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76.巨大的惊喜!

    肖暖让徐蕊先在办公室等了会,自己直接去了姚准的办公室,“姚准,你陪我去跟廖太太吃顿饭。不要喝酒。随便吃点我们就回去等正南回来。”

    “行!反正南哥说了,他不在的时候,我就要无条件地服从您侍奉您!走吧!”姚准没有犹豫,直接抓起了座机,“我先安排个位置吧,就去我和南哥常去的蓝调怎么样?”

    “行!就去你熟悉的饭店。”肖暖点点头。

    转身回办公室的时候。她却不由地拧了拧眉,这些贵妇们可真难缠,可能是还不信任她吧?不等到秦正南真的放手中亚的消息不罢休?

    三个人一起下楼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徐蕊指着自己那辆红色的奔驰对肖暖说,“你们前面走,我后面跟上来!”

    “好!”肖暖点了点头。

    姚准开的白色路虎和徐蕊的红色奔驰一前一后出了华美集团的地下停车场,很快流进了城市主道。

    “太太。有句话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完全是出于好心提醒你的哈。”姚准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肖暖,边开车边对笑着对她说。

    “什么事啊?”

    “像徐蕊这种人,南哥肯定是不愿意看到你和她接触太多的!”

    “为什么?”估来阵巴。

    “你跟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南哥把你当孩子看的,你可不能被那些圆滑世故的女人们给教坏了。”

    把她当孩子看的?

    “我有那么幼稚吗?把我当孩子看?”她不服气地撇撇嘴。

    姚准的话,让肖暖又想起了秦正南每次抬手抚摸着她脑袋的动作,又想起了他每一次对自己无奈地摇头叹息时的也样子......可不就是把她当成孩子了么!

    “不管怎么样,目的只有一个,南哥是担心你受伤害,不放心你呗!”

    姚准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在调侃似地笑,那语气好像是在取笑秦正南紧张她......但是肖暖听了,心里却是很受用。

    他,真的担心别人欺负她?是因为她是他太太,还是因为,她是肖暖?

    看到镜子里的女人在忍不住垂眸勾唇,姚准不由地弯了弯眸子。

    季妍总是说南哥为了肖暖做了太多没有原则的事。早晚有一天肖暖会被南哥宠得骄纵蛮横,甚至宠成了什么都不会做的残废。但是,如果现在貌似根本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啊......瞧瞧这南嫂,一提起南哥,立刻就想入非非了......

    爱情这东西果然是良药啊!什么心理创伤都可以治愈!还他娘的见效挺快!

    此时此刻,跟在他们后面的红色车奔驰里,握着方向盘的徐蕊。死死盯着前面的车,那阴冷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冷冷的恨意。

    很快,她又想起了那天在方氏酒会上的事。

    方宇翔播放的音频,她和几个姐妹在休息室里的时候也听到了,当时就凌乱了......这回丢人丢大了,她的形象可要全部被毁掉了。

    可是还不待她凌乱完,老公廖中胜就冲了进来,忿恨地瞪着她,“愚昧的娘们,还嫌丢人不够吗?赶紧跟我回家!”

    她只好先告别姐妹们,战战兢兢地跟着老公回了家。

    一路上,廖中胜都一声不吭,她自己做错了事也不敢主动说话,只好在心里一遍遍打着腹稿,想着到家之后如何解释一下,请他原谅她。

    谁料想,两个人刚回到家,廖中胜就拽着她的胳膊把她甩进了卧室,二话不说,关上门就开始打她,边打还边凶神恶煞地骂她,“臭娘们,一天到晚不知道帮我赚钱,还给我在外面丢人现眼!老子的颜面全部被你给我丢完了!”

    那巴掌,那拳头,一个个落下来,毫不留情地砸到她的身上,脸上......她想求饶他都不给她机会,直接用毛巾堵住她的嘴,边打边将她身上的礼服撕了下来,粗暴地强要了她!发泄完之后,又将赤裸的她踢下了床,骂了一句“没用的娘们!”

    对,她是很没用!比起廖中胜以前的那些女人们,她不能帮他发更大的财,不能帮他把中亚集团做得更强更大.....但是,他娶她不就是因为她漂亮吗,不是说带她出去,他会觉得很有面子吗?怎么遇到这么一点事情,就要把她往死里打呢?

    她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廖中胜打了。但是没想到没过两天,廖中胜回家之后一句话都没说,又把她绑在床上狠狠收拾了一顿。

    现在,她的身上还有满身的伤痕。

    她还是问了他的秘书,才了解到了情况。原来是秦正南要把中亚给吞了,廖中胜把能想的办法都已经想尽,即便是黔驴技穷了也没有办法留下中亚。秘书还告诉她,廖中胜已经让律师起草好了离婚协议,不管中亚能不能留下来,他都坚决不会再要她。

    而且,廖中胜狠到没有给她分一分钱的分手费!

    她本来过得好好的贵妇日子,就这么一夕之间全都成了过去,让她如何释怀?她恨廖中胜的狠心绝情,但是她更恨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肖暖!都是这不知死活的臭丫头,让她先生丢进了脸面,后又被廖中胜差点打死,最后还是被抛弃了!

    所以,她不甘心,在离开廖中胜之前,她不仅要把廖中胜那些丑事都揭发出去,她还要让肖暖迟不了兜着走!

    要玩完,那么大家就一起玩!

    想到这里,徐蕊那抹了大红色口唇的艳唇,冷冷地勾起,染了蔻丹的长指甲用力地捏了捏方向盘,打开了蓝牙耳机,“喂,到蓝调了没......好......这件事办好了,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

    蓝调是秦正南常来的一家私房菜,环境优雅,全都是古香古色的装修风格,看起来低调普通,但每一道菜品都精致独特,既养神又不缺失色香味。因此,其实这里来的客人都是江城上流社会的人,老板据说也是本地的某个企业家。

    服务员把三个人领进了三楼的包间里,姚准点了菜,就开始听两个女人聊天。

    准确地说,主要是看廖太太怎么把那些恭维的话翻来覆去地说。

    “妹妹啊,你实在是太好了,聪明又漂亮,难怪你老公那么爱你。”

    “妹妹啊,我真是佩服死你了,你说我怎么做才能让我家老公对我死心塌地啊?”

    “妹妹啊,你怎么连商场上的事也懂啊,回头教教我呗?”

    ......

    徐蕊滔滔不绝地说着,肖暖也只是干干地应付着,偶尔还无奈地和满脸不耐烦的姚准对视一眼,表示她也很烦。

    菜终于上来,姚准招呼着两位女士动筷子,自己刚坐下来,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只好退出包间来到走廊上去接了电话。

    “谁啊?说话......对啊,我是姚准,你谁?......谁?小丽?”姚准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那酥麻的声音,不由地站在原地,皱眉想了起来。

    小丽?我靠,最近接触的女孩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吧?不过,这声音甜甜的,酥酥的,还真是好听,也挺熟悉的感觉。莫非是哪天夜店里遇到的,自己忘记了名字了吗?

    “准哥,我好想你哟......你真讨厌,你还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床上功夫这么厉害的男人呢,人家真是恋恋不忘呢!”电话里,女人的声音充满着诱惑。

    姚准顿时脸就红了起来,我靠,原来真是跟自己滚过床单的女人......其中的一个!

    “小妮子,不懂哥的三不准规矩吗?不准缠着哥,不准主动联系哥,不准对别人说认识哥。”

    “懂,当然懂,但是人家实在是想你想得不行啊......现在,好寂寞啊!”

    女人在电话里说完,还故意“嗯哼”了一声,带着明显的挑逗之意。

    姚准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妈的到底是哪个女人,他一点印象都没了,光这声音就快把他唤起兴趣了......真要命!

    “晚上联系吧,我这会还有点事!”

    “好啊,那你待会不忙了,一定要联系我哦!我现在就去把自己洗干净......等着你哟!”

    挂了电话,姚准想象了一下晚上的大餐,顿时觉得自己身体燥热了起来。

    握着手机刚转过身去想回包间,突然旁边摇摇晃晃地冲过来一个女人,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怀里,女人直接被撞得摔到了地毯上。

    “呀,没事吧!”姚准连忙将女人拉起来。

    “啊,先生,救救我,我好难受......”姚准的手直接被女人反握住,并且死死抓住他不放,看到他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抬眸恳求地看着他,“救救我......”

    姚准下意识地看过去,只见眼前的女人穿了一条长袖及膝的蓝色棉裙,衣领很低,那傲人的胸围白花花地亮在空气里,让人看到这女人的第一眼就先注意到了她这对霸道的大胸!

    而此刻的女人,妖娆的波浪长发,一张娇俏的脸此刻面满通红,眼睛里还闪着泪光,一脸的焦急,“先生,求你,救救我......”

    姚准忙把视线从女人身前的凶器上挪开,看向她,“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女人四下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没人,直接将要转拉住拖进了旁边的一个包间里,包间门刚被她关上,就迫不及待地把姚准逼到墙上,双手哆嗦着着急地去腰间解他的皮带,边解边流泪,“我被人下了迷药,他们要把我送给一个老头子......我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我不想被一个老头子玷污了......先生,求求你,要了我,我就算把自己给一个陌生人,也不想便宜了那老头子......”

    姚准连忙按住了她的手,“小姐,别胡来......这忙,我怎么敢帮呢?”

    “先生,我不会纠缠你的,你帮我解了药性,我立刻就得离开......求求你了,我真的是第一次......我看你气质不凡,一定是好人,我宁愿把自己第一次给你,也不能给了一个老家伙......”女人满脸的恳求,说着说着,还用自己的凶器逼了过来,两团肉呼呼的东西直接贴到了姚准的身上,她抓起他的手,就覆到了她自己的凶器上,“先生,求你了,帮帮我,我一定不会纠缠你.......求你了!”

    姚准触电般拿开自己的手,尽管这女人的长相和身材都太对他的胃口了......但是他不清楚她的来历,哪敢就在这里办了她......万一追她的人进来,他不是跟着一起遭殃吗?

    “求你了,你摸摸我,我身上好烫,好难受......”女人的眼泪不停地滚落,抓住姚准的手再次覆到了自己的凶器上,与此同时,她的手还直接伸向了他的皮带下面。

    “呃.....”姚准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妈的,心里不想要,可某个部位已经控制不住了......

    垂眸看了一眼女人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咬了咬牙,想着肖暖和徐蕊那边才刚刚上菜,自己在这边快点就行了......

    “好!那你可别后悔!哥今天就做一次好人!”姚准在女人的勾引下,实在忍不住了,推开女人,走过去将包间的门锁上,直接将她拖进了洗手间里......

    很快,里面就传来一阵撩人的声音。

    *

    菜全都上齐了,姚准的电话还没打完,肖暖只好和徐蕊先吃起来。

    “妹妹,太感谢你了!既然我们都开了车,那我们就不喝酒了,我以茶代酒,替我老公,还有几万名的中亚职工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姑娘,大好人!”徐蕊端起茶,碰了一下肖暖的茶杯,真诚地说完之后,自己先喝掉了杯中的茶水。

    “徐姐,真的不是我帮的忙,你不用客气的!”肖暖只好硬着头皮端起茶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

    其实她现在的心里,很是着急。东京回北京的航班只有三个多小时,秦正南再坐动车回江城也只需一个来小时,他还要赶回去给他做点宵夜呢!

    “好好好,那咱就不提这事了!今天这顿饭,就当是我们冰释前嫌了好不好?那天在酒会上,实在是我不对,有失风度......你可别嫉恨我啊!”徐蕊一脸的谄媚。

    “怎么会呢!徐姐,菜都快凉了,快吃吧!我晚上还有点事,我们早早吃完,我还得早点回去。”肖暖实在不愿意周旋下去了,直接对徐蕊说了实话。

    “好!真是个爽快的妹子!那我们把这杯茶喝了,就忘掉以前的不愉快,以后好对好姐妹!”徐蕊给自己的杯子里又添满了茶水,双手端了起来。

    “好,没问题!”肖暖端起茶水,和徐蕊碰了一下。

    各自喝完杯中的茶,徐蕊当真就没再继续絮絮叨叨下去,而是抓起筷子吃了起来,还不忘给肖暖夹菜。

    “别客气徐姐,你自己吃!”礼尚往来,肖暖也象征性地把桌子转了一下,可收回手的时候,她的头突然晃了一下,眼前晕乎乎的。

    她闭上眼,让自己静下来,可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成了两份。

    桌上的每道菜都成了双份,眼前的碗筷也成了双份,连旁边坐着的徐蕊都成了两个......肖暖放下筷子,双手撑在桌上,再次闭上眼睛使劲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可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重影更加严重了!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视力一直都很好,怎么回事?

    “徐,徐姐,我去洗把脸,你自己慢吃。”肖暖扶起桌子,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双腿发软,站起身的同时,头晕得厉害,只觉得脚下的地板都在旋转。

    “呀,妹妹你怎么了,没事吧?”徐蕊看着摇摇晃晃的肖暖,忙放下筷子扶住了她,“快快,快坐下,哪里不舒服?”

    “哦.....没,没事!”脚下步伐的虚浮让肖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自己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

    不行,她得去把姚准喊进来,她得赶紧回家去,是不是刚才吃的菜,哪里出了问题?

    “徐姐,你等会,我去趟洗手间!”肖暖强撑住身子再次站起来,扶着桌子扶着墙走了出去。

    打开包间的门,刚走到走廊里,肖暖就使出最大的力气喊道,“姚准......”

    可是,声音发了出来她才发现自己此刻多么无力,别说头晕得走路费劲了,说话都没力气了。

    一个女服务员走过来,恭敬地问她,“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哦.....那个,跟我一起来的男人,你看到了吗?”肖暖抓住女服务员的手,问道。

    “没注意到,我帮你去那边找一下,您等会!”服务员扶着肖暖在旁边休息的沙发上坐好,转身去旁边的走廊找人。

    女服务员的身影刚在走廊转角处消失,旁边一个包间的门被打开,走出来两个穿黑色运动装的男人,还戴着超大的墨镜。

    两个人四下观望了一下,直接走到还在那边摇头晃脑想让自己好一点的肖暖身后,其中一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用手里的毛巾直接捂向了完全没有发现他们的肖暖嘴上,一手扣住她的脑袋,一手用力用毛巾捂住了她的嘴。

    “啊......”肖暖只挣扎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觉,脑袋一偏,晕了过去。

    两个男人相互点了点头,迅速架起肖暖进了洗手间,推开洗手间后面的窗户,快速将绳索绑在了已然昏迷过去的肖暖身上,将她运出了窗外。

    而那楼下面,正停着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同样有两个黑衣墨镜的男人正在下面焦急地等待着。

    不肖一分钟,肖暖就被抬到了车上,楼上的两个男人也快速滑下了窗,跳进车里,黑色的面包车绝尘而去。

    姚准这边满足之后,看着马桶上被自己伺候得奄奄一息却满面娇红的女人,俯身邪恶地在她那傲人的凶器上捏了一把,“女人,是你心甘情愿的,回头可别来找我负责!”

    “放心吧......谢谢你!”女人抓起衣服裹住自己的身子,娇羞地冲姚准道谢。

    “我还有事,先走了!有缘再见!”姚准快速穿上裤子,整理了一下被女人抓得凌乱的发型,离开了包间。

    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女人立刻坐直了身子,瞧着马桶上的那一抹鲜红,嫌恶地皱了皱鼻子,“妈的,不是看在钱的份上,老娘才不会去做什么恶心的处膜修补!”

    姚准刚从包间出来,就遇到了一个女服务员,看到他,服务员一脸惊喜,“先生,原来你在这里啊!您朋友在那边找您呢!”

    姚准一怔,说了一句“好”连忙小跑着向前面跑去。

    推开包间的门,没看到肖暖,只见徐蕊还端坐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喝着汤,见他进来,热情地说,“哟,姚助理,你打完电话了,给女朋友打的吧,打了这么长时间!”

    姚准没理会她,直接冷着脸问,“我们太太呢?”

    “哦,她刚出去,说是去洗手间了!”徐蕊指了指门外。

    姚准不觉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放心,直接关上门走了出来,来到洗手间门口等肖暖。

    服务员说她找他,可看徐蕊的样子不像是吃好了要走的样子,是有别的事要交代自己吗?

    姚准边想边等,来来回回踱步踱了五六分钟,也不见肖暖出来。他直接喊来服务员,“帮我进去问问里面有没有一个叫肖暖的女士。”

    “好!您稍等!”

    服务员进去了一会,很快就出来了,冲姚准摇了摇头,“里面没有一个人。”

    “没有一个人?”姚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直接当机了,“怎么可能没有人?”

    他推开服务员,一脚踢开女洗手间的门,“啪啪啪”过去几脚就把里面的每个门都踢开了!

    一个人都没有!果然一个人都没有!

    “肖暖呢?你不是说她在找我吗?”姚准满脸的惊慌,走出去抓住了女服务员的脖子,厉声问道。

    “先生,您朋友刚才真的在这边找您,是不是已经回包间去了?”服务员被吓得眼泪即刻飚了出来。

    姚准咬了咬牙,放开服务员,跑着回了包间。

    可哪里有肖暖的影子!那徐蕊还在悠哉哉地吃饭,她八辈子没吃过饭吗?

    “廖太太,我再问你一遍,我们家太太呢?”姚准看到徐蕊脸上的淡然,真想过去掐死她。

    “啊?不是在洗手间吗?”徐蕊诧异地看向姚准,指了指肖暖放在桌上的包和手机,“你看,她包和手机还在这里呢,就说去了洗手间,不见了吗?”

    姚准过去抓起肖暖的包和手机,检查了一下她的手机,这一会也没通话记录啊,最近的一个是一个多小时前给南哥打的,那会还在办公室。

    “廖太太,我们家太太要是找不到了,我一定替我们家南哥杀了你,杀了你家廖中胜那王八羔子!”姚准的心里现在已经有了很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恶狠狠地警告了一句徐蕊,把肖暖的手机塞进包里,就着急走出了包间。

    “快点,带我去你们的监控室!”姚准拉住服务员的胳膊,就把她往外拖。

    “好,好,我刚才已经把这事给我们经理汇报了,我们经理已经去了监控室。”无辜的服务员满脸的惶恐,小跑着带着姚准上楼去了监控室。

    而监控室里,蓝调的经理看到姚准进来,一脸的担忧和歉意,“姚先生,你看看,是不是她。”

    顺着经理的手指方向看去,姚准在其中的一个监控视频回放上,确确实实看到了肖暖,从时间上是二十分钟前的。

    她和服务员说了两句话,就坐在了沙发上,紧接着,有两个人男人靠近,直接拖着她向男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妈的!完蛋了!”姚准暗暗骂了一声,立刻飞奔下楼去了。

    经理也连忙吩咐服务员,“快,叫保安每个包间每个洗手间都去找,找到为止!”

    姚准跑到男洗手间,检查之后,哪里还有人的影子?他颓然又自责地抬手“啪”得大力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正要离开洗手间,发现了旁边那完全敞开的窗子!

    心中一个念想滑了过去,他立刻奔过来,凑到窗户前往下看了看。

    就在窗户下面正对着的地面上,居然有一截绳索!

    姚准连忙直起身子看了看窗户周围的情况,果然,窗台上有几双男人的鞋印,应该就是刚才视频里的两个男人留下的。

    他们居然从这里把肖暖运了下去?

    “畜生!”姚准去摸手机的手在不受控制地颤抖,拨了好久,才拨吃了“110”三个数字。

    不管是谁做的这事,他必须先报警!

    可是心里的恐慌啊.....他控制都控制不住,怎么办?南哥把肖暖交给他照顾,他妈的吃个饭都有人来捣乱......南哥要是知道了他为了跟别的女人干事才让肖暖被人劫走的,南哥就算不杀了他,也会阉了他的!

    妈的!到底是哪路的孙子,把肖暖给带走了!

    女人?

    姚准报完警,刚才那女人祈求他时的样子又在他脑海里浮现......靠!自己不会被算计了吧?

    想到这里,他连忙跑到方才和那陌生女人交合的包间,看到空荡荡的包间空荡荡的洗手间,哪里还有什么女人!

    完蛋了!

    他再次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肖暖啊,求你一定没事!你一定不能出事!

    *

    名流夜总会,钻石包厢8888。

    安俊远一边自斟自酌品着红酒,一边不耐烦地不停地看着腕表上的时间。

    这离20点就只剩下一刻钟了,怎么还没见人来联系他?

    他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那边直接挂断,但很快就给他回了一条短信息过来:“安总,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等五分钟,礼物马上送到,一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安俊远放下手机,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边悠闲地浅酌着,一边想起了这个跟自己联系的神秘人。

    昨天,有个陌生的号码给他打来电话,电话里是一个声音尖锐的男声,阴阳怪调的。

    “安总,你舅舅秦正南在安氏的酒会上和他妻子肖暖大秀恩怨出尽了风头,你应该听说了吧?”

    “你是谁?我舅舅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当时就警觉了起来。

    他和舅舅秦正南是不合,那都是因为母亲不喜欢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而且,舅舅秦正南本身就是一个心思极重的男人,尤其是双腿残疾之后,更是沉默寡言,去美国这些年,几乎都不跟他们安家联系。

    这次一回来突然出现在他的婚礼现场,征了肖暖的婚,着实让他感到错愕和难以置信。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安家和秦家的事,说白了就是他们一大家的家事,他们怎么闹怎么不合都可以,他不希望外人来管来看热闹。

    可对方却在电话里冷笑了起来,“安俊远,别装了,婚礼那天,你一离开酒店,就跟一个女人走了,你还以为我真的相信传闻中的那样你是个gay吗?”

    安俊远当即一愣,“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就想问问你,看到前女友成了舅妈是什么感受?是不是特别不爽啊?就算那女人咱不想要了,看到她和自己的舅舅在一起秀甜蜜,是不是心里也很难受啊?”

    “有话就直说!不说我挂了!”

    “好好好,你别着急吗!我现在想做个好事,给你一个解恨的机会!”

    “什么意思?”

    “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明天晚上8点到名流夜总会,钻石包厢8888房等着,我会送给你一份绝对大的礼物!”

    “礼物?什么东西?”

    “当然是有关你舅舅秦正南,有关你舅妈肖暖的礼物啊!”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别做伤害肖暖的事!”他当时就着急了,对方是谁他根本不知道,说出这样不清不楚的话来,是不是要做什么伤害肖暖的事?

    对方如果是跟舅舅秦正南有仇,想跟他联合起来对付秦正南的话,他没兴趣!但是,他不能让他们伤害到暖暖。

    “看吧,你现在还对你舅妈存有幻想吧?如果真的关心她,还想得到她,那就听我的,明天晚上8点去名流等惊喜!”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他再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关机。他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没再去管,可是今天下午,又有一个陌生号码给他发来短信:按照约好的时间约好的地点去等着,有大惊喜给你。如果不来,你会后悔终生!

    他思忖再三,还是决定来看个究竟。

    安俊远正在回想着这两天的事,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进来四个男人,分别抬着一个大箱子的四只角走了进来。

    把箱子放到地毯上之后,四个人直起身子擦了擦汗,前面的一个男人对安俊远说,“安俊远吧?这是我们老大送给你的礼物,请笑纳,如果你觉得满意的话,三天之后,我们再联系!”

    男人说完,不给安俊远任何反应的时间,四个人快速离开了包间,关上了门。

    安俊远诧异地看向那个巨大的纸箱,瞧着那上面系着的粉色蝴蝶结,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