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78章 花开陌上香27

    “呵,南宫剑熙他也配?!”

    李若雨听出了安军浓浓的不屑和不满,他似乎讨厌极了南宫剑熙,这样真好。李若雨一点都不担心安军诓她,第一,安军没必要,第二,就算是诓她,她也愿意去尝试,成功了她就是南宫太太了。

    李若雨十分得意,那边安军直接一声嗤笑,“小丑!”

    李若雨气的咬牙,刚想回他一句,安军说道“行了,等我通知”,然后挂了电话。

    ……

    安军挂断电话后又紧接着拨出了第二个号码,这个电话也很快就被接起,“喂,安总裁…”

    懒懒散散的低醇男声透出一股子致命的姓感,男人心情很好,不难想象他挑着入鬓的剑眉,细长而妖冶的狭眸笑意盈盈的璀璨模样。

    “喂,楚少,开门见山吧。你和南宫剑熙有过节,他和你夫人有过一段纠缠的过往,而你是睚眦必报的性格,所以派了个整过容的女人来呕心他我能理解,但是请不要伤害我的女儿,灵灵是无辜的。”

    楚函在笑,“安总裁,不过一个炮灰而已,这么激动干什么?”

    “楚少当然不激动,你还没生出女儿,怎么能理解我这个当爹的心情?”

    呵,这安军,脾气还挺冲,竟然讽刺他生不出女儿。“安总裁,凡事两面性,你怎么知道我是害你女儿而不是帮你女儿。我夫人是南宫剑熙心里的一根刺,一道坎,凭他那慢速慢热加闷搔的性格,没有催化剂那还得了?我在帮他连根拔刺渡门槛,好让他明白自己的爱意,对你女儿全心全意,尽快修成正果,安总裁难道不需要感谢我?”

    “哈,楚少明明是想趁你夫人不清醒的时候铲除劲敌,现在却要我来谢谢你了,那我还真是谢你了,拜托你们一边玩耍去好么?”

    楚函想说话,但“嘟嘟”的忙音,安军挂断了电话。

    ……

    挂断电话后安军紧接着拨出了第三通,他压低声音说道,“给墨西哥的南宫家族制造些麻烦,我不希望这段时间有任何人来打扰我女儿,动摇我女儿!另外,给我在国外置办一座庄园,我要绝对安全的环境,杜绝一切窥视和打探!”

    那边的人小心而谨慎的答了句“是”,安军放了半颗心。

    那次春节灵灵跟着南宫剑熙去夏威夷度假,南宫家的人对灵灵一百个满意,其实大家的心思和楚函一样,想利用他女儿带着南宫剑熙走出阴影。

    可是,凭什么?

    他安军的女儿那是掌上明珠,生来是用来宠的。她不是白衣天使,没有拯救谁的职责,更不可能让任何人糟蹋!

    南宫剑熙虽然非常非常渣,渣的他根本不忍直视,但安军相信他每次碰灵灵时都做了措施,那灵灵这次怀孕怀的太蹊跷,他不得不怀疑南宫家族,不得不做几手准备。

    呵,想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还不知道是谁赢?

    ……

    转眼就是两周,这天是安又灵约定的日子,所谓订婚的黄道吉日。

    南宫剑熙此时身在美国,在李若雨的牵桥搭线上,他和天泉的调解协议圆满达成,alva在国内打通了欧洲市场,他的化妆品正式走向国际舞台,收益按分分秒计算。

    结束会议时南宫剑熙给安又灵打电话,公寓那晚后他当即乘坐飞机去了欧洲,这两周一直日夜颠倒的工作,加上时差,他没有给她打电话。

    翻开通讯簿,里面有女孩的未接电话,接连三通,但时间都停留在了…11天前…

    南宫剑熙修长的身躯僵了僵,心里不安和彷徨的情绪又翻涌了出来,以前女孩很缠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从没有发生过一天不打电话给他的情况…

    而现在第12天了。

    南宫剑熙不能接受他的手机没被打到爆的事实,其实前一秒他还在想,女孩公寓那晚拒绝了他,分隔一些日子晾晾她也好,这样她会越来越紧张他。

    南宫剑熙拨出女孩的电话,悠扬的铃声响了一遍后,电话被接起了,“喂,阿熙…”女孩的声音异常松软,少女的香甜哝糯扑面而来。

    “…”南宫剑熙直接语结了,心里酥软的一塌糊涂,耳根莫名的红了,原来思念和…紧张的是他。

    见男人没说话,安又灵的声音里染满了柔软的笑意,她问,“阿熙,你怎么不说话?你现在在哪?”

    南宫剑熙一手落进裤兜里,他勾起唇瓣,笑着回答,“我现在在美国,待会就飞回去。”

    “恩…那阿熙,我等你。”

    “恩…”南宫剑熙点头,他甚至感觉到了女孩温暖恬静的呼吸,她话不多,却像猫爪般挠着他的心脏,顿了顿,他道,“灵灵,我…”

    这声“我想你”没能说出口,“总裁…”李若雨从后方走来,南宫剑熙转眸看,李若雨说道,“总裁,天泉董事长在附近的酒店订了酒席,酒桌上还邀请了几位厅里的大人物,我们去赴约吧。”

    南宫剑熙没有异议,他对女孩道,“灵灵,我先挂电话了,等回了国就去找你。”

    “恩。”安又灵同意,南宫剑熙挂断电话。

    ……

    安又灵正躺在自家别墅房间的船上,这两周她一直没下地,躺在船上保胎,医生会按时来给她打保胎针。

    安又灵苦涩且自嘲的笑了笑,李若雨的声音她听的很清楚,南宫剑熙不是不知道她对李若雨有芥蒂,他们一起去美国,他打电话时李若雨在旁说话,她不要解释,可是他连遮掩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究竟还可以多无视,他用实际行动表现了出来。

    安军带着医生走进房间给安又灵打针,细长的针管推进她白嫩的纤臂时,安又灵只是眉头轻皱了一下。

    安军看着女儿纤臂上一块块青紫针迹,心疼到不行,他揉着女儿的秀发,“灵灵,要是疼就哭出来。”

    安又灵感觉不是太疼,至少跟心里的疼比起来只是蚂蚁咬了一小口。她摇头,看着爸爸笑靥如花道,“爸,如果这个疼就要哭出来,那等我生宝宝时,岂不是要哭晕过去?”

    安军懂了,他女儿在明确的告诉他,这个孩子她非生不可了。

    安军点头,“好…少碰点手机,辐射太大。灵灵,不管发生什么事,爸爸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

    南宫剑熙在酒桌上喝了两小杯酒,他的酒量中等,并没有醉,但在飞机上时,他感觉头脑发晕,酒的后劲冲上来,烈的他扛不住。

    机场外,李若雨拦了一辆出租车带南宫剑熙回他的公寓,走到公寓大门外,李若雨问,“总裁,钥匙呢?”

    南宫剑熙一条手臂搭李若雨肩膀上,他醉朦朦的笑道,“这是指纹锁,钥匙是…我和…灵灵的指纹…”

    说着,他将拇指按上去,李若雨扶着他走进卧室,将他放倒在大船上。

    “总裁,总裁…”李若雨试探性的叫了两句。

    南宫剑熙闭着眸,像睡着了,她这才大胆的坐船上,躺在他身侧,嘴角划过得意的阴险微笑,她一只小手慢慢爬上他的衬衫,一颗颗解着他的纽扣。

    男人长的很英俊,眉清目朗,他的脸部轮廓不像是画师精心勾画的,但深邃,立体,30岁男人的成熟感在他脸上彰显着,迷人又沟人。

    她爱他在生活里的从容随性,爱他在工作上的强势果断,爱他的权势和金钱…他生来就是极品,万众瞩目。

    李若雨的魂儿被吸了一半,解了纽扣,她去解他的金属皮带,凑近嗅着他身上的男人阳刚和干净的薰衣草香,她柔声叫他,“剑熙,剑熙…”

    睡的昏昏沉沉的南宫剑熙感觉有一只小手在到处点火,11天没碰那女孩,他想念的紧。伸掌攥着那只纤腕,他翻身将人压下,“小东西…平时让你碰碰我都不敢,今天怎么…这么热情了?”

    李若雨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她今天刻意穿了v的宽松毛线衫,动手将线衫从一侧香肩上退下,她勾着男人的脖子,笑道,“剑熙,你看看我是谁?我是你的…悠棠…”

    ……

    安又灵提了些食材打开公寓大门,南宫剑熙说今天回来,她想为他准备晚餐,给他一个惊喜。

    将菜放进厨房,安又灵去客厅拿围裙,但她的视线撞到了卧室,卧室的房门是半掩的。

    他回来了??

    安又灵踏着轻快的小脚步走去卧室,她想吓他一吓。

    小手搭上门把,安又灵想推门而入,但她被那门缝里窥视到的一幕震住了,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和她最讨厌的女人滚在一处,两人衣衫不整,他更痴迷的用双掌捧住身下女人的小脸,柔柔唤着,“悠棠…”

    李若雨余光瞥到了安又灵,她笑的越发无媚,“是,剑熙,我是悠棠,我今晚就是你的了。”

    安又灵眼里的泪水倾巢而出,她快速拿出手机拨出男人的电话。

    南宫剑熙的手机搁在裤兜里,他迷离伦陷着,突然的手机铃声和震动给了他惊吓,黑眸里的迷雾渐渐驱散,他有些清醒。

    他一只手掌撑在船上,甩了甩犯晕的脑袋,他接起电话,“喂…”

    “喂…”安又灵用一只小手捂住嘴,她拼命忍住哽咽和颤抖,“阿熙,你现在在哪?”

    于是她看见南宫剑熙先抬头看了看房间,然后垂眸看着李若雨,李若雨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他当即扯下她的手臂给了她一记“别闹”的凶恶眼神,他语气如常的回道,“灵灵,我现在在公司,晚点再去找你。”

    他所有的言行举止都给了安又灵一种感觉,这感觉就是---他和别的女人在房间做坏事,被她抓包!

    安又灵转身,她一步步走到公寓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她问,“阿熙,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你答应和我订婚的?”

    男人似乎真忘了,停顿5秒后,他抑着声温柔的哄她,“灵灵,别闹了,订婚是大事,我…”

    “嘟嘟”几声忙音,女孩挂断了电话。

    ……

    南宫剑熙最后一点不清醒也消失的荡然无存,女孩挂断他电话的行为犹如一盆冷水从他头顶一直淋到脚底,他所有的预感都在提醒他,他摊上大事了!

    他豁然站起身,但因为站的太急,修长俊拔的身躯左右摇晃了两下,“剑熙,你没事吧?”李若雨扶着他的胳膊。

    “松手!”南宫剑熙一双眸子幽黑寒冽,那里面的阴冷和犀利几乎要在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

    李若雨肩膀一缩,松了手。

    “李若雨,楚函将你派过来,也包括上船吗?若是你贪得无厌,擅作主张,那我只能好心提醒你一句,小心楚函的手段!不要利用我对悠棠的愧疚和弥补之心得寸进尺,我不赶走你,那是我自认为你从来不是威胁。”

    说着南宫剑熙冷眼瞥了下身后的大船,他讥笑道,“半年多前,在墨西哥我中了药,尚且没有要悠棠。你一个替身,你在幻想什么?给自己留一点脸面,赶紧滚,别呕心到我!”

    南宫剑熙拔开长腿往沐浴间走去,李若雨留在他身上的痕迹肮脏到他受不了,需要冲个冷水澡。

    他知道女孩生气了,没关系,他哄哄她。

    “总裁,你听我解释…”李若雨紧追在后面,“砰”一声,南宫剑熙关上了沐浴间的门,“啊…”李若雨吓的尖叫。

    这声尖叫隐约传进了安又灵的耳膜了,她伸手擦干泪,眼珠木讷的看向客厅里摆放的那个落地钟。

    ……

    南宫剑熙洗澡前没拿衣服,所以他出来时腰间只系了一条浴巾,李若雨还没有走,她甚至换上了安又灵的一套粉色睡衣。

    南宫剑熙面色铁青,但他没时间陪她耗,他上前拽着她的胳膊将她往外拖,“不走是吧,希望以后你别后悔。”

    “总裁…”李若雨委屈又酥嗲的叫着,事情进行到最后一步了,她放弃她是傻子。“总裁,你好粗-鲁,先放手,我疼…”

    南宫剑熙一阵恶寒,跨出房门向外走了两步,他募然停住了。

    客厅里打着一圈圆点的五色灯,灯光绚烂而不失柔和,非常美。此时客厅沙发上缓缓站起一道纤柔的身影,南宫剑熙瞳仁收缩的同时,划过…惊艳。

    女孩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连衣裙里面是裹胸式的,外面罩着一层蕾丝轻纱。荷叶边的宽大袖口使得女孩的纤臂若隐若现,脖子处是如鲜花绽放般的簇纱,掩盖住女孩优美娇嫩的颈脖。

    女孩身姿玲珑,两片锁骨更是姓感到了极致。

    她脚上穿着粉色蝴蝶结的平底鞋,一头波浪卷的秀发披散肩头,发上箍着一个水晶发夹,唇不点而朱,眉如山黛,女孩美的纤尘不染,惊心动魄。

    “灵灵…”南宫剑熙叫了一句,声音已然嘶哑。

    安又灵看着两人爆露的着装,然后淡淡勾起唇角,她指了指落地钟,笑道,“阿熙,刚刚我还在想,我是不是要在这里等你们一夜,但是你出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早。以前你最短时间是20分钟,那这个10分钟是闹怎样?偷清很刺激,很兴奋,让你无法吧持?”

    南宫剑熙一身的火被扑的连火点都不剩下,他蹙起眉,不悦道,“灵灵,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安又灵沉默了,她看着男人不说话。

    南宫剑熙迈开脚步走上前,他伸手要摸女孩精致的鹅蛋脸,“灵灵,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相信我,恩?”

    好一句轻飘飘的“相信我”!

    在男人要摸上来之前,安又灵抬起右手,“啪”一声,直接甩了南宫剑熙一巴掌。

    “南宫剑熙,本来我是不想打你的,因为你这副模样不停的提醒我你有多脏,我碰一下,我都感觉自己会吐出来。但是我太愤怒了,见过做错事的,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冠冕堂皇,寡廉鲜耻的。”

    南宫剑熙被打偏了脸,他有些懵,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巴掌。

    女孩具体说了什么他没听清,他等待着女孩的悔意和道歉,就像是12天前,她抱着他的腰,说她错了。

    如果她道歉,他会考虑原谅她。

    安又灵冷冷的瞥了南宫剑熙一眼,然后抬脚往李若雨那里走去。

    李若雨眸里盛放着胜利的喜悦和挑衅,但她装的很柔软,她缩着肩膀往墙壁上靠,见女孩扬起了手,她如愿的捂脸尖叫,“啊,安小-姐,别打我,我错了。”

    “呵,”女孩在冷笑,“你以为我会打我?如果我打你,刚刚你在船上脱光的时候我就会动手。里面的船睡的舒服吗,这个男人能满足你吗,这些通通是我玩剩下然后弃之如敝屣的,李小姐,我现在慷慨的送给你。”

    “你!”李若雨气的咬牙,她原本想看到安又灵嫉妒到发疯的模样,可她竟然如此淡定和洒脱,还如此牙尖嘴利。

    “总裁…”李若雨可怜兮兮的看向南宫剑熙。

    南宫剑熙垂在身侧的双掌捏成了拳,他死死盯着女孩的背影,黑眸猩红。

    ps:5000字奉送完毕!

    三儿在这通知所有追文的妹纸,写完南宫篇,此文正式完结,柳君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三儿不开了。至于南宫篇什么时候完结,下月中旬左右,知道很多妹纸想知道柳君的结局,我会在南宫最后篇里花点字数写上。

    最后,谢谢所有追文的妹纸,三儿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