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147.检查

    沈世林将问题踢给我,我沉默了一会说:“我觉得,沈总选得自然是好,并且作为顾小姐的丈夫。应该最懂得妻子的心意与喜好。”

    顾莹灯含情脉脉看向沈世林,他笑着说:“当然是这样。”

    我喝了一口茶水,起身说:“那我不打扰沈总和顾小姐了。”

    我说完,将手中的茶杯搁置在桌上。便起身从这间包厢离开,来到百花殿车外后,付博依旧在车内静静等着,我坐入后,便对付博说:“先送我回酒店。”

    付博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稍等,便打了一个电话给沈世林,大概是征求他的同意,他挂断电话后,对司机说:“开车。”

    车子启动后,付博将我送到酒店,大概还要回转去接沈世林和顾莹灯他们,等付博离开后,我从酒店坐电梯下楼,刚出了大厅门口,沈世林便正好从另一辆车上下来。我身体一僵,站在那全身紧绷看向他,沈世林站在阶级下看向我,温和问我:“半夜了,要去哪里。”

    我回过神来,笑着说:“今晚没有吃东西。想下来买点宵夜。”

    沈世林踱步朝我走来。停在我面前,握住我垂放身侧的手,他说:“宵夜在酒店订餐就好,何必亲自下楼。”

    我笑容尴尬说:“酒店的东西我吃不惯。”

    沈世林的手揽住我腰,我随着他动作不得不转身,他笑着说:“好了,我让付博去买,你想吃什么。”

    我说:“炒饭就好。”

    沈世林说:“小摊子上的东西不干净,选别的。”

    我说:“寿司吧。”

    沈世林嗯了一声,说:“我让付博带回来。”

    他揽着我重新上了电梯,我身体挨在他怀中依旧是僵硬的,甚至连呼吸声都不敢变大,他目光一直停留在紧闭的电梯门上。许久,他垂下眸看向我,笑着问:“怎么?什么事这么紧张。”

    我否认说:“我并没有紧张。”

    沈世林抚了抚我披散的发丝说:“嗯,没紧张就好。”

    他说完这句话,电梯们应声而开,我随着他出了电梯,回到了酒店内所订的套房,到达房间内大约二十分钟,付博便将我刚才想吃的东西提了回来,他送到后,沈世林便招呼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我过来吃,我放下手中的遥控器,来到她对面,他将筷子擦干净递到我手中,我接过,吃了两口,便没有胃口,发现他一直看着我,只能一只一只往下塞,塞到自己都感觉恶心时,坐在对面正闲闲端着水杯的沈世林,冷笑一声说:“没胃口,就别勉强自己。”

    我手中往嘴里送的寿司动作一愣,我抬眸看向他,他伸出手从我收件拿下筷子,放在碟子上,语气凉凉的说:“药店就算你现在去,已经关门了。”然后将手中那杯纯净水递到我手中。

    我手指僵硬没有接,他轻轻拿起我手,将杯子放入我手掌心中,语气还算柔和说:“我去洗澡。”

    说完,便从我面前起身离开,我看着他高挑的身影消失是在视线内,端着那杯温热的水垂着脸,一直没有动作,耳边一直是浴室内传出的水流声,许久,沈世林从浴室内出来,他穿着浴袍站在门口,轻笑了一声,来到我面前,单膝跪在我面前,解着我身上的衣服,当工作服被他褪尽后,他抱着全身赤裸的我,说:“该洗澡了。”

    他说完,便抱着我去了浴室。

    当我身体被温热的水给包裹时,沈世林带动着温水,在我肌肤上慢慢划过清洗着,我躺浴缸内,侧脸看向他认真的脸,还有他细致的动作,我说:“你不是陪顾莹灯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不怕他生气?”

    他手指带着温水滑过我左肩,他笑着说:“她比你省事多了。”

    我说:“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不省事?”

    他手带动水的动作停了停,手顺势抚住我脸,手微微抬起我下巴,我仰着脸看向他,他在我唇上吻了吻,呼吸有点重说:“二十四小时不看着你,说不定你又会闹腾出一点什么事,比如……像刚才。”

    他解着身上的浴袍,缓慢入了浴缸将我压在剩下,暧昧的说:“今天很适合做点什么。”

    他说完,手便径直撇开我腿,下身便压了上来。

    我躺在那里有些压抑的闷哼了一声,也没有挣扎,而是任由他吻着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两人都有些精疲力尽后,沈世林压在我身上没动,而是吻着耳垂低哑着声音说:“累了?”

    我靠在他胸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感觉浴缸内的水已经凉透了,他用浴巾将我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后,抱着我出了浴缸入了卧室床上,我头发还有些湿,没有力气不想说话,只能枕在他手臂上。

    沈世林将被子盖好在我身上,吻了吻额头,小声说了一句:“睡吧。”

    然后便伸手将灯给关掉了,屋内又恢复一片黑暗。

    早上醒来后,天光大亮,我穿着衣服出来,从浴室洗漱完出了卧室房门,果然付博依旧在,自从我们在酒店住了这么久后,沈世林没有提出离开,我也没说要走,付博从每天早上去沈世林别墅改为来了酒店,我随意扎好头发,坐在沈世林身边,桌上已经摆好丰富的早餐。

    沈世林和付博谈着事情,他将烤好的面包涂了我最爱的果酱递到我面前,我接过很心安理得吃着,吃完一个后,他又再次递了我一个,喝完牛奶后,基本上他们的事情也已经谈论完。

    沈世林等着我换完衣服,牵着我下楼上车去公司上班,

    我下车后,柳宁准时在平时下车的地点等着我,我和沈世林说了一声再见,便提着手中的公文包走向公司内。

    到达大厅口时,沈世林比我快,已经走在我前面,我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段时间,到达专用电梯的他忽然侧过身看向我,朝我招了招示意我过来。可能是我们来的比较晚,大厅内的人基本上已经散尽,我看了他一眼,快速朝他走过去,到达面前后,电梯门正好应声而开,他牵着我入了专用电梯,付博他们没有跟进来。

    沈世林将我紧紧抱入怀中,缠绵的吻着我,吻了许久,人事部快要到了,我在他怀中挣扎了一下,他目光柔和落在我身上,说:“想把你转到我办公门外当前台。”

    我咬着有些红肿的唇说:“少来,从人事部直接空降到你门外,你是嫌我流言蜚语还不少嘛?”

    他声音低沉笑了出来,意犹未尽在我唇上吻了吻,他说:“真想将你放在口袋。”

    我说:“还是算了,你口袋里已经放了姜婷,她比我善解人意,省心多了。”

    沈世林眼眸含笑看向我表情,他说:“姜婷可没有你有本事,让我时时刻刻想吻你,抱你。”他地下头挨在我耳边,暧昧说:“想听你窝在我怀中细细娇喘着。”

    听到他说得越来越没个正行了,我将他推开,红着耳根看向他骂了一句:“下流。”

    他笑了几声,然后手落在我后脑勺,揉了两下说:“好了,不逗你了,中午一起吃饭。”我看着电梯到达九楼时,拒绝了他提议说:“算了,总裁自己慢慢吃吧。”

    电梯门开后,沈世林忽然伸手按了暂停键,从后面抱住我,挨在我耳边说:“陪我上楼。”电梯按掉暂停键后,便径直往五十楼上升,我说撇了撇唇说:“好吧。”

    和他耳鬓厮磨好一阵,电梯门开了,沈世林还是没有放开我,我在他下巴处张开嘴咬了一下,对他说了一句:“到了。”他才松开后,看向大开的门外。

    我也从他怀中转过身去看,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是脸色并不怎么样的姜婷,她目光落在我身上,又落在沈世林身上。

    沈世林手仍旧揽着我,对我淡淡说:“记得中午别吃快餐。”

    我有些不耐烦将他推了出去,说:“好啦,好啦,知道了。”

    他走了出去后,姜婷唤了一句沈总,沈世林嗯了一声,然后径直走向半室内,紧接着付博从另一端电梯走出来,跟在沈世林身后。

    电梯门关上后,我脸上的笑意化为面无表情,避孕药七十二小时内才有效,昨天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今天之内吃应该还有用,我不可能让自己怀上沈世林的孩子。

    到达楼下后,我看到人事部内有一位同事入了洗手间,将手中的公文包递给了身后的柳宁后,我说了一句:“我去一趟洗手间。”

    柳宁正要跟着我走时,她身后忽然有一个人唤了一句:“柳宁,付助理找你,让你接听一个电话。”

    柳宁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身后唤她名字的人一眼,她站在那儿有些犹豫,我笑着说:“你先电话,上个洗手间。”尽吗豆血。

    柳宁当时应该没想那么多,也没怎么注意比我先入洗手间的同事,她说了一句:“好。”便回过声去接付博的电话。

    我到达洗手间后,那位比我先入洗手间的同事,正在洗手盆内洗着手,我走过去和她借了一下手机,她当时还有些犹豫看向我,不过碍于是同事,她将手机给了我,站在那里等着我用完。

    我快速编辑了一条信息给乔娜,发送给她后,便将信息内容随手给删掉,递给了等着手机的同事说:“谢谢,已经好了。”

    那同事看向我颈脖,脸上闪过一丝怪异,不过她还是快速说了一句:“没事,举手之劳。”便从洗手间内走了出去。

    我站在那里洗了一下手,看向镜子内的自己,撩开头发后,发现颈脖处是吻痕,低头看了一眼低领的衣服,只能用长发再次遮挡了一下。

    回到办公室后,柳宁已经和付博打完电话出来,看到办公室内的我后,没有多说什么,便对我说了一句:“纪小姐如果有什么吩咐,我就在外面。”

    我嗯了一声,然后继续磨着并不需要这几天交的表格。

    到达中午后,我和乔娜一起下楼吃饭,柳宁也在,我让她帮我去倒杯水,她没有动,而是让食堂内清洁的阿姨为我倒了一杯过来,乔娜在一旁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低头吃着饭。

    我也继续低头吃着,吃完后,乔娜挽着我手臂,趁柳宁走在我们身旁时,她握住我手,塞了一个东西在我手心,我当时心里有些慌,可是发现柳宁并没有看见后,继续牵着乔娜若无其事往前走着。

    一直到办公室后,柳宁忽然将我门给关住,朝我伸出手来说:“纪小姐,麻烦把东西交给。”

    我抬起脸看向她,皱眉问:“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柳宁脸色有些严肃说:“乔秘书给您的。”

    我否认说:“她并没有给我什么东西。”

    柳宁看向我,朝我冷笑一声,问了一句:“是吗?”然后掏出手机说:“我现在给沈总电话。”

    我将手中鼠标摔在办公桌上,看向柳宁说:“柳宁,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我相信你是聪明人。”

    柳宁说:“纪小姐,是沈总来派来守着您,有情况自然要上报。”

    我说:“你这算监视!”

    柳宁很大方承认说:“对,这就是监视,说实话,这样的差事我不是很喜欢,可因为是工作我没办法拒绝,所以,也请纪小姐在这段时间老实点,别耍什么花样,让我们双方都为难。”

    我冷笑了一声,没再说话,柳宁走到我面前,伸出手说:“麻烦纪小姐,将乔秘书给您的东西交给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有没有发生。”

    我没有再和她纠缠,很干脆将手中那剪成小块的避孕药递给了柳宁,她看到后,从我手中拿过去,在她出房门时,我在她身后说:“东西已经交给你了,希望你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沈总那边自然也是。”

    柳宁说:“当然,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也请纪小姐暂时收心。”

    她出了办公室后,我坐在那里,心里的怒火直逼脑顶,

    之后那段时间我一直忐忑不安,时刻注意着身体每一处变化,沈世林这段时间不知道是刻意让我怀孕还是本来就是他生理需求,每天晚上他都会和我发生关系,很多次我和明确拒绝他想歇一歇,他根本没有理会我的拒绝,就算我反抗也没用。

    这样的日子连续了两个星期,我感觉月经很久没有来了,以前虽然也有过推迟的现场,可这一次我心里却比平时要敏感很多,很害怕稍有不慎我真中奖了,如果真怀了沈世林的孩子,我觉得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不亚于是个拦路虎。

    在月经推迟后的第三天,我让柳宁帮我去买几只验孕棒,对于我这个要求她似乎没有拒绝,打电话让人买了回来,在她交给我后,我叮嘱了她:“这件事情别让沈总知道了,你的任务只是让监视我吃一些不该吃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保密。”

    柳宁看了我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淡声说了一句:“我知道,我会遵守我的工作本分。”

    我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拿着验孕棒入了厕所,我在里面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接二连三念了三只验孕棒,上面都显示一条红线,我坐在洗手间内,忽然重重松了一口气,没事,只是月经推迟了而已,我运气应该没有那么差,有些夫妻共同生活几年都没有怀上,何况是我和沈世林这短短的半个月,我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的。

    从洗手间出来后,我终于放下了新,柳宁似乎要看我结果,我告诉她:“没有怀上。”

    柳宁听了,没有说话,从我房间内退了出去,夜晚时,沈世林下班回来,我正好沐浴完坐在床上翻着手中的杂志,他放下手中的公文包,脱掉西装挂在衣架上,坐在床边说:“柳宁说你今天让她买了验孕棒。”

    我翻杂志的手一顿,看向他问:“你怎么知道?”问完后,我想到什么,再次低头翻着杂志,笑着说:“柳宁是受雇于你,她当然会和你报告。”

    他说:“并不是柳宁,而是帮你买验孕棒的人告知我的。”

    我说:“哦。”

    他抬起我脸看向他,目光内平静一片,语气非常平淡问:“结果呢。”

    我说:“没怀上。”

    沈世林看了我许久,忽然轻笑了一声说:“没关系,还有大把时间。”

    他从床上起身,解着深黑色的商务领带,我在他身后问:“如果我怀孕了,你还会和顾莹灯结婚吗?”

    他领带解到一半,回过身看向我,说:“当然会。”

    我说:“也就是说你想让他当私生子?”

    他将解到一半的领带彻底从领间扯落,回身看向我说:“你不想怀我孩子,所以,我想看看你怀上我孩子后,会怎么做。”

    我说:“如果怀了,我会打掉。”

    他来到我身边,手指来到我后脑勺,手上微微一用力,我头发便被他扯住,他嘴角含着阴森的笑意说:“你向来很喜欢挑战我底线。”

    我说:“当然,你也很喜欢挑战我的极限。”

    沈世林摸了摸我脸,说:“只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尝试,我可以让你怀第一个,就有本事怀第二个,如果不想永远被人监视,你还是乖乖的,顺其自然。”

    我无声的笑了出来,,没有说话,他手渐渐松掉发丝,在我脑后揉了两下,说:“好了,安心睡觉。”

    他说完,便再次起身,脱着身上的衬衫。

    之后那几天我和沈世林都不再对验孕棒提起,夜晚他仍旧会抱着我,和我发生关系,可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我月经到现在也还没有来,沈世林也注意到了,直到有天早上,我满身疲惫从床上下床后,刚去浴室洗漱出来,来到客厅,正看见沈世林坐在餐桌旁,他听到脚步声后,抬起脸看了我一眼,我刚想朝他走过去,忽然心口涌上了一阵恶心。

    脚步刚落在客厅内,捂着胸口,便快速奔到浴室内的水池里狠狠呕吐着,吐了大约一分钟的事情,没有呕吐出什么东西来,我看向抬起脸看向镜子内惨白的自己。

    我从浴室内出来后,沈世林还是如往常一般慢条斯理吃着早餐,我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捂着胸口说:“可能是感冒了。”

    他将剥好的鸡蛋,和切好的火腿与培根放入我碗内,无波无喜说:“月经还没有来,对吗。”

    我说:“好像是的。”

    他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嗯。”了一声,我以为他不会再说话,没想到他紧接着再次说了一句:“之后会议取消,带她去医院。”

    他这句话是对付博说的,付博在一旁听着,说:“我明白了,沈总。”

    便拿着电话从房间内退了出去,说实话,这顿早饭我吃的食不知味,只碰了一点,因为外面天气这几天正在慢慢转凉,沈世林让我回房穿了一件衣服,我跟着他出了酒店后,便径直往医院赶去,我手是冰冷与颤抖,我月经这个月确实已经没有来了,加上刚才呕吐,这不得不让我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如果我怀了沈世林的孩子,之后我该怎么办,之后的计划一切都施行不了,更别说从沈世林身边逃走。

    有了这个孩子想离开,简直是天方夜谭,想到以后将等着我的路,我就抑制不住自己浑身颤抖,沈世林早已经看出我的异样,他只是没有戳破,而是将我拦在怀中,抚摸着我面无血色的脸,嘴角噙着笑意说:“怎么?不高兴?”

    我说:“没有。”

    他笑了两声,没再说话,车子停在医院门口,付博早已经打点好了一切,直接将我带到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那医生仔细询问了最近的饮食还有一些什么不良症状,我都一一告诉了她。

    她带着我去做了一些检查,便带着我从主治办公室内出来,来到院长办公室,沈世林和付博正坐在那里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