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150.别怕

    我看着仆人从花房退了出去,坐在顾宗祠对面,笑着说:“顾先生呢?”

    他放下手中红茶杯说:“并不,我反而比以前更为期待。”

    我笑了两声。问:“为什么?”

    顾宗祠说:“环保城的项目你也知道,当初为了力压沈世林,我以四成拿下这个项目,本来就没想过会赚多少。可沈家非常会耍花样,不仅暂停婚礼的进度,就连我们顾家插手在他沈家的生意内,都被暂停。他们沈家这是全面威胁顾家,可没办法,毕竟现在顾家还不是我掌管,那段时间莹灯在得知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导致她和沈世林的婚期停滞,每天朝我大吵大闹,再加上大哥对于女儿莹灯是真心疼爱。不得已才让我交出这个环保城项目。”

    顾宗祠微微仰起脸,玻璃房内有阳关洒在他脸上,显得面部线条轮廓分明,他说:“这才刚联姻,他沈家就利用莹灯来牵制住我们,结婚后……”顾宗祠冷笑了一声,没有在说下去。

    我说:“这个项目本来就是万有在洽谈中,你中途插上一脚,沈家会这样做,我并不意外。”

    顾宗祠笑了一声,说:“当然,沈世林利用莹灯对他的喜欢来牵制我们,那我自然用他的女人来牵制他了。”

    我说:“你是说用我来牵制沈世林?”

    顾宗祠点点头。我大笑了出来,说:“顾先生,你想得太过美好,我可以非常诚实告诉你,我并没有能力去牵制住沈世林,反而是顾小姐比我对于沈世林更有用处,我在他心里只不过是一个让他能够有点兴趣的女人,你也别将希望寄居在我身上,想着他能够为我改变些什么。”

    顾宗祠淡笑说:“你对于他是够重要,足够分量,现在我们谁说都不算,只不过我很明确认为,纪小姐,很适合坐顾太太的位置。”

    我朝他举起红茶杯,笑着说:“如果我还有用来牵制住沈世林这点用处。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我正好需要用你们顾家来牵制住他,互惠互利,合作愉快了。”

    顾宗祠端着茶杯在我杯身上轻轻碰看一下,眼里闪烁着精光。

    现在不管顾宗祠在我身上打了什么主意,可我知道只有用力一搏,才会有出路。如果顾宗祠觉得我没有利益价值可言,对于这顾太太这个位置他不一定会给我。之后的事情,那就等之后再说,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从沈世林手中逃出来,想要从顾宗祠手里逃脱,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下了一个阶级。

    之后我和顾宗祠再次聊了一些闲闲碎碎的事情,在花房内坐了一会儿,顾宗祠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对我说:“正好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出门,不如先提前行使我的义务,送我的顾太太一程?”

    我提起一旁的包,笑着说:“那……就先谢谢顾先生了。”

    他笑了笑,然后提醒我说:“这边走。”

    我跟在他身后走着,出了花房后,再次到达正厅大门口处等司机开车过来,有微风吹过来时,我侧过脸时,他正好抬手要去碰触我头发,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兔退了退,顾宗祠笑了一声,从我发间拿下一片不知什么名字的细小树叶,我意识到刚才确实是自己太过敏感,对顾宗祠尴尬笑了笑。

    他倒没有说话,正将手收回去时,忽然后面传来一句:“叔叔。”

    我和顾宗祠一齐回头往后看过去,顾莹灯正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朝我们挥手,她脸上满是开心的笑意,在她挥手的瞬间,阳台的房内再次出现一个人,顾莹灯看了我们一眼,立即转过身走看了过去,和房间内门口的人说着什么,大约一两分钟的时间,阳台上门口内再次出来一个人,随着顾莹灯站在阳台上,看向阶级上的我们。

    当我看清楚顾莹灯身边的男人时,有一瞬间脑袋是空白的,那男人的视线也一直落在我身上,就连顾莹灯在他身边开心说着什么,他也没有理会。

    直到顾莹灯对身边的男人说:“精微是我喊来的。”她暧昧的看了我和顾宗祠一眼,然后挨在沈世林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什么,他嘴角噙着一丝冰冷的笑意,顾莹灯没有发现,等她从他耳边离开后,沈世林嘴角的冷意已经恢复成平和,他对顾莹灯微笑:“走吧。”

    便转身最先入了里面的房间,顾莹灯看到沈世林进去后,还不忘朝顾宗祠说了一句:“叔叔,精微就拜托你啦。”她说完,便也笑着入了房间。

    我和顾宗祠从楼上收回视线,我提着包的手有些僵硬,看向顾宗祠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宗祠说:“可能刚才。”

    我没说话。

    顾宗祠笑着说:“看来你回去后,必须和世林解释清楚了。”

    顾宗祠的车到来后,我上了他的车,他将我送到酒店附近就离开了,我回到酒店内的套房后,便在里面一直等着沈世林回来,等到差不多夜晚十点时,他终于从外面回来,只不过我们双方都没有说上一句话,他便回了房间,之后那几天都是这样的状态。

    两人随虽然生活在一栋房间内,可连眼神交汇也不曾有,夜晚睡觉时,往往是他一方,我一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冷战,可我知道我偷偷倒掉药的那件事情让沈世林生气了。或许他真正生气的时候,是连话都懒得说一句。

    十天其实是一眨眼的时间,在我和他冷战这几天内,他曾有几天没有回来,一直在公司内忙到深夜,第二天早上八点才回来休息,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眉间带着疲惫后,提醒他说:“离结婚只有两天了,很忙吗?”

    这是我开口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他看了我一眼,揉了揉眉心从我身边走过去,嗯了一声。

    我感觉身后传来关门声,没再说话,一直等着中午他休息好起床,酒店内的服务员将午饭端了上来,摆好在桌上,我吃的并不多,吃了几口米饭后,放下碗就要离开,坐在对面的沈世林,手中端着水杯喝了一口水说:“忘记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吗。”

    我起身的动作一僵硬,重新坐在他对面,没有说话。

    他放下手中的水杯看向我,笑了一声说:“我几天不在,你似乎和顾宗祠相处的很愉快。”

    我们终于开始面对这个话题了。

    我解释说:“顾莹灯让我帮她看一下婚纱的效果,所以我才去了顾家,和顾宗祠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他靠在椅子上,衬衫有点皱,和平时一丝不苟的他有很大的区别,现在的他看上去多了一丝不羁。

    他说:“那你说说,我想的是怎样。”

    我说:“对,在长安岛的时候确实是顾宗祠帮助我躲避你,可我们之间至今也是点头之交,今天在顾家遇见只不过是随便聊两句,我没想到你出差回来便会径直来顾家。”

    沈世林低声笑了出来,他说:“纪精微,当初我和你说让你离顾宗祠远点,你难道忘记了吗?”

    我抬起眼睛死死瞪着他,说:“你可以要求我离他远点,为什么你不可以离顾莹灯远点?沈世林我是你手上的宠物还是你养的一只狗?你可以和姜婷出差五六天,回来后就径直去了顾家,难道我连和别人说话的权利也没有了吗?”

    我说这些话时,语气里甚至带了一丝连我都想不到的怨气,沈世林听着,许久他从餐桌旁站了起来,来到我面前,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他手放在我腰上,另一只手捧住我脸,我依着他姿势站着,仰着脸看向他。

    沈世林问:“你这是在嫉妒?”

    我红着眼睛说:“对,我在嫉妒,嫉妒我永远没办法和顾莹灯一样以光明正大的身份,站在你身边,我恨你用张楚当了姜婷的替死鬼,我怨你没有未来可以给我,为什么要把捆绑在你身边。”

    我捂着胸口说:“沈世林我是女人,我不是机器,我所要的东西是一个正常女人都会要的东西,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给你生孩子吗?我不想让这孩子成为我们之间的累赘,我也并不是不在乎你,作为一个妈妈,我希望我的孩子好,我希望能够给他所有幸福的一切,而不是生下来后,被人指指点点。我问过很多次你和顾莹灯会不会结婚,你都很确切告诉我,你会。沈世林我很多次都希望你说,你不会!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可以让你有改变的人。”我冷笑了一声:“可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根本没有能力来改变你,顾莹灯说的真对,我在你心里根本不敌利益。”

    我说完这些话后,忽然觉得全身疲惫,沈世林缓缓从我脸上收回手,将我紧紧抱在怀中,我们都没有在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说:“婚礼当天乖乖在家待着,那些让你难过的事情别去看,明白吗?”

    我靠在他怀中,满是疲惫的闭了闭眼,没有说话。

    沈世林和顾莹灯婚礼的最后一夜,尽管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他都没有离开过酒店的房间,陪着我在里面待了一天,中午时分,客厅内是电视机的声音,我在厨房内忙碌着,他靠在厨房门口看向我,笑着问我:“会下厨吗?”

    我有些手忙脚乱的切着菜,对站在厨房门外的他说:“肯定会,你别打扰我。”

    我说完这句话,手下正切着土豆,一个没注意指尖就被切破了,我感觉沈世林站在门外没有当回事,继续拿着刀切着,直到他走了上来,将我手中的刀拿掉,然后看到指尖冒出来的血,然后轻轻含住。

    我凝视着他脸许久,笑着说:“其实平时我很会下厨,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这么慌张。”

    他将我指尖的血全部含掉后,看向我说:“我来。”

    我说:“不行,我说好要为你做一顿饭的。”

    我感觉眼睛有些酸,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回来,转身便要继续去切着土豆,可还没来得及碰触到厨具,沈世林将我往琉璃台上一按,灼热的吻便落了下来,我还没回过神来,他含着我唇说:“纪精微,听着,这只是一场婚礼,不存在什么感情,只是沈和顾两家生意上的联姻。”

    我眼神闪躲看向他,勉强笑了笑,刚想开口说什么,他根本不等我有机会开口,用吻封住了我接下来的话,我什么都没管,我什么都没去计较,沈世林并不知道,他和顾莹灯结婚后,我便会离开他,永远的离开他。

    我们之间在也不可能像现在,再也不能。

    沈世林一边吻着我,将我按在琉璃台上解掉我身上睡裙,我耳边是滚水的翻滚水,我吻着他结实的胸口,喘着气抱紧他,任由他在我颈脖吻着,当我们两人都是赤裸相对时,厨房内的滚水已经接近烧干,他将我搂紧在怀中,顺手关掉了火,便抱着我入了客厅,我们两人双双跌在沙发上。

    我身体像是坠入温水里,浮浮沉沉,紧闭住眼睛,耳边是娇喘声与粗重的呼吸声交缠着,这一刻我才真正忘记我们之间的距离,他明天的婚礼。

    我们在这最后一夜里,疯狂的将对方吃入骨髓,激情平复后,我躺在他身上久久都没有动作,只觉得我们身上都大汗淋漓,黏黏的,肌肤相贴时,说不出的快感。

    他身体还满是灼热,唇在我鼻尖吻了吻,声音是激情过后的沙哑,语气温柔说:“如果你不见了,我就杀了你。”

    我躺在怀中身体一僵,他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指尖轻柔的抚摸着我被汗水打湿的发丝。

    我将脸埋在他胸口,没有说说话。

    之后他抱着我入了浴室内清洗,然后抱着回了床,我们两人相拥而眠,一直到夜晚凌晨两点时,我感觉身边的他动了两下,在他抱住我手要松时,我闭着眼睛装睡,往他怀中挪了挪,他似乎是怕吵醒我,没再动,而是习惯性在我额头上吻了吻,我感觉他视线一直停留在我脸上,过了半晌,门外传来敲门声,隐隐是付博在门外说了一句:“沈总,该准备了。”

    沈世林没有回答,而是为我将身体滑落的被子拉了拉,往我颈脖处掖了掖,语调柔和说:“在家里等我。”他吻了吻我额头,在唇离开我肌肤时,说:“听话。”

    他说完这句话,等了大约一分钟,我终于松开了他,他从床上起身,我依旧保持那动作躺在床上,微微睁开眼,看到他背对着我,站在床边一丝不苟穿好衬衫,然后崭新的西装,这次领口不再是参加工作时简单的深黑色商务领带,而是一个别致的领结。

    他穿好后,在他回身看我之际,我立马闭上眼睛,房间内许久都没有说话声,良久,他轻笑了一声,没多久,便是关门声。

    我感觉沈世林出了房间后,隐隐传来他们的说话声,我听不清楚,只是麻木的躺在床上听着门外的任何动静,一直到感觉两人要离开时,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门口将门拉开一点,从缝隙中看了出去,正好看到走到门口的沈世林忽然侧过身看向卧室门,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到我在门口,付博站在沈世林身侧疑惑问了一句:“怎么了?沈总?”

    沈世林说:“没事。”便从门上收回视线,转身从门口离开。

    当门彻底关上后,我站在那许久都没动,感觉到手脚冰冷后,我转了个身,背靠着木质门,半晌,我身体顺着门滑落而下,脸埋在腿间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他们终于要结婚了,我恭喜。

    我在门口坐到天大亮,这座城市开始喧嚣起来,沉睡中的所有一切都开始苏醒,我从卧室内离开,第一件事情便是将电视打开,然后用遥控器一个一个台按着,想要找到关于他们婚礼的任何消息,可我发现婚礼的消息全部都被封锁,只有几个娱乐台在报道顾莹灯今天大婚的事情,还说现场戒备森严,平常人根本进不去,记者一大早赶到后,便被保镖纷纷请走。

    我想婚礼一定很盛大,何必去看呢,脑海都可以想象得出,二人在这场全城轰动的婚礼中,是如何琴瑟和鸣在所有欢声笑语中应对自如。

    九点的时候,柳宁和酒店的服务人员带着早餐上来,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我后,和服务人员将早餐一一摆好在桌上,等丰盛的早餐全部摆好后,和柳宁一起进来的人,推着推车从酒店内走了出去。

    柳宁站在我面前,没有说话。

    我放下手中的遥控器后,从她面前起身来到餐桌旁吃着早餐,柳宁在一旁问:“纪小姐,今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我喝了一口牛奶看向柳宁笑着问:“你没有去婚礼吗?”

    柳宁说:“付助理得沈总的吩咐,让我来陪着您。”

    我笑着说:“没事,我应该不需要陪。”

    柳宁看了我一眼,她目光停在我完全没动的早餐上,轻声说:“多少吃一点。”

    我问:“现在婚礼开始了吗?”

    柳宁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女士手表,她说:“已经开始了。”

    我说:“没再本市举行?”

    她说:“没再。”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从餐桌前离开,对柳宁说:“陪我去走走。”

    我换完衣服出来后,带着柳宁在附近转了转,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逛着什么,而是停在一家男士手表店前,我看中一款男士手表,销售人员拿出来给我,我看了一眼,觉得非常别致,放在手腕上试戴了一下,男式的尺寸,对于我来说太大了。

    那小销售人员满脸笑容问我:“小姐是为自己老公买吗?”

    我拿在手中研究了几下,抬起脸看向拿销售人员,笑着说:“不,是我男朋友。”

    销售人员笑容更加灿烂了,她从里面再次拿了一只女士的腕表出来,笑着说:“这是一对情侣表,有您的款式。”

    她递了给我,我放在手上戴了戴,问身边的柳宁问:“怎么样?好看吗?”

    柳宁说:“挺不错。”

    我看了一眼,觉得也还满意,便让那人销售人员包起来,正要付款时,柳宁正要上前买单时,我从包内拿出我自己的银行卡说:“我来。”

    柳宁看了我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往后退了退,我付完款后,销售人员将东西包好递给我,笑着问:“是男朋友生日吗?”

    我是:“不,他今天结婚。”

    那销售人员笑容一僵,立马又说:“新婚快乐。”

    我说:“并不是和我。”

    销售人员再次一僵,柳宁立马走上来,从那销售人员手中接过手表,对我说:“纪小姐,我们走吧。”

    我嗯了一声,然后和柳宁出了手表店,我们到达商场后,我在一家女装店看着衣服,柳宁一直跟在我身后,我挑选了一件裙子,放在手中看了一眼,柳宁在外面等着我,我拿着进了试衣间,走进去后,忽然有一把刀尖匕在我小腹处,我全身僵硬,根本不敢动,试衣间内藏有一个头带黑色毛线帽子的男人,他脸部全部被遮挡,我看不清楚他脸。

    他只是缩在里面,对我说了一句:“滚进来。”

    我拿衣服的手有些僵硬,微微侧过脸看身后的柳宁,她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在一旁四处看着,有服务员以为她也是来试衣服的,便和她介绍款式,柳宁对服务员说了一句:“谢谢,我不需要。”

    便站在门口看了我一眼,她看到我表情,脸上闪过一丝疑问,小腹处那把尖刀再次靠近了我一分,朝我持刀的男人,压低声音说:“滚进来!”

    我全身僵硬,对门口的柳宁说:“你等我,我很快就好。”

    柳宁皱眉,大约有些不解为什么我会多此一举说这句话。

    我从她身上收回视线,缓慢进了试衣间,然后将门给关上,那持刀的男人顺势将刀架在我脖子,他说:“沈世林的女人?”

    我冷静的说:“错了,我不是。”

    他一手用刀横在我颈脖,一手缓缓从满是泥巴的口袋内拿出一张照片,看了我的脸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一眼,手上的刀往我颈脖处更贴近一分,他笑容猥琐说:“白白净净的,没错,就是你这小娘们。”

    我甚至还没回过神来,他用刀架着我,忽然不要命一般,带着我往试衣间内冲了出去,这间意大利女装牌的职工都被这忽然的一切吓到了,看到那绑匪手中的刀后,吓得纷纷尖叫躲逃。

    柳宁站在门口惊愕的看向我,她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就要报警时,那男人忽然用刀在我颈脖处割出一条血痕,狠狠的说:“谁敢报警我就杀了她!”

    柳宁缓缓放下了手机,那绑匪根本不容所有人反应过来,便钳着我往外面一带,正好这间店的隔壁就是安全楼梯,他拖着我一路向下,一直来到地下室停车场,他四处张望着,忽然有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里面有人将门打开,他将我押了进去。

    我刚动了两下,接住我的人,又一把刀架在我颈脖,我僵硬的坐在那里,之前绑住我的人,上车后。这辆面包车便朝着停车场外开了出去,一直从热闹的大街上,往郊区内开。

    远远听见警车声,可很快,这车子跑的得太过快速,连警车声都没有了,他们绕了很久,最终停在一间仓库前,车子停下后,我问了一句:“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我?”

    其中有一个绑匪,忽然揪住我头发,眼神下流看向我,笑着说:“当老总的小情人好玩吗?人家老总今天大婚,绑了你,也没人救你。”

    他说完这句话后,手指在我脸上的皮肤撅了一把,粗俗的骂了一句:“妈的,手感真是好,不知道上起来滋味怎么样。”

    其中有一个用我听不懂的方言说了一句什么,那男人从我身上住了手,忽然肩膀处传来重重一击,我眼前一暗,人便昏过去。

    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再次醒来后,鼻尖闻到的是一股满是味精香味的火锅底料,然后是潮湿发霉的味道,我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满是黑色斑点的天花板,我将视线移了移。

    发现这是在一件破旧的房间内,里面乱糟糟的,随地都是泡面的塑料袋,外加男人破旧的衣服,我视线定在不远处,正背对着我在煤火前,手拿筷子往滚烫的浓汁内扔青菜的男人。

    我看了好一会儿,刚动了两下,发现身上捆绑了绳子根本动弹不得,在那男人听到声响后,我第一件时间闭上眼,继续装昏倒。

    那男人似乎起身了,来到我面前,我感觉到他身上一股难闻的酸臭,他手在我身上摸了摸,嘟囔了一声:“怎么还没醒。”

    听到这声音时,我觉得有些熟悉感,可记不清楚是哪里听过,他将我身体抱住往沙发上放平,我忍住难闻的味道,尽量让自己自然。他将我放平后,门外传来敲门声,那人警惕的喊了一句:“谁?”

    门外悉悉索索一阵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邱哥,是我,三胖。”

    身边的人将面前的凳子踢开,大概是走到了门口将门给拉开,有人进来了,我躺在沙发上听见刚才敲门的那男人说:“邱哥,警察已经在找咱们了,这次我们绑架这娘们儿,第一目的为了钱,第二目的,就是圆你小子的春秋大梦,你赶紧该干嘛,干嘛,我让二狗给了那姓沈的秘书消息要三千万,咱们拿着三千万就赶紧走。”

    那个叫邱哥的人说:“你放消息了?”

    叫三胖的人说:“这消息再不放!等警察一来,把咱们一窝给端了!到时候钱影子都抓不到!”

    邱哥的人说:“可你放消息也太早了!警察现在还没有找到我们,我们主动放消息给那姓沈的,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暴露了吗?”

    屋内忽然传来一阵东西被砸碎声,那三胖语气不是很好说:“当初是你告诉我们我,有钱赚,所以哥们儿从那鸟不拉屎的地方逃了出来,和你绑人,你小娘们捞到手了,是不是不想放了?”

    他说:“没有,只是你们消息放太早了!”

    “消息放早了怎么样?如果那姓沈的真报警了,大不了把这娘们儿撕票,反正被抓也是死,杀了这娘们儿也是死!还不如杀了她,咱们哥几个逃走呢!”

    两人再次挣扎了一下,那个叫三胖的人忽然停了停,朝我走来淫笑了一声:“这娘们你还没办啊,邱泽,没道理啊,因为和老总抢女人被发配到我们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好了,老总的女人到手了,这都多少天了,你居然还没上。”

    他淫笑的说完,我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那男人淫笑着说:“你不上,老子来上。”

    说完,便解着衣服带着油腻的手边脱着我衣服,我心里忽然涌上来一阵恐慌,睁开眼那一瞬间,我看到那个叫三胖的男人身后站了个人,一把扯住他将他掀翻在地上,邱泽站在那男人面前,说:“你别给我碰她!”

    被他掀翻的那男人瞪大眼睛说:“你敢打老子?”

    他说完这句话,便从地下走爬了起来,便朝着邱泽扑了过去,两人忽然扭打了起来,不要命的和双方死命打着,还将那滚烫的煤火撞翻,我趁他们两人打起来时,睁开眼四处看了一眼,发现桌上有一把刀,我慌张的看了一眼地下扭打的两人,一点一点挪过去,指尖一点一点挪过那把刀,然后将捆绑住自己的绳子上割了好久,脸上满是冷汗,本来正扭打一起的两个人抬头看向沙发上的我,在他们双双爬起来的时候,我绳子中午被割断,拿着手中的刀横在自己脖子上,冷艳看向那已经站起来的两个男人。

    我这才看清楚那男人是邱泽,是几个月前被沈世林发配边疆的邱泽。

    现在的他和几个月前穿着西装走在高楼大厦里的他有很大不一样,现在的他浑身邋遢,头发上满是泥巴,穿着破旧,满是胡茬的脸上也满是不可置信,看向站在他们面前的我。

    那叫三胖的男人浑身狼狈,忽然骂了了一句说:“操!娘们儿什么时候醒来的!”

    那叫三胖的男人冲上来就要来抓我时,我用刀放自己颈脖处更用力,看向邱泽说:“你们都给我闪开!”

    三胖冲上来就要来抓我,被邱泽一把给抓住了,那三胖狠狠给了他一巴掌说:“操!你小子精虫进脑了吧!这娘们要逃你他妈没看见吗?!”

    邱泽生生受了那男人一巴掌,他说:“你没看到她的刀吗?!”

    “那娘们要自杀!总比逃了好!”

    我缓慢往紧闭的门口移动着,警惕看向他们说:“如果我死了,你们一样也逃不了,让我走,我给你们钱。”

    三胖看向我说:“鬼信你的话!今天就算你死,也别想从这里出去!”

    他抬脚朝邱泽狠狠一踹,便朝我扑了过来,我第一时间便朝着门外跑刚跑过去,那男人从后面一把抓住头发,将我往墙上一甩,我身体受到猛烈撞击,很快便滑落在地上,他身体一把将我骑在地下,伸出手便来抓我刀,得意的笑着说:“娘们儿,想跑,我看你今天喝多了!”

    他说完,便在我脸上狠狠给了几巴掌,打得我头脑发胀,见我老实了,便拉开裤袋拉链,便来揭我裙子,我忽然激烈反抗着!那男人再次给了我几巴掌,便撕着我衣服。

    我感到无比恐慌,和那想要对我进行强暴的男人殊死搏斗着,可女人的力气和男人相比简直以卵击石,他再次朝我狠狠打了几拳后,便将我身上的衣服撕碎的差不多了。

    我心内一片绝望,没有在挣扎,只是躺在那任由那男人继续撕我衣服,站在后面一直没有动的邱泽,满脸挣扎之色,我就那样冷冷的看向站在那里的他。

    他接触到我眼神后,忽然在后面吼了一句:“三胖!你放开她!”

    那三胖早已管不了那么多,强迫我和他接吻,我感觉一股大蒜味扑鼻而来,忽然歇斯底里的哭着,站在后面的邱泽听到我哭声后,忽然冲了过来,一把将三胖压在身上,两人再次殴打了起来,我解脱后,死死缩在墙角,趁他们再次殴打了起来,爬到门口便要去拉开门,可是没用,根本拿不开,我弄了好久,终于,门忽然开了,我心内狂喜,拉开门要冲出去时。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闷哼声,我回过头去看,邱泽手掌拿了一把刀,地下不知何时,满地献血,那叫三胖的男人在地下挣扎了几下,忽然奄奄一息,我看到那像水一样的鲜血不知道从何处流了出来,忽然疯了一样往外跑,我从楼梯下滚了下去,滚了好远,正要爬起来继续逃走时,从地下爬了起来,便正好看见邱泽手中握了一把带血的刀子朝我缓慢走了过来。

    我不断往后退着,他脸上满是狰狞之意不断朝我靠近,在我爬起来继续往前逃走时,发现后面是死墙,我摇着头说:“邱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他脸上是阴森的笑意,笑着说:“我当然知道,全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我才会被姓沈的发配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受人折磨。他手朝我举起说:“看见了吗?五个手指头少了三个,这三个手指头全部都是因为,因为那姓沈的!”

    他说着,再次朝我逼近,我全身冰冷的缩在墙角,说:“你可以冷静下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吗?我们可以好好聊。”

    他终于靠近了我,蹲在我面前,扯住我早已经只有几块布料的衣服说:“当初我想找你好好聊的时候,你为什么躲着我?”他笑着说:“因为你看不上我,你早就当了那姓沈的情妇队不对?”

    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天在电梯内你忽然对我那样,我很害怕!”

    邱泽说:“我本来是万有项目集团的副经理,走出去别人都要敬我三分,你知道我因为这个职位花了多少心血吗?可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因为你让我一夜之间一无所有,让我在那破地方被那写包工头给折磨,可更可恨的是!纪精微!你连正眼都没看过我!甚至还在心内嘲笑我是烂蛤蟆想吃天鹅肉对面?”

    我说:“邱泽,你听着,冷静一下,我从来没有对你怎么想,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同事,我不知道你对我存在这种感情,所以,你冷静下来,冷下来后,我们好好聊聊行吗?”

    邱泽笑着说:“迟了。”他对我疯狂大吼了一句:“迟了!刚才我又为你杀人了!我出去后就是被枪毙的后果!”

    他刀尖还滴着血。

    我说:“他可能还没死,邱泽,你现在拨打救护车,到时候我可以保你,你放心,你会没事的。”

    邱泽疯狂的神色忽然镇定了下来,他眼里升起一丝希望问:“真的吗?”

    我肯定的说:“真的。”

    他看着我许久,冷笑了一声说:“看,你又骗我,人是我杀的,心脏口,一刀毙命,哪里还能活着?”他停顿了一下,看向我说:“你是怕我杀了你?”

    我说:“你不会的。”尽狂上技。

    邱泽说:“我会,我因为你一无所有,那我就杀了你一起陪葬。”

    他冰冷的手指忽然在我胸口抚摸着,他停在我左心室的位置,笑着问:“放心,不会很痛苦,我会让你特别快。”

    他说完,便拿起手中的刀,将刀尖上的献血在衣服上擦拭干净,他看向我胸口,便挥着刀朝我心脏处一点一点下来,刀尖停在我左心室的位置,他森然笑着说:“别怕,不会特别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