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64.害羞,却也享受 抢红包啦!

    身后衣帽间的门被推开,秦正南放下手里正在翻阅电子文件的平板电脑,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在看到眼前的一袭长裙的女人时,他不由地怔住了。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毫不掩饰那眼中的惊喜。

    肖暖选了一条月白色的单斜肩长裙,款式极其简单,胸部带点褶皱,只腰间系了一圈亮亮的钻石腰带,除此之外,从上到下,没有半点装饰。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及踝的礼服穿在本就瘦高的肖暖身上显得她更加高挑纤长,将她身上的优点全部展现了出来,平时看着很瘦的她此刻也在裙子的勾勒下显得凹凸有致,恰到其份。

    完全跟平时那个俏皮的肖暖不一样,似乎那脸上的稚气也跟着消退,整个人妩媚妖娆了三分,高贵端庄了七分。

    “怎么样啊?会不会长了点?季妍还让我穿高跟鞋,我这因为高跟鞋崴了脚刚好。都有心理阴影了,我能不能不穿啊?”肖暖完全没有注意到秦正南那脸上的惊艳,提着裙摆在原地转了一群,撇着嘴问他。

    秦正南这才从不太礼貌地怔忡中缓过神来,嘴角扬起的笑都不太自然,倒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这衣服裁剪得还行,凑合穿吧!让季妍帮你选一双平底的鞋,我的高度不需要你穿高跟鞋。”

    说完,转身控制轮椅走了出去。

    “哦......知道了。”肖暖瞧着他离开的背影。不满地撇撇嘴,“选了这么久。也不说个好看不好看,就注意到衣服的剪裁了么?”

    秦正南来到书房。将轮椅停靠在了窗前。望着窗外渐渐袭来的暮色,他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她是这样美好的女孩,如果不是自己横刀夺爱,她和俊远该是这江城最让人羡慕的才俊佳人吧?

    秦正南第一次体会到了嫉妒的滋味,俊远那小子为何总是比他运气好,遇到的两个暖暖,都如此让人心动?

    翌日晚上,姚准和季妍将秦正南和肖暖送到了方氏集团举办联谊酒会的酒店门口,两个人目送那一对盛装走在红毯上的主子,直到两人被主办方的人带领进了电梯,他们才转身回到了车上。

    “你此刻心里怎么想的?”姚准将车窗打开,燃了一根烟,问坐在副驾的季妍。

    季妍的视线还在酒店门口徘徊,好像她心里的人还在那边一样。良久,才收回目光,“我听了你的意见。一心一意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要再妄想奢望更多到东西。”

    “呵呵!”姚准将口里的一团烟雾吐到她脸上,“这就对了嘛!”

    “滚!”季妍嫌弃的捂住了嘴,冷眼瞪了他一眼,挥手驱散烟雾,“姚准,你别得寸进尺,别以为我听了你的话,你就给我乱来!”

    “谁跟你乱来了?”姚准不屑地哼了一声,故作轻浮地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季妍你别在我面前摆这些对下人们的臭冷脸,我对你没兴趣,所以,我可不吃你这套!”

    “那当然!谁不知道姚特助就喜欢大胸大屁股的妖娆美女啊,怎么俗怎么爱,是不是?”季妍抱起双臂冷冷斜着他。

    “大胸大屁股怎么就俗了?你这是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瞧你这挡住脸就看不出前后的身材......啧啧啧,您这就不俗啊!”姚准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立刻进入戒备状态,毫不留情地将季妍损了一番。

    季妍却丝毫没有生气,扭过头去看向窗外,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

    两个人斗嘴斗了几年了,相互都是那种看不上的人,相互损一损完全就当是发泄了!

    姚准见她不斗了,自己也没了兴致,灭了烟转过身来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如果是真的喜欢,而且知道自己得不到他,那就试着为他做他喜欢的事,对他好的人好,爱他爱的人,做他喜欢的事,他高兴了幸福了,自己也就满足了。季妍,你能做到这些,才是真的大爱!”

    季妍用下巴指了指车窗前面的位置,“少跟我说教!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一点钟方向上,有一个大胸大屁股的美女,一个人,好像也要准备进酒会,你要不要去搞段艳遇?”

    闻言,姚准的眼睛立刻转了过去,刚好看到一抹蓝色的倩影拐进了酒店,边看边问季妍,“就那个吗?”

    “恩,你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反正你手上有邀请函,还不快去?”

    姚准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好了陪你的嘛,女人固然重要,哪有咱兄弟情重要!嘿嘿!”

    “赶紧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让我图个清静吧!”季妍直接开车门下车,绕到这边打开了驾驶室的门,“赶紧滚下来!”

    姚准看了一眼酒店的方向,又看了看季妍,蹭的跳下了车,“那谢谢了哈!”

    说完,转身立刻小跑着追去了酒店。

    季妍看着那焦急地背影,眼神落寞地摇了摇头,你跟了先生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把你这花心传染给他一点呢?

    肖暖推着秦正南到了酒会入口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停了下来,拎着裙子蹲下身子,仰着小脸问他,“那个,虽然我在安氏的时候,也参加过这样的场合,但是.......第一次以你妻子的身份来,如果哪里做得不好,你可别嫌我给你丢人哦!”

    秦正南微微一怔,随即勾唇笑了笑,抬手将她的手握住,“你什么也不需要做,站在我身边就行了。今天方氏总裁方宇翔请的人并不多,你无须紧张。再说,你我也不是主角,怕什么?”

    “你不怕我这个柴火妞给你丢脸就行!走吧!”肖暖冲他嘿嘿笑了下,起身推着她走进了会场。

    方氏集团的总裁方宇翔是江城本地人,方氏虽说是他老爷子一手创立的,但这几年到了他手上,也被经营得有声有色,方氏已跻身本地龙头企业之列。

    今晚的酒会,本是下属们为方宇翔安排的生日宴,可他本人素来低调,不喜过生日,但又不想拒绝属下们的好意,就临时把生日宴改成了企业间的联谊酒会。

    偌大的宴会厅里,男男女女各个衣香鬓影,三个五个一起谈笑风生,酒香味和轻柔的音乐声在大厅里撩绕着,气氛极好。

    看到秦正南的轮椅缓缓走了进来,方宇翔跟正在聊天的几个老总说了声抱歉,举着酒杯向秦正南走去,身后跟着托着酒盘的服务生。

    “秦董,我就说您怎么姗姗来迟呢,原来是舍得把新婚的妻子带来了。都说您婚后金屋藏娇,从来不带秦太太出门,看来我方氏今天还真是荣幸。”方宇翔长了一米八几的身高,二十来岁的年纪,脸上却也是没有什么表情,说完客套话,看向肖暖,伸出了手,“秦太太果然端庄贤淑,难怪听说我们秦董从来都是按时回家呢!”

    肖暖微微牵了唇递出了手,“方总好”手正要碰到方宇翔的手,秦正南抬手从中间打断,握住了方宇翔的手,弯眸笑道,“方总什么时候也想按时回家了,秦某倒是不介意做个媒,为方总也找个端庄贤淑的。”

    “好啊,那我就等待秦董的好消息了!”方宇翔倒是不介意,很自然地收回了手,转身拿起一杯酒递给秦正南。

    而肖暖,则是尴尬地笑了下,收回了手,看了一眼秦正南,他却是面色自然地跟别人聊起了别的。

    这个男人,是不愿意别人碰自己老婆的手吗?还真是小气啊!

    秦正南和方宇翔的聊天,引来周围不少企业的董事长或老总,都来跟这个一夜之间不仅在江城驻扎基地,还在短短几个月之间就收购了几十家中小型企业,数十家大型上市公司的华美集团董事长、这个刚回国就被定义为传奇般人物的秦正南打招呼。

    而肖暖从那些老总名媛的口里才得知,自己那天现场征婚的事早已经在圈子里传播开来了。

    “秦太太,您真是好运气,征婚也能在几分钟之内嫁给这么帅气又有钱有本事的秦董!”共司序弟。

    “是啊,据说秦董天天回家陪你,你可真幸福!”

    ......

    面对这样的恭维和赞美,肖暖觉得自己的脸上的笑都快僵硬了,好在秦正南始终都和她在一起,时而握住她的手,大方地把她介绍出去,只是从不允许她和别的男人握手。

    好不容易应酬完了过来主动打招呼的所有人,肖暖把秦正南推到休息区的沙发旁边,自己坐了下来。

    喝了一点红酒,脸上好烫,她根本不胜酒力,此刻觉得头都开始有点晕了。

    “你怎么这么老实,他们让你喝你就喝?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酒量?”秦正南拧着眉看着她不断地拍打自己发烫的俏脸,不悦地说。

    肖暖见周围没有人,就不满地说,撇撇嘴,看着大厅里那些红男绿女说,“我怎么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魅力呢,那么多人都来恭维你!你知道吗?以前我在安氏做销售的时候,安俊远带我来参加这种场合,为了我的销售业绩,我可是主动拿着酒去敬这些人的!还是第一次被他们恭维,哎,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说到这里,肖暖冲他嘿嘿笑了下,“谢谢哦,我的大树!”

    “大树?”秦正南不由地皱了皱眉,“又是大叔,又是大树,秦太太,你能不能给你老公我取几个好听一点的昵称?”

    “我觉得挺好听的嘛!”肖暖看着秦正南那俊脸上的笑意,心里暖融融的。

    其实今晚,虽然是在应酬,但是她有种自己真正就是秦太太的感觉。不仅是因为那些人说的那些恭维赞美的话,更是因为他时时处处都照顾着她的感受,当着大家的面也可以温柔专注地盯着她看,引来无数唏嘘。

    她害羞,但却也享受。

    “暖暖!你真的在这里!”肖暖正在腹诽,身后传来一道惊喜的熟悉的声音,她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人从身后抱住,脖子上被人使劲亲了一口,手蒙住了她的眼睛。

    肖暖一惊,不过闻到了空气中突然飘过来的香水味道时,立刻就安心下来,也是一脸惊喜,转了过来,“梦梦,你怎么也来了?”

    可不是就是裴梦么,一袭水蓝色小短裙的她化了精致的宴会妆,妩媚的长发搭在肩上,既青春又妖娆。

    “没意思,每次都被你这么快猜到!”裴梦放开了她,在她旁边正要坐下,看到了旁边轮椅上的秦正南,又忙站了起来,伸出了手,笑靥如花,“秦董,我是裴梦,方氏旗下一个公关公司的公关......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你家秦太太的好朋友。”

    “你好!”秦正南淡淡地勾了勾唇,抬手象征性地碰了碰她的手,转眸对肖暖说,“我去那边跟方总谈个事情,你们在这聊,不要走远了。”

    “好的,我跟梦梦聊会我去找你!”肖暖点了点头。

    “哇,暖暖,你家秦董今天这身西装穿上,更帅啦!刚才跟我握手的时候我心都颤了!”裴梦一副花痴的样子看着秦正南离开的背影。

    “好了,还跟我开玩笑!快说说,你怎么也来了?”肖暖拉着她坐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我们主管通知我,说多给了我们公司一个邀请函,见我最近表现不错,就给我这么一个见识大人物的机会咯!”裴梦挑了挑眉。

    “真巧!你来了就好了,我一个人无聊死了!”肖暖压低声音抱怨了一句。

    “你啊,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无聊什么啊,快给我物色一个,我去勾搭勾搭!”裴梦的视线投到满大厅那些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男人身上,一脸的兴奋。

    肖暖无力地叹口气,“我都不认识,一点都不了解,怎么帮你物色啊!你不是说你们单位有几个还能入得了你的法眼么?”

    “哎呀!几个怎么够呢,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么机会了,我好歹也混个脸熟啊!”

    “我刚喝了点酒,不舒服,跟我去趟洗手间吧!”肖暖感觉自己有一肚子的话要倾诉,硬是把裴梦拉起来拖向洗手间。

    两个人有说有笑来到洗手间,裴梦正要推开女洗手间的门进去,放在门把手的手突然垂下,转身对肖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声说,“嘘,过来,听里面讲什么呢?”

    肖暖皱了皱眉,“在这里偷听别人讲话?”

    “嘘!快过来!”裴梦扣住肖暖的脑袋,将她的耳朵跟自己的一样,紧紧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传来的声音。

    果然,里面很快传来的几个女人热烈的讨论声。

    “你可别太羡慕,虽然咱这几个的老公没秦正南帅也没秦正南有钱,但是,他至少是个男人啊!哈哈!”

    “你怎么就知道别人秦正南不是男人呢,或许他只是腿上有问题,那个部位很正常呢!”

    “是啊是啊,你瞧那个肖暖,面色红润,一副新婚小娇娘的娇羞小模样!怎么看都像是承受了雨露咯!”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肖暖手段也真好!原来不就是个无名小草么,攀了个安氏的总裁已经算是命很好了,本来婚礼上被新郎甩了我们还暗笑活该呢……结果呢,分分钟,就找了一个比安俊远还牛掰的男人,还是他舅舅!这一家人,闹得可真够热闹!这女人啊,脸皮也真够厚的!”

    “你们啊,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了,秦正南那样的男人,别说是你老公的舅舅了,哪怕是亲爹,给你们,你们要不要?”

    “如果他那方面没问题的话,我当然要了!”

    “所以说,你没别人肖暖有本事了,就算秦正南没那能力,别人也愿意嫁给他!”

    “那当然了,花不完的钱,男人算什么,有钱了随便外面找小白脸……哈哈,反正那个残疾的老公也没办法,谁让他自己不行呢?”

    “哈哈哈……”

    里面传来一阵笑声之后,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拉开,肖暖和裴梦一时没注意,都差点跌倒,裴梦及时抓住肖暖的胳膊,扶住了她。

    里面的四个光鲜亮丽的女人,在看到门口的两个女人时,同时愣住了,那脸上的表情变换可谓十分精彩。

    诧异的,尴尬的,惶恐懊悔的,当然,自然也还会会面不改色心不跳,一脸镇静的。

    此时的肖暖一脸的平静,尽管被裴梦握住的那手明显在颤抖,她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缓缓抬起了头,看向那几个刚才在洗手间里对她和秦正南大谈阔论的贵妇们。

    还不等她开口,急性子的裴梦先着急了,把肖暖拉到自己身后,抬手指着那几个女人,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几个,在背后议论别人真的好吗?”

    “你是谁,管得着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议论别人了?”为首的那个从始至终一直一脸镇静的女人抱起双臂,挑着眉不服气地问。

    “我亲耳听到的!你们这些女人,表面上光鲜亮丽的,背地里可真肮脏!”裴梦“呸”了一口。

    “啪!”她的话音刚落,那个女人突然扬手,抽了她一巴掌,恶狠狠地警告道,“哪来的黄毛丫头,也不看看跟谁在说话呢,别说你没证据了,就算我真的议论她了,怎么了?你想把我怎么样?”

    “梦梦,你没事吧!”肖暖连忙扶住了裴梦,看着她脸上顷刻间出现的红印,心疼地问,“疼不疼?”

    “能他妈的不疼吗?臭不要脸的老娘们!”裴梦被打得浑身来气,推开肖暖,就准备抽过去,那女人身后的三个女人挡在了前面,威胁的眼神齐齐看着她们俩小女人,那意思就是:你敢动手吗?谁人多?

    肖暖硬拉住了裴梦的手,看到她脸上那越来越明显的巴掌印,咬着唇,闭上眼大口做了一个深呼吸,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亲爱的,交给我。”

    说完,她把裴梦强行拉到身后,转身优雅地笑着对那几个女人说,“各位姐姐,对不住了,这是我妹妹,不懂事,我替她向你们道个歉!”

    言落,她颔首向几个女人鞠了一躬。

    “这还差不多!”三个挡在前面的女人这才满意地解除了戒备,一起看向那个为首的女人。

    女人眼睛里划过一抹讶然,似乎是没想到肖暖会这么低声下气地赔礼道歉,不过很快,那眸子里就开始闪烁着得意和高傲。

    肖暖认识她,中亚集团廖总裁的夫人,三十出头的年纪。刚刚她还挽着他老公的胳膊,向她和秦正南敬了酒。

    方才的廖太太可不是这个跋扈的样子,而是一副端庄高贵的模样,还热情地邀请她和秦正南有空去他们家做客呢!

    肖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转眸看向廖太太,“廖太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妹妹这一次,她有眼不识泰山。”

    看着肖暖脸上真诚的笑,聊太太挑了挑眉,高傲地仰起脸看了一眼天花板,“那就看在你老公秦正南的面子上,我就跟你们不计较了!管教好你妹妹,下次可别乱说话!”

    “谢谢!”肖暖再次向廖太太颔首道谢,在直起身子的时候,趁人不被,甩手“啪”得就抽在了廖太太的脸上。

    反手打过去的,用力太猛,肖暖觉得手背好疼。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一脸镇静地看着她。

    在场的几个女人全都愣住了,包括怕脸肿起来,刚用凉水拍完脸,准备过来加入战斗的裴梦,看到廖太太震惊地捂着她自己的脸,裴梦瞪大了眼睛。

    “肖暖,你干什么!”廖太太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她身边的姐妹站出来,恶狠狠指着肖暖。

    肖暖没有理会她,直接看向廖太太,脸上的笑容已经收起来,平静地看着她,“廖太太,这一巴掌是替我的朋友还给您的!”

    “你!你敢打我?”廖太太这才反应了过来,手垂下来就要去打肖暖。

    “啪!”肖暖比她动作快了几分,扬手又在她另外一张脸上抽了一巴掌,然后迅速后退几步,和裴梦站在了一起,手伸到后面的洗手台上,抓到了一样东西。

    “妈的!这臭婊子!姐妹们,给我打!”廖太太完全被激怒了,顾不上疼得火辣辣的两张脸,声嘶力竭地去指挥身边的姐妹。

    三个女人正要打过来,肖暖的手突然从身后抽出来,手上多了一瓶喷雾,举得高高地对着她们几个,“你们谁敢过来,我立刻喷瞎她的眼睛!”

    三个人都退缩了,为难地看向廖太太。

    廖太太已经气得七窍冒烟,抬手颤抖地指着肖暖,“你个没素养的小婊砸,有种来喷我,把我喷瞎,有种来喷啊!”

    肖暖转动手腕,把手里的喷雾向上面“呲”得喷了一点,那廖太太吓得立刻后退两步,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和脸。

    裴梦瞧着那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从肖暖手里夺过那喷剂就冲几个女人喷去,“呲呲呲”的声音传来,四个女人皆吓得低头抱住脑袋,开始求饶,“有话好好说,别做犯法的事!”

    “好了梦梦!”肖暖悄悄对裴梦说了一句,站到了四个女人的面前,把已经吓得在洗手台下蹲下来的廖太太扶了起来,对她说,“廖太太,我并非故意冒犯你,也并不是那种有仇必须当场就报的女人。但是,明明是你们几个不对,还要强词夺理出手打人,我想我的素质确实还没修炼到能把这也忍下去吞下去的高度。所以,我们今天算是扯平了!”

    “我打她一巴掌,你打我两巴掌,怎么能算是扯平,你当是我傻瓜吗?”廖太太不依不饶。

    “另外那一巴掌,是因为你在背后说了一些对我老公不尊重的话!也算是小小地提醒你了!”肖暖冷冷地勾了一下唇,“廖太太,不瞒您说,如果换做是以前,我一定还要为你们说的那些侮辱我的话再送你一巴掌!可是,我老公说了,让我少生气少动怒,这样的女人才可爱!我只好听我老公的话,不跟你们计较了!”

    “你!”廖太太气得浑身开始颤抖,“你这个女人,太嚣张了!不就是嫁了一个有钱人吗?再有钱,他还不是个残疾人,连个男人正常的能力都没有,根本算不上男人!”

    肖暖垂在身侧的手又紧紧握成了拳,她忍住了再次出手打她的冲动,抬眸笑着对她说,“廖太太,我老公是不是正常的男人,你怎么知道呢?你是体验过,还是见过?要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男人,不如晚上到我家来偷听偷听墙角好不好?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来的时候一定要把廖总一起带着,要不我怕我的声音刺激了你!”

    肖暖说完,转身拉住裴梦就大步离开,留下了四个目瞪口呆的女人。良久,才听到廖太太歇斯底里般的声音,“这个婊子太嚣张了,我一定要让她跪下来给我认错!”

    而不管是已经离开的裴梦和肖暖,还是留在那里愤愤不平的几个贵妇们,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刚才这场女人间的撕逼大战,全都被从对面男洗手间门里伸出来的一个手机拍到了。

    男洗手间里,姚准满意地看着刚刚录下的视频,一脸的得意,“南哥,你要是知道你的暖暖为了你动手打人了,会不会高兴得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啊?”

    自从进了宴会厅开始,他就一直跟着裴梦,因为她就是他和季妍在酒店门口遇到的那个大胸大屁股的女人。

    观察了一段时间,不仅发现她是单身的,而且知道了原来她就是方晴公关公司的裴梦。他能不知道吗?昨晚,秦正南让他去多弄了一张邀请函,就是给这个裴梦的。

    没想到,这个裴梦还是个挺有料的女人,符合他的胃口!姚准看到裴梦走近肖暖,本来想上前去打招呼,听到他们要去洗手间,自己也跟了过来,本想做一个不小心撞到她身上的邂逅,没想到却让他拍到了这么一场精彩大战!

    *

    肖暖拉住裴梦的手,一口气走到了走廊尽头,拐过弯之后才放开她的手,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喘了几口气。

    “暖暖,我真的感觉到我是第一天认识到你,你现在怎么这么厉害?抓个空气清新剂就把那些娘们吓成了那样!你也太有才了!我本来还一肚子气,现在一点气都没了!”裴梦按住肖暖的肩膀,满是惊喜和胜利之后的喜悦兴奋。

    肖暖却是一脸的平静,甚至是有点懊恼,无力地说,“我也是第一次认识这样的自己……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敢跟那些贵妇们动手。我现在,就是担心那女人去找秦正南,秦正南要是知道我在外面给他丢人了,肯定会不高兴的!”

    “怕什么!你就实话告诉他,谁让那些八婆们乱说话!该打!”裴梦一想起刚才那几个女人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哎!”肖暖叹了一口气,眼神纠结地看着裴梦,“梦梦,其实,我刚才没压住自己的火气,不光是因为看到你挨打了……其实在听到他们议论秦正南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火气在蹭蹭蹭往外冒,但是如果不是你在场,我估计我就冲进去了……后来,没想到那几个女人那么不讲理,背后说了中伤别人的话还有理了……哎!梦梦,我这骨子里那女汉子的因子是消除不了了!”

    “女汉子怎么了?难道非要被人欺负不还手就行了?”裴梦说到这里,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抓住肖暖的两个胳膊,“暖暖,我看你啊,是真的开始在乎那个秦正南了!”

    “是吗?你也看出来了……”肖暖颓然地皱着眉,“我也是刚刚发现的,本来就是想跟你见面聊这件事的,没想到又遇上这么一个插曲……梦梦,你说我是不是作啊?怎么会真的对他动心呢?”

    “真动心了?”裴梦问她。

    肖暖撇撇嘴,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一开始,我是觉得我不应该把他当一个正常男人看……你知道原因的,所以我就把他当病人看,当一个双腿不健全的残障人士看,所以我就听他的,他让我干嘛我就干嘛,反正嘛,自己征婚征来的男人,伺候呗……也就一年的期限,很快就会过去……”

    看到肖暖一脸的纠结,裴梦打断她,“可是后来,你在朝夕相处中,爱上他了?为他心动了?”

    “爱?”肖暖一怔,似乎是对这个词很意外。

    “嗯呐,你是不是已经爱上秦正南了吗?”裴梦点点头,挑着眉问她。

    肖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什么叫你也不知道?我问你,如果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你想不想跟他过一辈子?”裴梦着急了。

    肖暖点了点头,又很快摇了摇头,最后咬着唇看向裴梦,“我说了你可别骂我没出息!”

    “唉呀妈呀,你是不是故意要急死我啊!快说,你想不想跟他生活一辈子?”裴梦急得抬手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下,拧着眉焦急地问肖暖。

    肖暖冲她很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愿意!”

    “那不就得了!这就充分证明你爱上他了,还说不知道!”裴梦无奈地摇了摇头。

    裴梦刚摇完头,肖暖又接着补了一句,“别说如果他是个正常男人了,就算永远站不起来,我也愿意陪着他!只要他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