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56.蹊跷车祸

    肖暖跟着方丽颖出去的时候,看到大厅办公室里十几个格子间里的职员果然都已经站出来,在过道两边齐齐排成了两行,个个脸上是紧张和期待的交织。昂首挺胸,翘首以待。

    以前在安氏,安向涛常常来部门检查工作,看望职工,她从来没见过下面的人这么隆重欢迎的……肖暖腹诽了一句,连忙站在了队伍的尾巴,主动跟旁边的同事打了个招呼。

    “秦董,您下来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是不是您对我们销售部工作不放心,想给我们一个突击检查啊!”方丽颖已经走到了门口,妩媚地笑着跟已经走进来的秦正南打招呼,毫不掩饰脸上的殷勤。

    姚准推着秦正南的轮椅,慢慢走了进来。

    秦正南淡淡地笑着对方丽颖点了点头。“方经理在工作上素来雷厉风行,我哪有不放心的理由。你们部门上个月指标完成的好,拿到了月度优胜部门,我来给大家发奖金。”

    “哇!董事长亲自发奖金,好幸福啊!”

    “是啊是啊,有史以来第一次!好激动啊!”

    ……

    员工开始窃窃私语。个个脸上都洋溢起幸福激动的笑。

    肖暖用余光瞥了一眼那边,只见秦正南从姚准手里一封封接过装着现金的红包,走过来,亲自发给每个人。

    “谢谢董事长!”

    “谢谢秦董!”

    拿到奖金的自然乐得合不拢嘴,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

    看到那轮椅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肖暖把头低下来,和其他待接受红包的员工一样,双手恭敬地交叠着放在前面,只等着红包过来去接。

    刚来就赶上发福利,真是运气好啊!

    肖暖心里暗自兴奋了一番,轮椅已经走到了脚下。

    “谢谢老大!”和自己挨着的男同事双手接过红包,道谢。

    秦正南又从姚准手里拿过来一只红包,向肖暖递了过来。她忙颔首,伸出双手去接,“谢谢董事长!”

    红包递了过来,肖暖的手刚触上那饱满的红包。正要去握住,秦正南的手突然缩回。

    “恩?”她本能地抬眸不解地看向他,没有吭声。

    秦正南微微拧着眉,盯着她,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打量了一番她,“这位是新来的吗?我怎么没见过?工作证呢?”

    “我……”肖暖看着他眸子里的那陌生的神色,一时语塞。

    这家伙,不是来红包的,是来故意找她的茬的?明明知道人力资源部那边还没把她的工作证办好......

    方丽颖反应迅速,连忙凑上来陪着笑解释道,“秦董,这是冯经理刚刚给我送过来的新员工,我都还没来得及向大家介绍呢…….”

    “新员工更应该遵守公司规章制度不是吗?”秦正南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方丽颖,又把视线落在肖暖身上,“叫什么名字?新来的就敢要奖金?上个月有你的考勤吗?有销售业绩吗?”

    肖暖咬了咬牙,心里默默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秦大董事长。您这么一个大忙人,浪费时间故意来给我难堪,您不是说您分分钟都是效益吗?难道是早餐吃得太饱了,来遛弯了?

    “我叫肖……我叫庄晓暖。是新应聘来销售部的,今天第一天上班。”她没得选择,只能垂眸,配合他,作了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庄晓暖是吧?”秦正南反问了一句,转眸不悦地看向方丽颖,“方经理,这位新员工不守工作纪律,第一月薪水扣30%。”

    “凭什么?”肖暖几乎是脱口而出,抬眸不满又气愤地看向他。

    方丽颖登时气得脸上变了色,怒目瞪了过去,“庄晓暖,有你这么跟董事长说话的吗?你自己做错事了,不知道认错,态度还这样恶劣!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肖暖咬着唇不服气地瞪了一眼秦正南,把头偏到了一边。

    这个老男人,到底在玩什么?故意气她是不是?

    看到周围的员工都被这气氛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做声,方丽颖又连忙笑着在秦正南旁边蹲了下来,“秦董,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管教不严,我下来一定好好教育新来的员工。”

    秦正南淡淡扫了一眼那边一脸愤懑的肖暖,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兴味,转眸看向方丽颖的时候那眸子里却瞬间染上了冷肃之色,“既是你管教不严,那方经理你是不是也应该受到惩罚?”

    “我……”方丽颖瞠目结舌,尴尬地勾了勾唇,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秦董您惩罚吧!”

    “自己部门的员工犯错,部门主管都是双倍惩罚,这个月工资扣你60%,奖金扣90%”秦正南云淡风轻地说完,看向她,“你觉得这样合理不合理?”

    方丽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用力,但脸上还是强自让自己保持笑意,可那笑比哭还要难看,“合理!合理!非常合理!奖金不应该只扣90%,应该全部扣完!”

    “那倒不需要,为了一个不懂规矩的新人,没必要让你受到这么大的连累。”秦正南把手里拿个本来发给肖暖的红包随手扔到了旁边的一个办公桌上,一边转动轮椅离开,一边淡淡地说,“打扰大家工作了,销售部上个月业绩不错,这个月继续努力!这个红包请大家喝下午茶!”

    说完,他自己控制轮椅悠悠离开,姚准轻轻蹙着眉,同情地拍了拍方丽颖的肩膀,转身离开之前,悄悄看了一眼那边还在赌气般拧着脸的肖暖,撇撇嘴,追上了秦正南,一起离开了销售部。

    闻言,几个员工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可看到方丽颖那隐忍着愤怒的样子,又不敢做声,都赶紧回到自己位置假装忙碌去了。

    方丽颖纵然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服气,还是点头哈腰地把秦正南送进了电梯,折回来时那张妩媚的脸上像是敷了一层寒霜面膜,一点生气都没有。

    “方经理,对不起……是我不好,让您受到牵连了!我拿到工资一定帮你补上公司扣您的!”肖暖看到她过来,忙去道歉。

    “没关系,有错我们一起承担,以后好好干就行了!那边那个位置是你的,去干活吧!”方丽颖指着角落里的一个空位置,面无表情地对肖暖说。

    “好!谢谢您了!”肖暖有点意外,方才在办公室里,方经理还很严肃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没生她的气?

    这个部门经理真是大气度,看来自己小人之心了!巨纵叨技。

    肖暖来到自己的位置,稍微整理了一下桌面,就打开了电脑。

    旁边的两位男同事都悄悄过来跟她打招呼,“嗨,晓暖,我叫jack,你好。”“我叫desi,我们三个是d组的,一个组的!”

    “你们好!”肖暖友好地对他们笑了笑,好奇地问,“怎么分组的?”

    “按位置啊!”desi下意识看了一眼方丽颖那紧闭着的办公室门,小声说,“我们这里18个人,分了五个组,a,b,c,d,e,是按照上个月的销售业绩来的,我们俩上个月最差,你新来的没销售,所以我们是e组咯!”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这个月努力,下个月去a组!”肖暖握起拳头,给两位新同事打气。

    “好,努力!”

    肖暖笑了笑,刚转过身来,就看到方丽颖从内部飞鸽上给她发了一个文件夹,并附了一句言:这是上周的各组的销售情况,你赶下午下班前汇总出来,然后写一个总结性的材料交给我。

    肖暖连忙回复过去两个字:好的。

    可打开文件夹的时候肖暖却傻了眼,这哪是每个组的,明明是每个人上周的工作情况,表格里乱七八糟还有很多是空白的,尤其是一些机器的型号,后面备注着需要找各人核实数据。

    换句话说,工作量很大。

    肖暖看了看时间,上午经过报道还有刚才迎接秦正南那个坏蛋已经浪费了快两个小时了,只能尽快了!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开始干活!

    午饭时间,desi出去的时候敲了敲她的桌子,“晓暖,走,先去吃饭。”

    “我不饿,早上吃多了,你们去吧!”肖暖拒绝了他的邀请,低头继续干活。

    董事长办公室里的秦正南,从监控视频里看着那空荡荡的大办公室里,肖暖一个人时而敲会键盘,时而拿出资料核对,一副认真的样子,不由地皱了皱眉。

    肖暖紧赶慢赶,终于赶在离下班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按要求统计完了所有数据,把电子版的发给方丽颖之后,又打印了一份送到了她办公室。

    “先放那吧,我没时间看。你快来,先帮我把这份文件敲成电子版,我立刻要用。”方丽颖把手里一沓厚厚的文件递给她,“可能辛苦你要加个班了,输完把电子版发我邮箱,我晚上要用。”

    “好的。”肖暖双手接过来的时候,翻了一下,竟然密密麻麻正反页有九十多页的a4纸,还都是小四的字体!

    “方经理……这个,您急用吗?”肖暖为难地问。

    虽然她打字速度不慢,但这么多的文字,不敲个一夜肯定是完成不了的。

    “当然!你快去敲啊,还愣着浪费时间干什么?”方丽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好!”肖暖咬咬牙,拿着资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敲。

    *

    秦正南在地下停车场等了十几分钟,仍不见肖暖下班,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

    “秦太太,还不准备下班,想当劳模吗?”秦正南不悦地问。

    “工作还没干完,你先回去吧,我呆会自己打车回去。”肖暖用脸和肩膀把手机夹住,边敲字边说。

    听着手机里传来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秦正南微微挑了挑眉,“现在是下班时间,按照我们定下的协议,你应该回家照顾老公了。”

    “我晚点回去,就晚一会,好不好?”

    “给你三分钟,不下来的话,明天你就别来上班了!”

    秦正南警告完就挂了电话。

    肖暖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转身看了一眼已经空掉的办公室,又看了看手里这厚厚的资料,咬了咬牙,“算了,拿回去打吧!等把他伺候好了,我再忙我的!”

    秦正南瞧着那从电梯里慌慌张张跑出来的小身影,抬腕看了看时间,满意地蹙眉,“还不错,挺准时。”

    上了车,肖暖一句话也没说,转眸一直看着车窗外。

    “怎么?怪我惩罚的重了?”秦正南去抓她放在腿上的手,被她甩开,依然扭过头不理他。

    “庄晓暖同志,这工作是你自己要的,我今天去只是按照你的要求,把你当成了普通职员对待,难道你想让我对你搞特殊?”秦正南抬手揽住她的腰,不顾她的反抗,硬是把她拉近了自己的旁边。

    “你惩罚我就惩罚我呗,为什么还要惩罚方经理,她又没错!”肖暖终于转过身来,拧着眉不高兴地质问他。

    “姚准!”秦正南没有回答他,而是转眸对坐在副驾驶的姚准说,“你今晚把华美的所有规章制度给太太打印一份出来,让她好好学习学习,让她看看我今天惩罚的对不对。”

    “好的!”姚准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肖暖,点头。

    “您是董事长,自然是对的,永远是对的!”肖暖听到有规章制度,气消了点,可还是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太太,你真是冤枉南哥了,他一直都是奖惩分明的人!”姚准对肖暖说。

    秦正南横了他一眼,明显是嫌他话多。

    “哦哦哦!看来是我冤枉董事长大人了!”肖暖撇撇嘴,冲秦正南干干地笑了笑,皮笑肉不笑,明显还是不服气。

    “秦太太,我有必要提醒一句……”

    秦正南的话还没说完,正在行驶中的车子突然“嘭”得一声,紧接着是“吱——”得一声刺耳的紧急刹车声。

    幸好车上四人都系了安全带,只是在惯性的作用下身子前倾了很大的弧度之后,全都诧异地慢慢地坐直了身子,往前看去。

    肖暖只看到了一个像是自行车的车子倒在地上,车轮胎还在空中高速运转着。

    完了!怎么撞到人了呢?

    “先,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没看到,这个人突然就撞了过来……”司机小张已经吓得面无血色,转过身来,哆哆嗦嗦地向秦正南汇报。

    姚准那边已经下车去看情况了,肖暖正要去开车门下车,被秦正南拉住了手腕,冷声说,“不要下去,让姚准处理就好了!”

    肖暖发现自己的手瞬间冰凉,而秦正南握着她的那手也不似平时那样温热……似乎多了一层细细黏糊的汗水。

    再去看他的脸,方才还好好的平静的脸,此刻阴郁一片,那深邃的眸子里深不见底,黑幽幽一片……

    小张见秦正南没有发话,自己也下了车去看情况。

    “这里并不是斑马线,也没红绿灯,怎么突然会有骑自行车的人撞上来……”肖暖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这一带既不是市中心,也不是商业区,属于二环附近,道路两边都是一些酒店宾馆和便利店,而且前面很长一段距离都没有斑马线……骑自行车的人从哪冒出来的?

    “恩,没事,不要担心。”秦正南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抱进怀里,肖暖的视线下移,看不到外面的任何情况。

    秦正南这个视角看出去,不仅能看到那还在转动的车轮,还有旁边被撞倒在地的人以及那漫地的鲜血……那不是自行车,是个轮椅。

    是个坐轮椅的中年男人。

    秦正南闭上眼睛,剑眉紧蹙,另一只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渐渐用力,握成了拳头。

    外面慢慢聚集起了人,车子也停下来不少,交通很快被堵塞,很多人好奇地往车里张望着。

    姚准给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再看到那躺在血泊里的男人,尤其是看到那个被撞得掉了一只轮子,而另一只轮子已经被压扁,几乎不成样子的轮椅,不由地蹙紧了眉头。

    小张给先生开了七八年的车了,从来没出过问题,今天是怎么了?撞到人不说,还竟然是一个坐轮椅的人。

    “我先带人去看医院,你打电话让小崔开车来把先生和太太接回去,你不要紧张,在这等交警过来。”姚准吩咐完还在紧张状态的小张,就吆喝周围的人一起将撞倒的男人抬上了一辆出租车,快速赶往医院。

    肖暖躺在秦正南的怀里,却被吓得开始哆嗦起来。

    “不要怕,姚准已经带伤者去医院了,我看了眼,没什么大碍。”秦正南感受到了她身子的战栗,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恩,只要别把人撞坏就好……”肖暖点点头,却是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躺在他怀里,能清晰地问道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让她感到安心。

    在交警赶来之前,秦正南之前给肖暖安排的司机小崔就过来把秦正南和肖暖接走了。下车的时候,秦正南对小崔交代了几句,没有让肖暖忘车子前方的事故现场看。

    “见了交警,实话实话就行,不要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临走时,秦正南对小张说。

    “知道了,先生!让您和太太受惊了!”小张颔首,一脸的惶恐。

    刚回到别墅,秦正南就接到了姚准的电话,肖暖来不及换季妍递过来的拖鞋,就跑到他身边去听电话,一脸的担心。

    “恩,知道了!”秦正南看到肖暖凑了过来,点头应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怎么样?被撞到的人,没事吧?”肖暖问他。

    “恩,一点擦伤而已,姚准处理就好了,我们吃饭吧。”秦正南把手机递给季妍,握住肖暖的手,轮椅向餐桌滑去。

    “那就好!”肖暖长长舒了一口气,边走边按了按秦正南的胳膊,“你也别怪小张,他开车挺稳的,应该是骑自行车的人没看路况不小心撞过来的。”

    秦正南点点头,“恩!没事!快吃饭吧,你不是还带了那么多资料回来么,吃完去忙吧!”

    肖暖像是拿到了特赦令,立刻乖乖坐到了餐桌边,“好,我吃完马上去加班。”

    晚饭后,秦正南看着匆匆去了书房加班的肖暖,和季妍一起回到了卧室。

    “先生,姚准打来电话,说......人没了。”季妍把秦正南推到阳台上,一脸的凝重向他汇报。

    “对方是什么身份?”秦正南剑眉深蹙,深邃的眸子望着窗外渐渐袭来的夜色,冷着脸问。

    “目前还没法确认,没有人来认领,死者身上只有一个身份证,警方已经拿去查了,目前还没结果。”季妍犹豫了一下,在他旁边蹲下来说。

    “有身份证还查不到吗?叫什么名字?”秦正南微微松了一口气,问她。

    季妍的秀眉却拧得更紧,咬着唇低下了头,“身份证上显示是江城当地人,但跟居住地的社区核实过,那边并没有这个人。我想,警方那边可能也出现了问题,否则在公安系统里查个人不会需要这么久。”

    秦正南转眸看向季妍,“季妍,你在答非所问,你知道死者有什么背景吗?叫什么名字都不敢报给我?”

    “不是......我是觉得名字不重要,反正我们都不认识那个人。”季妍垂眸答道。

    “死者,叫什么名字?身份证上的地址在哪?”秦正南收回视线,冷声问道。

    季妍闭上眼长长做了一个深呼吸,“身份证上的名字,叫,秦正南。住址是江城东城区东三路31号,桦林居小区。”

    闻言,秦正南放在扶手上的手骤然一紧,眸光一凛。

    季妍不忍地叹了一口气,抬眸看向秦正南,“先生,还有一件事。这一片的楼盘都是我们前几年准备回国的时候投建的,今天把这个小区的主管喊来,他们一家一家的查,根本没查到有这么一个人。而根据死者身份证上的楼房和房间号......那套房子已经空了半年了。”

    “继续说下去。”

    季妍再次犹豫了下,“半年前,这个房间里死过人。”

    “原因。”秦正南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冷。

    “半年前,有一个空巢老人自杀在里面了。他的儿女都在国外,回来匆匆为老人办理了后事之后,就把房子留了下来,也让人帮忙卖过,一直没人问津。”

    季妍说完之后,阳台上立刻陷入了一片寂静里,只能听到几只飞过的鸟儿扑棱棱拍打翅膀的声音。

    良久,秦正南居然轻笑出声,“真是巧,还有人跟我同名的。更巧的是,跟我一样坐着轮椅。而我们这两个一样的人,居然还撞到了一起。季妍,你如何看待这样的巧合。”

    “阴谋,明显的阴谋。”季妍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说。

    “我们在江城有有过节的人,还是在国内有仇人?”秦正南似乎是饶有兴趣的问她,语气里淡然了很多,不似方才那样冷肃。

    季妍摇了摇头,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除了......”

    “不可能是他们!”她还没说完,就被秦正南直接坚决地打断,“他们要是想对付我,直接找人来撞死我就行了,何必这么曲线地制造这么多巧合,这么做,无非只是想吓唬警告一下我罢了!”

    “那,我们刚回来,应该没有树敌的。”季妍也是不太确定地说。

    话音刚落,她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姚准打来的,她忙接通,递给了秦正南。

    “南哥,季妍都给你汇报了吧?”

    “恩,有没有最新的进展?”

    “警方那边查出来了,说身份证是假的,但是目前仍查不出他的真实身份,没有任何人来认领。”

    闻言,秦正南微微眯了眯眸子,抬眸看着苍穹上的那轮月亮,说,“请法医,对死者真正的死因进行检查鉴定。”

    “真正死因?”姚准不解地问,“你是怀疑,他不是被我们的车撞死的?可是现场......”

    “去办就行了,别问那么多。”秦正南打断他。

    “好!知道了!”姚准应了一声,继续汇报,“车祸现场虽然没有在路口,幸运的是,旁边几家酒店的门口安装了视频,前前后后连起来观察之后,警方那边得出结论:虽然责任方不在我们,但毕竟是机动车辆撞死了行人,所以我们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你去处理就好,这件事注意保密,不要在公司那边传开,尤其不能让董事会的人知道。”

    “明白!”

    “也不要告诉太太,就说人只受了点轻伤,已经送回了家,其他任何信息都不要透露出去。”秦正南吩咐道。

    “知道了!”

    挂了姚准的电话,秦正南转眸问季妍,“你可听到了?”

    “恩!”季妍点点头,“您放心,我不会告诉太太,免得她多想。”

    “糕点房的事怎么样了?”秦正南问。

    季妍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已经在招聘最好的糕点师了,我们先在全国各个省会城市和直辖市把连锁店开起来,如果效益好,再向二线三线城市发展。”

    这桩车祸发生得这么蹊跷,先生居然看得这么淡。正在谈这件事,又突然去问肖暖的事了。

    “恩!二线三线城市还不够,初步计划里可以把连锁店扩张到一大一小两个地方。大的是大市场,走向国外,小的是,小的地方,就要要让全国人都能吃到暖暖糕点屋的食物。”

    “好的!那......注册名字就叫暖暖糕点屋?”季妍问道。

    “恩,就这个吧!”秦正南点点头。

    季妍秀眉微蹙,踌躇了一下,问他,“先生,有个问题我很好奇,您起的这个暖暖,是肖暖的暖,还是庄晓暖的暖?”

    秦正南握着手机的手微微一顿,沉声说,“有区别吗?”

    “当然有!”季妍肯定地点了点头,“现在,我们已经能确定肖暖并非是庄晓暖,那么,我们以后极有可能会找到真正的庄晓暖。如果庄晓暖出现了,您这个曾近认为就是庄晓暖的肖暖,该怎么处理?”

    秦正南转眸突然冲季妍轻笑道,“季妍,那你先告诉我,你这么问,是出于什么目的?想得到我哪个答案?”

    季妍瞧着他那凌厉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自己,连忙低下了头,“先生,季妍又多嘴了!季妍只是想提醒先生,我们想要拿到东西,必须找到庄家人。”

    “没关系!”秦正南并没有生气,面上反倒格外轻松,转过轮椅,一边向门口滑去,一边背对着季妍说,“暖暖就是暖暖,她是哪个暖不重要!至于我们想要的东西,你不觉得已经慢慢浮出水面了吗?”

    浮出水面?

    季妍不解地追了上去,“您已经看出什么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