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卷二:陪你一起长大 259.秦正南,我爱你!(大结局)

    回到江城的时候,已是午夜,沈冰马不停蹄地回到了海边的别墅,可佣人们告诉她,没有方宇翔任何的消息。

    她只能把电话打给赵显达。赵显达说已经跟航空公司取得了联系,一有方宇翔订机票的信息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赵显达的。而现在唯一遗憾的是,江城所有的酒店都没有他入住的消息。赵显达让她先休息。第二天分头去找。

    就这么大一个江城,他不相信方宇翔能藏到哪里去!

    可是,连续找了三天,仍没有任何消息。值得安慰的是,他也没有出境,人应该还在江城。

    沈冰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在方宇翔办公室,她按住赵显达的胳膊。害怕地问:“他,他,会不会想不开已经……”

    她不敢想下去了……

    “不会的!你别乱想,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现在的他,只是想清静清静而已,我想他肯定是不想让我们找到他,所以,故意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但是他偏偏让我们知道他已经回到了江城,那肯定就是想告诉我们,他没事。”赵显达也是一身疲惫,但不得不安慰她。

    “可是……”她仍然放心不下,这个时候。她没有办法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除非亲眼看到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警方已经帮忙在找了,你放心吧!退一万步想,是生是死,我们只能等消息了!”赵显达轻叹一口气。

    就这样,沈冰在家一边养胎,一边办公,一边等着方宇翔……

    每天,她会在方宇翔那个日记本子上写下一条自己的“义务”,一条条写着她爱他的誓言。一遍遍在心里说着对不起……

    一遍遍听着刘若英的《后来》,她那颗等待的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坚定。脸上即使挂着泪,也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幸福和满足。

    只要心里有他,只要心里想着他,就是幸福的,就是满足的……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不,不会的!不会不再的!你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你怎么舍得我们的孩子,怎么舍得这些需要你的人,又怎么会舍得一直在等待你的我呢……

    转眼间到了十月。

    国庆这天,秦宅里一片热闹喧哗场景。

    正逢中秋期间,秦正南知道秦老爷子喜欢热闹,就邀请安家人一起来家里,整个大家庭在一起聚餐,普天同庆。

    晚饭后,一大家人坐在客厅聊天,大家都把注意力转到了小向阳身上。这个小家伙,由于小身子肉嘟嘟的,翻身爬行和走路都学得比较晚。这不,都马上一岁零一月了,最近才开始蹒跚学步。

    秦正南蹲在地毯上,两手分别牵住小向阳的两只肉呼呼的小手,让他慢慢向自己走过来。小家伙两只小脚丫子肉呼呼的,张着小嘴,很兴奋又带着点惶恐,小身子摇摇晃晃的,但还是努力地迈着小步子,每靠近爸爸一步,就会乐得小嘴上扬。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小向阳挣脱开爸爸的手,张开双臂抱住了爸爸的腿,小脸蛋撒娇地贴在了爸爸膝盖上,那双灵动的眼睛里还溢着满满的兴奋。

    一大家十几口人,全都鼓起掌来,“好棒好棒!”

    小家伙自己也不谦虚,直起身子来,两只小肉手为自己鼓起掌来,逗得大家更是开心。

    对他这样的小宝宝来说,自己每学会一样技能,不仅是他会高兴,也会带给全家人欣慰和幸福。

    尤其是对秦正南来说。

    不管是暖暖,还是阳阳,只要他们母子俩每天都有一个人会有一点点的进步,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喜讯。这种成就感,比曾经这些年来在商场上获得过的任何成功都更让他觉得满足。

    秦正南慈爱地弯眸笑了笑,将小向阳抱起来,将他举得高高的,又轻轻放下,如此反复,小家伙笑得“咯咯咯”的。

    旁边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他们父子俩玩耍的肖暖,撇撇嘴喊道,“我也要,我也要,大叔也要把我抱起来!”

    瞧着,这是跟自己的儿子吃醋了。

    当然了,在现在的肖暖心里,只知道阳阳是她和秦正南的儿子,知道自己是阳阳的妈妈,却还不能意识到儿子到底是什么,妈妈到底是什么。

    好几次她问秦正南,“大叔,我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要从我肚脐眼里生出来啊?”

    秦正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只好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挲,“到时候,我们可能要给暖暖打针,要用刀子把暖暖的肚子打开,然后把我们的宝宝取出来,暖暖不会害怕的是不是?”

    肖暖似懂非懂地想了很久,突然问他,“那暖暖肚子是不是要破了?暖暖会不会死啊?我不要死啊,我要跟大叔在一起,我要给大叔生孩子”

    “乖,不会的,不会的!”秦正南忙将她揽进怀里,可是想安慰的时候,却没了安慰的词。

    很快就会到预产期,尽管平时一直在跟暖暖讲到时候生宝宝的时候会肚子疼,但是还是怕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暖暖会害怕。

    肖暖也记住了秦正南这句无意间说的话,每次提到肚子里的宝宝,她都会用可怜巴巴的祈求的目光看着他,“大叔,暖暖不要把肚子打开,不要”

    为了安抚她的情绪,秦正南只好点头答应她,“好!我们不打开肚子,但是肚子会很疼很疼的!”

    “暖暖不怕肚子疼,但是暖暖怕肚子被打开”肖暖拼命摇头,在她的意识里,肚子疼无非就是向平时那种微微疼一下,但有了大叔大手掌的抚摸之后,会很快不疼的。

    秦正南不再跟肖暖提这个话题,但是如今,临产在即,他最近这些日子每天都过得期待又紧张。家庭医生每天三次给肖暖测胎监和宫缩,宫缩越来越强有力,加上孩子已经足月,医生不止一次提醒秦正南,“先生,太太怀的是双胎,为了母女平安,还是选择剖腹产相对比较安全。”

    可是,每当秦正南虽然还不太懂太多,但是依然学会了轻轻抚摸着大肚皮温柔地给肚子里的女儿讲话的肖暖,他都会不忍地摇摇头,“不着急,还是等等再说吧!”

    至于等什么,他也不知道,就是怕看到暖暖受到惊吓。

    此刻,瞧着肖暖张开双臂向自己慢慢走来,秦正南忙将怀里的小向阳放在沙发上,搀扶住了肖暖,“等暖暖把宝宝生出来,大叔就这样抱你。”

    “大叔是骗子,大叔才不会抱暖暖呢,暖暖现在是个胖女孩。”肖暖委屈地撇撇嘴。

    瞧着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又是在一大家人的注视之下,秦正南挑了挑眉,一声不吭,直接蹲下来,将肖暖牢牢地抱在怀里,打横抱了起来,肖暖娴熟地用手臂勾起了他的脖子,满意地嘿嘿一笑,“大叔真棒。”

    因为秦正南长久以来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阳阳真棒”“暖暖真棒”,所以肖暖学会的最多的话,就是“大叔真棒。”

    “小祖宗啊,快放下吧,我的宝贝孙女呢!”潘语嫣吓得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走过来,双手护住,指着沙发,让秦正南快将肖暖放下来,免得伤了。

    “不要不要,暖暖就要大叔抱抱。”毕竟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心性,又是一直被家人当孩子宠着护着,肖暖并不在乎长辈们紧张的眼神,嘟着嘴巴,双臂紧紧勾住秦正南的脖子。

    “没事妈,暖暖怀着双胎也才一百斤重,我抱着她很轻松,别担心。”秦正南安慰了一句潘语嫣。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肖暖突然腾出一只手来捂住了肚子,脸上刚刚还撒娇的模样立刻变城了皱紧眉头的样子,“肚子疼,大叔”

    肚子疼?

    一大家人全都听到了这句话,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快放下快放下!”

    “暖暖,肚子里哪里疼?”

    “还疼吗?”

    秦正南垂眸一看,肖暖已经疼得秀眉紧蹙,一脸的揪痛,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她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怎么了?暖暖,哪个部位疼?”秦正南连忙将肖暖放在旁边的沙发上,让她平躺在沙发上。

    可是肖暖因为害怕,双手一直勾着秦正南的脖子,不让他放开自己,“大叔,疼,疼”

    肖暖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这怎么回事?”眼尖的季妍看到了金黄色的沙发布上有一片濡湿,刚好就在肖暖身下底下的位置。

    众人眼睛看过去,秦正南连忙在地毯上跪下来,将肖暖轻轻翻了一下,这才发现,她下面已经湿透。

    “这是破水了!暖暖要生了,快,正南,送医院!”周玉自己虽然没生过孩子,但是对这方面的事很有经验,早在暖暖怀阳阳的时候,她就补习了很多关于孕妇产妇的知识。如今,看到这种情况,她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对对对,好像是,破水了!”潘语嫣和季妍也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的同时,脑子一懵,脸色吓得苍白。

    “医生,快叫医生!”季妍大喊了一句。

    而秦正南,在看到肖暖身下的那一滩水渍的时候,已经僵住了。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他学到的孕产育婴的知识,已经堪称半个产科大夫了半个育儿专家了但是,毕竟的理论多实践少。如今肖暖这离预产期还有十天,却提前破水的情况,确实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大叔,疼,暖暖肚子疼”肖暖疼的突然握紧了秦正南的手。

    这一瞬间,他清醒了过来,忙将肖暖抱起来,往外面冲去,“留人在家看孩子,姚准季妍跟我去医院!”

    “好!”姚准已经飞速奔了出去启动车子。

    “等我拿待产包!”季妍冲进卧室去把早就准备好的待产包拎出来,匆匆跟了出去。

    “你们小心点,我们随后就去!”潘语嫣紧张地提醒了一句,忙跟周玉商量谁在家看孩子,谁去医院照顾暖暖起来

    姚准亲自开车,好在真是晚饭时间,路上的车子并不是很拥挤,一路顺畅。

    只是,抱着肖暖坐在车子后排的秦正南,越来越紧张。

    肖暖一直死死握着他的手,闭着眼睛一直喊痛,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水,头发被浸湿了,衣服也快要湿透了。

    “暖暖,乖,我们再忍一下,马上到医院了,到医院就不痛了。暖暖不是说过,生宝宝不怕疼的吗?要勇敢!”秦正南虽然已经心疼不已,但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努力安慰着怀里的妻子。

    还好,自在家里破了一点水之后,车上一直都没再破水。随行的家庭医生给肖暖做了简单的检查,对秦正南说,“先生不要担心,破水之后,宫口会开得很快。虽然是提前生产,但太太的胎位一直很好,两个小公主的体重也不大,就算不选择剖腹产,顺产下来也是可以的!”

    “可是双胎,顺产的风险很大!”秦正南一边给肖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咬牙说道。

    尽管肖暖一直担心肚子被打开,但他一直准备的都是让她剖腹产,她和宝宝都会相对安全一些。

    但是,这突然破水,强烈的宫缩一波又一波的来临,还没上手术台,肖暖已经承受了顺产的阵痛难道非要让她遭受二次疼痛吗?

    “顺其自然,到医院检查宫口打开情况再选择生产办法也来得及。”医生安慰秦正南。

    “不管怎么样,我要暖暖必须安然无恙!”秦正南将肖暖的手紧紧裹在掌心里,看着她疼得撕心裂肺的样子,恨不得帮她承受这些痛苦。

    “疼,疼,大叔,暖暖好疼”肖暖牙齿咬着唇,下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来。

    秦正南将自己的手腕塞进她嘴里,“咬着大叔的手,暖暖就不会太疼了,试试。”

    这个时候的肖暖已经痛得连那所剩不多的意识也没了,直接咬住了秦正南送来的手腕,死死咬住……

    到了医院,直接送进了产科,医生检查之后,诧异地说,“竟然已经开了六指了,秦先生,我们建议让您太太试试顺产吧!六指之后,开到十指会非常快,我们不建议她再受第二次罪了!”

    “可是,双胞胎,顺产的话,岂不是风险会大很多?”秦正南瞧着病床上阵痛越来越频繁,疼几乎不能停歇一秒钟的肖暖,剑眉紧蹙。

    这个决定,他做了那么久了,却在最后这一刻要进行的时候,被暖暖这突然破水,突然就开到了六指给打破了。

    “大叔,大叔,暖暖不要开肚子,不要开肚子……”肖暖似乎听明白了秦正南和医生的对话,紧紧握住秦正南的手,满头大汗地哀求道。

    “秦先生,双胞胎也并非都需要剖腹产。您太太肚子里的两个宝宝都不大,而且胎位很正,顺产没有问题的!相信我们,相信您太太!”产科的主任过来,看了肖暖的情况之后,斩钉截铁地对秦正南说,“签字吧,我们现在就进产房,挂上宫缩素,最快半个小时宝宝就可以生出来了!”

    “宝宝,宝宝……”尽管已经疼得浑身湿透,攥着病床扶手的手因为用力,骨节已经泛白,但是肖暖还是在宫缩的间隙,努力地含着宝宝,宝宝……

    “好!顺产!我签字!我陪产!”秦正南没有再犹豫,立刻签了字,把肖暖送进产房之后,他自己迅速换了无菌服,进了产房。

    再进产房的时候,肖暖已经挂上了宫缩素,猛烈的阵痛让她不停地喊着大叔喊着宝宝,心疼得秦正南眼圈红了一层又一层。

    很快,医生欣慰地对秦正南说,“宫口已经开全,二胎不会很慢,您教您太太学会用力,使几次力宝宝就会出来了!”

    秦正南点点头,双手握住肖暖的一只手,趁她在宫缩的间隙,忙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暖暖,我们不开肚子,我们现在自己生,你听大叔的,非常疼的时候,我们一起用力……”

    话还没说完,肖暖的又一阵阵痛来袭,她闭上眼睛大声喊道,“大叔,大叔……”

    “很好,她知道用力,但是还不够,再加把劲!”助产士兴奋地喊道,“已经看到宝宝的头发了!宝爸宝妈加油,你们的双胞胎小公主马上就要跟爸爸妈妈见面了!加油!”

    闻言,秦正南的眼睛已经忍不住湿润了,他拿起肖暖的手吻了又吻,等到她稍微不疼的时候,再次鼓劲加油,“暖暖,还记得我们学游泳的时候憋气吗?呆会疼的时候,用力憋一口气,然后再用力释放出来…….”

    这次,秦正南的话还是没说出来,肖暖又疼得大叫起来,直接拉住他的手腕,咬了上去…偏偏又咬在了他之前被她咬伤的手腕上。

    尽管被咬得很疼,但是他感觉很舒畅,似乎他的暖暖身上的疼能通过他的手腕传递给他一样,想到自己能为她分担一点阵痛的痛了,心里安心不少。

    再说,比起她此刻正在承受的那种,同时断十根肋骨的疼,她咬一下他的手腕算什么?

    “加油,加油!宝宝的脑袋马上出来了!”医生和助产士一直在叫一直在鼓励肖暖。

    “啊——”肖暖已经快没了力气,浑身都在颤抖。

    “秦先生,我看,还是上产钳吧!我怕时间久了宝宝会缺氧,胎心已经慢了下来!”医生一直监测着胎儿的胎心,此刻看着慢慢下降的胎心率,担心地说。

    秦正南哪里懂这些,只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上产钳有什么危险?”

    “可能会让宝宝脑袋变形,但是会长好的!”医生急切地说着,即可吩咐助产士去拿产钳了。

    正在这时,只听肖暖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唤“啊——”

    下一秒,“哇——”

    产房里,发出了婴儿的啼哭。

    “出来了出来了,不需要产钳了!真棒!大公主出来了!”医生连忙把大公主抱了出来,交给助产士去清洗去包……

    秦正南却丝毫没有心思去看一眼自己的女儿,因为肖暖肚子里还有一个,宫缩还在继续,她还在忍受着阵痛……

    “大叔……大叔……啊……”

    “看到小公主的脑袋了,加油,第一个出来了,第二个会更快!”医生又开始鼓励肖暖。

    戴着口罩的秦正南已经泪流满面……握着肖暖的手,他自己的手都在不停颤抖,“暖暖,加油,我们的小公主马上就出来了!加油!暖暖最棒!”

    “啊——大叔……”

    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呻痛之后,又一声“哇哇哇”的婴儿啼哭紧跟其后。

    小公主终于出来了!

    顷刻间,肖暖停止了呼痛,双眼无力的眨了眨,晕了过去。

    “暖暖,暖暖……”秦正南吓得瞬间瞪大了眼睛,“医生,医生,快看,我妻子怎么了……”

    医生把宝宝交给助产士,过来给肖暖检查了一下,松了一口气,笑着对秦正南说,“没事,各项生命体征正常,太累了,晕过去很正常。让她休息一会,她今天太棒了!听到要把宝宝从肚子里用产钳夹出来,肯定是心疼宝宝,就自己用力生了出来。秦先生,让你太太好好休息一下,会很快醒来的。”

    秦正南点点头,眼泪已经将口罩大湿,取下来不停地在肖暖额头上亲了又亲。

    此刻,他的四肢都还在颤抖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做梦一般……他的暖暖,竟然为他把两个小公主顺产了下来!顺产的!

    现在的暖暖,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小朋友的心智,竟然能有那么大的毅力将两个孩子生下来,她心里的强大和坚决,让他都感到意外。

    “哇,哇…….”

    婴儿的啼哭让秦正南停止了思忖,护士已经将用襁褓包裹好的两个小公主抱到了他跟前,“秦先生,恭喜您,一下得了两个小情人!还是白皮肤大眼睛的大美女!快来宝宝您女儿吧!”

    秦正南这才缓过来,垂眸看去,两个如同复制出来的小婴儿,粉嫩粉嫩的,可爱极了……重要的是,刚才明明在哭,此刻被他这么深情地一看,两个小宝宝竟然说不哭都不哭了,眯着眼睛好奇地盯着他,尽管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呢!

    秦正南连忙伸出双臂,一左一右,将两个女儿一起抱在了怀里。

    “暖暖,看,我们的女儿,婉婉,柔柔……好乖好可爱,跟你一样可爱。”秦正南将两个女儿抱到肖暖身边,轻声对她说。

    双胞胎女儿的名字他们早已经起好,老大叫庄向婉,老二叫肖向柔。一个跟庄立辉姓,一个跟肖建军姓。

    至于崔承恩,秦正南早就跟老爸商量好了,第三胎不管生几个,都姓崔!

    “咔嚓——”

    这温馨的一幕,被护士帮忙拍了下来,照片里,肖暖睡眼恬静,秦正南抱着两个孩子,俊脸上一片温柔,两个宝宝睁着眼睛看着爸爸妈妈,懵懂可爱。

    ……

    在产房观察了一个小时之后,肖暖被推进了病房。

    这个时候,家里的老老少少,包括秦向阳和秦涛溪在内的最小最老的两位都来到了病房,拥挤地挤在楼道上,外间,套间里把空间留给了肖暖和秦正南。

    长辈们都在外面看孩子,一个个乐得脸上的皱纹都深了两层。

    秦正南坐在肖暖身边,用热毛巾一点点帮她擦去身上的汗水,再帮她把被子盖好。坐下来之后,他握住她的手,嘴唇贴在她的手背上,没有再拿下去。

    心里对这个小女人的感激,难以言表,全都表现在了那双深邃的眸子里蕴起的那一层层一圈圈的温柔和宠溺上。

    突然,他唇下手动了下,秦正南连忙抬眸看向肖暖。

    只见她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之后,缓缓地,一开一合,重复了几下之后,眼睛张开了。

    可能是不再痛了的缘故,也可能是刚刚被秦正南清洗了一下脸的缘故,秦正南发现肖暖此刻的眸子特别亮,黑亮黑亮的,似乎里面揉进了一把碎钻。

    而且,非常清明。

    肖暖缓缓转过身来,在看到秦正南的一瞬间,嘴角勾起了笑意,“正南,我们的女儿呢?”

    “你醒了?我们的女儿在外……”秦正南激动地再次握住了她的手,之前平静下来的心情再次涌动起来,眼圈又泛了红。

    可是,话刚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满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蹙着眉认真地看着肖暖的脸,肖暖的眼睛,颤抖着声音问,“暖暖,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她刚才,是在叫他正南吗?他没听错吧?

    不是应该叫大叔吗?这段日子以来,一直都叫他大叔,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让她把他叫正南的……不仅如此,她刚才那句话,问得格外清晰,语气也是格外的沉稳。

    秦正南,感觉自己的心,第一次剧烈地跳动起来,跳得他脑子里瞬间空白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吗?暖暖她,她,她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肖暖瞧着他激动的样子,眼泪瞬间滚落,抬手反握住他的手,哽咽道,“正南,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了这近一年来发生的一切事了……我的智力恢复了,我好了……”

    说不下去了,她自己的身子开始剧烈颤抖,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嘴巴,任由那激动的眼泪顺着指缝肆意流淌。

    比她激动的,是秦正南。

    他错愕地看着眼前把每一句话都说得分外正常的女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又睁开来,反复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肖暖被他的动作逗乐,忍不住破涕为笑,抬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秦正南,秦大叔,我恢复智商和记忆了你不高兴吗?”

    被肖暖这么一敲,秦正南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的暖暖恢复了……他的暖暖在为他生下了两个女儿之后,竟然恢复了智力和记忆!想起来了!

    “暖暖,你这个坏丫头,怎么可以这么戏弄我……你一直就没病过是不是?”秦正南的眼泪,代替了一切,肆意地流了下来。

    抬手,狠狠地将她搂进了怀里,两个人紧紧相拥,泪流满面。

    “对不起,大叔,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那样……好像做了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终于好了!大叔,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清楚地记得……谢谢你大叔,谢谢你!秦正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肖暖趴在秦正南的怀里,眼泪决堤。

    “是我不好,没照顾好你,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不会让你和孩子受到任何伤害……再也不会!”秦正南第一次觉得流泪是这么畅快的事,一点都不丢人,一点都不难过。

    两个人抱了很久,秦正南才将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告诉了等在外面的家人和医生。

    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全是楞了一下,完全的不敢相信。

    刚刚闻讯刚过来的裴梦反应最快,放下手里的婴儿,就冲进了套间里去。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她站在了原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向坐在床上的人,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该问什么,只是愣愣地看着肖暖。

    肖暖瞧着一脸震惊的裴梦,弯唇笑了笑,张开了双臂,“梦梦,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每天都为我讲故事,把我曾经的那么多的糗事都翻出来了,哼!”

    闻言,裴梦的眼泪瞬间滚落,却抬头咬着唇想逼回眼泪……下一秒,冲过去,抱住了肖暖,哭成了泪人儿,“坏丫头,你真是坏丫头,你怎么才醒来,你知道我们大家多担心你吗?”

    “知道知道,对不起,以后慢慢惩罚我!”肖暖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却是喜极而泣。

    在她的整个孕期里,裴梦经常来看她,一开始是给她讲她们俩以前的事,想唤起她的记忆……后来,她开始讲她和沈河的事,讲她和沈河是如何先婚后爱,从一开始的不爱到现在的相互爱着,从一开始的斗智斗勇斗嘴,到现在的腻腻歪歪卿卿我我……全都告诉了肖暖。

    “暖暖,那,你记得我为你做的事?那,那你记得我给你说的我和沈河的事?”裴梦反应很快,想起了这茬,赶紧问。

    肖暖点点头,“知道啊,知道你们现在爱的无法自拔了,还知道你为了他开始学看岛国动作片了,还为了他……”

    “好啦,我看你不是恢复了,你是更傻了!”裴梦羞得满面通红,连忙捂住了肖暖的嘴。

    外面的长辈们都迫不及待地涌了进来,看到她和裴梦的对话,所有人都感动地流了眼泪……暖暖,真的醒来了!真的好起来了!完全恢复了!

    “各位爸爸,各位妈妈,姐姐,姐夫,季妍,琳达,姚准,俊远,俊阳……你们都来了!对不起,这么长时间,辛苦你们了!”肖暖看到这一大堆人全都过来了,感动得眼泪止也止不住。

    “乖孩子,快别哭了,月子里不能流泪!都别哭了,暖暖恢复记忆,是天大的好事,都不许流泪了!”肖建军心疼自己的女儿,稍微理智一点的他,抬手制止了大家的眼泪,可话还没说完,自己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可是所有人都相信,此时此刻,每个人的眼泪,都是喜悦的,只有喜悦。

    医生过来给肖暖检查之后,欣喜地告诉秦正南,“恭喜您秦先生,秦太太是真的恢复了!我们回头给她拍个片子,看看脑子里的那块淤血。我初步怀疑,是因为顺产时产生的阵痛,让她瞬间冲破了脑子里的淤血,所有的记忆神经恢复了,所以她也恢复了智力和记忆!虽然这个推测听起来有点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这确实是个奇迹!一个丧失智力和记忆的女人,竟然因为生了孩子,恢复了记忆和智力!”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全家人都不停地谢医生。

    “快,妈,让我抱抱儿子!”肖暖看着周玉怀里已经睡着向阳,连忙伸手要。

    周玉点着头把孩子递给了她,“臭小子现在长大了,不好好在大人怀里呆了。”

    “恩!我知道,我都知道,他成长的每一天我都还记得……阳阳,妈妈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肖暖看着此刻睡得香甜的儿子,那天使般的脸庞,说好了不再掉落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秦正南将儿子接过来,放在了旁边的婴儿床上,和两个妹妹并排放在一起。

    已经是夜里23点多了,三个孩子都睡着了,格外香甜……

    让家里人都回去之后,秦正南把婴儿床拉近一点,自己躺在了肖暖身边,将她揽进了怀里,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肖暖并无困意,而是因为刚刚吃下潘语嫣亲自做的月子菜,此刻生龙活虎,她将脸贴在秦正南的胸膛上,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闭着眼睛,笑着,轻声地说,“正南,我们的苦难终于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好养育孩子,好好孝顺爸妈们……”

    “恩!所有的苦难都过去了,以后只剩下大把大把的幸福了……”秦正南轻轻点了点头。

    “不仅我们,梦梦和沈河也相爱了,季妍和钟正谊也和好了,季妍还有了身孕呢,都三个月了……爸妈们都回来了,太好了……还有安俊远安俊阳,安俊远说他正在和安娜重归于好,两个人重新开始了,都找到了当初初恋的感觉了……安俊阳这臭小子,也是一个痴情的孩子,为了李子瑶差点被姐夫赶出家门,后来姐姐姐夫还不是被他们感动了,让他们慢慢去相爱吧……对了,还有琳达,她这几个月照顾我很久了,很辛苦,你要帮我好好谢谢她和纯一小妹妹……就剩下姚准了,这个家伙啊……唉……”想起已经去世的汐子,肖暖声音越来越小。

    或许,一切都是命……一切,都是命。

    只希望,活着的人拼命地去幸福,逝去的人,在另外一个地方,也要幸福!

    *

    “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

    沈冰在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车子已经上了进山的路。

    经过她的不停寻找,终于有了方宇翔的确切消息——那厮竟然跑到江城最偏远的一个山区里去当老师了!

    当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沈冰毫不犹豫地和赵显达找了过来。

    中午时分,车子终于在一所学校门口停了下来。沈冰下了车,看着眼前这所简陋的学校心理微微泛起波澜,来不及问赵显达她要找的人是不是就在这里,学校里突然传来一阵朗朗的读书声,她心里的湖水立刻平静了下来。

    赵显达走过来,神情突然变得有轻微的凝重,“本来想昨天告诉你的,怕你晚上睡不好,只好在你见到他之前告诉你。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他有可能”

    “什么?你快说啊!”沈冰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头脑瞬间的空白让她感到有点眩晕。

    “他从美国回来就到了这附近的贫困山区,有一天从一座山上摔倒滚落了下来不过现在没事了,只有左手还有点小伤,但”

    “你别说了!你快带我去见他!他变成什么样,他都是宝宝的爸爸!”沈冰蛾眉紧蹙,语气坚定,眸子里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能看出来,她一直在强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说完,她抬步向学校走去,还是被赵显达拉住了胳膊:“他摔下来之后,伤了脑子,所有人都不认识了。我跟公司的人在这里悄悄地陪了他半个多月,他才相信我们是他的朋友”

    “不认识?”沈冰睁大了眼睛,双脚不受控制地退后两步,若不是被赵显达上前扶住,浑身突然无力的她,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恩,”赵显达点点头,平静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无奈和惋惜说:“失忆了!”

    “失忆?不,不会的!他怎么可以失忆?”沈冰浑身发抖,嘴唇不停地哆嗦,眼睛里只剩下不可置信!

    “他只是不记得我们,但有可能记得你啊!我们见了他再说吧!”赵显达上前安慰她。

    “对,对,他一定不会不记得我的!不会的!走!快带我,快带我和孩子去见他!”沈冰这才缓过神来,语无伦次地自我安慰着,跟着赵显达的步伐慢慢走近了学校。

    山区的小学校面积都不大,设施也很简陋,一进校门正对面是一排教学楼,右手边是老师办公室,所谓的操场就是被教室和办公室围起来的“院子”。

    赵显达带着她,在一间比较安静的教室前停了下来,抬腕看了看时间说:“他就在里面,正在给孩子们上课。快下课了,我们站在窗户边等着吧!”

    沈冰哪里还有耐心等着,挣脱开赵显达的手,一步步向旁边的教室走过去。

    每走一步,心跳加速越快,脚步愈加沉重

    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千万个刀刃上一样,疼痛一直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每走一步,紧咬着下唇的牙齿愈发用力,因为眼泪忍得越来越吃力系讽页号。

    站在离后门最近的一个窗户边,轻轻的打开只有一条小缝的窗户,抬起朦胧的泪眼,向里面看进去。

    学生不多,二十几个的样子,都趴在破旧的课桌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上面的讲台。讲台上,是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清隽挺拔,却明显比记忆里的他消瘦了不少。尽管如此,仍遮掩不住那玉树临风的翩翩气质。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背对着学生,用粉笔在黑板上专心地勾线描绘,好像在画一副人物素描。

    原来他教的是美术?难道他想把自己学的设计都教会给这些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大的孩子们吗?只是这素描的轮廓,很是熟悉可惜只有简单的构图,还没有描出五官。

    沈冰捂着嘴,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教室里,方宇翔终于转过身来,把手上的粉笔头扔进粉笔盒里,温和地勾起唇:“同学们,人物素描的基本步骤就是构图、定比例、画五官、整体调整。今天,老师完成的是前两步,构图和用辅助线定比例。大家回去之后,要仔细回忆老师刚才讲的要点,下节课要交作业哦。不交作业,或者画得不好的,我们就把他请上来当模特,让全班同学来画他的素描,好不好?”

    “好!哈哈哈哈”到底是孩子,学生之间爆发出一阵阵快乐的笑声。

    这个时候,沈冰才看到他的左手上还缠着纱布,一直僵硬地抬着……他真是从山上摔下来了吗?那……他真的不记得所有了吗?

    看着那张日夜思念的脸上的会心笑容,自己的唇角也不自觉地翘了起来。他的脸还是那样英气逼人,虽然蓄起了小胡子,脸颊因为瘦的原因,有点凹陷,那双如鹰隽般深邃锐利的眸子里也多了一份沉淀的稳重和柔和一瞬间,她感觉到那双灿若星辰般的眸子放射着无限的光芒,刺得她眼睛睁不开,微微有点痛。

    再睁开眼的时候,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原来已经下课到了午饭时间。

    连忙转头寻去,还好,他正在向赵显达和旁边的一个老师走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可是自始至终,他竟然都没有发现自己。

    赵显达和老师跟他聊起来,两个人的眼神不时往沈冰这边看一眼,含着淡淡的无奈和尴尬。

    孩子们和老师已经拿着饭盒去了食堂,教室门口很快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

    方宇翔背对着沈冰的方向,不知跟赵显达和老师在聊什么,三个人脸上俱是轻轻浅浅的笑。

    “不会的,你不会忘记我的!”沈冰拖着步子,一步步走过去,心里默默地,无助地祈祷着:你不会忘记我的,你怎么会忘记我呢!

    她一步,一步,慢慢接近着他,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背影,和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

    方宇翔似乎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那双迫切的,又满含期待和害怕的眸子……

    在离他还有两米远的距离,她停了下来,泪眼婆娑间,看到赵显达冲她轻轻点头,像是在鼓励她一样。

    她抬手,用手指轻轻抹去脸上和眼角的泪,狠狠地咬了咬唇,对着那个背影大声说:

    “第一,男方以后不得对女方施暴;第二,男方以后不仅要亲自给女方设计所有礼服,直至她满意为止。”

    声音虽然带着隐隐的哽咽,但每一个字都咬得清清楚楚,掷地有声,每一句似乎早已经烂熟于心……

    顺着赵显达和老师的眼神,顺着耳朵里突然飘进来的这些话,方宇翔在微微愣了愣之后,慢慢地转过身子……

    “第三,男方要学会按摩,以后女方脚受伤或走路走累的时候,要帮她按摩;第四……”

    沈冰倔强地,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双深潭般的眸子,恨不得一眼就看到他的心里,看进去……看他的心里,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还有没有自己。

    方宇翔眉心轻轻蹙起,看了看眼前这个小腹微微凸起的女人,渐渐陌生起来的眼睛里满是疑问,他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赵显达:“这位是?”

    “她,你不记得了吗?”赵显达刚刚还满含期待的脸上,瞬间失望起来。

    方宇翔耸耸肩,满脸迷茫,“我,应该认识她吗?”

    “不,你不应该认识我!”沈冰两步走上前,不由分说地拉过他的左手,双手颤抖着,焦急地去解开缠在他手上的纱布……

    “你没有受伤对不对,你也没有失忆对不对,你只是想骗我对不对……”看着他淡漠的眼神,她终于忍不住,泪水决堤般汹涌流出……

    “少奶奶,你别着急……”赵显达上前想拦她,被赵显达阻止住,只好眼睁睁看着她一层层解开了方宇翔手上的纱布。

    方宇翔更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想去拒绝,但似乎意识到眼前这个不停哭泣的女人跟自己有着什么关系一样,不忍去甩开她,只能任她像剥粽子一样,把自己受伤的手,赤果果地展现在大家眼前。

    他的左手,虎口处有一道约七八厘米长的伤口,而且极其深,好像已经上了药,却被自己鲁莽地连药带纱布一起脱掉,只剩下触目惊心的红色伤口。

    心,像这个伤口一样,被生生地撕裂开,疼痛蔓延开来,让她没有力气抬眸去看他的脸,他的眼……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忙把纱布重新缠在他手上,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可是双手剧烈颤抖,总是缠不好

    “我来吧。”赵显达的眼眶已经泛红,上前从她手里接过纱布,帮方宇翔轻轻地包扎起来。

    “没事,已经下课了,我回去自己包扎!”方宇翔缩回手,把凌乱地纱布握进手里,淡淡地扫了一眼沈冰,对赵显达和老师说:“抱歉,今天下午还有课,不能陪你们爬山了。”

    说完,他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沈冰泪如雨下。原来,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和你面对面的时候,你却忘记了我!

    “方宇翔,你慢着!”她突然铿锵有力地喊住了他,倔强地抬手抹了抹眼泪,走过去,拉住他的胳膊说:“跟我回家!”

    “回家?”方宇翔诧异地指了指自己,讪讪笑道:“我?跟你回家?为什么?你又是谁?”

    突然间,他一连串的问题让沈冰仿佛又看到了他眼里的不屑和轻蔑,那样熟悉……

    方宇翔,好!不管你是真失忆,还是假装不认识我,我都不会让你以此为借口离开我!当年我“失忆”的时候,你不是霸道地趁机做了那么多坏事吗?我为何不能?

    “我是谁?你是我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那你说我又是谁?”沈冰仰起脸,一手拽着他的胳膊,一手抚摸在自己的腹部。

    方宇翔的视线成功被她引到了自己隆起的肚子上,他微微一愣,旋即唇角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犹疑,抬眸看向她:“这位小姐真是会开玩笑,我连你认识都不认识,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没关系!我告诉你,我叫沈冰!”她打断他的话,毫不示弱地直视他的眼睛。

    “沈—冰?”他轻轻蹙着眉,茫然地重复道。

    “是的,老公,我是你妻子——沈冰。”

    恍惚间,她想起的是当初自己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本想假装失忆不认识他,结果他却无耻地将计就计,说:“老婆,我是你丈夫——方宇翔。”

    赵显达和老师相视看了一眼,眸子里有掩饰不住的好奇:这俩人,唱哪出?

    一个“老公”喊出口,沈冰自己先怔住了,方宇翔也怔住了。

    她从来没有这样喊过他,这么久以来,他每次都是“亲爱的”长,“亲爱的”短,开口“老婆”,闭口“老婆”的喊,她称呼他却始终都是“喂”“喂”“喂”的,要么着急了就大喊一声:“方宇翔!”

    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开口喊他“老公”的时候,竟然跟他第一次喊“老婆”一样,充满戏谑,又不得不这样。

    狠狠地咬着唇,忍住眼眶里蠢蠢欲动的眼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在开玩笑吗?我怎么会结婚呢?我根本不认识你啊!”方宇翔首先从怔忡中反应过来,尴尬地笑了笑。

    “那你应该知道你失忆了吧?”她问。

    方宇翔下意识地看向赵显达,点点头:“应该是。”

    赵显达连忙悄悄拉着老师,离开了。

    “那就好!”沈冰上前,抬手抚向他清瘦的脸颊,心疼地在他脸上轻轻摩挲:“没事,老公。我会让你慢慢恢复记忆的,以前我们度过了那么多美好幸福的日子,你怎么会忘记呢?”

    方宇翔使劲眨了眨眼睛,不太相信地问她:“你,真的是我老婆吗?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哪里认识的?”

    听到这里,沈冰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喉咙里有难以抑制的暖流冲上来,混蛋!方宇翔!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当年我在你面前假装失忆时说的,你明明都记得!你明明都记得!

    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她却笑了:“不着急,亲爱的。我们现在刚见面,你的伤还没好,我们先回家,我会慢慢讲给你听。”

    方宇翔抬手把她的小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下来,紧紧地握进自己受伤的大手里,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替她轻轻拭去眼泪,唇角微扬,眸子里流转着一潭柔波蜜意,“那,我们结婚多久了?”

    沈冰的眼泪却更加汹涌了,“傻老公,我们的结婚证都领了一年多了,还没来得及办婚礼呢!你太兴奋了,不小心就摔跤了。”

    “嘶——”方宇翔突然按住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你怎么了?”沈冰吓得不知所措。

    方宇翔缓缓抬眸,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坏笑:“因为我也应该跟你当初一样,喊头痛了啊!”

    说完,他敛起脸上的笑意,深情地看着她,眸子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柔,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沈冰再也忍不住了,抬手捂住嘴,让眼泪肆意地流了出来。混蛋,他居然都是装的,他还串通赵显达和那个老师,一起来欺骗她……

    方宇翔看着她本就哭红的双眼又是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疼得窒息!他怎么舍得让自己失忆呢?

    一个月前,方恒山就派人找到了他,让他回方氏,他坚决不回。看着他穿着朴素的衣服每天在这深山里跟一群孩子们在一起,方恒山既心疼又无奈。

    说到最后,方恒山叹口气说:“老爸我自诩不算是个老顽固老古董,当初反对你和沈冰在一起,怕的就是她做一些对你不利的事。没想到,这丫头倒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些日子,把我们方氏打理得比你在的时候还好……”

    方恒山答应了他,不告诉沈冰他的踪迹。但老爷子也是擅长耍花样的人,他答应儿子不告诉沈冰,可没说不能告诉其他人啊……

    赵显达很快找到了他,他却坚决不允许他们再把自己的行迹告诉任何人。可是,赵显达却做不到一边看着沈冰那么辛苦地找他等他,一边又隐瞒着沈冰跟方宇翔联系。他只好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提到沈冰,提到她和孩子……

    赵显达知道,方宇翔不是真的想离开,否则也不会一直离她这样近。他是多么骄傲,多么霸道,多么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可以被她那样“玩弄”,一开始是无法消气,后来时间长了之后,更不愿意放下尊严,如她愿以偿地回去。

    ……

    一切的一切,或许是有过过错,但如今,都成为了误会。剩下的,也只有了爱,真爱!

    方宇翔看着自己曾试图想忘记,却只能越来越思念的女人,站在离自己咫尺的地方,哭得如此委屈,如此伤心,却又如此真实……再也装不下去了,他慢慢地,慢慢地张开了手臂,“等你喊一声老公可真够难的!”

    沈冰纵然心里气他这么久不回家,气他把自己和肚子里的宝宝扔在家里不管不顾,气他明知道自己来找他,还要假装失忆,编了那样一个无聊的谎言骗她……但此刻……她只想做一件事……

    她张开双臂,大步向渴望了太久太久的怀抱扑了过去……

    一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气息顷刻包围了她,她在他的怀里贪婪地大口大口闻着专属于他的味道,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双臂揽住他的腰,舍不得再松手。

    方宇翔闭上眼,感受着怀里这个小女人的温暖,隐忍了太久的眼泪,终于在双手触到她的那一刻,流了出来……

    若不是经历这么多,他又怎么能相信原来她也是如此深爱着自己……够了!如果自己再忍心看着她挺着越来越大的肚子每天站在家门口,站在海边,站在阳台上,痴痴地等,傻傻地盼着的话,那就是自己太不像话了!

    他狠狠地,狠狠地收紧双手,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百多个夜里,思念和后悔重重包围,一点点啃噬着他,让他痛不欲生!可是,可怜又可恨的尊严,让他又这样一天天,坚持了下来!

    当看着她脸色苍白地出现在教室后面的时候,本来想一口气把她的素描画完的他,故意只画出了浅浅的轮廓。可是,再回眸面对面假装不认识她时,心里的渴望和心疼大片大片淹没了那一点点的玩味之心……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她当时“演戏”的精神,可以将错就错地一演到底……这个小女人啊,到底给他施了什么魔法,只要看到她,他便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

    沈冰哭得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抽泣让身子不停地哆嗦,心在不断地抽搐,可她仍然不舍得放手……就要这样一直抱着他,再也不松手……宁愿让他再霸道地欺压自己,也不愿再承认这难熬的分离……

    偌大的校园里,到处静悄悄的,只有这里,久别重逢的两个人流泪的声音……

    终于哭累了,沈冰的身子有点摇晃,嘟嘟囔囔说了句“好累啊,我们回家好吗?我从来没有想过夺你的公司,更没有想过真正地惩罚你……”

    “不许说话!”方宇翔扳过她的肩膀,大手霸道地捂住她的嘴,感受着她温热的双唇在手心里颤动,他的心柔软得快要融化……忍不住,又将她揽进怀里:“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和孩子受苦了……以后,以后再也不会了!”

    “嗯嗯……呜呜呜呜呜……”

    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孩子和老师,把他们围了一个大圈,使劲鼓起掌来,个个脸上都是灿烂的,真诚的,祝福的笑……

    *

    一个月后,秦宅。

    这次,是秦正南主动提出为两个小公主举办满月宴的。

    虽然没有请外人,只有一大家人在忙活,但秦宅里一样的热热闹闹,十几口的大家庭,仿佛有几十口那般喧闹。

    而且,非常和谐!

    偌大的客厅里,两只一模一样的卡通大蛋糕上,分别插了一枚粉红色的蜡烛,那是代表他们家的小公主满一个月啦!

    秦正南、肖暖和三个孩子都穿着迪士尼卡通的连帽亲子装,格外有爱。肖暖抱着儿子,秦正南左右手分别抱着两个女儿,怀里的小公主已经长开了一些,粉雕玉琢的,十分惹人怜爱。

    一家五口,都乐得合不拢嘴。

    “恭喜,恭喜!”

    “祝我们两位小公主和阳阳小王子健康平安快乐长大!”

    “祝三位小朋友的爸爸妈妈幸福快乐!”

    “祝长辈们身体健康,事事顺心!”

    “祝我们所有人永远幸福安康!”

    “……”

    每人一句的祝福声,不断地从冒着温暖灯光的客厅里传来,一派欢声笑语。

    幸福是什么?

    幸福不是你房子有多大,而是房子里的笑声有多甜。

    幸福不是你开多豪华的车,而是你开着车平安到家。

    幸福不是你存了多少钱,而是天天身心自由,不停地干自已喜欢的事。

    幸福不是你的爱人多漂亮,而是你爱人的笑容多灿烂。

    幸福不是你当了多大的官,而是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说你是个好人。

    幸福不是吃得好穿得好,而是没病没灾。

    幸福不是在你成功时喝彩多热烈,而是失意时有个声音对你说:朋友,加油!

    幸福不是你听过多少甜言蜜语,而是你伤心落泪时有人对你说:没事,有我在。

    ……

    姚准默默地从人群里走出来,转身看了一眼里面热闹幸福的场景,仰着头看着满满星辰的夜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突然,在地灯的灯光照耀下,他看到前面花园里,快速走过一个身影。

    他好奇地抬眸望去,在看清楚那个熟悉的背影的时候,瞬间瞪大了眼睛。

    怎么那么熟悉……是她吗?

    姚准大步追了上去。

    (全文完)

    相关小说推荐阅读:医冠楚楚/薇子http://wodeshucheng.com/book_6421/

    爱妻成瘾/公子倾城http://wodeshucheng.com/book_12195/

    神秘老公难伺候/浅月http://wodeshucheng.com/book_12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嫁大叔桃花开(百度最新章节)  一嫁大叔桃花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