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61章 吾爱倾城10

    南宫剑熙淡笑不语,他掀开自己的大衣,将她两只小手放在了他温暖的腰腹上,安又灵银铃般笑着,顺势钻进他宽阔的怀里。

    南宫剑熙动手将她紧紧搂住。

    此时艳阳正骄,怀里的可人儿带着一股沁脾的暖意,南宫剑熙如墨的眉眼绽放出缱绻的温度,垂眸,他亲吻着她的额头,柔声问,“还疼吗?”

    还疼吗?

    “咯咯…”安又灵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她用小脑袋蹭着他的胸膛,几分羞涩,“剑熙,你在问我哪里疼?”

    她还装蒜?!“呵…”南宫剑熙也笑了,他伸出两指扣正女孩尖巧的下巴,迫她抬头。

    女孩抬了眸,她肌肤胜雪,美丽的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顾盼流转中流淌出逼人的灵气,慑人心魄。

    南宫剑熙情难自禁的用手指轻轻刮着她的鼻翼,轻声道,“安又灵,你知不知羞?”

    刮鼻子是情人间最亲昵的互动,安又灵心跳加速。

    “剑熙,昨晚究竟是谁不知羞?”她撅着樱桃小嘴,表示不依,她用两只小手挠他的痒,“剑熙,昨晚是谁亲我的,你招不招?”

    南宫剑熙扣住她两只乱动的小手,这么温暖缠-绵的气氛,这么清纯美好的女孩,他有些意乱清迷。“是我亲你的,是我不知羞,那…安又灵,我们要不要将昨晚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

    再做一遍?

    安又灵脑海里迅速飘出很多少儿不宜的画面,她脸颊发烫。偏偏两人靠的又近,他清洌好闻的气息慢慢腐蚀着她的感官,让她双腿酥软。

    咬了咬潋滟的下唇,她看向他温润漂亮的眼眸,呢喃出声,“剑熙,叫我灵灵,叫了就让你亲。”

    她还讨价还价了?

    以前不知道是谁死乞八赖的倒贴他!

    “灵灵…灵灵…”南宫剑熙不但叫了,还叫了两声。

    安又灵瞬间掉进了蜜罐里,她粉嫩的小脸蛋烧的像那红扑扑的苹果,任谁看了都想咬两口,可爱极了。

    南宫剑熙滚动着喉结,慢慢俯下身。

    看着男人一点点靠近她,安又灵闭上了眸。

    温存,一触即发…

    但这时,“嘀嘀嘀”的三声汽车鸣笛响起,彻底打断了这个吻。

    南宫剑熙已经碰到了那两片柔嫩的唇瓣,他听到鸣笛声蹙了眉,很不悦,但他没动,这温香的感觉让他一时无法放弃。

    安又灵一惊,迅速睁开了眸,女孩子的脸皮比较薄,她将两只小手撑在他的胸腔上,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南宫剑熙站直身,两人一起向前方的打扰者看去。

    ……

    前方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suv,这款车是一月前推出的最新款顶级奢华豪车,价位达到了天价八位数。

    Alva从副驾驶座上下来,然后毕恭毕敬的打开了后座车门。

    后座上下来一位穿着黑色唐装的爷爷,爷爷拄着拐杖,精神矍铄,多年浸淫商场,他双眼里是隐藏不住的犀利锋芒和精明。

    “爷爷?”看见来人,安又灵自言自语了一声。

    南宫剑熙疑惑,“你认识他?”

    “恩…”安又灵点头,纯真的眨巴着眼睛,“他不是你爷爷吗?你在医院昏迷的时候爷爷来看了你好几次,爷爷特和蔼,我们聊的很开心。”

    南宫剑熙的眸色变了变,最终他迈开长腿,走到了爷爷的身边。

    “爷爷,您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他搀扶着爷爷的胳膊问。

    爷爷“呵呵”笑的很慈祥,“阿熙,爷爷难得来一次,再怎么样也要偷偷考察一下你的私生活。爷爷来的也不算早,也就9点钟吧。”

    这句话被正向这走来的安又灵听到了,这下她红扑扑的小脸蛋算是熟透了,9点钟?那时她正坐在小凳上洗衣服。

    感情爷爷“私生活”这句话是调侃她的。

    安又灵心里既羞涩又尴尬,但她大大方方的仰起笑脸,弯下腰,甜甜又尊敬的叫了声,“爷爷,您好。”

    爷爷对安又灵那是相当的满意,光从他那笑出一道道褶皱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灵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

    安又灵和爷爷聊了几句话后就乖巧的站在了一边,她知道爷爷这次来,肯定和南宫剑熙有话说,她给这对祖孙俩聊天的空间。

    “爷爷,你是故意的?”南宫剑熙问爷爷。

    爷爷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爷爷不点破,只是笑着看了一眼那女孩,意味深长的说道,“阿熙,爷爷是故意的有什么关系,只要你的心不是故意的就好。”

    爷爷早看中了那女孩,故意让他来xx大教课,趁机撮合他和那女孩,其实爷爷做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

    不要因为寂-寞才说爱。

    南宫剑熙不想多谈这话题,他话音一转问道,“爷爷,您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爷爷来,必有目的。

    爷爷笑,“阿熙,后天是除夕,快过春节了,你妈怕冷,今年春节我们选择在夏威夷度假,前几年你陪着悠棠过,今年难道你不打算回去团圆?”

    爷爷这番话让南宫剑熙很愧疚,前些年他一心一意的照顾悠棠,悠棠性子清冷,又和他家人不和,他怕她受冷落和委屈,所以回家的次数很少。

    对爷爷,对自己的爸爸妈妈,南宫剑熙的确很不孝,亏欠良多。

    南宫剑熙掩盖住心里的酸涩和自嘲,他看向爷爷,“然后呢?”

    这句“然后”逗乐了爷爷,他是他一手养大的,两人这点默契还是有的。“然后你爸妈听说你交了女朋友,想让你将灵丫头带回去给他们瞧瞧。”

    灵丫头?

    爷爷这是指定人选了!

    “爷爷!”南宫剑熙想拒绝。

    “阿熙啊,”爷爷颇为感慨的叫了他一句,“你爸妈今年55岁了,你爸这些年没少为你上肝火,你妈为你偷偷抹了多少眼泪,你30岁自认还年轻,风华正茂,但你爸妈能等多少年?”

    “阿熙,人家灵丫头为你洗衣服,你想吻人家,爷爷刚刚看的清清楚楚。你明明交了女朋友,你爸妈让你把女朋友带回家不嫌多吧?就算为了哄你妈开心你也应该这么做。”

    “…”好吧,就算爷爷在逼他,南宫剑熙也不得不承认他无话可说。

    “还有,你为什么解聘了Alva?”爷爷和蔼的面色显出几分严厉和不快,“Alva的爷爷和我是好友,Alva和你一起长大,我们维持了三代人的友情,就在你手里葬送了?就为了Alva向你隐瞒了悠棠已经疯了的事实?”

    “爷爷!”南宫剑熙蹙着眉沉声打断爷爷,刚刚还算融洽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不要说她疯了,我不喜欢听!还有,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爷爷,“…”

    若是前几年爷爷在这时一定一个拐杖上去了,但这些年看着自家孙子的痴情和挣扎,他无奈,他痛心。

    那个女人究竟在他心上划下了多深的痕,还要多久才能抹去?

    没有人听到爷爷心里的叹息,只有和Alva聊着天的安又灵无意接触到了爷爷的目光,她一愣,爷爷的眼里饱含了期待,还有隐晦的深思…

    ……

    送走了爷爷,南宫剑熙揽住安又灵的香肩带她往屋里走,“安又灵,进屋去收拾东西,待会我们坐飞机。”

    “坐飞机?去哪里?”安又灵歪着小脑袋问。

    “去夏威夷见我爸妈,过春节,顺便度假。”南宫剑熙简单的回答。

    “什么?见你…爸妈?”安又灵像受了一记重磅炸弹,大惊失色,虽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但是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她想拒绝。

    但南宫剑熙霸道的话语亦如他遒劲的手臂,他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着,“安又灵,这次由不得你,除非你不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

    安又灵再也反驳不出话来,这是他首次正面承认她的身份。好吧,除了她,谁能胜利这个任务呢?

    安又灵捂嘴偷笑两声,然后转眸看了看一直原地站着的Alva,她撒娇般的攥着他的衣袖,软声道,“剑熙,让Alva到我们家里坐坐吧。”

    安又灵很喜欢Alva,正如Alva也很喜欢安又灵,以前她追南宫剑熙时,Alva提供了很多帮助,包括昨天她去北京。

    其实她和Alva是一种人,深爱着南宫剑熙,一切都为了他好。

    刚刚聊天时,Alva神色黯淡,不愿意多说他被解聘的原因,但安又灵知道南宫剑熙是因为丽姿姐姐的事情而生气。

    南宫剑熙不为她的撒娇所动,他英俊的轮廓一片冷硬,掀动薄唇说道,“不用了,他喜欢站那就站着吧。”

    他的语气不容置喙,安又灵沉默了。

    为自己,为Alva。

    说白了,两个深爱他的人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他所深爱的。

    ……

    安又灵没有东西好收拾的,她带了随身斜跨的包,南宫剑熙牵着她的小手往宾利车那走去。

    在Alva身边经过的时候,Alva开口道,“boss,我来开车吧。”

    南宫剑熙目不斜视,很显然将他当成了空气。

    但他掌心里的小手突然滑走了,转眸看,安又灵停在了Alva的身边。

    她将身上斜跨的小包拿下来塞Alva怀里,然后对他眨眼卖萌,她松糯着声,“剑熙,包好重,让Alva拿着吧。”

    那个小包轻飘飘的重在哪,难不成里面装了石头?

    这是个不擅长撒谎的女孩,她不过是想让Alva跟着他们。

    南宫剑熙蹙眉表示自己的不悦,但女孩不卑不亢的跟他对视着,那是他第一次从她眸里看到了类似认真和坚持的东西。

    “剑熙…”两方僵持了30秒,安又灵率先打破沉默,她撅着小嘴,眼里晶莹的水波快溢了出来。

    南宫剑熙看着一阵头疼,她是水做的吗,说哭就哭。

    “别哭了,走吧。”南宫剑熙松口,他转身,向前走。

    听到男人妥协,安又灵双腿一软,差点摔跤,她拍着小胸膛不停喘息,好险好险,她怕他气起来连她这个女朋友的职也一起撤了。

    “安小姐,谢谢你。”能继续跟着boss,Alva十分欣慰,他真诚的道谢。

    “没事没事,”安又灵率真的笑,她用小手比了一个“ok”的姿势,自信道,“你别急,我一定会劝剑熙回心转意的。”

    她相信她可以的。

    ……

    三人飞到夏威夷时已经是下午了,当安又灵看见了南宫家的度假别墅时,她被深深的震撼了。

    度假别墅就建在了海滩边,那近千平的占地面积用粉色栅栏围着,青绿色的草坪上五步一个白色帐篷,帐篷下是休憩的方桌和长椅。

    那是一间玻璃平顶房子,透过玻璃可以窥视到里面嫩黄流苏秀的窗幔,蓝白基调的奢华装潢,朦胧又典雅。

    巨龙戏珠的喷水池,姹紫嫣红的花儿,还有生命力旺盛的橄榄树,这里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宫殿,耀眼,华丽。

    安又灵正暗自惊叹着这里的环境,南宫剑熙已经牵着她的小手走到了别墅门边。

    别墅大门的门槛下面站着一对中年夫妻,安又灵一看就知道那是南宫剑熙的爸妈。

    南宫剑熙身上温润优雅的气质大都随了他父亲,南宫家世出美男。南宫剑熙妈妈皮肤白皙,眉眼温婉,保养的很好,只是那发里生了很多白发。

    “爸,妈…”南宫剑熙柔着音,十分恭敬的叫了一声。

    天下父母心,不管南宫剑熙曾经犯了多少错,只要他愿意回头,爸爸妈妈就会站在门边迎接他回家。

    “好,阿熙你回来就好…”南宫妈妈瞬间热泪盈眶,就连南宫爸爸都动容了。

    安又灵最见不得这么感伤的气氛,她站直身,落落大方的开口,“伯父,伯母您们好,我是剑熙的女朋友,初次见面,请您们多多指教。”

    南宫剑熙忧伤的情绪被冲淡,这女孩,哪有见公婆还能如此坦然自若的?!

    “噗…”南宫妈妈破涕而笑,这是一个浑身充满朝气和活力的小妮子,非常纯净,十分讨喜。

    南宫妈妈走上前握住安又灵的小手,她亲昵的笑道,“灵灵,我们早就听爷爷说起过你,剑熙住院那段时间多亏你照顾了,伯父伯母谢谢你。”

    一声“灵灵”迅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安又灵笑的越发甜美,“伯母,我是喜欢剑熙所以才照顾他的,所以不用谢。而且您们放心,以后有我在剑熙身边,我会将他伺候好好的。”

    南宫剑熙,“…”就她那怕疼的性子,如何伺候他?

    南宫妈妈是真心喜欢上安又灵了,没有哪个做婆婆的不希望儿媳把自己的宝贝儿子当大爷一样伺候着。

    安又灵这马屁拍到了点子上。

    “好了,我们不要站着了,都回屋说话。”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南宫爸爸眼眶都红了。

    ……

    大家一起走进客厅,Alva将一个行李箱搁置在地毯上,他说道,“叔叔,阿姨,这是安小姐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礼物?”南宫妈妈一愣,她的面色充满了怜爱,“灵灵,你能跟阿熙一起回来过春节,伯母已经很开心了,干嘛还费心思买礼物?”

    “伯母,那不一样,这是我孝敬您们的心意。”安又灵动手打开行李箱。

    安又灵为南宫妈妈准备了一件…旗袍。

    紫色旗袍里夹了大朵大朵的黑色牡丹,上面是雏菊的淡淡花纹,领口,袖口处锁着精致的白边,这种浓重的色彩碰撞里宣示出一种极端的张扬,贤淑又妩媚。

    南宫妈妈一看,几步上前将旗袍拿手心里,她两眼放光,情绪激动,“这…这个真的…好漂亮…可是不太适合我这种年纪,我老了…”

    安又灵天真活泼的笑着,“伯母,您一点都不老,您看起来才40岁。等明天你穿起这件旗袍我们一起逛街,人家都得说我们是姐妹。”

    南宫妈妈心花怒放,她将旗袍贴身前笔划着,“灵灵,伯母好多年没穿旗袍了。你挑的这件旗袍伯母太喜欢了,明天就穿给你看。”

    南宫爸爸看了看一旁站着的南宫剑熙,南宫剑熙正凝视着那巧笑倩兮,嘴儿超甜的小女孩,他嘴角勾着清浅的弧度…

    爸爸知道买旗袍一定是他的主意。

    南宫妈妈出生在江南大户的刺绣之家里,她对旗袍不单是一种热爱,更寄托了她思乡,思家,思亲人的浓厚情感。

    南宫爸爸欣慰不已,肯花心思帮女孩讨取欢心,这说明他儿子对这女孩上心了。

    安又灵送了南宫爸爸一支钢笔,这钢笔年代久远,上面历经岁月打磨出的痕迹就像是一朵神奇的往生花,衬得这钢笔墨迹很深,文人墨客的最爱。

    无疑这只钢笔也是投取所好。

    这时南宫爷爷正好推门而入,他听着一客厅的欢声笑语,逡巡过所有人脸上灿烂的笑意后,坐在沙发上,“看来我这老头子赶的真是时候,灵丫头,你给他们都准备礼物了,不会唯独落下了爷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