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65. 她再骄纵,我愿意宠! 抢红包咯!

    听到肖暖那似无奈又是懊恼,但明显又透着那种羞于启齿的涩然语气,裴梦愣了一下之后,直接抬手毫不客气地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你个小妮子是中邪了吧?”

    “你才中邪了!”肖暖拍开她的手,“我这不是在跟你说实话的么,当个秦太太,周围的人都是他的人,我心里有事也都没人倾诉,都快憋死了!梦梦,你说我该怎么办?”

    “什么该怎么办?你嫁也嫁了,爱也爱上了,这不是刚好吗?你烦恼个什么劲!”裴梦笑着揶揄道。

    “喂,你不帮我想办法,还在取笑我?”肖暖撇撇嘴,不满地对裴梦皱了皱鼻子。

    “好了!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纠结呢!那你告诉我,秦正南对你怎么样?”裴梦收起了脸上的笑,严肃地按住肖暖的肩膀,问她。

    “他……”肖暖看着裴梦眼里的认真,脑子里瞬间电影片花般地依次出现了很多个镜头。脸上不自觉地升高了温度,渐渐低下头来。

    那些个镜头里,有她和秦正南在婚礼上热吻的画面,有她第一次为秦正南洗澡时那羞于言表的心情和他当时那淡然又霸道的神色,有他突然间就伸出手扣住她脑袋,俯身强吻下去的画面,有他义正言辞地对秦雯丽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她肖暖是我的女人,她都有资格跟你平起平坐”……

    有他每天晚上从身后抱住自己一动不动可以睡到天亮的画面。有他和自己一起坐在钢琴边,他耐心地指导自己弹琴的画面。有他一口接一口吃完自己做的甜品点头称赞,之后却因为乳糖不耐受而腹痛难忍的画面……

    也有他突然拽住她的手腕。低沉的声音说“肖暖,别对我这么好,万一我习惯了你在身边离不开你了,一年后我可就不跟你离婚了”的画面……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夕阳西下中,两个人忘情拥吻的画面中……

    “喂!”裴梦瞧着肖暖那小脸上突然多出来的两朵红晕,并且以越来越红的趋势在快速发展,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妮子,你想什么呢?满脸通红?跟做春梦似的!”

    “讨厌!你才做春梦!”肖暖推开裴梦,站直了身子,“我得去找他了,呆会他找不到我,又要批评我了!”

    “喂!我问你话呢,他对你怎么样?你是不是想继续这么稀里糊涂过下去了?”裴梦拉住她的胳膊。焦急地问。

    肖暖停下来,舒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裴梦的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梦梦,就是因为他对我太好,才会让我对他产生好感,甚至是喜欢上了他。但是,我很怕这是一种错觉,所以,我会继续维持目前现在的和他之间的现状,反正我们还有十个多月的相处时间,如果一年后,我仍觉得自己想和他在一起,而他身边又没有别的女人,我愿意留下来继续陪着他,伺候他。就这样!”

    “靠!你都做了决定了,你还说你纠结!”裴梦拧了拧眉。

    “就是刚刚才下定的决心!这个前提是,他愿意让我留下来,如果要赶我走,我也不会留下来!就当这是一段美好的经历好了!”肖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像是突然间轻松了很多一样。

    “暖暖,说实话,除了那个方面的缺陷,我觉得他简直就是完美的男神!但是,既然你不在乎,又这么坚决,看得出来你已经对他至少是有了好感,我支持你!”裴梦对她真诚地笑了笑,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先不要着急让自己完全信任他,万一他真的还有别的女人,跟你这一年的婚期只是一种需要。所以,这一年,你好好观察观察他的生活和工作圈子,最好呢,是让他依赖上你爱上你离不开你……嘿嘿,你就可以和他双宿双飞了!哦,不……他好像飞不起来,遗憾!”

    “讨厌,我知道,我会把握好自己的感情的!”肖暖点了点头,给了裴梦一个“你放心吧”的微笑。

    就在肖暖和裴梦躲在走廊的角落里偷偷谈心事的时候,前厅酒会上却起了一番小风波。

    廖太太在三个姐妹的簇拥下,捂着被肖暖打得已然肿起来的脸,回到宴会厅,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开始低头抽泣,哭得那叫个梨花带雨伤心之至委屈至极。

    而身边的贵妇们,永远都不会嫌弃气氛太热烈,一边假惺惺地安慰着,一边用恰到好处的声音和动作吸引着周围的宾客都过来看个原委。

    不消几分钟,休息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几乎所有爱好八卦的贵妇们都来一探究竟,方宇翔立刻让助理和工作人员过来询问情况。

    而此刻,偏偏不巧的是,秦正南正在和几个企业负责人在谈笑风生,其中就包括中亚集团的总裁廖中胜。

    有人走过来,悄悄在廖中胜耳边说:“廖总,不好了,蕊姐被人打了!”

    “什么?”廖中胜一惊,对秦正南和另外几个男人说了句抱歉,就转身到了旁边,“在哪,怎么回事?被谁打了?”

    男人下意识转身看了一眼秦正南,小声汇报,“被秦正南的老婆打的,脸都肿了,就在那边沙发上,哭得伤心的呢!”

    “被他老婆打了?”廖中胜满脸诧异,看了一眼轮椅上的秦正南,不由地拧了眉,“发生什么事了?”

    “听蕊姐在那边哭诉,好像是因为不小心撞了一下秦太太的朋友,秦太太就大打出手,连甩蕊姐两个耳光,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竟然有这样的事!”廖中胜一听,顿时气得双拳捏的嘎嘣嘎嘣响,咬着牙红着眼睛恨恨地看了一眼依然在那边谈笑风生的秦正南,犹豫了一下,大步离开去了休息区。

    这边,方宇翔已经着人将围在一起的人群驱散了开来,将廖太太和她的几个姐妹请到了旁边的休息室里。

    看到自己的老公进来,本来已经擦干了眼泪的廖太太徐蕊立刻站起来,扑进了廖中胜的怀里,一边哭一边倾诉,“老公,我没用,在外面丢你的脸了!”

    “我看看!”廖中胜拉开妻子,看了看她脸上的痕迹,立刻皱紧了眉,握紧拳头,“秦正南他欺人太甚,我现在就过去找他算账!”

    刚转过身来,廖中胜被方宇翔拉住,方宇翔拧着眉小声对他说,“廖总,女人之间的一点小摩擦,您先不要动气,这件事我调查清楚之后一定给你们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

    “这还用调查吗?我老婆脸都被打成那样了,我怎么不动气?你没老婆,你当然不生气了!”廖中胜一时气急,口不择言地说了一句,说完脸上立刻浮起一抹悔意,但却没有道歉,推开了方宇翔,“我自己的家事,不烦方总操心!”

    说完,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方宇翔内敛的眸子微微一眯,走出休息室在助理耳边吩咐了几句,助理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开。

    “这个廖总,也真是被气糊涂了,打他老婆的是秦正南的老婆,又不是方宇翔,这火冲方宇翔发,真是找死啊!”

    “可不是么,谁不知道方宇翔不找老婆这个话题是个禁忌,除了几个关系好的,谁敢在方总方面乱说,我看这个廖中胜,要倒霉了!”

    两个在休息室里陪着徐蕊的贵妇,悄悄地在一角议论了两句。

    “秦正南,你可真会教育老婆,居然敢动手打我太太,是欺负我中亚集团没你华美实力雄厚?”还没走到跟前,廖中胜就指着秦正南,怒声质问。

    听到身后这道突兀的声音,秦正南不由地皱了皱眉,转过身来不解地看向廖中胜,眸光微凛,却没有开口。

    倒是旁边也同样不知情的几个人挡在了廖中胜的前面,“怎么了廖总,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突然之间气成了这样?谁打谁了?”

    “还能谁打谁?就他,”廖中胜指着秦正南,“我老婆不小心撞了一下他老婆的朋友,他老婆就仗着是华美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对我老婆大打出手,连抽几个耳光,我老婆现在脸都肿得不成样子!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现在正在那冰敷呢!”

    “竟有这样的事?”闻言,旁边的几个男人皆是一副震惊的模样,顿时不知如何开口,看看秦正南,看看廖中胜,最后还是把视线落到了一声不吭的秦正南脸上。

    廖中胜看到大家似乎都站在了他这边,理直气壮了不少,看了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走进秦正南,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秦董,难道你不打算解释两句吗?你妻子这么骄纵蛮横,你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吗?”

    秦正南突然垂眸笑了笑,抬头看向廖中胜,“廖总,我太太素来胆小怕事,又天性善良,在家里连对佣人说话都不忍大声,今天居然可以对廖太太大打出手,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廖太太居然成功刺激到了我太太的胆识呢?”

    “你!”廖中胜没有意料到秦正南居然开口就维护自己的太太,一时间气得不知道如何应对。

    而旁边的那些看热闹的男男女女,有的低头暗笑,有的对秦正南的话表示诧异,自然也有满脸兴味想继续看热闹的。

    廖中胜对周围的人说,“好啊,各位朋友兄弟,都来评评理,秦太太动手打了我太太,秦董却满口讽刺,是不是故意跟我廖中胜作对?公然欺负我中亚集团吗?”

    四十多岁的廖中胜,脑袋上本来就头发不多,典型的地中海发型,此刻被激怒之后,不断地用手拨着头发,暴发户的形象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

    他的话音刚落,秦正南正要开口,人群外围突然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跟我老公没关系,人是我打的,有什么事冲我来吧!”

    所有人都转身看去,秦正南微微蹙了眉。

    这个小丫头,闯了祸还敢现身?他以为她早逃之夭夭了!

    人群渐渐让开一条道出来,向这边走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肖暖和裴梦。

    众人还在怔忡间,肖暖大步走过来,直接在廖中胜前面站定,一脸镇定地说,“廖总,您太太是我打的,跟我老公没关系,跟华美集团还有你那什么中亚集团都没半分钱关系,纯属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您要是觉得您太太受了委屈,找我算账就行。”

    言落,她看了一眼秦正南,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垂眸抿着唇走了过来,在他旁边蹲了下来,“老公,对不起啊!我丢你人了,不过,今天这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给你添麻烦!”

    “这么说,你真打了廖太太?”秦正南瞧着她脸上的那抹愧疚,心里很快坐实了这个事实。

    果然,这妞把廖中胜的妻子给打了!

    不等肖暖回答,裴梦站了出来,“秦董,不是的,你别听那几个女人瞎说,是她们在背后说你们的坏话,又动手打了我,暖暖看不过去,才还了手,廖太太她活该!”

    裴梦的一席话,立刻引来周围人的议论,大家现在都糊涂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先挑起的战争?谁又占了谁的便宜?

    秦正南瞅了一眼裴梦那左边明显比右边高出一些的脸,还有那脸上清晰的指印,垂眸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没有开口。

    就在现场所有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姚准跑过来在秦正南耳边说了一句话,只见秦正南点了点头,深邃的眸子里居然划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却是一闪即逝,没有任何人观察得到。

    廖中胜一听大家的议论,头上立刻冒出了汗,指着秦正南说,“好啊你们,做错了事,还好意思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胡说八道颠倒是非,秦正南,你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老婆给我给大家一个交代,我看你怎么对得起江城市新生代青年企业家的称号!”

    “我都说了,跟我老公没关系!”

    肖暖对峙了一句,正要站起来,手被秦正南捉住,紧紧地裹在了自己手心里,转眸对她弯了弯眸子,“乖,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了!”

    肖暖一怔,他那笑若春风的样子真好看,她刚才心里所有的忐忑立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还以为在这种大场合她闯了祸,就算他当着众人的面不会为难她,也会不高兴的……没有,他不仅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似乎还完全站在了她这边。

    肖暖心里顿时有点乱,只得僵硬地点了点头,站起来,乖乖地站在了他身后。

    秦正南笑着看向廖中胜,“廖总,那个什么狗屁新生代青年企业家的称号,我秦某还真是看不上,如果你喜欢,我一定亲自找媒体去好好采访采访中亚,挖掘挖掘中亚集团的廖总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又是如何经营公司的,我想媒体知道之后一定非常感动,政府这边说不定真的会给你发一个相关的荣誉的!”估向场亡。

    “你……”廖中胜的脸上立刻僵了下来,身子在不受控制地颤抖,脸上脑袋上汗如雨下。

    在场大部分人不解地看着秦正南,只有一小部分的企业负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情地看着廖中胜。

    廖中胜的发家史,那堪称一个曲折,一个香艳,圈子里的上层人士无人不知。他今天也算是脑袋发烧了,好端端的的不就事论事,居然提到了秦正南刚刚拿到的那个优秀青年企业家的称号!真是撞枪口啊!

    秦正南脸上的笑依然温润优雅,转眸看了一眼肖暖,抬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今天我借着方总的地盘,借着江城市所有的大企业家都在场的这个机会,向大家郑重介绍一下我身边的女人:她,肖暖,是我秦正南的妻子,是华美集团董事长夫人。所以,她再骄纵,我愿意宠!”

    后面八个字,秦正南说的语气坚定,铮铮有声!

    而他圈在肖暖腰间的手,也在微微用力,似乎想将他自己身上的力量传递给她一样,让她安心。

    不仅是肖暖,不仅是裴梦,不仅是在场的所有名媛女眷贵妇们,包括廖中胜在场的所有男人,瞬间就像是被试了定身术一样,完全被秦正南那霸道又任性的八个字给震住了。

    男人们想的是:秦正南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明目张胆地维护自己的女人?就算是有理,也应该谦虚一点不是么?女人嘛,回家宠一宠哄一哄就行了,在外面总不能让她影响男人和圈子里朋友的关系吧?

    而女人们则是从讶然慢慢转变成了感慨和艳羡:哇,这个秦董,居然这么宠自己的老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霸气十足的话来……我要是他妻子,该幸福死了吧!

    裴梦在震惊之余,看着依偎在秦正南怀里的肖暖那样小鸟一人乖巧顺从的样子,又看了看秦正南看着肖暖时,那眸子里的温柔和深情,她很快就欣慰地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眼泪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转身悄悄抹掉。

    她还担心暖暖跟了这样一个男人会吃亏,会迟早被他利用,但是没想到,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居然可以当着整个江城市商界翘楚的面,这样可以说是毫无原则地宠暖暖,让她很放心,很放心!

    暖暖,这个傻丫头,这次应该不会爱错人了吧?

    只是可惜啊,这么完美的男人,如果能从轮椅上站起来,该多好?

    此时的肖暖,心绪早已经翻飞得凌乱不堪…….秦正南他总是有这样的本事,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还好今晚只是私人酒会,没有媒体在场,否则,他们要拍照片的话,自己的脸一定是红得西红柿见了都要含恨而亡了!

    心里汹涌澎湃翻滚着的,有讶异,有感动,有羞涩……在这种种情绪交替之中,肖暖觉得自己最清楚的,是另外一种心境。

    那就是坚定了的那颗心。

    不管他出自什么缘由娶她,娶回来对她这样好,又这般宠她……不想再弄个清清楚楚了,她就要跟着他,陪着他,伺候他,只要他不嫌弃,她定不放弃!

    就在现场所有人都还处在发愣状态的时候,秦正南似乎还嫌现场气氛不够火热,又转眸温柔地笑着看了一眼肖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摩挲着,然后淡然地看向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廖中胜,“廖总,别说今天我家暖暖打了你太太了,就是今天她给我玩出了人命,我也依然站在她这边!没办法,谁让她是我太太呢?”

    最后这句话,说的似乎很是无奈,但谁看不出来,他秦正南那俊脸上的浓浓宠溺可明显着呢!

    “秦正南,你这话明显就是在挑衅了!堂堂华美集团董事长不分是非,包庇家属,纵容蛮横妻子无端出手打伤她人,你当真就不怕媒体把你的形象抹黑一下?”廖中胜气急败坏,抬手指着秦正南,那忿恨的眸子早就被染红了红色。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闹出人命也要维护?太嚣张了!

    廖中胜的话音刚落,今天酒会的东家方宇翔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漠然地看着廖中胜,“廖总,先不要这么着急说出这么武断的话,我们还是先来听一段录音吧!我想,听完这个,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秦太太和廖太太之间纠纷的前因后果了!”

    方宇翔的一席话立刻激起千层浪,现场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好奇的,错愕的,期待的,都竖起耳朵准备听一下。

    肖暖不解地看了一眼裴梦,裴梦摇了摇头,“不知道什么,听听看。”

    而肖暖被秦正南一直裹在手心里的那只手,被秦正南放开之后,他直接握过来,十指交叉地牵在了一起,很自然地放在了轮椅的扶手上,脸上是好整以暇的淡然,和其他人一样,等待着音响里流出精彩的声音。

    他的动作很随意很自然,却让肖暖怔了良久,垂眸看着那两只十指紧扣在一起的手,她觉得手心里有汗在噗噗往外冒,而她脸上的温度,也不受控制地越来越高。

    很快,酒会现场音响里本来放着的轻音乐停了下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杂声之后,几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地通过电波传了出来,在偌大的会场中回响起来。

    “你可别太羡慕,虽然咱这几个的老公没秦正南帅也没秦正南有钱,但是,他至少是个男人啊!哈哈!”

    “你怎么就知道别人秦正南不是男人呢,或许他只是腿上有问题,那个部位很正常呢!”

    ……

    慢慢听清楚之后,肖暖不由地睁大眼睛错愕地看了一眼裴梦,却发现裴梦脸上浮现起越来越浓的喜悦,忍不住走过来,拉住了肖暖的手,小声说,“居然被人录音了,太好了!看她姓廖的还敢胡说八道不!”

    肖暖欣慰地点了点头,忍不住转眸看了一眼方宇翔,刚好碰上他转过来的视线,她忙向他点了点头,以示感谢。方宇翔却仍旧一脸的平静,只回了她一个淡淡的点头,就收回了视线。

    这音响里正在播放出来的录音,正是她和裴梦在洗手间外面偷听到的女洗手间里廖太太宋蕊和其他几个贵妇们的聊天内容。如何讽刺秦正南的,如何诋毁肖暖的,全都清清楚楚地播放了出来。

    不仅如此,连后来一群女人在洗手间门口相互厮打的过程也有。虽然只有声音,但在场的所有人还是很快听了个明明白白。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廖太太也真是的,背后说人坏话了还仗着人多想欺负秦太太和她朋友,反被还了手,这才是真相啊!

    音频还没播放完,肖暖难为情地蹲下来,小声对秦正南说,“好闷啊,咱先回家好不好?”

    其实,她是怕秦正南听到了她最后对廖太太说的那句话……她倒不是害羞,就是秦正南胡思乱想以为她又嫌弃他没那个功能,故意在别人面前夸大其词……

    秦正南倒是没有犹豫,冲她点了点头,“好,我也累了,我们回家吧!”

    说完,她推着他慢慢走出了会场,向出口走去,裴梦也跟在了后面。

    待所有人都听完了音频,注意力转回来的时候,秦正南和肖暖刚好走到了出口处,一脸尴尬和羞愧的廖中胜尽管已经弄清楚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可还是不服气地指着秦正南的背影大骂道,“好,秦正南,你有种!仗着财大气粗欺负人是吧?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发泄完,廖中胜灰溜溜地离开了会场。

    “好了!这个小风波就当是今晚的下酒菜了,各位,我们继续!”方宇翔适时招呼大家,继续联谊酒会。

    肖暖推着秦正南走出电梯,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她转身悄悄对裴梦吐了个舌头,裴梦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小声说,“好样的!”

    从一楼大厅可以看到,酒店外面夜色蔼蔼,霓虹闪烁。

    肖暖不由地打了个冷颤,好冷的话还没说出来,就瞧着秦正南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她,“自己穿上。”

    肖暖顿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哦”。

    很顺从,很听话,很乖巧。

    裴梦发现自己多了出来,趁轮椅还没到酒店门口,“那个,秦董,暖暖,我还有应酬,那我就先走了,不送你们了哈!改天再约!”

    说完,不给肖暖和秦正南反应的时间,裴梦就一阵风般地小跑了出去,很快坐上了出租车,呼啸离开。

    肖暖把秦正南推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姚准和季妍赶了过来,把他们接到了车上。

    一路上,一直没有人说话,肖暖咬着唇看向车窗外,但那颗心却在提着。

    刚在在外人面前,秦正南给足了她的面子……但现在都是自己人了,会不会教育教育她?

    这种沉闷的气氛延续了一路,除了季妍和姚准向秦正南请示工作上的事之外,肖暖和他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家里已经是夜里十点多,秦正南和姚准直接去了书房,肖暖就回卧室换了衣服洗澡去了。

    当温热的水流从头顶冲刷下来的时候,肖暖紧紧闭上眼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双手握拳做了一个声嘶力竭喊出来的姿势,却只是闭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良久,她睁开了眼睛,那清澈的眸子却突然发红了,眼角有明显的眼泪流出,和着那水流,一起划过脸颊,落到了地上。

    她哭了!

    她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是因为秦正南对自己太好了吗?还是自己被他这个名义老公宠得有点矫情了?越来越舍不得离开这个妻子的角色了?

    或许,只是因为单纯的感动?

    *

    书房里,姚准把手机视频打开递给秦正南,“刚才方总播放的那段音频太不给力了,我要是知道他那有录音要放,绝对会把这视频给他去播放一下,效果更震撼!”

    秦正南没有说话,接过手机疑惑地瞥了一眼姚准,点了播放键。

    视频里的肖暖,一开始因为生气而浑身颤抖,后来冷静下来对廖太太颔首致歉,最后又出其不意地连打廖太太两巴掌之后,留下几句铿锵有力的话之后转身离开。

    视线落在视频上的秦正南,那深邃的眸子时而微微眯起,时而蕴起一抹兴味,时而又忍住不滑过一抹笑意……最后的最后,他满眸里,只剩下了浓浓的宠溺。

    “怎么样?南哥,没看出来太太还是很泼辣的吧?”姚准笑着问秦正南。

    手里握着手机的秦正南却对姚准的话完全置若罔闻,视频已经停止了很久,他的视线却还停留在上面,不知在想什么。

    姚准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老大,你怎么了?”

    秦正南这才反应过来,把手机扔给姚准,转动轮椅向外面走去,“你去休息吧,我累了,回房休息!”

    “嘿嘿!您悠着点!”姚准在身后坏笑!

    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姚准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会发呆的南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