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52.被吻的七荤八素

    肖建军拧着眉一脸纠结和凝重地看着秦正南,“正南,你为什么要背着暖暖做这个亲子鉴定,如果你不告诉我真实原因。我是不会说出这个秘密的。”

    说完,他把鉴定报告塞到秦正南手里,站起来,阴沉着脸离开了阳台。

    秦正南不由地拧了眉,看着手里的报告,跟着肖建军进了客厅。

    他早已经料到肖建军不会这么容易地将肖暖的身世告诉他。他这样贸然地直接来问,也不过是赌一下这个北方男人的性格。肖建军表面上看似不拘小节,但毕竟是当了老师的人,心思还是很缜密的,观察力洞察力也不缺乏。

    尤其是面对这个直接关系到他家人的问题时,他自然不会含糊。

    可是,查了那么久的庄家,一点消息都没有。对于肖暖是不是庄晓暖的怀疑,他也只是大胆地猜测而已。完全靠的是那点直觉。眼下,已经证明周玉不是肖暖的亲生母亲,除了从肖建军这里直接拿到问题的结果之外,他似乎目前没有别的办法。

    秦正南微微蹙了眉,又缓缓舒展开,在气呼呼的肖建军身边停下来。笑道,“爸,您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帮暖暖做点事情。不知道您和妈知道不知道,暖暖经常做噩梦,在梦里哭醒被吓醒是经常的事。”

    闻言,肖建军蓦地抬眸,慌张地问,“暖暖现在又开始梦魇了吗?她长大后这种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什么时候又开始的?”

    问完,肖建军的脸上明显浮起一抹悔意,忙低下头来,伸手端起茶几上的茶,一口饮了下去。

    秦正南犀利的眸子微微眯了眯,继续道,“爸。您的意思是暖暖以前也经常这样?”

    “做梦不是很正常吗?这跟你给她做亲子鉴定有什么关系?”一口凉茶下肚,肖建军已经镇定了下来,拧着眉不悦地问秦正南。

    “不瞒您说,暖暖的情况,我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问了我她噩梦时的梦话,我告诉了医生之后,医生建议我详细了解一下暖暖身上是不是发生过重大的变故。”秦正南说的很平静,说话的时候一直注意观察着肖建军的神色。

    “梦话?”果然,肖建军的语气里多少又紧张了起来,“她,暖暖她说什么梦话了?”

    “暖暖在梦里,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直在喊爷爷,爸爸妈妈......”秦正南顿了一下,看向肖建军。“可是醒来的时候,我问过暖暖,暖暖说她没有您和岳母两个亲人,不仅没有爷爷。连其他亲戚也没有。而且,您一家三口是十几年前从外地迁到济城来的。”巨坑台划。

    “所以,你就怀疑暖暖不是我和周老师生的?”肖建军的眼神里是满满的怀疑。

    “并不是我怀疑的,是心理医生给的建议。我之前也觉得心理医生的话很荒唐,但是这次回来见到您和岳母之后,也开始怀疑医生的话是不是真的有这种可能。所以,完全是出去好奇,想为暖暖找到亲生的父母,或许才可以彻底消除她的梦魇。”秦正南说得格外自然。

    “所以,你问相册的事的时候,其实已经怀疑了是不是?”肖建军问。

    “对!”秦正南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所以,你的朋友才会把周老师和暖暖骗出去,其实是为了给她们做亲子鉴定?”肖建军毫不客气地逼问。

    “对!”秦正南也没有犹豫,继续点头承认,“爸,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暖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都这么多年了,她还会做噩梦。这样长此以往,我是怕对她的身体健康产生影响。”

    肖建军点了点头,拧着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暖暖她......”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肖建军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立刻站了起来,“正南,咱爷俩刚谈的这事,千万不要跟周老师和暖暖说,就当我这个做长辈的求你了!”

    匆匆说完,就去了门口。

    秦正南剑眉深蹙,眸子里却只有淡淡的宠溺,暖暖啊暖暖,关键时刻你回来了,到底想不想让我帮你找到亲生父母?

    周玉一进门,肖建军就把她拉进了卧室,肖暖瞧着父亲那神神秘秘又似乎有点慌慌张张的样子,佯装不高兴地问秦正南,“你是不是又把我爸给连赢好几局啊,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我爸额头上都是冷汗!”

    “岳父大人的水平很高,那是他把我赢得开心的,才流的汗水!”秦正南抬手抓住肖暖的手腕,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岳父岳母都回房间说悄悄话去了,我们也进屋说点悄悄话吧?”

    “我可没悄悄话跟你说!”肖暖抽出手,下意识地瞅了一眼爸爸妈妈的卧室门,也不由地好奇地嘟嘟嘴,“爸爸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你没话对我说,我有悄悄话对你说,来!”秦正南趁她不备,再次抓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控制轮椅,硬拉着肖暖进了她的卧室。

    “什么事啊?你怎么也奇奇怪怪的?”肖暖顺手关上门,皱着眉头看着他。

    秦正南瞧着坐在床边好奇盯着他看的肖暖,面色突然变得沉静,慢慢地慢慢地,剑眉一点点蹙起来,那深潭似的眸子里蕴出一抹复杂的情绪......

    有纠结,有心疼,有探究,有温柔......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这样看着我?”肖暖被他看得有点局促,不解地问了一句,抬手摸了摸脸,“我去照照镜子,看看我脸上有什么稀罕的东西。”

    起身正要去穿衣镜那边,秦正南抬手及时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直接拉着坐在了自己腿上,将她的身子倾倒,打横将她抱在了自己怀里。

    “喂!你干嘛啊?”身体突然腾空,肖暖本能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吓得小脸上立刻一片潮红,挣扎着就要跳下去。

    “乖,别动!”秦正南两只手臂牢牢控制住她的身体,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眼睛里的眸光只剩下了越来越浓的温柔,化也化不开。

    还有一种似乎是宠溺的东西。

    肖暖心里不由地一颤,他今天怎么了?这么奇怪......这种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快要沉沦,太真实了!

    安俊远曾经也用这种眼神盯着她看过......那是,那是要吻她的时候。

    想到这里,肖暖胸腔内的那颗心跳得更加嚣张起来......小鹿乱撞已经不足以形容,是有一群小鹿......

    “我,爸妈进来看到不好......让我起来吧!”她收回目光,不敢再看他,挣扎着又要起来。

    秦正南突然俯身,准确地用自己的唇含住了她的双唇,舌尖好不客气地探了进去,用力吻起来。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般地去推他,嘴巴里呜呜地说话,“干......干嘛......”

    她的双腿在他怀里乱踢乱蹬,秦正南不得不放开了她,大口喘了几口气,俯视着她的眸子里不知何时一片猩红!

    “秦正南,你欺负我!”肖暖赌气般地用手背抹了抹嘴,满脸通红地嗔怪了一句,就要站起来。

    他却将她控制得紧紧的,“恩,我就是想欺负你......只准我欺负你,以后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

    那语气虽然霸道,可那声音陡然变得低沉,甚至有点沙哑,而那眸子里的颜色越来越红,让还想继续挣扎的肖暖看得心里一颤一颤的.....渐渐地,不再挣扎,只是定定地盯着他,“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别人欺负我了,你会为我报仇?”

    “不!”秦正南斩钉截铁地说,“谁要是敢欺负你,我替你杀了他!”

    肖暖一愣,倒不是被他的话吓的,而是他说这话时的样子......面上特别认真,那眼神里似乎突然生出了一丝戾气!

    “那我先谢谢秦大爷您了!能不能先放我下来,我爸妈进来看到不好!”她垂眸不去看他,双臂和腰身被他的手臂锢得紧紧的,动弹不得,索性不去挣扎。

    秦正南抽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指间微微用力,将她的脸侧过来,“暖暖,抬头看着我。”

    声音低了不少,不再那么霸道,但却似乎有点颤抖。

    肖暖哪敢去看他,咬着唇,紧紧闭上眼。

    秦正南手上直接用力,迫她抬起头来,看着她闭着眼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直接俯身又吻了下去。

    却只是轻轻啄了一口,放开她的时候,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暖暖,你现在是我的,我一天没和你离婚,你永远都会是我的。”他说完,不待她反应过来,又吻了下去。

    这一次的吻,没那么强势,没那么霸道,温柔缱绻,他的舌认真地耐心地描绘她的唇舌,缓缓闭上眼睛,吻得格外深情。

    肖暖只抗拒了一会,就渐渐被她吻得乱了方寸,乱了呼吸,乱了心绪......僵硬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不主动却也不挣扎,任由他越来越深入地吻着她。

    今天的秦正南太奇怪了,说话奇奇怪怪,做事也这样奇奇怪怪......在这不用演戏的地方,还要打着这是他的权利的旗号来欺负她!

    可是......可是自己为何没那么抗拒呢?

    是因为被他欺负习惯了,还是因为知道两人之间有那么一个合法的红本本,即使被他欺负,心底也会觉得那或许是应该的吧?

    吻吧吻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强吻了!就当是被猪啃了!

    还是一只这么帅这么有魅力的猪......

    此刻,在肖建军和周玉的卧室里,周玉看着垂头丧气的肖建军,一脸着急地问,“老肖,到底怎么了?我这一回来你就把我拉进房间里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跟我商量。可半天了,你一个字不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周玉说着,在他旁边坐下来,眸光一闪,不安地抓住了他的胳膊,“是不是暖暖和正南,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你就别瞎猜了!”肖建军拧着眉,一脸的烦躁,“秦正南这个女婿,太厉害了,我估计我们家暖暖驾驭不了他。”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周玉脸上的担忧没了,却诧异了起来。

    “他才来我们家两天,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吗?”肖建军问。

    “什么事?你倒是直接告诉我啊,你是不是想急死我啊!”周玉急得从椅子里腾得站了起来,声音突然拔高了。

    “你别吼!坐下来!”肖建军连忙起身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回了椅子里,下意识地瞅了一眼外面,“秦正南怀疑我们家暖暖不是我们俩亲生的!”

    “什么?”闻言,周玉又腾得站了起来,单薄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不可思议地看着丈夫,“你,你说什么,他......他怎么会好端端怀疑暖暖的身世呢?”

    “哎!”肖建军无奈又有点懊恼地摇了摇头,“准确地说,不是怀疑,而是已经确定......你和暖暖去做头发,其实他的人拿了你和暖暖的头发去做了dna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啊......”周玉难以置信地看向肖建军,眸子里是越来越惊慌的神色,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他,他怎么,他怎么会......结果,什么结果?”

    语言,已经说不完整。

    “还能是什么结果,我亲眼看的,结果显示暖暖不是你的女儿。”肖建军扶住妻子在床边坐下,颓然地摇了摇头,叹气道。

    周玉彻底傻了眼,扶着丈夫的手冷静了很久,情绪才缓过来,“他,他想做什么?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他说暖暖最近总是做噩梦,说一些奇奇怪怪的梦话,他去咨询了什么心理医生,那医生就说暖暖身上以前发生过大事情......看到暖暖和我们俩都不像,直接怀疑了暖暖的身世,就去做了......秦正南应该没什么别的目的,可能真的这是好奇。”肖建军边想边说。

    “哎!”周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谁让我们的暖暖越长大越优秀了,我们太普通了......为了不让她的朋友和同事因为我们而看不起她,我们从来不敢去她上班的地方,连女儿结婚都忍着不去......千防万躲,没想到这女婿只来了两天,就看出了端倪......怎么办呢!万一让暖暖知道了,这孩子要妈妈的话,我该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枯瘦的手不停地抹泪,怎么也抹不完。

    “哎!既然都知道了,还是快想想办法吧,这件事我不想让暖暖知道,这孩子虽然性子乐观,但是太敏感了......”肖建军也是唉声叹气。

    这边两口子一脸忧愁,那边小两口却吻得如胶似漆,难分难舍......

    肖暖已经完全瘫软在了秦正南的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紧闭着的眼睛也慢慢变得自然一些。

    不得不说,秦正南这个男人吻技太好了......轻轻松松就把她带入了角色里,让她以为他们真的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有人没人都想甜蜜一下,这样偷偷摸摸的似乎更刺激。

    秦正南的吻缠绵又绵长,吸得她的双唇都在发麻,嘴里都已经被他染上淡淡的薄荷味......恩,真的很清新。

    可秦正南已经不满足于这样吻她,那双手似乎是很自然地在她的腰身上摸索来摸索去,然后慢慢下滑,轻轻撩开她的长裙,在她那光洁的腿上抚着。

    而此时的肖暖,早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没了意识,身体从瘫软慢慢变得燥热,忍不住抓牢他的脖子,身子不断地与他越来越近地贴紧,似乎生怕他的唇突然离开一样......

    “暖暖!暖暖!”

    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和肖建军急切的声音,“暖暖,你妈妈晕倒了,快跟我去医院!”

    肖暖和秦正南同时一怔,双双放开了对方。

    “爸!”她忙从他身上下来,来不及去害羞去整理自己,蹬蹬蹬跑过去打开了门,“妈妈怎么了?”

    房间门口,肖建军满脸的慌张着急,见到肖暖,连忙拉住她的胳膊就往自己卧室里走,“快,你妈妈晕倒了,我们送她去医院!”

    “啊?妈妈!”肖暖一脸的惊吓,忙跑了进去。

    身后轮椅上的男人,那鹰隽般的眸子微微眯起,蹙紧了剑眉。

    晕倒了?

    待的轮椅走到客厅的时候,肖建军已经背着昏迷了的周玉走了出来,肖暖在后面扶着周玉的背,已经吓出了眼泪。

    “正南,你在家呆着,我跟爸送妈去医院!”她匆匆说了一句,就跟肖建军前后脚出了门。

    “姚准的车就在下面,你让他送你们去。”秦正南提醒了一句,瞧着那一家三口的背影,眸子里折射出犹疑的光来。

    “好的,知道了!”肖暖匆匆回头对他点点头,又焦急地跟上了肖建军的步子。

    姚准把肖建军一家三口送到济仁医院急诊室之后,就出来给秦正南把电话拨了过去。

    “南哥,我现在去接你?”

    “不用,我跟季妍已经到医院了。”

    姚准觉得那手机里的声音似乎就在身后响起,转过身来的时候,果然看到季妍已经推着秦正南走了过来。

    “南哥,我刚问了急诊室的医生,康教授现在休息了,我们要不要打扰他?”姚准挂了手机过去请示秦正南。

    “不需要!岳母大人应该没什么大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会很快醒来。”秦正南看了一眼忙碌的急诊室,若有所思地说。

    周玉早不晕晚不晕,这个时候晕......他不得不怀疑。

    果然,肖暖很快就从急诊室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个票据,小跑着出来在看到等在走廊里的秦正南的时候,脚下一滞,“你怎么来了?”

    看到她脸上已经完全不似方才出门时的慌乱紧张,秦正南问她,“怎么样了?妈没事吧?”

    “高血压......血压突然升高,医生做了抢救,已经醒来,要输液,我去交费。”

    “嫂子,这事我来!”姚准不由分说地从肖暖手里拿过票据,和季妍一起去了缴费窗口。

    “那就好,家里没有降压药了吗?”秦正南问肖暖。

    “爸说刚好没了,本来打算明天上午去买的,没想到就一顿没吃药,妈的血压就高了。”肖暖拧着眉,心疼地扭过身子看了一眼身后的急诊室。

    “不要担心,待会姚准会把药一起拿了回去。”秦正南握住她的手,安慰道。

    “恩!谢谢你!”

    “这不是我当女婿的应该做的吗?”秦正南笑着说。

    正在这时,肖建军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秦正南,对肖暖说,“暖暖,你妈妈说想吃云记的皮蛋鸡肉粥,你去给你妈买一份,我和正南在这里守着就行了。”

    “哦,好!我现在就去!”肖暖忙把手从秦正南手里抽出来,转身离开。

    “爸,您把暖暖支开,是有话对我说吧?”不待肖建军开口,秦正南笑着问他。

    “恩!”肖建军点点头,“不过,不是我,是你妈有话多你讲。”

    秦正南深邃的眸子微微一敛,瞧了一眼满脸凝重的肖建军,点了点头,“好,我这就进去。”

    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周玉,看到缓缓走向自己的轮椅,和轮椅上一脸沉静的男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正南,你来!”她伸出手,和蔼地虚弱地笑着。

    “妈,您怎么样了?”秦正南问她。

    “老毛病了!没什么大事,吓坏你们了吧!”周玉说。

    “您没事就好,要好好休息。”

    周玉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急诊输液室,犹豫了一下,恳求的目光看向秦正南,“正南,有件事我想求你。”

    “妈,您有什么事吩咐我就行,不存在什么求不求的。”秦正南微微蹙起眉,周玉想说什么,他或许已经猜到了。

    “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周玉垂眸,双手紧张地绞了绞,“我不是暖暖的亲生母亲,这件事,你能不能替我保密,不要告诉暖暖......我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果然如此。

    秦正南瞧着周玉脸上的担心和祈求,嘴角慢慢勾起,“妈,养比生大,暖暖不会不认您的。”

    “那也不行!万一她要问她妈妈是谁,我可不想让她认回她的亲妈!那样的话,我不仅会失去女儿,连老公都会失去!”周玉连连摇头,急切地抓住了秦正南的手,“我不想失去这个家。”

    秦正南不由地诧异道,“这跟爸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暖暖是老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暖暖万一要找亲妈,那个女人会把老肖也一起要回去的!我们这些年,一家三口躲来躲去,就是不想让那个女人找到!”周玉激动地说。

    秦正南一怔,肖暖是肖建军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这......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庄晓暖的父母都是有背景的人,怎么可能......肖暖真的不是庄晓暖吗?

    “妈,那您能不能告诉我,暖暖的亲生母亲可否健在?”他只在心里犹疑了一下,便收起脸上那微不可察的讶然,抬头问周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