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77.亲自给她擦洗

    安俊远拉开蝴蝶结,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掀开了箱子的盖。

    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发生。安俊远悄悄吐出一口气,再次慢慢靠近。俯身看去。

    第一眼看到箱子里的情况时,安俊远登时瞪大了眼睛,错愕间,手忙脚乱地将纸箱彻底打开,伸手去拉里面的人。

    肖暖,肖暖怎么会被人用胶带封了嘴巴,绑了双手双脚放进了箱子里送给他?

    安俊远来不及想太多,拧着眉将瘫软在箱子里一动不动的肖暖抱了出来,放在了沙发上。

    “暖暖,暖暖!”安俊远小心翼翼地撕掉肖暖嘴上的胶带,一边着急地帮她解掉了绑在腿上和手上的绳子。

    此刻的肖暖,一身职业装被拉扯得有点狼狈,衬衣上面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齐肩的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即使昏迷着,她的秀眉仍紧紧蹙着。眼角还有没有风干的泪痕……

    安俊远眉宇间的担忧之色更浓,妈的,这些人到底把她怎么样了?

    好在看到她衣服还好着,应该只是暂时昏迷,安俊远把肖暖放下来,脱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拿出手机拨出了几分钟前给他发信息的那个号码。

    没想到对方居然很快接了。

    “怎么样啊,安总,对这个礼物可满意?”电话里,对方的声音阴测测的。带着得意和兴奋。

    “你们怎么把暖暖带过来的,有没有伤害她?”安俊远拧着眉,愤怒地问。

    “哟,我说吧,安总果然是痴情之人,对旧爱都这么关心!”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们把暖暖弄成这样送过来干什么?”

    似乎是听到安俊远着急了,对方收起了笑意,冷冷地说,“安俊远,人已经送到了,享用不享用你自己看着办!最多五分钟之后。她就会醒来!但是随即而来的,另外一种药效会开始起作用……什么药,你很快就知道!我提醒你,我今天送你这份大礼,只是诚心向你抛出橄榄枝,要不要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你那个阴险狠毒的舅舅秦正南,三天后你给我答案!”

    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安俊远再打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关机。

    “究竟是什么人,把暖暖弄成了这样!”安俊远握紧了拳头,转眸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肖暖,突然发现她的身子动了动。

    “暖暖!你醒了吗?怎么样了?”安俊远连忙在地毯上蹲下来。握住了肖暖的手,看向她的眼神里有了一抹惊喜。

    肖暖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眼睛还没睁开,就烦躁地把自己的手从安俊远的手里抽了出来,一把掀开了盖在身上的外套。

    “暖暖,你怎么了?快醒醒!”安俊远拧着眉,伸手去轻轻拍打她的脸,希望她尽快醒过来。

    不知道那些人给她用了什么药,他现在已经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台农场亡。

    肖暖依旧蹙着眉烦躁地在沙发上扭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暖暖,是我!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安俊远再次握住了肖暖的手,近距离地看着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小脸在包间迷离的灯光下也显出了一片绯色。

    肖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连续眨了好几下眼睛之后,突然扬起唇角笑了起来,吃吃地说,“你回来了……嘿嘿……”

    你回来了?

    安俊远一怔,不知道肖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突然看到她脸上的笑,他心里狠狠地狠狠地纠痛起来。

    本来以为他和安娜可以重归就好,所以他冲动地放弃了和肖暖的婚姻,毕竟和安娜是初恋,这些年没有得到她他心里一直都有遗憾。可是,他很快就发现现在的安娜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安娜,对他的要求也越来越多……让他经常性地想起肖暖。

    他后悔,他自责,他愧疚,自己当初怎么那么愚蠢,做了对不起肖暖的事!

    看到眼前的肖暖,他觉得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尽管父母看管的严,但不管工作多忙,只要能在公司里见到一眼她,只要午饭能和她坐在一起吃,只要晚上能带她出去压压马路兜兜风……他都是满足的,都是幸福的。

    他对不起她!

    可是他没想到,他的暖暖心里还有着她呢!

    “是啊,暖暖,我回来了……”安俊远很激动,突然有点想落泪,他握住肖暖的手,忍不住在她手上亲了一下,眼睛里泪光闪烁。

    如果肖暖现在选择回心转意原谅他的话,他一定不会再继续跟安娜在一起下去……他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真的是既心疼又欣慰。

    肖暖脸上仍然带着吃吃的笑,将手抽出来直接捧起了他的脸,“我好想你哟……嘿嘿……”

    安俊远一愣,脸上的欣慰更浓,“暖暖,我也想你!”

    肖暖烦躁地扯了扯衣服的领子,脸上露出一抹难受焦灼的神色,但在看向安俊远的时候,又努力冲他笑道,“恩……好热……你脸上还舒服啊……”

    安俊远抓起她放在他脸上的手,激动的手都在颤抖,“暖暖,你原谅我了是吗?”

    肖暖似乎是不满意地撇了撇嘴,“不原谅你……谁让你才回来……嘿嘿……”

    那脸上的表情,完全是一个孩子撒娇的样子,又像是喝醉酒之后说胡话的样子。

    但是,酒后才吐真言的不是吗?她现在这个样子对自己,应该是她的真情流露!

    安俊远这么想着,心里更加激动,抓着她的手就打自己的脸,“那就打我,使劲打,打到你出了气肯原谅我为止!”

    “不要,不要……我才舍不得打你……嘿嘿……大叔,我想吻你……”肖暖甩开他的手,嘻嘻笑着,捧起他的脸就要吻上去。

    安俊远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大叔?怎么又把他叫大叔了?是不是最近韩剧看多了?

    可是此刻的他,哪有心情去想个究竟,因为……因为她的唇已经凑了过来。

    安俊远连忙俯身下去,让自己凑近她,正要将身子压上去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摇摇晃晃地走进来一个端着酒瓶的男人。

    “你谁啊!”被打断了好事,安俊远连忙从沙发上下来,顺手用衣服盖住了肖暖,挡在她旁边,站起来愤怒地看着进来的人。

    那男人长得清俊魁梧,一身休闲版的修身西装,左手酒杯,右手一瓶洋酒,听到安俊远的质问,才努力让自己站稳,眯着眼睛看了过来,“老子……老子还没问你是谁呢!你怎么跑到我家来了!你……你谁啊你!”

    安俊远气得顿时瞪大了眼睛,原来是一个醉鬼,走错了包间!

    他懒得理会他,上前拽着他的胳膊就把他往外推去,“哥们,你走错房间了,出去吧,不要打扰我!”

    “你才走错了呢!这是我的地盘,你出去!”醉汉根本不听他的,瞅了一眼睡在那边沙发上不听地蠕动着身子的女人,他挑了挑眉,“哟,谁还给我准备大餐了!来,让小爷看看!”

    “你给我出去,不出去我就叫保安了!”安俊远一脸的烦躁,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么一个赖皮醉汉。

    就在安俊远和突然闯进门的醉汉在这包间里纠缠的时候,在周遭霓虹闪烁的城市主道上,飞奔的路虎上,姚准一边不断地踩着油门,一边应付着旁边絮絮叨叨的季妍。

    “好了,季大总管,这件事我错了,我认错了还不行吗?我把你叫来,是让你帮我一起去找肖暖的,不会让你来批评我的!妈的!又是红灯!”姚准烦躁地踩了刹车,抬手使劲拍了一下方向盘,一脸的懊恼。

    比起他的焦躁,坐在副驾驶的季妍反倒冷静了很多。双手抱着臂,沉着脸看着前面的车流,冷冷地说,“你做得对不对用不着跟我道歉,我只是提醒你,让你做好被先生处理的准备。至于怎么处理,以前你手下也有过犯错的人,先生后来怎么对他了,你应该还记得!更何况,那个小子当时只是工作上失职,让先生损失了一点钱而已……”

    季妍转眸淡淡地瞥了姚准一眼,“你现在,弄丢的人是秦太太。你想好,是留左手还是右手吧!”

    “妈的,别啰嗦了!你不是已经知道线索了吗?只要找到太太,只要她没事,不就OK了嘛!”姚准烦躁地瞪她一眼,发动了车子。

    季妍无奈地摇了摇头,把视线转到了窗外。

    先生这次去日本,是因为琳达那边出了点急事,他也不方便带肖暖过去,所以只带了一个人就过去了。

    离开之前,先生把肖暖交给了姚准,让他上下班都跟她一起,保护好她的安全。

    除此之外,先生还单独吩咐了她,派几个人密切地观察着安家那边的动态,不希望看到他不在家的时候,安俊远来骚扰肖暖。

    肖暖和姚准去吃饭出了事,她确实没有意料到。但是,她派去跟踪安俊远的人,却带来了消息:安俊远独自一个人去了名流,有几个人送了一个大箱子进了他的包间。从那几个人抬着箱子走路的动作来分析,里面有可能是个人,就算不是人,也是一个活物。

    因为重量不均匀,又用的是纸箱子,晃动之间能看到里面的重心在不停地动。

    她立刻和姚准向名流赶去。

    这个安俊远,很有可能是他让人把肖暖劫走了。目前已经报了警,警方那边还在各路调取视频查看,她和姚准查无可查,只好先把怀疑的重点放在了安俊远身上。

    她不着急的原因,不仅是知觉那箱子里很有可能就是肖暖。而且,她敢肯定,安俊远是不敢对肖暖乱来的!

    不是因为她是他的舅妈,是他舅舅的女人,而是她知道,安俊远其实心里还是一直有肖暖的。

    所以,他一定不会做出伤害肖暖的事出来。

    *

    钻石包间8888房内,醉汉和安俊远还在纠缠,那醉汉一口咬定了这房间是他的,赖着坐沙发上不走了!

    “服务生,快来,这里来了个捣乱的!”安俊远不得不把保安唤来,因为保安知道他是安氏的总裁,又是这里的常客,所以也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先把那醉汉拖了出去。

    “干嘛啊,你们,这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醉汉刚被赶出来,就扬手甩开了两个保安,“啪”得把酒瓶摔到了地毯上,愤怒道,“妈的,欺负老子是吧!看老子给你把人喊,喊来!”

    醉汉摇摇晃晃地扶着墙站好,去拿手机,正准备拨号,之间那边电梯门打开,走出来满脸焦虑的一男一女,他眼睛突然一亮,“嗨!小姐,还记得我吗?”

    姚准和季妍正一间间看着包间的房号,哪里有功夫理会这边的保安和醉汉,直到走到8888房门口的时候,醉汉一把拉住了季妍,“小姐,还记得我吗?”

    “滚!你才是小……”季妍嫌恶地甩开男人,正要骂过去的时候,在看到男人那一张熟悉的脸时,直接怔住了。

    正是那天在天鹅湖撞到她,摔坏了她手机的男人。

    还给她留了纸条,有名字有手机号码。只是当时因为先生和肖暖落水了,她慌乱中,早忘记了那纸条被扔到了哪里。

    后来第二天换手机的时候想起了他的名字,好像是姓钟吧?

    “在这里!快来!”姚准一脚踢开了8888的房间门,那“嘭”得一声闷响,将季妍从怔忡中拉了回来,她忙转身随着姚准进了包间。

    钟正谊瞧着那抹黑色身影在视线里消失掉,扶着墙缓缓直起了身子,拧着眉烦躁地推开了身边的保安,“你们走吧,我没事,喝了一点酒,走错了房间而已!”

    两个保安看到他似乎清醒了一些,相互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安俊远赶走了喝醉酒走错包间的钟正谊,抱起了意识不太清楚的肖暖刚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姚准闯了进来。

    “果然是太太!”姚准一眼就看到了安俊远怀里的女人,瞪大眼睛又惊又喜又怒地看了一眼安俊远,作势就要上前去把肖暖抢过来。

    安俊远打横抱着肖暖,后退一步避开了他,“你想干什么!”

    “安总,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怀里抱着的是谁的女人?”姚准顿时来了气,这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把自己的舅妈拐来这里也就算了,他舅舅的人来了,还敢这样?

    “我当然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安俊远毫不畏惧姚准那冷冽的眼神的警告,义正言辞地说。

    言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双手紧紧勾着自己脖子的女人,眼神里突然就多了一份温柔。

    恰恰是这温柔的眼神一下子激怒了姚准,抬脚毫不犹豫地踢向安俊远的膝盖,趁他不备时候,将他推到在沙发上,待他还没爬起来的时候,上去将肖暖抢了回来,抱在了自己怀里。

    “安俊远,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好好想一想怎么跟你舅舅解释吧!”姚准咬着牙狠狠地瞪着安俊远,警告了一句,抱起肖暖就往外走。

    “走吧,直接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受伤!”季妍忙跟上了姚准的步伐,推门快速离开了包间。

    安俊远瞧着那离开的几道人影,抓起桌上的酒瓶使劲砸到了墙上。

    “嘭!”一声闷响之后,玻璃碎片四散,红色的液体在墙上留下一片狼狈的喷溅状。

    “暖暖,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我一定会把你抢回来的!”安俊远咬着牙恨恨地发誓道。

    上了车,季妍扶着肖暖坐在了车后面。坐上车的肖暖一点都不老实,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双手双脚都在胡乱抓着瞪着,双眼迷离,嘴巴里喃喃地不停自言自语,“你哪去了……你,你为什么要娶我……那你抱抱我……”

    尽管那话不完整又语无伦次,季妍还是听出了个大概。

    这些话应该都是对秦先生说的,这丫头,八成是已经爱上了先生了吧?

    到了医院,医生给肖暖检查之后,出来告诉他们,“秦太太没什么大事,就是服食了一些兴奋类的迷药,让人神志不清,产生幻觉,还好药剂量不大,刚才给她注射了含安定的药物,醒来之后就没事了,随时可以回家!”

    “好!谢谢医生!”姚准长长松了一口气,激动地拉住医生的手连连道谢。

    “先送太太回家再说吧,先生有可能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季妍抬腕看了看时间,提醒了一句姚准。

    “好,那我们先送太太回去,等她醒来南哥就到家了!”姚准一想到秦正南回来自己将会面对的结局,就有点心惊胆战。

    还好,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很快找到了肖暖,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白色的路虎刚在别墅门口停下来,季妍就蹙起了眉,“先生已经回来了!”

    姚准正在按熄火键的手一顿,嘴角牵强地抽动了一下,哆哆嗦嗦地抬眸往客厅里看去。

    可不是么,客厅的门难得地敞开着,从停车的这个角度望过去,刚好能看到秦正南正端端地坐在客厅沙发那,垂眸看着手里的文件。

    此时的秦正南,眼睛看似落在手里的文件上,其实心思从始至终都没看进去一个字。

    下飞机走出机场的时候,他以为身边的助理会跟姚准联系,姚准会亲自来接机,说不定也能一眼就看到那抹小身影。

    可是,来接他的,只有司机小崔一个人。

    他猜到家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在看了看干干净净没有一个汇报电话和讯息的手机之后,他一个字也没问,回到了家里。

    丁嫂以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事,他刚回来,丁嫂端上茶的同时,看着俊脸阴沉的他便安慰他,“先生,季总管那边说已经找到了太太,太太没事,马上就会回来,您也不要太担心了。”

    秦正南当即一怔,一个冷厉地眼神扫向了小崔,小崔连忙蹲下来,把肖暖失踪事件的前前后后都汇报给了他,并说已经在医院做了检查,没什么事,就在回来的路上了。

    秦正南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紧紧握紧,闭上眼睛将牙关咬得嘎嘣响了。

    却从始至终,他都未开口说过一个字。

    姚准进了客厅,来不及跟秦正南打招呼,抱着肖暖就要上楼。

    “给我,让我抱上去!”秦正南却突然开了口,语气异常淡漠,听起来似乎不带任何情绪。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姚准停下脚步,僵硬地转过身来,看了看秦正南那面无表情的神色,颤抖着走过去蹲下来把肖暖递给了他。

    “南哥……”姚准惶恐地唤了他一声。

    “都各自忙各自的去吧,季妍,你跟我上来。”秦正南没有理会姚准,看着怀里好像还在沉睡的肖暖,抬手帮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瞧着她脸上那不正常的绯红,他的剑眉一点点蹙起来,深邃的眸子里满是心疼,和自责。

    季妍给姚准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去书房等秦正南,自己过来推着他向电梯走去。

    在电梯光可鉴人的金属面板上,季妍第一次看到了秦正南脸上那种可以形容为“伤痛”的神色。

    他一直盯着怀里的女人看着,眸子里的那心疼让人不忍多看,似乎多看一眼,自己也会跟着他一起心疼起来一样。

    季妍抬起头来,悄悄吐出一口气,挪开了视线。

    回到卧室,秦正南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将怀里的女人放在床上,一边给她拉过毯子,一边沉声吩咐季妍,“去打点水,拿个热毛巾过来。”

    “恩!”季妍很快用盆打来了水,放在旁边,拧了毛巾递给了秦正南。

    秦正南坐在肖暖的床边,拧着眉用毛巾一点点擦拭去她脸上的汗渍,将她那凌乱的头发一缕缕耐心地捋到她耳后。

    他又将她的手拿出来,用毛巾轻轻地帮她擦了擦双手,把毛巾递给季妍,“再用热水洗一下毛巾。”

    “好!”季妍洗好毛巾,把热乎乎的毛巾再次递给秦正南的时候,发现他竟然将肖暖的外套脱了下来,而且已经将她贴身穿的衬衣的扣子都解开了,露出了月白色的内衣,上本身其他地方都是白花花的一片。

    季妍愣了一下,却见秦正南拿过毛巾,很自然地给肖暖擦起身子。从脖子到锁骨,从锁骨到小腹……

    季妍不由地干咽了一口口水,微微蹙起秀眉,那眸子里蕴上越来越浓的失落和羡慕。

    先生,他这是把肖暖当孩子一样对待呢!竟然可以当着她的面,这么毫不忌讳地给他的女人擦洗身子。

    他们的关系,看来真的已经很近,很亲密了!

    “怎么了?好端端的的突然叹气做什么?”秦正南突然开口问她。

    季妍连忙收回视线,局促地低下头来,“季妍不敢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