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79.节操快掉没了

    “啊——”肖暖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连忙推开了秦正南,满脸的潮红,秀眉间还有一丝明显的难为情。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秦正南一开始有点恼。这丫头怎么这么会破坏气氛,好端端的推开他做什么。可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时,又怕她是哪里不舒服了。

    “没”肖暖不好意思地冲他尴尬地勾了勾唇。

    “没有就继续!”秦正南捧起她的脸,正要继续吻下去,肖暖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大爷,我,我申请去一趟洗手间好不好?”台长围划。

    “恩?”秦正南皱了皱眉,这个时候去洗手间恩,确实够扫兴!

    “那个,我先去一趟,回来您再继续好不好?”肖暖忙从他怀里挣扎着下来,几乎是落荒而逃。

    回来再继续?

    看到她仓皇而逃的样子,秦正南无语地摇了摇头,眸子里满满都是宠溺的柔情。

    两分钟之后,肖暖又蹬蹬蹬跑了过来,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害羞地低下头来,咬着唇说,“还,还继续吗?”

    秦正南笑着她那娇羞的模样,忍住了嘴角已经勾起来的笑意,长臂将她一捞,又让她躺进了自己怀里,低头浅浅地啄了一口她的鼻尖,低声问。“刚才干嘛去了?”

    说着。他轻轻动了动脚,正要往地上踩去,肖暖勾住他的脖子,冲他没心没肺地嘿嘿笑道,“大姨妈突然来了,去找姨妈巾了”

    什么?

    秦正南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刚刚伸出去的脚又悄悄缩了回来,嘴角尴尬地牵起,“那你还让我继续?”

    “不可以啊?例假也不影响”肖暖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忙低下了头来,脸红到了脖子根。

    反正她又不担心他把持不住他自己做欺负她的事他的吻,真的让她太沉醉她。既怕,又贪恋。

    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这么贪得无厌,得寸进尺,甚至是不务正业

    “小东西!”秦正南抬手在她脑门敲了一下,“走,推我回卧室,累了。”

    “哦,好!”她忙下来,转到他身后,抬手悄悄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推着他回了卧室。

    秦正南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肖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过去,手里还拿着手机,界面是和裴梦聊着的微信。

    肖暖:今天因为他要回来了,感觉自己突然变傻了,都想不起来是怎么从公司回家来的。

    裴梦:激动了吧?你们这才几天没见啊,你就这样了?

    肖暖:还好吧忙起来的时候想不起来,不忙的时候就想一下下习惯了吧!

    裴梦:习惯个P!你丫沦陷了!

    肖暖:你才沦陷了!我现在只想把工作做好,聚业赔本的话,我就万劫不复了!

    裴梦:你现在已经万劫不复了!

    裴梦:?人呢?

    裴梦:妞,干嘛去了?滚床单?

    裴梦:不对啊,你家秦爷也滚不动啊

    秦正南看着两个女孩的聊天记录,挑了挑眉,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她的手机收起来,从她身后抱住她,拉起被子给两个人一起盖了起来。

    “啊?你洗好了?”肖暖许是刚刚睡着,被他的动作直接弄醒了,转过身来问他。

    “别动!”秦正南手臂上用力将她搂紧,将脸帖近她的脖颈处,“老婆。”

    “恩?”肖暖的心,突然就那么毫无征兆地漏跳了一拍,他,好像好久没这样称呼她了。

    还是刚结婚那几天,他说不能让佣人们看出他们的婚姻关系是有名无实的,所以要在大家面前表现出亲昵恩爱,他称呼她老婆。

    那个时候,他做什么、说什么、对她怎么样,她都是无感的。

    可是如今,他随便做点什么,随便说点什么,随便对她怎么样一下,她都觉得自己的心,都在不受控制地怦然心动。

    失控!

    “这几天,想我了没?”他的声音在她耳边砸响,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耳后,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栗。

    “你不是都问过了吗?”她撇撇嘴,不回答他,眉眼弯弯的,却是在偷笑。

    “再回答一遍。”他的唇轻轻划过她的耳珠,声音里透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这力量,让他怀中的肖暖根本招架不住,方才还嘴硬着不正面回答他,这会却又很快轻轻点了点头,“恩。”

    “恩是什么意思。”

    “恩就是恩的意思啊!”

    “回答不完整,重新回答。”

    “呃好吧,想了行不行?”

    “不行!以后如果想了,记得主动告诉我。”

    “这”

    “算了!”肖暖还没接上他的话,秦正南直接说,“还是算了,不需要主动告诉我。”

    “真的?”她有点诧异,诧异的同时,是淡淡的失落,莫名的失落。

    他不想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怕她缠着他?

    “恩!因为从今天开始,秦先生和秦太太是不会分开的了,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出国还是国内,开会还是考察就算是加班,秦太太也不能和秦先生离开。”说到这里,秦正南撑起身子将她转过来,低头看向她的眸子,表情格外认真,“所以,我不会给你想我的机会,因为我会时刻在你身边。”

    我不会给你想我的机会,因为我会时刻在你身边。

    他的话,像是自动带了回音,在肖暖脑子里连续响了两次。

    好霸道的话,可是,霸道得她心里好满足!

    “别忘了,我们是有期限的!”尽管她不想提这事,但是现在只有一想到那只有一年的婚姻有效期,心里就莫名堵堵的。

    说出来,或许只是想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

    “我提醒你的事是不是又忘了?”他直接咬住她的耳朵用牙齿轻轻撕咬了一下,警告的语气说,“期限之内你不能提,期限之外你不准主动提。”

    “那你呢?”肖暖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你准备什么时候提离婚的事?”

    “你不乖了,不想伺候我了,觉得我这个残障人士麻烦了,想找个男人结婚生孩子的时候……”他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挑着眉一口气说完。

    “真的?”肖暖的心,顿时又被一些东西填充得满满的,满得都快溢了出来。

    满足,非常的满足。

    他那么霸道地警告她不许主动提离婚的事,可是他的原则却还是根据她的状态来。

    肖暖,突然发现自己的喉咙有点堵,像是要哽咽了,努力了好久,才开口问他,“大叔,季妍跟了你多久了?”

    秦正南微微蹙了眉,“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我就问问嘛……”她噘了噘嘴,撒娇。

    秦正南躺下来,将她揽进怀里,想了想,“应该有七八年了,好像也快十年了。”

    “别人跟了你几年你都不知道啊?”

    “这种事,我有必要记得那么清楚吗?”

    “那,你打算让她跟你多久啊?”

    “我告诉过她,她什么时候想走了直接开口就行。”

    “那……那如果她一直不想离开你,一直想伺候你,帮助你,你就同意让她一直留下来吗?”

    “怎么?你是关心她还是不满意她?”秦正南扭过头来,问她。

    “没有!你先回答我!”肖暖的脸上有了焦急之色。

    “她如果想一直留下来,我怎么好赶她离开呢?”秦正南说完这句话,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我这几年,也有过想帮她找个合适的男人的想法,但一提这事,她都一言不发。”

    “哦……”肖暖的心思显然不在季妍那里,她垂眸犹豫了一下,咬着唇不好意思地问他,“那,如果我也想跟大家一起一直留下来的话,你是不是也不会赶我走?”

    问完,她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心怦怦地狂跳。

    秦正南微微一愣,随即那深邃的眸子里闪烁起了碎光,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要想走,先把聚业那边给我把本钱赚回来再说!”

    “那要是永远赚不回来呢?”

    “永远赚不回来,那就永远别想离开这里!”秦正南嘴角的笑意邪魅,眸子里的光芒却是温柔的。

    言落,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肖暖没有拒绝,没有挣扎,闭上眼睛,接受他的挑逗。

    跟着这样的男人啊,不用滚床单,那只能来点前戏望梅止渴咯!

    这个想法从脑子里蹦出,肖暖突然觉得自己变得不可理喻,太坏了,思想已经被这个男人熏陶得坏掉了,节操都快没了!

    可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和他在一起,喜欢让他抱着她,吻她……这些已经足够了!

    怀里女人的顺从让秦正南的动作僵了一下,他懊恼地皱了皱眉,放开了她,“好了,不打扰你了,睡吧!”

    言落,他抱住她,静静地躺了下来。

    小丫头,明知道你不能给我,还要故意挑战我的忍耐力吗?

    “大叔,今天好奇怪,我感觉我好像失忆了……”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怎么了?”

    “我明明记得那个廖太太来找我,我请她吃饭了……吃着吃着……后来的事,我就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一醒来,你就在身边了。”她断断续续地说,声音越来越低。

    “姚准说你喝了一点酒,有点头晕,带你回来了,忘记了正常,以后不准喝酒了。”秦正南的声音配合着她的,一起慵懒起来。

    “哦……好吧,我要努力工作,不喝酒不胡思乱想……”

    “还有呢?”

    “还有……还有,要乖乖听话……”

    “还有呢?”

    ……

    怀里的女人没有了动静,秦正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抬手关掉了灯。

    翌日,安氏集团。

    安俊远刚推开办公室的门进来,在看到背对着门,坐在落地窗那看着窗外的男人时,不由地愣住了,停下了脚步。

    拧了拧眉犹豫了一下,他转身关上了门,才走了过去。

    不待他靠近,秦正南转动轮椅转了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却是一言不发。

    “舅舅,听说你去日本了,回来了吗?”安俊远虽然早就猜到了他来的目的,但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说,是谁教唆的你。”秦正南冷冷地看着他,终于开了口。

    可那语气里的冷冽和那眸子里的冷怒,让安俊远不由地怔了一下,脸上泛起尴尬的笑,“什么意思?”

    “是谁教唆的你绑架你舅妈?”秦正南眯着眸子,语气里更添了一份愤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谁绑架我舅妈了?”安俊远坐回自己的座位,随手翻起桌上的文件,一副懒得理秦正南的样子。

    秦正南咬了咬牙,抬手把手里的一份牛皮纸袋甩了过去,拍在了安俊远脸上,“你自己看完,再想好给我解释的措辞!”

    安俊远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拿起那份跌落在桌上的袋子,打开来看。

    竟然是一叠照片,还有一份他手机的短信息记录!

    照片里,是他昨天从离开安氏,到名流夜总会,一个人喝酒,和别人通电话,再到后来装这肖暖的箱子被人送进来……

    而那短信息记录,竟全都是他前几天跟那个陌生人的通讯记录!

    震惊之余,安俊远满脸都是被羞辱之后的愤怒,腾地站起了身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沉俊的秦正南,“你调查我?你凭什么找人跟踪我?”

    “我对你没有兴趣,你也对我和我周围的人造成不了任何影响,我没必要跟踪你!”秦正南淡淡地说。

    “那这是什么?”安俊远更加气愤,他居然敢做不敢当!

    “这是你绑架你舅妈的证据!至于这些证据是怎么来的,我没必要告诉你!说,跟你发信息的人到底是谁?你想对肖暖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那人!”安俊远气急败坏,把手里的照片摔到桌上,赌气般地坐回了椅子里。

    “好,那我就把这些照片拿给你爸爸去!我觉得安氏,现在有必要换一个总裁了!”秦正南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舅舅!”安俊远站起来,走到秦正南前面,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俊眉微拧,“我有事跟你商量。”

    “说!”秦正南淡漠地看着他。

    从照片和短信联系记录看,安俊远有可能真的不知道跟他联系的人是谁。但是,这人知道利用安俊远,利用肖暖来对付他,可见对安家秦家的事多少都有所了解。

    这一次是把肖暖送到了安俊远的身边,好在安俊远对肖暖还是有感情的,他没做什么伤害她的事。

    下一次呢?

    不,他不能让这样的事还有下一次!他必须把在背后捣乱的这些人全部找出来,不给他们再做任何伤害他的人的机会!

    但是,要很快找到站在暗地里的人,无疑从安俊远这边入手是最快的。

    安俊远语气低了下来,满脸都是真诚的恳求,“舅舅,虽然我知道你和我妈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这样和谐,但是我觉得我跟你无冤无仇,我们总是有血缘关系的。所以,我真诚地求您,把暖暖还给我好不好?我现在真的后悔没娶她,后悔死了!”

    “俊远,你现在是成年人了,自己做的任何事都要负责,说话之前也三思之后再开口。肖暖,现在是你舅妈,你让你舅舅把舅妈让给你,这话是你应该说的吗?”秦正南拧着眉,语气里有强压抑住的情绪。

    “我知道!但是,你跟她并没有感情的,我妈说你娶她只是因为你现在缺一个老婆……舅舅,肖暖她还是爱我的,她心里一直都有我的……她一定会给我一个回头的机会的!她会原谅我的!而且,你反正不爱她,以你的身家,你随便再去娶一个别的女人好不好?你就让让我这个晚辈行不行?”

    安俊远的眼睛突然染上了一抹猩红,那脸上的诚恳和急切,让秦正南有一瞬间的怔愣。

    然后,是排山倒海般的嫉妒!

    安俊远,是真的后悔了,是真的还念着她……

    “俊远,这事以后再说,你先帮我办好另外一件事。”

    “好,好!你说!只要你能答应我,我立刻为你去办!别说一件事了,一百件都无所谓!”安俊远激动地站起身,直接在秦正南身边蹲下来,眸子里满是惊喜和激动。

    “按照发短信给你的人的要求,两天后你们见个面。”秦正南对他说。

    安俊远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连连点头,“好,没问题,我把他约出来,后面该怎么做,就是你的了!”

    “恩!”秦正南点点头,“不过,你就这么确信肖暖会原谅你,会对你回心转意?”

    “恩恩!我确定!”安俊远坚定地点点头,“舅舅,只要你肯放手,她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来的!”

    “如果她不愿意呢?”秦正南挑着眉,好整以暇地问。

    “不会的!她一定会愿意的!如果真的不愿意,那我就随她吧,我是不会逼她的!”

    “好!那我们就说好了!你先帮我把这件事办妥,你去找肖暖,只要她肯跟你走,我立刻成全你们。但是,”秦正南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着安俊远,“但是,如果她宁愿留下来陪我这个残障人士,也不愿意跟你走,那就恕我爱莫能助了!”

    “放心吧!暖暖怎么可能跟你……”安俊远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我相信暖暖,相信她心里还是有我的,我又自信!”

    “那好!祝你成功!”秦正南伸出手。

    “谢谢舅舅!等我和肖暖真正结婚了,你一定要做我们的媒人!”安俊远激动异常,双手紧紧握住了秦正南的手。

    “那,上次在希腊见到的你那个女朋友呢?叫什么安娜的,你怎么处理?”秦正南问他。

    “她啊……”安俊远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和安娜还可以找到当年初恋时的感觉,可是事实证明一切都变了……我们不合适,我会告诉她我心里的想法的。安娜不是那种纠缠的女人,她很开放的,应该会成全我的!”

    “那好!祝你顺利!”秦正南点点头,抽出自己的手,转过身控制轮椅离开了安俊远的办公室。

    看着秦正南的轮椅在门口消失,安俊远高兴地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暖暖,我一定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回华美的车上,秦正南对姚准说,“联系一下安娜,让他在方便的时候打个电话给我。”

    “恩!”姚准应了一声就拿出了手机,没几分钟就把手机递给了秦正南,“她现在就很方便,安俊远不在身边,给您。”

    秦正南接过了电话,顿了一下,沉声开口,“这几天,不要太纠缠安俊远,让他去做他想做的。如果他提出跟你分手,你选择退出就行了。”

    “好!先生有新的计划了吗?”

    “你做好你的事就行了!”

    “但是,如果我离开了他,钥匙的事怎么办呢?安俊远现在对我已经开始敷衍了,我这几天都在考虑要不要用别的东西来把他束缚住了。”

    “别的东西?”

    “恩!我想怀上他的孩子,这样的话,他就不敢不娶我,也不会去骚扰你和太太的生活了。”

    “无须付出这么多,先按照我说的去办。”

    “好的,我知道了!”

    姚准也知道了个大概,等秦正南挂了电话不解地问他,“南哥,你就真的打算让安俊远去重新追求太太?你不怕那丫头意志不坚定啊?毕竟,别人那么久的感情了……”

    “姚准,你说让一个女人对你彻底死心塌地,要怎么做才好?”秦正南没有解释姚准的疑问,而是淡淡地问他。

    “彻底死心塌地啊……”姚准想了下,坏坏地勾了勾唇,“当然是,让她的身心都离不开你呗!”

    身心,都离不开你?

    秦正南回味了一下这句话,抡起手边的抱枕砸向了姚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嘿嘿!这是最快的办法!”姚准嬉皮笑脸地说。

    最快的办法……好!俊远,咱俩就赌一把,谁的速度快!

    想到这里,秦正南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已经完全被某人占据了,嘴角不由地勾起了宠溺的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