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53.该去办理离婚手续了!

    “她......她啊,我也不知道......”周玉面上闪过一抹犹豫,但很快就坚定下来,“我真不知道!好多年没见过了!”

    “那。她叫什么名字您可以告诉我吧?”

    “她......我只能告诉你她姓王,是以前我们老家那边的。”

    “好的,妈,您不要紧张,我答应您,不把暖暖的身世告诉她,您和爸都放心吧!本来我想着为暖暖找到她总是梦魇的原因,既然如此,那我就听您和爸的,继续把这个秘密守下去。”秦正南拍了拍周玉的手背,给他一个“您放心吧”的浅笑。

    周玉看着秦正南离开的背影,长长舒了一口气。

    秦正南走出来的时候,姚准和季妍瞧着他剑眉紧蹙,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敢开口问什么,随着他的方向,把他送到了停车场的车上。

    车门关上,立刻将外面的喧嚣阻隔在了外面,车厢里一时间安静的可怕,犹如秦正南那阴沉着的脸一样。

    姚准悄悄吐出一口气。小声问,“南哥,要不我想办法去拿点肖老师的样本吧?”

    他没有回答,深邃的眸子一直盯着车前方的一个点上,目光凝聚。

    季妍秀眉深拧,咬着唇犹豫了一下,凑近秦正南,“先生,我一直觉得我们好像找错了方向。自从见了肖暖,我们就把所有的目标都定在了她身上,是不是一开始就定错位了?其实,肖暖有可能真的不是庄晓暖......退一万步说,如果真的是,她不在庄家,对小时候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对我们找到那半把钥匙一点促进都没有......”

    “肖暖不是你叫的。”秦正南突然开口。转眸冷冷地看了一眼季妍,警告意味十足。

    “对不起,我着急了。”季妍忙低下头,低声认错。

    姚准悄悄无奈地摇了摇头,“南哥,虽然目前能证明周玉不是太太的生母,但是我也觉得从肖家这边根本问不出任何消息的。不如......”

    “不用!”秦正南打断他,“周玉这么折腾一番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暖暖知道她不是肖家的孩子,在不完全确定之前,你们都要守口如瓶。”

    “那,你的意思是,周玉和肖建军应该知道暖暖的生母生父,故意隐瞒?”姚准问。

    “去查一下肖建军的过去,看看他在老家那边,作风上有没有出现过问题,他周围有没有一个王姓女人。调查的时候。主要查他们两口子离开老家的原因,和这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秦正南吩咐完姚准,又转身对季妍说,“现在。钥匙的事,先放一边。就算肖暖不是庄晓暖,她现在也是我的妻子,是你们的太太。”

    “是!知道了!季妍多嘴了,请先生原谅!”季妍将头低得更下。

    车厢里又恢复了寂静,三个人却各有心思。

    秦正南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来:周玉前言不搭后语,他随便挖几个坑,她都毫不犹豫往里面跳,说肖暖是肖建军和别的女人的孩子,不让暖暖知道,是怕那女人来抢女儿抢男人。他接着问她那女人现在还活着没,她又说不知道......连名字也敢说。既然如此,那他就让她自己承认她在说谎。

    肖建军夫妻俩的刻意隐瞒,越是激发了他为暖暖找到亲生父母的决心。就算肖暖不是庄晓暖,就算他这么久来的工作都错了方向......他也想为她做点什么。

    此时的姚准,满腹狐疑。说巧合吧,肖暖和庄晓暖在年龄上真的一样。说不是吧,这肖建军两口子又真的不是肖暖的父母。但即使能确认如此,依然找不到肖暖的亲生父母,就算找到了......能是庄先生两口子吗?

    季妍咬着牙,心里只剩下了委屈。

    这段时间以来,秦先生为了肖暖,已经当众批评了她不止一次。这在以前,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再说,她说的话不都是为了他好吗?当初决定回国,那是有更加重要的事去做,他说肖暖就是庄晓暖,从她身上可以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可到了现在,即使肖暖有可能真的是庄家的孩子,那她也完全不记得了,从哪去找他们要的东西?

    这完全是在做无用功!巨阵役圾。

    除非......除非是秦先生真的爱上了肖暖,把其他所有的事都放了下来,让这么一大帮人都围在肖暖周围,跟他一样,把她当宝贝一样供养起来。

    “笃笃笃”

    一道敲玻璃的声音,将正在各自思忖的三个人都打断,一起扭头望去,肖暖在窗外,正好奇地往里面张望。

    姚准连忙打开了车门,“太太,忙完了吗?”

    “恩!”肖暖点了点头,这边秦正南也打开了车门,她走过来对他说,“我想在家多陪我妈几天,江城那边你公司应该很忙,要不你先回去,我过几天就回去。”

    秦正南瞧着她面上有点犹豫,笑着问,“是岳父母的意思,还是你主动提出来的?”

    “我爸妈让我跟你早点回去,可是我不放心他们.......”肖暖咬着唇。

    秦正南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还是我太太了解我,公司那边这几天确实累积了不少工作,我正打算跟你商量一下我先回去让你安心在这里陪爸妈的事,你倒是先提出来了。”

    “真的?”肖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满眼的惊喜。

    “当然!”秦正南抬腕看了看时间,“我现在去酒店,明天一大早的飞机”

    “啊?这么快就走?”

    “恩,一分一秒钟都是效益。季妍留下来照顾你,你在娘家什么时候住够了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

    “不用......我不用人照顾,还是让季妍跟你回去帮忙吧。”肖暖摆手拒绝,她这么大的人了,让一个人留下来此后她,反倒别扭。

    “你的意思是,我这样的人才应该被人照顾?”秦正南收起面上的笑意,冷下了脸,不悦地问。

    “没没没,没那个意思!”她忙摇头,脸上瞬间红了起来,“我是说你忙......”

    “没那个意思,那就听我的安排,让季妍留下来。”秦正南抬手打断她,扭头对季妍说,“你好好照顾太太,有需要帮忙的随时把电话打给我。”

    “知道了,先生。”季妍点点头,迅速下了车,关车门之前,对秦正南说,“您放心,我现在就先把太太的头发数一遍,等回江城之后,您再亲自数一遍,少一根的话,季妍随便您处罚!”

    肖暖瞧着季妍那认真的样子,又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的秦正南,想开口,犹豫了一下,又抿了唇。

    “那我先走了,就不过去跟岳父母道别了!下次有机会,跟你回来再好好陪二老。”秦正南对肖暖很公式化的说完,就关上车窗,吩咐姚准开车。

    肖暖有一时间有点怔忡,直到看到那落下的车窗缓缓上升,才抬手道别,“再见!一路顺风!”

    看着车子越走越远,她却慢慢蹙起了眉,不解地撇撇嘴。

    今天的秦正南怎么这么奇怪?之前一点都没提回江城的事,怎么说走就走呢?而且......似乎他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季妍,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正南怎么不高兴的样子?”和季妍往病房走,肖暖忍不住问季妍。

    “哦......”季妍顿了一下,点点头,“是的,先生休息了几天,公司里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亲自处理。您也知道,我们的华美刚刚在国内落脚,公司上下千头万绪,先生又是要求高的人,所以公司目前一天都似乎离不开他。”

    闻言,肖暖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哦,原来这样,真是辛苦。”

    她还以为他不高兴跟她有关,不是就好。

    刚这样一想,她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他为什么高兴不高兴跟她有什么关系......喜怒无常。

    “南哥,您怎么说走就走啊?真去住酒店?”路上,姚准边开车,边扭头看了一眼秦正南,问。

    秦正南的视线落在车窗外不断闪烁的霓虹上,良久才沉声开口,“我只有这个时候离开一段时间,肖建军夫妻俩才会对我放心。虽然已经可以肯定她不是肖家的孩子,但肖建军周玉夫妻俩对肖暖还是视如己出的。”

    “南哥,你犹豫了?是不忍太太伤心,还是不忍伤害岳父母?”

    秦正南没有再回答姚准,深邃的眸子一直看向外面,俊脸上一片沉静。

    车厢内寂静了很久,秦正南才躺进座位里,疲累地闭上眼睛,轻声吩咐姚准,“去机场,搭最快的一趟航班回江城,通知董事会时间提前到明天上午。”

    “好!”姚准点点头,从后视镜里看到满脸倦容的秦正南,无奈地摇了摇头。

    南哥是要把所有的不顺心都发泄到工作中去了!

    周玉只是一般的高血压,当天晚上就回到了家。

    “暖暖,那我晚上就要跟你挤一张床了。”季妍送一家三口回来,对肖暖说。

    “好的,我那双人床,我们俩睡绰绰有余!”肖暖欣然同意。

    晚上,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开车床头小灯,却都没有睡意。

    “暖暖,我们俩能不能谈谈心?”季妍坐起来靠在床头,转眸问肖暖。

    “好啊!反正我也睡不着!你想聊什么?”肖暖也蹭的坐起来,笑着问季妍。

    “我们俩女生在一起能聊什么,聊聊八卦呗!”季妍难得笑了笑,“真心话,敢不敢?”

    肖暖不以为然,“有什么不敢的!就我们俩在,又没外人!那我们俩一人问一个,怎么样?”

    “好!那,我是客人,我先开始!”季妍脸上的笑扩散了开来,却不是因为肖暖这么容易就上了她的贼船,而是她那句话。

    就我们俩再,又没外人。

    她倒是没想到过,肖暖没有把她当外人。

    “好啊!你先问。”肖暖兴趣盎然。

    季妍抬眸看着天花板想了想,转眸问她,“提前声明,不能生气。”

    “放心啦!”

    “你和安俊远恋爱了三年,发展到哪一步了?”季妍问完,又补充了一句,“你懂的,我说的那方面的。”

    肖暖顷刻间皱了皱眉,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姐姐,你怎么第一个就问这么直接的问题......”

    “嘿嘿,真心话问的就是隐私!”季妍挑了挑眉,坏笑道。

    “我跟安俊远啊......最亲密的一次,就是一起在车上过了一夜。不过你可别想歪了,我们很清白的......说实话,安俊远对我还不错,一直很尊重我,没想到真实的原因是,他根本不爱我......我应该庆幸。”肖暖垂下眸,低声说完,又抬头努力笑着对季妍说,“回答完了!该我了!”

    “好!你问!”季妍满意地点点头。

    心里却不由地感慨了一句,她原以为这世道像肖暖这种心思简单的姑娘太少了,可现在才知道,像安俊远这种听话的男人更少!

    恋爱了三年,能不碰自己的女友,不是无能,那就是......真的爱她吧!

    “恩......”肖暖想了想,冲季妍坏坏地嘿嘿笑了笑,“你是不是喜欢秦先生?”

    季妍一怔,随即低头尴尬地笑了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面上平静又认真,对肖暖点了点头,“对!我喜欢先生,但是,只是那种崇拜倾慕的喜欢。先生身上的优点很多,但凡跟他相处一段时间的人,女人很难不被她迷上,男人很难不佩服他。”

    “你的意思是,有很多被他迷上的女人吗?”肖暖不假思索地问。

    “秦太太,该我问问题了!”季妍笑着提醒她。

    “哦......好吧,你问。”

    “你爱上先生了没?”季妍像是早就准备好了整个问题,肖暖的话音刚落,她就问出了口。

    肖暖直接愣住,这问题......

    季妍可真会问,用的不是喜欢,而是爱......用的不是你爱不爱,而是你爱上了没?

    她低下头来,咬着唇,“我也不知道。”

    “秦太太,说好的玩得起的,不知道是什么答案?”季妍不满地抱起臂。

    肖暖为难地摇摇头,“真的不知道......季妍,如你所说,他身上优点很多,除了我爸爸和安俊远,他是对我最好的男人......你是知道的,我们是闪婚,没有一点的感情基础。”

    “你这么纠结,那就足以证明你心里其实已经有他了,是吧?”季妍探究地看着她。

    “我......”

    “好了,没关系,不知道就不知道,呵呵,不为难你了!”季妍打断肖暖的支支吾吾,大方地笑着说,“这样吧,我换个问题!”

    “好啊,你换!”肖暖松了一口气。

    “如果有一天当你知道你身边最亲最近的人欺骗了你,你会伤心吗?”季妍问。

    “当然了......安俊远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嘛!不过,我这人记性不好,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会很快忘掉了。比如现在,我都快把那个混蛋忘了。”

    “真的忘了?”季妍不相信地问。

    “季小姐,该我问你了!”肖暖嘿嘿笑道。

    “好吧,你问。”季妍耸耸肩。

    ......

    这一夜,两个女孩促膝长谈,挖掘并分享了彼此很多的秘密。

    *

    翌日。

    秦正南在董事会上发了很大的脾气。

    不是因为公司的人干事不力,他对工作素来要求极高,他的团队里的人非精英即才俊,否则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让华美集团在江城乃至国内扎根发展。

    他生气的,是因为几个合作单位。

    这几个单位,都是江城和临市的几个小有名气的企业,谈好了的合作条件,却在要签约的时候对方齐齐犹豫了,理由是对华美不够了解,自身又只是小企业,不敢贸然合作。

    “对于这种在合作上犹豫的,直接吞并!拒绝的,一周的时间,让他破产!先杀几只鸡儆儆猴再说!给钱赚都不敢要,这种合伙人华美不要!”最后,他离开会议室之前,斩钉截铁地留下了这句话。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秦正南看着那堆积如山的文件,剑眉紧蹙。

    手机短信提示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抬手捏着眉心,打开了来看。

    是季妍发来的一段语音。

    他皱了皱眉,点开来听。

    “暖暖,我们俩能不能谈谈心?”

    “好啊!反正我也睡不着!你想聊什么?”

    ......

    秦正南听着听着,紧蹙的眉心缓缓舒展开来,听到最后,之前俊脸上的阴霾之色全部一扫而光,嘴角慢慢勾起,不由地轻笑起来。

    暖暖,暖暖......果然是属于他的,唯一的暖暖。

    姚准送咖啡进来的时候,看到秦正南一脸愉悦地批阅着文件,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眼花之后才走过去把咖啡放到了他手边。

    “南哥,第一次见你批文件批的这么心花怒放的。”姚准嬉笑着说。

    “姚准,去,帮我办件事。”秦正南似乎根本没听到姚准的话,放下手里的笔,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笑着对他说。

    “好,您尽管吩咐,我立刻去办!”尽管满腹狐疑,但看着老大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姚准也松了一口气。

    这天夜里,肖暖睡前拿着手机编辑来编辑去,后来又把刚刚编辑好的短信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关上了手机。

    秦正南已经回去三天了,他们之间没有联系过一次。

    季妍倒是常常在她身边的时候接到秦正南的电话,听那内容,聊的都是工作上的事。季妍说,他很忙。

    她想提醒他注意身体,不要太累。

    可是,电话不敢打过去,怕打扰到他。短信......发来发去,还是放弃了。

    他说过,肖暖,别对我这么好,万一我习惯了你在身边离不开你了,一年后我可就不会跟你离婚了。

    一条问候的短信算不上对他好,但是,她还是不要太主动的好。因为他也说过,他对她没兴趣......哎!算了,顺其自然吧!

    肖暖关掉夜灯,睡觉。

    秦正南离开之后,肖建军和周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直到一个自称是某个楼盘售楼部经理的小伙子找上门来的时候,他们才完全放心了秦正南。

    “叔叔阿姨,这栋房子是秦董买来送您二老的,你们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签个字,随时可以拎包入住了!”小伙子对肖建军夫妻俩格外尊敬客气。

    “这个......这么大的礼物,我们怎么敢收,不能签。”肖建军直接拒绝。

    “叔叔阿姨,您就别为难我了。秦董吩咐了,您二老要是不接受,那就让我强行拆了这里......”小伙子苦着脸。

    “你哪怕把整个济城拆了,我们也不会搬离这里。贫民的地方住习惯了,两百多平米的房子,我们老两口住进去多渗人!”肖建军语气坚定,不能要。

    双方僵持了很久,后来周玉抓起笔迅速在合同上签了字,送走了一直纠缠不休的售楼经理。

    “老婆,这么贵的房子,你也敢要?”肖建军吃惊地问周玉。

    两个人过了一辈子平凡甚至是清贫的日子,素来做人做事都低调,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毫不客气了?

    “建军,正南爱我们暖暖才会送房子给我们。我们只有收下,正南才不会以为我们对他还存有戒心,而暖暖要是知道正南送房子给我们,她也会觉得自己没选错人。住不住是一回事,我们必须先收下。再说,如果想让这个女婿为我们保守秘密,我们尽量要事事顺着他。”周玉边分析边解释。

    肖建军思索了一会,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就先收下,以后有机会还是还给他或者暖暖。”

    “恩。”

    肖暖在家呆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被肖建军和周玉说服,决定和季妍回江城。

    “暖暖,不是妈妈不留你,你和正南刚结婚,就在娘家住这么久,别人会以为我们这当父母的不懂事的!”周玉握着肖暖的手,语重心长地解释,“虽然妈妈也不舍得跟你分开,但毕竟你现在为人妻了,就应该事事以老公为重。”

    “是啊,女儿,以后常回来就行!你妈的身体好了很多,你别太担心。”肖建军也安慰她。

    “爸妈,你们养好身体,要多吃有营养的东西,等有机会了,我一定想办法带你们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告别父母的时候,肖暖依依不舍,泫然欲泣。

    “好,好,乖女儿!”

    小区楼下,看着女儿一步三回头,肖建军和周玉齐齐抹眼泪。

    “老公,你说暖暖要是真的是我们的孩子,那我们该有多幸福啊!”周玉感慨道。

    “她就是我们的女儿,谁也不能把她从我们身边带走!”肖建军看着女儿渐渐远去的背影,语气和眸光一样坚定。

    “你说......她母亲活下来没有?”周玉问。

    “不知道,应该没吧,否则这么久了,也没问我们要孩子来。”

    “他们家的情况太特殊了,可能是为了保护孩子,不敢来认吧?”

    “那就不清楚了,反正他们一天不来,暖暖就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

    “恩!永远都是我们的亲女儿!”

    ......

    肖暖和季妍上了头等舱,却发现今天济城飞江城的航班头等舱人极少......准确地说,不是极少,是几乎没人。

    因为只有她们两个人,都快到了起飞时间了,也只见了一个乘务员从这里经过去了商务舱。

    “季妍,你真的没告诉秦先生我们今天回去吗?”肖暖问季妍。

    “您吩咐了说要给他一个惊喜,我当然不敢通风报信了!”季妍点点头。

    “那就好!”肖暖嘿嘿笑了笑,一脸的满足和期待,她就想看看自己悄悄回去,他是什么反应。

    整整一周,秦正南没有联系过她一次,只言片语都没有。

    可是......自己却不争气地总会偶尔想起他。

    吃饭的时候,她会想起他,会想他午餐是不是跟姚准一起吃的,吃的什么?服务员会不会给他的菜里葱姜蒜?

    陪爸爸喝一口小酒的时候,她会想起他,想他今天心情是好是坏,会喝什么酒?

    清晨起来在阳台上伸懒腰的时候,看着那初生的太阳,她会想起他,想他今天有没有早点起来在房顶看日出?

    晚上洗澡的时候,也会想起他,想他洗澡的时候回让谁来伺候,自己一个人的话,万一不小心滑到了怎么办?

    甚至......甚至她发现自己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他,梦到他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她,“肖暖,走,我们该去办理离婚手续了!”

    ......

    飞机已经起飞,进入到了平稳飞行阶段。

    肖暖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可是一旦闲下来的时候,他的样子他的声音总是会不小心跳进她的脑海里。

    比如此刻,她好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很像他身上的那股子淡淡的薄荷香。

    莫非是乘务员身上的?

    她下意识地睁开眼睛,转眸看去,在看到旁边的人时,她吓得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若不是系着安全带,恐怕已经跳了起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瞪大眼睛,满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问完,连忙回头找了一下,季妍呢?怎么不见了?

    “今天这趟航班被华美集团董事长包了,你不知道吗?”男人微微拧着眉,说得云淡风轻。

    “啊?包了?你,你包机干什么?”她更是不解。

    “来接董事长夫人的!”秦正南笑得面若春风,那深潭似的眸子里满满的,满满的都是浓浓的温柔笑意,化也化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