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57章 花陌开陌上香6

    安又灵看着那一脸挫败的富二代,笑着说道,“你不相信我有男朋友吗?我现在打他电话证明给你看。%d7%cf%d3%c4%b8%f3”

    安又灵从口袋里翻出了手机。

    南宫剑熙被这些女生围的水泄不通,他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时他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个救助电话,他飞快的拿出手机,温和的对众女生说道,“抱歉,我现在要接电话,请你们让出一条道…”

    “教授,这是谁的电话啊?”女生们热情而大胆,靠近他的女生纷纷凑过头去看他的手机频幕,“honey灵灵?”

    南宫剑熙听到了一众疑惑外加抽吸声。

    他迅速垂眸看,那个该死的女孩储存了她的手机号码,号码名竟为---honey灵灵,最关键的是…来电照片正是她的那张飞吻照!

    耳边不知是谁在大惊失色,“oh,my god,这就是传说中的床-照吗?教授,你和安又灵…”

    南宫剑熙缓缓转过了身,这次女生们乖乖让出了一条道,那个富二代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安又灵的声音得意而骄傲,“看见没?我的男友是教授,教授他是我男友!”

    南宫剑熙,“…”

    在他无语时,女孩逆着阳光走了过来,她美丽的翦水秋瞳里染着亮晶晶的笑意,鹅蛋脸被阳光镀着温暖而辉煌。

    南宫剑熙看的发怔,他见过很多美人,悠棠更是其中的绝色…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像安又灵这般鲜活而明媚,她浑身透着一股势不可挡的蓬勃朝气…

    她诠释了一个词---美好!

    安又灵走进南宫剑熙,她先对着那些女生“哼哼”两声,然后亲昵的挽住男人的胳膊,她挺着小胸膛向全世界宣示,“我已经和南宫剑熙上船了,他是我男人!你们这些人最好离我们远一点,不要做道德所不耻的小-三儿。”

    女生们太过震惊以致于说不出话来,南宫剑熙想反驳,“我…”

    这时富二代哭了,他跨前一步道,“安又灵,你开什么玩笑?教授他大了你整整10岁,这感觉就像是…是一个10岁大的男孩对一个刚出生的女娃动了歪心思,他碰你那就是…谓亵。”

    南宫剑熙,“…”

    安又灵叉腰打断富二代,“你没听说男人越老越有味儿吗,我家剑熙也说我越小越水嫩,我们两情相悦,男环女愛关你屁事。”

    女孩真是越说越离谱了,一点都不害臊!“安又灵!”南宫剑熙沉声打断她,并努力抽回自己的手臂。

    感觉到男人的不配合,安又灵急了,她喜欢的男人准不允许别人来喜欢,她要宣告自己的主权!

    “你们不相信是吗?那好,你们等着…”安又灵一个侧身,两只小手勾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就亲吻了他的薄唇。

    南宫剑熙知道女孩很大胆,但是他没料到女孩竟敢强吻他,她这人果然是…没有最大胆,只能更大胆。

    不过女孩的触感真好,香香滑滑,他的唇上划过酥软,坚毅的胸膛里又窜出一股莫名的涟漪,直击四肢百骸…

    他不得不承认,他除了喜欢她的美好外,也喜欢着…她的身子。

    两人都没闭眼,女孩不会接吻,娇唇覆上去后连碾压摩挲都不会,她狡黠,倔强又挑衅的瞪着他,似乎还在和他赌气。

    南宫剑熙僵滞5秒后,伸手推她。

    熟料女孩先一步张嘴咬下他的唇角,她发了狠,“嘶…”他痛哼一声。

    安又灵松开南宫剑熙,她满意的看着男人沁出了血迹的嘴角,心里的怨气终于爆发了出来,她心情超爽。

    她伸出小手指指着那些已经完全石化的众人,横横道,“你,你,你,你们看够了没有?我已经在南宫剑熙嘴上盖了戳,谁都不许跟我抢!”

    众人回神,纷纷“哎…”一声叹息,垂头丧气的走了。

    现场很快就剩下了两人,南宫剑熙生气了,刚才有外人在,他不愿驳了她的面子,但现在他可要好好批评她。

    女儿家的声誉不是闹着玩,她不能跟男人随便玩亲亲,也不能睡在男人家里。还有他南宫剑熙不是随便的男人,她最好收敛一点。

    满腹的话语就要脱口而出,但女孩高抬着削尖的小下巴,斜睨了他一眼,她重“哼”一声,转头就走。

    南宫剑熙,“…”这世界凌乱了。

    ……

    一天很快就过了,南宫剑熙回到了住所。

    他也不知道爷爷究竟存了什么心,xx大是一等一的贵族学院,学院里的讲师和教授都住在教师公寓里,那公寓高档而奢华。

    可是他这是什么住所?

    一室一厅一卫,简单的家具,干净整洁的装潢,房屋前后围绕了大片溪水花丛,这环境清幽的适合…隐居。

    窗外的天色黯淡了下来,黑幕就快降临了,南宫剑熙躺在船上听着外面的声音,他的听觉越发敏锐,这里除了溪流或鸟叫声,毫无人烟。

    南宫剑熙看着房顶,突然就觉得…好冷清。

    他侧过身,打开手机,翻看着电话簿,他指尖迷恋的在悠棠的电话号码上轻轻摩挲着,他想打电话问候她,他想知道她的近况。

    可是,他没有。

    楚函一定会善待悠棠的,他比谁都清楚。自他清醒后,悠棠一次都没有主动联系他,他在她心里有多么恶劣他也比谁都清楚…

    恩,就这样吧,相忘于江湖,她幸福就好。

    南宫剑熙觉得百无聊赖,他翻看着手机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圈小的只剩下一个实心的圆点,他没有可以依靠或倾诉的朋友,他…真的好孤独。

    指尖在电话簿里穿梭着,南宫剑熙突然就想到,昨晚那女孩删除了他手机里所有女人的号码,但唯独留了悠棠的。

    “呵…”南宫剑熙勾着唇角,温情的笑开,他轻声呢喃道,“傻丫头。”

    那个傻丫头明知道那些陌生女人构不成危险,他念念不忘悠棠,但她依旧留下悠棠的号码给他念想,她真的太傻了。

    但她傻的很可爱,很让人疼。

    ……

    南宫剑熙躺在船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他是被冻醒的。

    他没有盖被睡,醒来时四肢都冻僵硬了,坐起身才发现自己又出了一身冷汗,他的手还在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这里连电视都没有,环境过于安静,静到他心慌。什么时候起,夜晚对于他而言,是长久长久的梦靥。

    脑海里突然想起那张明媚的鹅蛋脸,若是她在,他…

    南宫剑熙豁然站起身,他甩掉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那个女孩对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不能放任自己因为寂-寞去找她。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有一股冷冽的寒风刮了进来,南宫剑熙侧眸看窗外,外面不知何时下了大雨。

    他迈开长腿去关窗,手指才扣上窗户,他的视线里闯入了一道娇影。

    南宫剑熙修长的身躯募然一僵,他的黑白瞳仁剧烈收缩着,就连大掌都攥成了拳。

    窗外站着一个女孩,女孩在回廊下避雨,但倾盆大雨淋湿了她的半个小身体,她像落汤鸡般缩着肩膀,冷到打寒颤。

    南宫剑熙说不清此刻心里怎么想,他的行动先于思维,箭步走出房间,穿过客厅,打开大门,站在了女孩面前。

    “安又灵,你疯了吗?这么大的雨,你跑来做什么?”南宫剑熙伸出手指敲她的脑袋,噼里啪啦就是一阵怒吼。

    他的衣服瞬间被淋湿了,但这股寒凉也浇不灭他心头的怒火。

    没见过这样拗的女孩!

    没见过这么招人…喜欢的女孩!

    安又灵承认她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衰?!

    她来到他的窗外时他睡着了,他们还在冷战,她才不会厚着脸皮进他屋呢,除非他请她进去。

    她站外面等了整整2个小时,双腿都麻木时她决定弄出点声响吵醒他,但这时倾盆大雨“唰唰”而下,她躲避已是不及,只能硬生生承受着。

    被淋雨她的心情已经很糟糕了,他的手指敲在她的脑袋上还特别疼,男人又凶她,仿佛很讨厌她,安又灵委屈的眼泪倾巢而出。

    “南宫…剑熙,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早晨我…我还没原谅你呢,我来这里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你再…再敢凶我,我就真的不…喜欢你了。”

    安又灵想把这番话说的更有气势一点的,但是她冻的牙关打颤,就连声音都结结巴巴的,男人高她一头,她仰望的姿态更让自己矮人一截。

    女孩发上,脸上全是雨水,南宫剑熙也分不清哪些是她的眼泪,他就觉得心里又疼又痒,他想女孩拥入怀。

    但他只是笔挺的站着,他发出的声音凉薄而无情,“安又灵,我不要你的机会,不要你的喜欢,你走!”

    你走?!

    安又灵气得浑身发抖,她恨不得甩他两巴掌对他叉腰骂道,你丫拽什么拽,你也不过仗着我喜欢你!

    可现实是,安又灵跨前一步,她用自己冰凉的两只小手握住他同样冰凉的大掌,她哆嗦着笑道,“剑熙,我把自己的心交给你,你就这样随意践踏?好,你够牛-逼!”

    “就当是我安又灵下溅,你晚上睡不着,我担心你;我准备了一下午的稿子想讲故事给你听,哄你开心;你想念丽姿姐姐,你很孤独,我想陪着你,试着走进你的内心;我没要求你喜欢我,但是可不可以对我好一点?我…”

    安又灵有很多话想说,她以为她表达出爱意会很羞涩,但是她此刻满满的心疼。

    这个男人以一种孤望而忧郁的姿态闯入了她的生命,她爱上了,所以她先低头。她赌不起他那声“走”,她认真了,所以她必输。

    但这声“我”没能继续下去,因为一阵天旋地转,南宫剑熙将她打横抱起往屋里走。

    ……

    南宫剑熙抱着安又灵走进沐浴间,然后将她轻柔的放地上,他动手打开了花洒,那些温热的水液冲了出来,沐浴间里顿时热雾氤氲。

    “把湿衣服脱了赶紧去洗澡,不要冻感冒了。”南宫剑熙对女孩交代了一句,然后抬脚走出去。

    等男人彻底消失,安又灵一只小手撑玻璃门上,垂着眸才敢将盈亮的笑意笑出声,“咯咯…”

    他喜欢煽情,喜欢听表白,那早说嘛,她愿意每天对他说上一万句“darling,我爱你”…

    安又灵窃笑不已时,门外的男人又走了进来,他将一件白色薄线衫塞她怀里,“洗过澡,穿这个…”

    男人又走了出去。

    这个,这个究竟是哪个嘛?还不是让她穿他的毛线衫!这个别扭又害羞的男人,这个刀子嘴又豆腐心的男人…

    ……

    安又灵美美的洗了澡,洗过澡她觉得通体舒畅,全身轻松。她将那件宽松柔软的毛线衣套身上,恩,属于他的薰衣草香,她喜欢的味道。

    但是穿上毛线衣后的安又灵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的衣服全打湿了,上身的小衣可以不穿,可下面呢?

    安又灵耳根红了,他这里没有女生的小裤,外面下着雨,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让他去买,那怎么办?

    安又灵两只小手使劲攥了攥毛线衣的衣角,好在毛线衣够长,一直罩到了她的膝盖。如果她不乱动,一点都不会暴露。

    于是安又灵打开沐浴间门,走了出去。

    南宫剑熙正倚靠在窗边,他两条手臂环在胸前,轻抿着薄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潮湿的衬衫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他男人性-感的健美。孤单的身影,忧郁的气息,安又灵承认这样的南宫剑熙最让她心动。

    可是他在想什么?

    是丽姿姐姐吗?

    “剑熙…”女孩细细软软的开口了,她的声音里是最温暖的关怀与怜惜,“你身上也淋湿了,你也快去洗洗吧。”

    南宫剑熙转过了身,其实他一直在等她,她出来时他第一时间就在玻璃窗上看见了,她看了他多久,他就看了她多久。

    宽大的毛线衫将女孩姣美玲珑的曲线遮的影影绰绰,分外撩-人,才洗过澡,她精致的鹅蛋脸上绽放着两抹粉色,像上等的胭脂,比那玫瑰花瓣还娇嫩。

    南宫剑熙将视线落在她的两条细腿上,他蹙眉问,“冷不冷?”这里连暖气都没有,他第一次抱怨了这里简陋的环境。

    “冷。”安又灵慌不迭的点头,她甜甜怯怯的笑着,然后腼腆的伸出小手指指着身侧的大船,“剑熙,我可以睡进被窝里吗?”

    那是房子里唯一的一张大船。

    南宫剑熙的眸色变了变,这女孩还是一样的…不知羞,可是他已经纵-容了她的佻逗,甚至他想象的更多…

    “好。”他点头。

    安又灵听到这声“好”恨不得跳起来,然后翻着跟头滚进被窝里,但是她要矜持啊,她要羞涩,没办法,女人越装男人越爱。

    看着女孩十足淑女范的钻进被窝里,南宫剑熙走去沐浴间拿来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她,“将潮湿的头发擦干净了再睡。”

    “哦。”女孩乖巧的接过毛巾,然后擦拭着秀发。

    那件毛线衣太大了,而且是v领的,女孩擦着擦着v领就从一侧香肩滑了下去,她的肌肤柔腻细润,照在昏黄的灯光里漂亮的出奇。

    安又灵擦拭了一分钟,她转眸见南宫剑熙还没走,她开口问,“剑熙,你怎么还不去洗澡?”

    南宫剑熙一点点收回猩红的眼眸,用着嘶哑的声线回道,“这就去。”

    ……

    南宫剑熙从沐浴间里出来时,女孩正倚靠在船头玩着手机游戏。

    见他出现,安又灵暂停游戏,甜甜的叫他,“剑熙,你洗好了?”

    “恩。”南宫剑熙点头,他抬脚走去橱柜,“今晚你睡船上,我去外面的客厅睡。”

    安又灵撅嘴表示不开心,这个矫情的男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都没计较,他计较什么,难道怕她半夜强了他?

    南宫剑熙打开橱柜,橱柜里空空如也。

    “呵呵…”安又灵无法掩饰内心的小激动,愉悦的笑开,“剑熙,我们可以一起睡。我保证没有你的同意绝对不碰你,我们划分楚河汉界。”

    安又灵说着就用素白的小指尖在船铺上划出一条痕迹。

    现在两人一起睡貌似是唯一的办法,南宫剑熙犹豫片刻后走向大船,他在想,这个傻丫头也是奇葩了,哪有女孩和男人睡,女孩还要保证不碰男人的。

    ……

    南宫剑熙掀起被子一角钻了进来,严格算起来,这是他30年来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同船共枕,他有些不适应。

    安又灵很坦荡,她将手里的手机递给南宫剑熙看,她轻声说着,“剑熙,现在才8点多钟,我们一起玩游戏?”

    “玩游戏?”南宫剑熙看了一眼她的手机频幕,他摇头表示对这种打怪兽的幼稚游戏很不感兴趣,他拒绝,“不玩。”

    “可是晚了,我已经帮你下载了。”安又灵“嘿嘿”两声后将一直藏在她身后的黑色手机拿出来,递给南宫剑熙。

    “你…”这女孩真放肆,她不知道手机是别人的隐-私吗,她还真和他不分彼此,玩上瘾了?

    看着南宫剑熙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安又灵眨巴着水汪大眼凑近他,她伸出鲜粉的小舌,气吐幽兰,“剑熙,我这是先宰后奏,有本事你再咬我。”

    南宫剑熙看着她的丁香小舌和水嫩的脸腮,咳嗽一声,“好男不跟女斗,安又灵,你离我远点!”

    “小气!”安又灵指着她纹丝未动的小身体,嘟囔着反驳,“我没有越界,这样才算越界。”安又灵示范似的挪动着小pp挤到他的身边。

    那股少女清香钻入鼻翼,南宫剑熙僵的厉害,他沉着声,加重声量叫她的名字,“安又灵!”

    “知道了知道了,”安又灵挪了回去,她清澈盈亮的水眸里倒影着他英俊的面容,她俏声感慨,“怎么这么不经逗?”

    南宫剑熙,“…”船上逗男人,你丫知道后果吗?

    安又灵垂眸打游戏了,这么闹腾的女孩突然安静了,不理他了,南宫剑熙觉得一丝别扭,更多的…失落。

    正欲埋下身体睡觉,南宫剑熙的手机响了,他拿着看,原来女孩早给他登上了游戏界面,还给他登了一个号。

    瞧瞧,他的号名是---可爱老公?!

    有一个身穿红色战甲,后背弓箭的骑马女子不停围绕在他的身边,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她的号名是---honey灵灵?!

    南宫剑熙心里不痛快了,他以为这个“honey灵灵”仅限于他的手机里,是一种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昵称。

    南宫剑熙忍着脾气看“honey灵灵”发给他的信息,她说:老公走,我带你去寻找宝藏。

    南宫剑熙募然笑了,这女孩!她叫他“老公”,是不是也想他叫她“灵灵”?

    南宫剑熙用余光瞥了瞥女孩,她嘴角染着温暖而璀璨的笑意,整张小脸如出水芙蓉,好看的紧。

    他缓缓倚靠在船头,不得不说,这样的氛围,真好。

    “可爱老公”跟着“honey灵灵”身后走,他们本来约好去寻找宝藏的,但安又灵看见有一个地盘在玩抢亲游戏,她心生好奇挤了进去,南宫剑熙赶紧跟着她。

    里面闹成了一锅粥,漫天洒的金元宝和鲜花,因为安又灵头像上带着她的真实照片,她一进去就成了香饽饽,众人纷纷来抢她。

    南宫剑熙瞬间被挤到了偏僻的角落上。

    “不玩了!”南宫剑熙将手机重重扣在床柜上,然后平躺下身躯,侧身,闭眸睡觉。

    见他不玩了,安又灵赶紧关掉游戏询问他,“剑熙,你怎么不玩了?这游戏可好玩了,特别能打发时间,你不要老闷着自己,经常尝试新东西会让你收获一份愉快的心情。”

    笑话,他堂堂南宫剑熙会无聊到去尝试一种弱智游戏!“我的事不用你管!”她温软的呼吸拂在他的面颊上让他一阵心烦,他用胳膊肘推开她紧贴上来的小身体。

    “啊…”加“砰…”一声,安又灵的小脑袋被推撞在墙壁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