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141.囚鸟

    顾宗祠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说:“沈世林和顾莹灯结婚后。”

    他笑了,大约觉得我这个提议太过天方夜谭,太过不切实际,他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和我结婚后。要在一段婚姻内圈禁十年,十年后的你已经人老珠黄,值得吗?”

    我说:“相比被他圈禁当情妇养十几年,我人老珠黄被他抛弃。与光明正大当你顾太太相比,哪种选择值得?”

    他沉默了半晌,颇有意思的笑了出来,他说:“别说,我还真有点期待,沈世林前脚娶了顾莹灯,你后脚就嫁人的场景了,一定很精彩。”

    我笑着说:“精彩就够了,所以顾先生是答应了?”

    他说:“我还真想见沈世林的反应呢。”

    我朝他举杯说:“那就合作愉快了。”

    顾宗祠说:“合作愉快了,顾太太。”

    我和顾宗祠聊了二十分钟,便回了之前的包厢,陈哥也买好长风街的糕点赶来。他喘着气看向包厢内坐着的我说:“长风街那家糕点店的生意实在太好了,排了好久队。”陈哥将糕点放在茶桌上,摊开在桌上说:“趁热才好吃。”

    我看了陈哥一眼,递了一张纸巾给他擦汗。我说:“谢谢。”

    陈哥手拿着纸巾不断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他说:“不谢,不谢。”

    出了茶馆后,我并没立即回去,而是在附近的商场逛了一圈,发现没什么东西好买的,出来时,陈哥指着不远处一家奢侈品珠宝店说:“不如我们去那里逛逛吧。”

    我抬眸看了一眼陈哥问:“沈世林让你带我去的?”

    他笑着说:“沈总说你有看中的,可以去看看。”尽冬估划。

    我笑了笑,说:“还真大方。走吧。”

    陈哥在我身后跟着说:“你何必为他省钱。沈总最不缺的就是钱,你买了他高兴,你也快乐,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我和陈哥进了珠宝店,在里面随处看了看,有销售人员手带白色手套,将铺了黑色天鹅绒的珠宝盒子小心翼翼端出来,放在我面前一一介绍,我看中一款简单水滴形状的项链,用的材料不知道是水晶材质还是别的,材质透明,透着淡淡粉色。

    那销售员赞叹:“沈太太真有眼光,这枚水滴款式的项链,简洁又不失华贵,特别适合白肤体质的人佩戴,是粉钻打磨而成,目前为止全球粉钻只有十二颗,国内只有我们这家有,而其余十一颗分散在各个国家,被皇室收用佩戴。”她托着那枚小巧的项链,放在灯光下给我看。

    我看了一眼,问了一下价钱,当她给我介绍字数后,我吓到了,虽然对粉钻我也有些了解,可我没想到会这样贵,便淡淡说了一句:“不是特别喜欢,看一下别的。”

    那销售再次给我介绍别的款式,就在此时门外走进来一对男女,我侧过身去看,便正好看见徐婉怡挽着袁腾从门外走了进来,他们在门口看见我后愣住了,徐婉怡大约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她松开袁腾的手来到我面前,说:“表姐,我家真是被你害惨了。”

    她说这句话时,虽然没有带恨意,可明显话语里有巨大的不满,我笑着说:“你爸爸应该很快出来了。”

    徐婉怡说:“你不仅拿了盛东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你还几次害盛东陷入困境,我真搞不懂我爸爸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难道他忘记了,小时候你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笑对别人,背地里恨不得插我们刀子,你一直恨我妈恨我爸,你恨不得我家破产,从你寄居在我家开始,不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徐婉怡冷笑一声说:“他屡次陷入困境,还真是要感谢你,让他明白你这人有多么阴险。”

    对于她恶言嘲讽,我很淡定问:“还有话说吗?”

    徐婉怡咬牙切齿说:“你凭什么什么都不做白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你最好是还回来,不然我会告你利用非法手段骗取我家股份。”

    陈哥看不下去了,走了上来说:“这位小姐,麻烦让一下,我们必须走了。”

    徐婉怡伸出手来拽我说:“现在有钱来这种地方了?你的钱都是我爸的!你凭什么白拿!他人现在还在监狱,你就在这里逍遥快活?!纪精微,原来以前我一直被你那副为我好的表面给骗了,我还以为你对我是多好呢?!”

    袁腾走上来一把拽住徐婉怡说:“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好吗?当初盛东陷入困境是精微想办法救盛东,她并不是不劳而获。”

    徐婉怡看向袁腾问:“你现在是帮她说话吗?袁腾我才是你妻子!我现在怀了你孩子!你是不是还在为了这女人神魂颠倒?”

    袁腾眉头皱的紧紧的,他说:“你又扯到哪里的?我和精微现在只是朋友。”

    徐婉怡说:“朋友?朋友让你一下借了四百五十万给她吗?并且是瞒着我,袁腾,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眼看袁腾和徐婉怡要吵起来,我懒得和她在这纠缠,她现在怀孕了,我也并不适合陪她在这里无理取闹,对陈哥说:“我们走吧。”

    陈哥护着我正要往前走的时候,徐婉怡还是不肯松手,从后面拽住我就要来打我,门口忽然冲进来两个保镖,看到我们这边的情况后,快速冲上来一把将对我死缠烂打的徐婉怡重手一推,徐婉怡脚步不稳的往后退,忽然一下摔倒在地,她捂着肚子忽然尖叫了出来。

    我在惊愕中,上前立马要去扶起地下的徐婉怡时,袁腾冲了过来将我狠狠一推,他看了一眼身旁护住我的保镖,又看了一眼我,满脸失望说:“精微,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他说完这句话,便将摔倒在地捂着肚子不断叫唤的徐婉怡抱了起来,神色焦急往外跑。

    他们离开后,我看向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保镖,大叫了一句:“谁让你下手的!”

    陈哥在一旁解释说:“他们也只是想保护你。”

    我说:“明知道她挺着大肚子!我之所以不理会她就是因为不想惹麻烦!你们冲上来竟然直接将人推到,孩子要是没了,谁负责任?”

    保镖低着头不说话,陈哥为难的看向我,过了许久,我消了火说:“算了,先走。”

    我们出了珠宝店后,我上了车,让陈哥帮我去打探一下徐婉怡的消息,也不知道刚才那一推,她有没有事。

    到达沈世林别墅后,陈哥打探消息回来,说是徐婉怡并没有多少事,已经做完全身检查在医院内留院观察了,我听了这话终于松了一口气。

    沉思了一会儿说:“我现在去医院探视,毕竟总是我们推倒她。”

    我正要起身,别墅外面停了一辆车,沈世林从外面走了进来,仆人在门口接过他递过来的外套,沈世林看到我后,走了过来,他握住我手问:“怎么了?这是要去哪里。”

    陈哥正要说话时,我看了他一眼,立马抢先回答说:“没事,正想去外面等你呢。”

    他将我揽在怀中,唇在我额头上吻了吻,说:“嗯,今天提早回来了。”他问:“下午去哪里玩了。”

    我圈住他腰身,脸挨在他胸口说:“茶馆内和乔娜喝了喝茶,逛了逛街,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就回来了。”

    正好保姆在厨房忙,我从他怀中离开说:“我刚才还说要和杨妈一起学木瓜炖雪蛤呢,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先去厨房了。”

    他松开了我手,倒也没有强迫我,而是对陈哥说了一句:“跟我来。”两人便上了书房。

    我以为陈哥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和沈世林说,下午我们吃饭时,他神色正常,也没有什么不悦或者异样,在吃饭期间,时不时为我夹一些有营养价值的菜,反而他自己吃的并不多。

    我们两人静静吃着,沈世林说:“我已经让人把四百五十万还给袁腾,以后没必要,就尽量别和他见面。”

    我看了餐桌旁的陈哥一眼,他也很无奈看向我,对我耸耸肩。

    沈世林放下手中的勺子,用餐巾擦拭了嘴角,淡淡说:“怎么,这样的事情难道不能让我知道?”

    我说:“没有,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那些没必要的事情烦恼。”

    他说:“我并不喜欢你和袁腾之间有任何瓜葛,以前不喜欢,以后也一样。”

    我喝了一口汤说:“我知道,以后我不会去见他。”

    夜晚沈世林将我从浴室抱着出来,我手圈在他脖间,望着他乌黑碎发上湿漉漉的头发,笑着说:“总裁,我胖不胖?”

    他掂量了两下,捏了捏我腰,我笑的缩在他怀中,他说:“嗯,还好,不胖不瘦。”他将我放在床上,很自然用干燥的毛巾为我擦拭着头发,我靠在他怀中抬起脸吻了吻他下颌,他垂下眸看向我,拿住毛巾将我抱起来换了一个方式抱着我,我身体抵在他肩膀,以抱大树的标准姿势在他怀中,任由他手指在头发上打理。

    我有些觉得麻烦说:“为什么不用吹风机,自然干好慢。”

    他漫不经心说:“伤害发质。”

    我没再说什么,靠在他肩头开始昏昏欲睡,之后到底是怎样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半睡半醒的时候,后背温润的粘稠之感,身体自然反应像是触电一般,我没有动,他将我侧对着的身体放平,我感觉身体上有一种压迫感,很快身上的睡衣便被褪干净了,沈世林在我左肩吻着,他鼻息灼热,像是带火一般,我在他身下下意识嘤咛了一声,在他吻到我锁骨时,我伸出手死死抱住了他。

    他动作停了停,手指在我鬓角抚摸着,磁性又暗哑的声音带着致命的诱惑,他问:“怎么了。”

    我埋在他怀中久久都没有动,他将我脸从怀中往下按在枕头上,眼眸暗沉的看向我,再次问:“怎么了。”

    我睁开眼睛看向他,问:“别和顾莹灯结婚好吗?”

    他愣了一下,大概一秒的时间,他轻笑了出来,说:“好了,别闹。”然后低头吻住我唇,甚至连让我再次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的动作再也没有刚才温柔,吻我的方式甚至可以说得上粗鲁。

    我只能任由他带领着我,被情欲的世界大面积的淹没,甚至忘记了刚才自己问过些什么,只是让自己在这一刻的愉悦里,做着短暂的梦。

    早上醒来后,我坐在床上发着呆,沈世林已经不见了,他不是很喜欢赖床,准时七点起来。我从床上起来后,昨天的衣服全部在浴室内,只能随手捞一件沈世林的衬衫穿在身上,然后推开阳台上的门走了出去,正好看见花园内的沈世林坐在太阳伞下,翻着手中的文件,保姆端着一杯咖啡上来,又摆了一些糕点。

    他目光没有从文件上移开视线,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两口,付博站在他身旁和他报告工作,我站在那儿好一会儿,转身回了房间,爬到床上继续睡觉,玩了一会儿手机,觉得这样悠闲的日子还真漫长,又下载了一个游戏,在床上玩到早餐时间。

    沈世林大概已经处理好工作,从花园内来到了卧室,他来到我床边将我抱在怀中问:“该吃早餐了。”

    我正好冲到三十二关,还差八关就到达重点,眼睛都没抬说:“不行,我必须走到终点。”

    他倒也没有催,抱着我在床上看了一会儿,当我在他注视下死了不下十回时,沈世林说:“我来。”

    我有些惊讶问:“你还玩这个?”

    他说:“嗯,年轻时候玩现在不怎么玩了。”

    他握住我手,然后手指在屏幕上操控着人物,第一关他也没冲过,不过第二关后,他打的通关,在我的惊讶中,笑着说:“好了,该起床了。”

    我也没有坚持,将手机往床上一扔,便穿着鞋子去了浴室洗漱,出来后,有保姆放下一件吊牌都没拆的衣服放于床边。

    我随手捞起来一看,全部都是大牌,以前要用十天来纠结到底该不该买,然后用一个月工资去痛下杀手,而现在随便穿的家居服,都是以前半个月工资,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圈养,只需要陪金主吃喝玩乐,像个寄生虫一般,什么事情都不用干,像个木偶一般被他操纵着,等到一定时间后,金主厌烦了,喜新厌旧了,寄生虫离开寄宿体,还活的下去吗?

    下午的时候,沈世林陪我去警察局接我舅舅出来,他并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内等着我。我下车后,看到我舅舅满身狼狈又疲惫从警察局出来,下巴处满是胡茬,他看到我后,走到我面前,说:“纪精微,我大约是天生欠你的,我真后悔当初让你找沈世林帮忙,到现在,你稍微闹一点脾气,我就差不多半条命也没了,更别说盛东,而你却好吃好喝,半点事情也没有,说实话,这么多年,舅舅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你,除了没借钱给你救你爸,可现在这些报应我都已经算是偿还了。”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从我面前经过,便朝着前面走,他走了没多远,后面开过来一辆车,车上下来的第一个人是我舅妈,她看到我舅舅后,冲上来一把将他紧紧抱住,嚎啕大哭说:“还好你这老不死的没事,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办啊,徐婉怡昨天住院了,宋弛和徐毓他们去了国外鸟无音讯,你又进了监狱,你们一个两个的真是快把我急死了。”

    紧接着车内下来我妈,她走过一把握住我舅舅的手,焦急的唤着:“小弟,小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舅妈忽然一把打掉我妈的手,指责她说:“你别在这里假惺惺!都是你家那丧门星弄得!我们家到底对你们家还要怎样?当初你死了丈夫,如果不是我们前前后后对你们照应,你母女两能够有今天?!当初我们就应该任由你们自生自灭,饿死你们才好,现在也不会让我这个丧门星来害我们。”

    我妈听到舅妈的话,当即就大吵了起来,她说:“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当初你到底给我们补贴了多少?全部都是我小弟偷偷摸摸给我们的,你当初可是没少为了这事情和我家小弟闹离婚了,到现在好了,什么事情全部都是你补贴的,杨秀珠,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我舅妈脸都绿了,她说:“难道你小弟给的就不是我给的吗?我是他老婆,他的就是我的,反而是你这个姐姐,早已经是外人了!”

    眼看着两人越吵越凶,袁腾和郑江从车内走出来立马将两人拦住,在那里闹了好一会儿,袁腾忽然看见了不远处的我,我舅妈看到袁腾的视线,她也看了过来。

    我还站在那远远看着时,身后的车开了过来,司机从车内下来,为我将车门拉开,我看了他们一眼,弯身进入车内。

    在车门关住那一刻,我舅妈忽然冲了上来,暴跳如雷说:“纪精微!你这贱人!”

    我们的车越开越远,我仿佛听见了很多年前,十一二岁时,我被舅妈逼着希望,在厨房内摔碎了一套他新买的碟子,她揪住我头发,在我耳边骂我,怎么手这么残,还好是在她家,要是在别人家,非要打废我这只手不可。还有我妈为护住我,没回来我舅舅家,看到我满身伤,总是偷偷摸着眼泪,然后和我舅妈大吵大闹。

    看到刚才那一幕,忽然以前的事情越来越清晰了,可是当沈世林的手握住后,我才觉得那些事情又离我好遥远。

    一直到别墅内时,沈世林牵着我进入,刚到门口,客厅沙发内坐了一个人,是手端茶杯正一口一口饮着的沈和志,我身体僵硬了一下,沈和志看向门口的我们,许久,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说:“你终于回来了。”

    沈世林松开我手,说:“你先上楼。”

    我说:“好。”

    我刚要走,沈和志说:“不碍事,她既然走到了这一步,有些事情,她就必须接受。”

    沈和志对我说:“坐下吧。”

    我看了一眼沈世林,他倒也没说什么,最先坐下来,我坐在他身边,保姆端了两杯咖啡过来,沈和志忽视了我的存在,而是看向沈世林问:“婚礼准备得怎样?”

    沈世林为一杯咖啡内加了奶球,慢条斯理用勺子搅拌匀称后,递给我了我,我伸出手接过,他淡淡说:“差不多了。”

    沈和志说:“离婚礼只有一个月了,还有什么需要商量的,最好派人和顾家讲清楚。”

    沈世林端起另一杯咖啡,对于这话题他兴致并不是特别高,简短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沈和志又说:“这个女人如果要跟在你身边,我没有意见,可最近顾家打来电话问,为什么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去见顾莹灯,她这段时间生病住院了你知道吗?”沈世林一听,抬起眸看向沈和志,他说Ÿ“她并没有和我说。”

    沈和志说:“这样的事情你还让别人和你说,难怪顾家发了好大的火,我们两家是联姻,你不要因为这个女人就忘记自己的事情。”沈和志说到这里,忽然冷笑了一声说:“不过,顾家那顾宗祠倒是挺会和我们作对的,环保城的项目被他抢走,我还真是看走了眼,我看这婚礼需暂时搁置一下,别搞得我们沈家好像巴不得和他们家联姻一般。”

    沈世林笑了一声,他说:“顾江河怎么说。”

    沈和志气愤的说:“还怎么说?上次打电话来和我道歉,还说他弟弟的事情,他也不好管,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谁不知道?既然我们沈家的项目都要插手,婚事先别急,不然他们顾家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只是你还是需要去看顾莹灯。”

    沈世林闪过一丝什么,很快,他含笑说:“当然,我会去。”

    沈和志并没没有在这里逗留多久,他和沈世林说完这些事情后,便随着助理离开,沈世林放下手上的咖啡杯,手指在我脸上细细摩挲问:“怎么,不高兴?”

    我说:“没有。”

    他说:“夜晚记得吃饭。”

    我说:“你要去看顾莹灯吗?”

    他起身接过保姆递过来的领带,在领口细致打好,他说:“总要去一次。”

    他说完后,从领口放下手看向我,说:“在家里等我回来。”

    我躺在沙发上,故作困意说:“你去吧,去吧,我先睡会儿。”

    我闭上眼睛,感觉屋内的脚步声消失后,睁开眼正好看见沈世林的车消失在门口,我坐在那儿发呆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无所事事,虚度光阴,为了打发时间,在阳台上练了会瑜伽,一直到夜晚保姆将饭菜做好,喊我下来吃饭。

    我从浴室内淋浴出来,穿着睡衣下楼,看到空落落的房间问:“先生呢?”

    保姆说:“刚才先生打电话来,说不今晚不会回来,让太太您早点休息。”

    我拿起桌上筷子的手一顿,说:“好了,我知道了。”

    我吃了几口饭,并没有什么食欲,便上了房间,坐在卧室内一夜未眠,第二天后沈世林还是没有回来,我站在阳台上远远望着那扇紧闭的铁门,站在那无声笑了,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空虚,无所事事,永远被困在一座别墅里,等着那百忙中的男人匆忙中看我一眼。

    这样的日子,真是让觉得可怕。

    中午时,我妈打来一个电话给我,问什么时候回去一趟,我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便说:“现在就可以回来。”

    我妈说:“好,我在家里等你。”

    我从别墅内出来,这次不在是陈哥跟着我,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不会和我多说一句话,冷冰冰跟在我身边,我问他永远是简短的回答,他在楼下等我后,我下楼,他将车拉开,我坐了进去。

    车子从别墅开走,开到我家破旧的楼下,这辆车在小区内引起了骚动,小区里有个棋牌室,有很多中年女人们经过时,都不断回头看我,又看向停在小区楼下的车。因为这辆车和这里的环境太不匹配了,像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一般。

    我从车内出来后,看到跟着我的保镖手中提了很多贵重物品的补品,我问他说:“谁准备的?”

    那保镖说:“沈总吩咐我们准备的。”

    我说:“他知道我回家了?”

    那保镖说:“是。”

    我说:“上楼吧。”

    我们上楼后,我妈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看到我身后还跟着保镖时,愣了一下,可看到保镖手中提着的贵重品时,眼前一亮,当即热情的招呼我们进来,他招呼保镖进来后,热情让对方坐下。

    保镖放下手中的东西,对我妈说:“这是沈总的一点点心意,请笑纳。”

    我妈笑开了花,她说:“哎呀,沈先生这么客气干什么,只要人来就好啦。”话虽然这样说,我妈还是眼睛发亮的研究着那些礼品,然后抬起脸看向保镖问:“对了,沈总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他来我家吃饭,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保镖说:“沈总这段时间很忙。”然后看了我一眼说:“纪小姐,我在外面等您,请注意时间。”

    我嗯了一声,喝了一口手中的水,保镖就离开了。

    郑江正好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桌上的东西后,没说什么,放下手中那盘水果就离开了,我妈坐在我身边说:“精微呀,还不算妈妈辛辛苦苦将你拉扯大。”她手抚摸着那些礼品,眼里掩饰不住欣喜说:“沈先生真是看得起我们,送这么多东西,他对你可真好。”

    我并不想听她的话,而是问:“找我回来有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我妈立即将视线从礼品上收了回来,她说:“我来是和你说,千万别把股份还给你舅舅,这股份咱们并没有百拿,凭什么给人家?你舅妈昨天真是气死我了,如果不是你,你舅舅能出来吗?”

    我说:“就这事?”

    我妈说:“对啊。”她想了一下,还不放心说:“你和妈发个毒誓,一定不能把股份还给你舅舅。”

    我不耐烦说:“我知道了,不会给的,你放心。”

    我们聊了一会儿,我问我妈徐婉怡怎么样,她冷笑了一声所:“那死丫头,现在连我这舅妈都不认了,还拿他家以前狗仗人势的脾气来对付我,也不看看他家现在要靠谁了。”

    我说:“你少和她计较。”正说完这句话,保镖再次走了进来,提醒我说:“纪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我妈说:“这么快?不留下吃个饭?”

    我从沙发上起来后:“不吃了,我先走了。”

    郑江正在厨房做饭,我看了他一眼,转身随着保镖出了家,我妈将我送到楼下后,看到那辆车,眼睛发光,直拍着我手说:“女儿,你真给妈长脸了。”

    我从那里离开后,司机将我载到了别墅,沈世林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鱼池旁喂着里面的金鱼,我走过去后,他将手中的鱼食放到保姆手中,走过来牵住我,将我抱在他腿上,问:“怎么样。”

    我说:“回去见了我妈一眼。”

    他点点头,我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他问:“怎么回来的那么早?”

    沈世林笑着说:“还嫌我回来早?”

    我说:“我还以为你要半个月才回来一趟呢。”

    沈世林看了一眼我脸色,抬起我下巴看向他,眼眸含笑说:“怎么,不高兴?”

    我说:“没有,我很开心。”

    他说:“夜晚想吃什么。”

    我说:“随便。”

    他在我脸上吻了吻,说:“好了,别闹脾气。”

    我没有再说话,他牵着我回了别墅,正好开中午饭,我吃得并不多,发现生活空白的自己,并没有什么话好和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