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59.一张旧照片

    她,居然是董事长夫人?

    “对对对!这就是董事长夫人,我们在报纸上看到的!”有眼尖的人终于看了出来,恍然大悟道。

    “是啊。好像就是!我们董事长结婚那天的消息!不过,董事长夫人比照片还漂亮,都不敢认了!”有人开始附和,开始恭维。

    方丽颖不由地张大了嘴巴,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听着周围几个经理的议论,完全傻了眼。

    姚准和祝飞鹏一起上前将肖暖扶了起来,一人扶着一只胳膊,几乎是将她架空了起来。

    “啊!疼!”左脚脚尖不小心蹭到地面,疼得忍不住呻吟一声。

    秦正南看着那明显红肿起来的脚踝,剑眉紧蹙,“怎么走路的,崴成了这样?”

    “崴都崴了......我们先回去吧!”这里人实在太多,又都是公司高层,他当真就不顾他董事长的身份吗?就这样戳穿她那冒牌身份吗?

    “你这样怎么走?”秦正南无奈地摇了摇头,伸出了手。“过来,坐我腿上。”

    “不用不用,我没事,你看可以走!”肖暖连忙摆手,推开姚准和祝飞鹏,可脚尖刚一着地,又痛得跳了起来,索性单腿蹦起来蹦到了他身后,双手扶住了轮椅。“看,真的没事。”

    说完,悄悄呲牙咧嘴。

    “董事长夫人,您脚都伤成这样了,我们还是送您去医院吧。”祝飞鹏客气地建议道。

    其实,今天在他因为着急而闯进董事长办公室,看到他们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他就猜到了他们关系不一般。董事长的办公室里,除了季妍和几个女经理偶尔去之外,几乎没有女人进去过,更何况他们那样亲密地一起吃在办公室里午餐。

    没想到。竟然是董事长夫人!看来,前段时间的谣传都是真的,董事长刚回国就闪婚了......那么。这个女孩是他外甥的未婚妻?

    “是啊是啊,您脚伤到了,得赶紧去医院处理!”旁边的几个经理也连忙关心地建议。

    肖暖一直没敢往人堆里看,可眼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将脸转了过去,“真的不用麻烦各位了,太晚了,你们都回去吧!我跟董......我跟正南自己去医院就行了。”

    “恩,散会吧!”秦正南刚挥了挥手,又放下手,直接握住肖暖的手,笑着面向下属们,“等等!我向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太太肖暖。”

    “董事长夫人好!”大家齐齐恭敬地向肖暖颔首打招呼。

    方丽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孩,视线在她的脸和脖子上挂着的那工作证上的照片、名字上来回梭巡。核对......最后脸上露出勉强的笑意,“董,董事长夫人好!”

    “大家不要这么客气,叫我肖暖就行了!”肖暖自然是把方丽颖的所有脸部表情变化都看到了眼里,将手从秦正南手里抽出来,抱歉地对方丽颖点了点头,“方经理,我不是要故意以庄晓暖的身份进销售部的......不是要骗你们,是因为......”

    “是因为暖暖想为我们华美出一份自己的力!”秦正南打断结结巴巴的肖暖,笑着对方丽颖说。

    “董事长夫人太客气了,您下来视察工作是应该的!”方丽颖脸上的笑已经僵硬。

    秦正南不等肖暖开口,直接抢过话头,“好了,你们都回去吧!今天辛苦大家了!投毒事件带来的影响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在凶手没查出来之前,各位一定要提高警惕!”

    人群陆陆续续散了,最后大厅里只剩下了秦正南,肖暖,姚准和祝飞鹏。

    “南哥,太太这脚伤得不轻,得立刻用冰敷,我们去医院吧!”姚准瞧了一眼肖暖的脚,对秦正南说。

    “把她背下去,回家吧!”秦正南道。

    “不用不用,不用背我,我可以自己下去的!”

    肖暖又连忙摆手,被秦正南一把捉住她的手,一脸严肃地说,“你是要坐在我腿上一起下去,还是让姚准背下去,自己选个!”

    “非要选吗?”肖暖不情愿。

    “必须二选一!”秦正南口气强硬。

    肖暖瞧了一眼正在悄悄冲自己无奈耸耸肩的姚准,那弯弯的眸子好像在说“太太,抱歉,我也帮不了你了!”

    她又下意识地抬起受伤的左脚,试着动了动,结果是疼得她咬着唇,感觉那冷汗都要从额头渗出来了。

    肖暖咬了咬牙,“我跟你一起坐轮椅!”共史豆弟。

    说着,就扶着轮椅扶手,蹦蹦跳跳地跳到了秦正南前面,犹豫了一下,直接坐在了他大腿上,双脚终于离开了地面。

    秦正南的俊脸上,不是没有讶然的,但却只是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满眸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满意,继而,变成了满满的宠溺。

    他抬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轻轻转了半圈,让她侧面面对他,双手将她的身体控制住。

    这个姿势,让肖暖条件反射地就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想要脱手但又怕摔下去,只好一只手继续勾住,害羞地低下了头来。

    这回可真是糗大了!当着他下属的面,就这样......她实在是太倒霉了!

    姚准和祝飞鹏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偷偷笑了下,连忙走到秦正南身后,一起推着轮椅向电梯走去。

    一路上轮椅行驶得很顺利,但是从电梯出来,走到地下停车场,向车子推去的时候,由于地面不太平坦,小小的颠簸了几下。肖暖下意识地将他的脖子勾得更紧,身子也顺势跟他贴得紧了一些。

    有一瞬间,她看到秦正南突然蹙了下眉头,那素来沉静的俊脸似乎闪过一抹绯色,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原状。

    “怎么了?我弄到你哪里不舒服了吗?”肖暖问他。

    “没有,坐稳抱紧就行了!”

    “你的皮带好硬啊,铬得我疼!”她感觉大腿那里压在了他腰间的皮带上,硬硬的一根东西,垫得她很不舒服。

    “哦……”秦正南迟疑了一下,“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说完,他瞧着怀里女人一副小心谨慎又没心没肺的样子,咬了咬牙。

    秦正南,在她面前,你是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了吗?

    一行人折腾一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季妍看到姚准将一瘸一拐的肖暖扶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了她手上的脚踝,连忙吩咐丁嫂拿来了冰袋。

    “我来吧!”秦正南从佣人手里拿过冰袋,将轮椅控制到肖暖旁边,皱眉看着她的脚,拍了拍自己的腿,“还不赶紧抬起来。”

    肖暖咬着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围了一圈的佣人,慢腾腾地把左腿抬起来,放到了他的腿上。

    秦正南将她的鞋脱掉,正要去脱丝袜,肖暖的脚缩回来一点,“我,我来吧,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去洗澡。”

    他扭头一个冷厉的眼神扫过去,捉住她的脚又拉到了自己腿上,利索地将她的丝袜褪了下去。

    脚踝处已经红肿一片,受伤的地方比旁边高出一厘米多,好在时间还短,淤血还没形成,冷敷还来得及。

    秦正南剑眉深蹙,手握冰袋伸向伤处,尽管已经很小心翼翼了,但突然袭来的冰凉还是让肖暖本能地“嘶”一声,脚又缩了回去。

    “现在知道疼了?穿不了高跟鞋谁逼你穿了?”秦正南再次将她的脚拉回,直接放到了自己怀里,将冰袋覆了上去,“忍一忍,今晚冰敷一晚,明天热敷一会就会好很多。”

    肖暖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咬着牙点头,“好!我忍!我也不想穿高跟鞋啊,可是女同事都穿,我不穿倒显得特殊了,不想搞特殊!”

    说到这里,肖暖不满地嘟起嘴,“你说话不算数,说好了让我当庄晓暖的,两天时间还不到,就把我出卖了!还非要当着那么多部门经理的面!你就是故意的!”

    秦正南淡淡瞥了她一眼,“怎么?嫌弃我挡了你红杏出墙的机会了?那个要扶你起来的经理怎么样?我们企宣部的,二十多岁,青年才俊。”

    “真的吗?那你怎么不早说,我都还没来得及抬头,你就出现了!”肖暖故作遗憾地摇了摇头,“啊!你捏我干嘛?”

    “我看你还是疼得不厉害,还有心思在这里犯花痴!”秦正南抬手惩罚性地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站在旁边的季妍,看着秦正南悉心地为肖暖冰敷,看着这明明是假夫妻的两个人在佣人面前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秀眉一点点蹙起,垂在身侧的双手慢慢用力握紧。

    这一夜,肖暖是脚上挂着冰袋睡觉的。偶尔翻身不小心碰到脚踝,会在梦里疼得呻吟一声,但又会很快睡去。

    秦正南却是一夜没怎么合眼。

    前半夜,他和姚准、季妍将近期因为华美而不得不宣告破产或被直接被华美吞掉的企业全部研究了一番。而后半夜,当他回到卧室,刚好听到床上的小女人偶尔疼得轻唤一声的时候,都会去检查一下她的脚,再用轻柔的力道轻轻按一会,直到她发出均匀悠长的呼吸。

    翌日,肖暖醒来的时候,季妍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一把轮椅。

    “太太,您脚不方便,先生让您这些日子坐轮椅行动,以免受伤的脚因为用力受到二次伤害。”

    “我也坐轮椅?”这是肖暖看到那张跟秦正南使用的轮椅几乎一模一样的轮椅时的第一反应,“算了吧,我觉得我不需要……”

    这让佣人们看到了也太滑稽了吧?秦先生秦太太都坐轮椅上,这主子都残了……

    她还没腹诽完,秦正南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霸道得不容商量,“不坐也得坐,除非你现在就能下地走路!”

    扭头望去,男人轻蹙着剑眉的俊脸出现在门口,轮椅缓缓滑了进来,可他的语气却突然轻柔了些许,“呆会中医会过来给你按摩祛瘀,淤血消去之后,再休息三五天就好了。怎么,想休长时间的病假吗?在华美,病假超过三天可是没奖金的。”

    肖暖瞧着他将轮椅控制得极其灵活,几个按钮,想什么时候转弯什么时候转,想什么时候停立刻就能停……灵动的眸子转了一圈,她双手扶住轮椅扶手,乖乖坐了进去,“好吧!坐就坐嘛!为了我的奖金!”

    季妍不由地看了一眼秦正南,微微挑了挑眉,这太太,到底是听先生的话呢,还是真为了那点钱?

    秦正南没有吭声,转动轮椅调转方向走出了房间,向升降电梯滑去。

    “太太,这几个按钮是这样……”季妍正准备给肖暖讲一下控制轮椅的方法,她却匆忙点点头,“我会呢,平时看他用得多了,都学会了!”

    说完,按了手下的一个按钮,只见轮椅开始缓缓向前走去,她那小脸上立刻露出兴奋的神色,扭头得意地对季妍说,“怎么样,还可以吧?”

    话音还没落,只听“嘭”得一声,轮椅撞到了门框上,停了下来。

    “啊!没看到没看到!”

    肖暖讪讪地吐了吐舌头,一时间看到那几个按钮却不确定哪个是倒退和转弯的了,索性在上面乱按一番,轮椅顷刻间在原地转起圈来,吓得她忙抓紧了扶手,大叫起来,“季妍,季妍,快帮帮我……”

    季妍连忙上去控制住轮椅,按了停止键,“太太,这个车的控制键和先生的那辆不太一样,您还是让我给您简单讲一下吧,刚开始用的时候,速度一定不能快。”

    “好,好,那你教一下我!”肖暖终于不逞强了,抚着心口心有余悸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想感受一下他的日常生活,怎么连这么简单的行走也不会,真是笨!

    秦正南听着身后那一声声的惊叫,微微拧了眉,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先下了楼。

    “我晚上回来,你今天开始哪都不许去,禁足一周。”早餐后,秦正南离开的时候,对肖暖下了命令。

    “哦,知道了……”肖暖还在琢磨着身下的轮椅,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秦正南离开之后,中医很快就过来给她做了热敷,脚踝上的淤血当即消退了很多,疼痛感也没那么强烈了。

    要是放在平时,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下地走路了,可是这次,她并没有。

    坐在轮椅上,来回在院子里、客厅里转来转去,把秦正南平时走的最多的路线来回重复,她就是想感受一下,他天天坐在轮椅上,会不会很闷,会不会有吃力或者无助的心情?

    一番实践下来,一开始的新鲜感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了两种感受:累,不方便。

    他每天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是在轮椅上度过,真的是好辛苦,好孤单啊!

    肖暖感慨了一句,又把轮椅转到了升降电梯上,上了楼。

    到了书房,她悠闲地转了几圈,不经意间却发现了一个小玄机。原来,书房里的书桌和书柜,从她现在坐在轮椅上的高度看过去,能看到中间都夹了一层,里面放了很多书籍和资料。

    但是平时她进来过几次,居然都没有发现过!

    这应该是方便秦正南平时阅读方便的吧?就像他卧室和浴室里的设施一样,都是按照他坐在轮椅上的高度去设计的,伸手可拿,轮椅的座位都可以不用升降。

    肖暖随手翻了几本书,果然,都是他平时看得最多的书,管理类的,经济类的……突然,一张照片从手里的书里掉了下来,落到了脚下的地板上。

    她放下手里的书,好奇地弯腰捡了起来。

    是一张旧照片,两个男孩和两个女人的合影。其中一个女人她认识,秦雯丽年轻的时候。另一个女人扎着利索的马尾,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姣好,眼神清澈,像一个女大学生,笑起来清纯可人。她搂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男孩小小年纪面色沉俊,噘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而秦雯丽手下的搂着的男孩,应该只有两三岁的样子,咧着嘴对着镜头傻笑。

    肖暖把照片凑近眼睛,这难道就是秦正南和安俊远?那,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妈妈了吧?

    好年轻的妈妈啊!看起来比秦雯丽还要小几岁的样子。

    不过,怎么看到这照片吧,很熟悉的感觉!尤其是他们拍照的这个背景,是个花园,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以前在安家见过这张照片吗?应该是了!只是当初不知道这人是安俊远的亲戚罢了!

    肖暖看着照片里的几个人,脑子在高速运转:从对安家和秦家的一点点了解来看,秦正南的妈妈应该是安俊远外公娶的第二个老婆,所以他和秦雯丽才应该是同父异母的姐弟。

    照片里,他母亲和秦雯丽都笑靥满面,四个人里,只有秦正南没笑,反倒很严肃不满的样子。

    那么,为什么现在的秦正南,总是给她另外一种错觉呢?那就是,他好像并不喜欢安家的人,不管是安俊远还是秦雯丽……而安俊远,更是屡次三番当着秦正南的面对他说出不敬的语言。

    这两家人,莫非有什么过节,误会?

    肖暖撇撇嘴,自己可真会瞎操心,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不过,俗话说一岁看大,三岁看老,果然如此!这个秦大叔,小时候就这么个样子,好像别人欠了他钱似的,也难怪现在还是如此霸道呢!

    不过,那个时候的他,还是双腿健全的孩子。如果时光能倒回到照片里的岁月,如果他能预知自己几年后会失去双腿……是不是就应该选择另外一种生活?

    真是遗憾!

    肖暖正要把照片放回书里,看到了背面的一行字,歪歪扭扭的铅笔字:6月2日,因为暖暖妹妹,被爸爸打了。

    暖暖妹妹?他还有一个妹妹也叫暖暖吗?

    肖暖既想笑,又觉得巧合,莫非是他欺负他那个暖暖妹妹了,才被秦老爷子揍了一顿?难怪会满脸的不高兴呢!

    肖暖正想把照片放回,犹豫了一下,悄悄把照片塞到了自己轮椅的坐垫下面,走出了书房。

    一个午觉醒来,季妍指着几乎摆满了整个客厅地板的礼盒补品对肖暖说,“太太,这是公司的几位经理送来的,给您补身体的。”

    “给我补身体?”肖暖瞧着那些高档礼盒,诧异地张大了嘴,“我身体好的很,我哪里需要这些东西?”

    “您的脚不是扭伤了么,他们表示一下心意。”季妍耸耸肩,挑了挑眉,似乎也是很无奈地样子,弯腰从一个礼盒上面拿了一张卡片递给肖暖,“这是销售部方经理送来的,说要请您务必亲启。”

    肖暖好奇地接过来,打开来看,果然是方丽颖的笔迹:董事长夫人,前两天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一定要原谅我!我保证,以后一定更加努力工作,不辜负董事长和您的期望!祝您身体早日康复!

    肖暖不由地轻笑起来,“不就是扭了个脚么,这些人怎么小题大做的!”

    “这就是普通员工和董事长夫人的区别。”季妍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从她手里接过那卡片放了下来,“先生本来计划是让您以庄晓暖的身份在公司干一个月,他绝对不插手你的工作。可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看不惯你的主管欺负你,就亮出了你的身份。”

    “我们经理也没欺负我,都是我不争气,昨天偷听他们开会,不小心扭到脚了……他肯定是一时生气,就向大家介绍了我。”肖暖有点懊恼的样子。

    自己也真是不争气,才上班两天,就光荣负伤……秦正南不会真的克扣她的薪水吧?

    “其实,先生的用意您应该清楚。他是想让您通过亲身实践,体验一下这个社会的人情冷暖。一个人的时候,被人欺负是在所难免的,但是如果有了靠山,那完全就不一样了。”季妍说着,指了指身后如小山般的补品,“您看看这些,如果您还只是庄晓暖,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这样?”

    “所以,他们来看我,并不是真的看我,而是想在董事长面前表现咯?”

    “太太,您现在是秦太太,是华美集团董事长夫人,您就代表着董事长,也代表着华美,他们这样做是理所应当的。同时,也希望您以后,能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一些和秦太太或董事长夫人身份不匹的事来,否则,会让先生为难的。”季妍板着脸,明显说教的口气。

    “知道了!”肖暖转过轮椅,自己走出客厅,来到院子里赏菊。

    其实,季妍说的她都能理解,她也能接受季妍提醒自己的那些话。可是,她发现现在的自己,越来越不喜欢季妍总是把先生先生挂在嘴边。

    “我希望您在生活上能多关心关心他,不要跟他使小性子。”

    “您这样做,会让先生为难的。”

    口口声声让她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可却总是不信任她,她难道会做一些有损秦正南形象的事吗?既然如此,那当初他要娶她的时候,他们这些当属下当左右手的,怎么不出来拦他?

    好烦!

    肖暖突然的坏心情一直持续到秦正南的车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