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126.你最好是淹死我

    我看到付博神色有变,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我也没有多问,对付博说:“好的。”

    我放下手中的公文包随着付博上了五十楼。刚到沈世林办公室门外,端着水杯的前台看了我一眼,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不过很快,她便站在门外敲了敲沈世林的办公室门,里面传来一句进来,前台端着手中水杯来到办公室内,我随着付博走了进去。正好听见一个男人站在背对着我们站立在窗户口的沈世林说:“前天正好接到消息,顾宗祠已经私下里和负责这个项目招标的官员吃饭,并且还出了比我们更高的价格来和我们争这个项目,本来已经属意我们的官员开始和我们打起了马虎眼,之前明确表示非我们万有莫属,今天早上打电话过去后,对方说这件事情还需要全面考虑考虑。这不难想,为何短短几天转变会有这么大,董事长在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在家里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沈世林一直背对着我们,视线一直落在楼下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位部下继续说:“这件事情我们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除了高层之间和几个负责这项目的经理知道外。基本上没有别的什么人知道,不过,就在顾宗祠和对方官员见面的前几天,沈总的秘书纪精微曾和顾宗祠见过几面,沈总会不会是……”

    我听到对方这样一说。脚步顿了顿。

    前台将手中的水杯递给那一直在说话的人,他接过水杯说了一声谢谢,目光正好落在我身上,不过随即看向依旧背对着我们沈世林。

    办公室内有一瞬间,谁都没有说话,我没有,付博没有,沈世林更加没有,也不知道这个沉默过了多久,沈世林终于回过身看向站在后面的我,眼神非常准确的落在我身上,我握住拳头丝毫不闪躲。

    他眉目间带着笑意问:“你认为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

    我说:“一早我就和你解释过,我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

    沈世林的部下有些气愤看向我说:“你敢说清者自清?你舅舅的工厂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你以为别人不知道是谁帮的忙?泰和虽然名眼里看起来和顾宗祠没什么关系,可就在你们见面后的后几天内。顾宗祠和泰和老总吃了一顿饭,紧接泰和帮了你们大忙。”

    我说:“泰和为什么会帮盛东连我都在疑惑,难道这不可能是顾宗祠确确实实的阴谋吗?我有那么蠢光明正大见完顾宗祠,后脚就泄露公司机密吗?如果我要是想背叛万有,从见他一面开始,我就应该将事情处理妥当,而不是现在让所有箭头公然指向我,让我哑口无言!”

    沈世林的部下说:“好,那你说,这件事情是谁泄密出去的,或者是你故意让所有矛头指向你,然后再来和我们叫委屈呢?这样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我说:“我无话可说。”

    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站在那一直没说话的沈世林淡淡开口说:“你们先出去。”

    办公室内的人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前台第一个出门,紧接着沈世林的部下,然后是付博,我以为我也要出去,刚走了两步,沈世林说:“你留下。”

    我身体一僵硬。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付博在外面将门带关,沈世林站在我身后说:“面对我。”

    特别平静的一句话,却含了莫大的命令,我闭了闭眼,转身面对他,沈世林看向我,他说:“你过来。”

    我睁开眼,朝他走了过去,刚到他面前,沈世林牵起我手放在眼下看了看,他手指在我手背那一圈烫伤上温柔的抚摸了一下,我感觉有些疼又痒,可却没有动。

    沈世林温和的问:“疼吗。”

    我说:“我不想再和你解释,如果你相信我,就相信我,如果你不相信我,就是我做的。”

    他好像没有听见我这句话,再次问了一句:“嗯,回答我,疼吗。”

    我手从他手掌抽离,对他大吼说:“沈世林!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是我做的!对,就是我将机密泄露给顾宗祠的!你可以去报警!可以说我是商业间谍!也可开除我!甚至是让盛东倒闭!你爱怎样都可以,只要你随意!”

    我说出这些话时,激动得头发都散了下来,发圈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用尽全力说出这些话,只是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好累,像是陷入了一个永无休止的圈套中,爬不出,也挣脱不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我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可我没想到,连过好一点都会这么难。

    我抱着一头乱发缓缓蹲在他面前说:“对,就是我做的,我已经不想解释了,沈世林,有时候我觉得特别累,尤其是解释。”

    我也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直到站在我面前的沈世林缓缓朝我走来,他也蹲在我面前,手指撩起我遮住额前的一丝乱发,他往我耳后别了别,他说:“好了,我又没说怪你,何必这么激动。”

    他将我揽在怀中,手指在我后背轻抚说:“陪我吃个早茶。”

    我根本不明白他现在是什么意思,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他轻轻牵住我的手,然后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他手为我抚了抚有些乱的头发,牵着我往外走说:“想吃什么。”

    我一直手捂住脸,让自己的情绪短暂恢复正常,声音有些嘶哑说:“随便。”

    他低笑了出来,说:“女人可不能太随便。”

    我们两人到达楼下后,陈哥的车已经在那儿等着,他就一直牵着我,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我瑟缩了一下,他侧目看向我,问:“怎么,怕了?”

    我说:“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人的身份。”

    他温柔的说:“不怕,如果明天有关于你半点闲言碎语,下午你就不会再见到他们。”

    他这样说着,我莫名觉得冷,只能随着他一步一步来到陈哥的车上,我们两人坐入车内后,陈哥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沈世林。

    反而是沈世林非常淡定,我们到达一间早茶餐厅后,沈世林点了很多东西,都是女人爱吃的甜食,我没怎么动,他也没吃,我们两人任由桌上的东西冷掉,大约在早茶餐厅坐了一个多小时,陈哥结完账回来,看到桌上的东西都没动,大呼太过浪费了。

    沈世林看了一眼煮得特别滑的小米粥说:“重新打包一份粥,现在她可能吃不下,之后会饿。”

    陈哥看了我一眼,听了沈世林的话,立马又去找服务员点餐,东西打包后,沈世林带着我去看了一场音乐剧。

    诺大的音乐剧现场只有我们两个人,台上是著名的歌剧团在演出着,其实我根本没看下去多少。

    看到最后,我只见到穿着洛丽塔裙子的女人和台上穿着礼服的男人相拥一起,以为这是一出圆满的爱情剧时,抱住男人的女人忽然缓缓拿出一把刀,男人还没反应过,女人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iloveyou.”一把刀便直插入男人心脏。

    男人惊愕的瞪大眼睛,他还没反应过来,人便已经倒在地下,鲜血淋漓。

    这一幕太过真实,在那男人倒下那一刻,我吓了一跳,有些不安的动了两下,一直很淡然看向这一幕的沈世林,手忽然轻轻覆盖在手背上,握住我满是冷汗的手,直到我们从歌剧院出来后,我还没从刚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

    在他即将带我上车时,我脸有些苍白说:“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家。”

    沈世林破天荒没有反驳我,他说:“可以。”便带着我弯身上了车,我以为他是真的送我回家,等我看向车窗外时,才发现车子已经到了沈世林别墅外,外面已经逐渐黑了下来,他牵着我下车,保姆将门打开,看到沈世林身边的我后,笑着说了一声:“先生您回来了。”

    他嗯了一声后,保姆又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沈世林脱下外套递给了保姆,他牵着我来到餐厅内,果然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他为我拉开椅子,我坐了进去。

    有仆人拿着醒酒器为我手边的高脚杯内倒了一杯酒,沈世林说:“把酒拿走。”

    我立马握住手边上的酒杯说:“不用,我想喝。”

    他看了我一眼,倒也没说什么,而是为我盛了一碗汤,我端着手中的酒杯便一口喝了下去,仆人紧接着又倒了一杯,我接二连三喝了几杯后,觉得头有些微晃,我捂着脑袋像个疯子一样笑着,看向不知道何时温柔的沈世林已经变得面无表情了,他就坐在对面看着我。

    我笑着说:“沈世林,对,评标团那一次就是我在你眼皮底下耍的手段,我收了我舅舅的股份,你这样看着我,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恨不得杀了我。可我告诉你,他们说的全都没错,就是我和顾宗祠告的密,他说,如果我答应了他,他就可以将我从你手里弄出来,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受你摆布。”我捂着脸闷笑了好久,然后继续端着手边的酒杯喝了一口酒,喝完后,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来到他面前,身体摇晃不稳摔倒在他怀中,他一把将我抱住,我人便在他腿上。

    我圈住他脖子,手指在他薄唇上点了点,含含糊糊说:“我告诉你,我就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我劝你还是早早把我踢开,不然有一天,我不敢保证我还会在你手下干些什么事情。”台在史亡。

    我趴在他怀中痴痴笑了出来,我说:“昨天夜晚,你和顾莹灯过得好吗?是否很快乐,一定很快乐吧。”

    他伸出手推了推怀中的我,我像是牛皮糖一样,趴在他身上不肯离去,好一会儿,我忽然伸出手去捧住他脸,便要压下唇在他脸上胡乱吻着,他像一座雕塑一般,坐在那儿始终没有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将我身体打横抱了起来,任由我醉醺醺解着他领口扣子,吻着他。

    他带着我径直上楼,进了卧室,他在卧室内开了一扇房门,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将我放了下来,然后将我身体往浴缸内用力一压,忽然鼻腔,口腔内吸入的是刺骨的冷水。由于窒息的恐惧,我在浴缸内死命挣扎着。沈世林手上的力道变本加厉按住我努力想往上仰的脑袋,闷了差不多一分钟,我感觉自己快要死时,他将我提了上来,挨在我耳边带着冰冷的笑问:“醒了吗?”

    我在他手中剧烈的咳嗽着,刚晃了晃脸上的水缓过神来,没想到他再次将我往浴缸内一按,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感觉到自己逐渐没有力气后,便任由冰冷的窒息包围着自己,我以为沈世林会杀了我。他将我从浴缸内拽了起来,高大的身体压一把将我压在水内,我大口喘着起,他手指我钳住我下颌,欣赏着奄奄一息的我。

    我在他手中剧烈咳嗽了几声,声音嘶哑说:“你最好是淹死我。”

    他笑着说:“我不会淹死你,我只是让你明白,什么谎话能够说,什么谎话不能说。”

    他说完后,粗鲁的动作忽然温柔了下来,解着我衬衣的扣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手揽了揽我腰,让我靠在他怀中,低头在我耳边,嘴角带着恶魔一般的笑意,语气却像是温柔呢喃般说:“纪精微,如果有一天你不见了,我就杀了你。”他抚摸着我脸,像是怕我没听见,再次说了一句:“听见了吗,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