-人的小馒头被一只小手覆盖住,丽姿急切表达着,“不…不…”

    虽然被拒绝,但楚函的心情一点点飞扬了。

    医生说她的智商回到了幼龄时,但若是他能耐心的教导,她也可以零点起步。她学会了表达,有了自己的意识,那她就会像正常人般生活。

    这一个月她乖巧听话,从未拒绝,却没想在男女之事上…如此敏-感又羞怯。

    楚函松开她,她抬着小脑袋睁着水汪汪的美眸看他,蝉翼般的睫毛慌乱煽动着,如她此刻不安的情绪。

    “好了老婆,我不闹你了…我可以等…”

    是的,他可以等,即使她如此的情况,他也不能免去了夫妻那些事儿,他想她,无比怀念她消魂的滋味。

    楚函没有再行动,他将她的小身体摆正在花洒下,然后给她洗秀发。

    秀发洗过了他挤出沐浴露给她抹全身,丽姿很乖巧,就算他趁机吃豆腐,在她美好的地方加重了力道,她也只是噙着轻盈的微笑看他。

    她叫他,“哥哥…哥哥…”

    她对这位“哥哥”的喜欢,溢于言表。

    她白皙的身体上涂了一层奶白色的香-液,液体经过楚函的揉抹变成了无数小泡泡,泡泡受到花洒的冲洗又向她紧密的幽谷和两条细腿上流去…

    楚函垂眸看着她某处的绒毛,吞了一口流水,他将手缓缓探过去,“老婆,我帮你把这里也洗洗…”

    他指尖探进来时丽姿夹紧了腿,这种被侵-犯的感觉让她颤动着羸弱的小香肩,她眸里布上一层娇柔的水雾,摇着头。

    “老婆,”楚函近前一步,指尖细嫩的感觉让他口干舌燥,他忍不住就去舔她的小耳垂,“老婆,别怕,张开腿,我只是洗洗…”

    丽姿不肯,她双腿越缩越紧,小手推上他遒劲的手腕,试图让他从她的私-密里撤出去。

    她这样的模样实在让他无法下手,他哄着,“好,我不洗,你别紧张。我的手被你夹疼了,你分开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