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166.男人的痕迹

    那女人被带走后,我和顾莹灯都还心有余悸,由不得我们有时间乱想,车子便重新开动朝婚礼赶去。

    到达那里时。顾宗祠早已经在门口等我,到处都是记者围观,顾江河文清华站在人群里看向我们,顾宗祠脸上带着笑意,问:“怎么这么久?”

    我说:“路上有点堵车。”

    他笑了笑。然后在人来人往的嘉宾中,牵着我入了婚宴现场,我和顾宗祠两人在婚礼上不断和别人敬酒,不断被人敬酒,他助理跟在后面,想要挡,几次都没有机会,顾宗祠没有办法,也不能让我喝酒,便像个酒壶一般,不断将一杯一杯酒倒下去。

    我真害怕他会倒,可他酒量还可以,都打了一圈招呼后。他没有实实在在的喝,均是半推半就过去了,可尽管这样,到达婚宴彻底开始后,顾宗祠整个身体压在肩膀上,他助理跟在我后面,要扶起他,他挨在我耳边说:“带我去休息。”

    我知道他肯定是醉了,只能暂时性将他扶到后面休息,在经过上亲席时,我看见顾莹灯所坐的那一桌。她正陪着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和顾江河说着话,坐在顾江河身边的文清华看到我们路过后,说了一句什么,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就连坐在顾莹灯沈世林也看了过来,他目光从我身上的顾宗祠移到我婚纱上。

    我从他们面前收回视线,然后和助理一起将顾宗祠扶了进去。

    顾宗祠在休息室休息了二十分钟,我拿来醒酒药给他吃完后,便一直等他醒酒,他休息了后,我们两人又开始马不停蹄去招呼宾客。都是一些商场上的人,来头都不小,顾宗祠虽然醉了,可他看上去却仍旧正常。

    我们两人招呼了一圈回来后,在经过亲友席时,沈世林忽然端着酒杯过来,看向我和顾宗祠笑着问:“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不喝杯酒吗?”

    我看了一眼顾宗祠的脸色,发现有些惨白,知道他肯定不能再喝,我说:“自家人,就别敬了。”

    沈世林端着手中酒杯说:“越是自家人,便越要敬,如果宗祠喝不了,你喝也可以。”

    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拿杯酒来,我来敬世林一杯。”

    助理看了我一眼,转过身从侍者手中端了一杯度数并不算高的香槟给我,沈世林笑着说:“我这里备了酒,香槟大约不能表示我对宗祠和你的祝福之意。”

    他说完,反手从桌上端起一杯满掉的白酒,他递到我面前说:“新婚之日,应当赏脸。”

    顾宗祠从我身上动了动,他看向沈世林笑着说:“世林,好歹我也是你叔叔,要不要这么狠啊。”布乒在亡。

    沈世林含笑看向自己手中那杯酒,他说:“别人的话,我平时是两杯。”

    顾宗祠接过沈世林手中那杯白酒,他说:“那我就喝了。”

    他说完这句话,便将手中那杯酒全部干掉,顾宗祠喝下去后,脸越发白了,沈世林也面不改色将属于自己的白酒一滴不剩喝了下去,我以为我们可以走时,他又端了一杯红酒递给顾宗祠说:“这一杯是祝你们百年好合。”

    顾宗祠脸色明显变了,我看向他,眼里含着警告,他没有看我,只看向顾宗祠。

    有半晌,气氛有些僵硬,顾宗祠笑了笑,说:“谢谢。”他接过后,再次将那杯红酒给喝了下去。

    他喝完后,沈世林自然也将自己手中的红酒一滴不剩喝下去,喝完后,他又从桌上端了一杯鸡尾酒,不知道度数,我忽然出声说:“沈世林,够了!”

    所有人全都看向我,沈世林在所有人的视线下毫无异样,他笑着说:“不够,怎么够?宗祠唯一一次大婚,我总该尽尽自己的心意。”

    他说完,举着那杯鸡尾酒递给顾宗祠说:“当然这一杯是敬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他这句话暗含深意,不知道是否是我听错了,顾宗祠没有推脱,他哼笑了一声,很淡然从他手上接过,然后一杯鸡尾酒全部喝了下去,沈世林看了他一眼,含笑将手中的鸡尾酒,也喝了下去。

    之后他没再敬他,因为顾莹灯拉了拉他手,沈世林看了她一眼,坐在那桌席上。

    我扶着顾宗祠要离开时,他背对着我说了一句:“你婚纱脏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裙摆上果然有很多酒渍,我用手抚了抚,更脏。

    我对他说了一句:“谢谢,我知道。”便扶着顾宗祠入了休息室。

    之后他根本没有起得来,三杯混合酒,外加他之前喝了这么多久,医生也来了,这场没有新郎的婚礼举行到下午三点,便草草收场。

    我真怀疑沈世林是故意来灌醉顾宗祠的,没有办法,婚礼散场后,我只能在别墅内照顾顾宗祠。

    夜晚时,房间内的顾宗祠已经熟睡了,我睡不着,在客厅内坐了许久,脸上的妆都那不急卸,我感觉里面太闷了,便在花园内走了走,忽然看见前方有小红点,我看了一眼后,缓缓走了过去,沈世林的车便停在那里,他车灯是熄灭的,在漆黑的大地下,如果不是车内偶尔有红点闪烁,我几乎看不出他会在车内。

    我站在那好一会儿,车内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我在车外,车门被打开,沈世林从驾驶位置上出来,他靠在车身上,天上月亮不是特别亮,他没有穿外套,身上就一件白色衬衫,领带有些松快的挂在领口,衣袖往手臂上挽起,他左手上有一根烟在缓慢燃烧着。

    他靠在那里许久,没有说一句话,我正想转身走时,忽然手被他一拉,我人便他抱在怀中,我身体顿时紧绷,手撑着他胸口,就像将他推开,谁知单只手将我两只手给钳住,手按在我脑袋上,低笑了一声说:“别像只刺猬一样,让我抱一会儿。”

    我挣扎不过,在他怀中压低声音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沈世林说:“顾太太当得很高兴吗?”

    我刚想说什么,他忽然翻身将我压在车身上,我唇便被他含住,我抓着他,打着他,都没用,他发狠一样吻着我,吻到我两人口腔内都有血腥味,吻到我都没有力气防抗,吻到最后一刻,他顺势要压我进入车内,手解着我衣服时,我没有挣扎,而是躺在车内,特别平静说了一句:“沈世林,别让我恨你。”

    他动作一顿,有几秒我们谁都没动,他轻笑了出来,最终手只是虚虚实实抱住我腰,脸埋在我身上没有动,良久,他说:“婚纱挺漂亮。”

    我回到别墅后,正好从顾宗祠楼上下来的保姆看到我一身凌乱,头发披散的模样吓到了,有些焦急走上来问:“太太,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没有看她,而是径直入了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关了起来,来到浴室内,放满水,人浸泡到温暖的水中,我捂着脸足足有两分钟没动,将手松开后,我看到水面上的自己,才机械似的清洗脸上的妆容。

    从此以后,我是顾太太了。

    第二天后,顾宗祠醒了,他坐在床上看向我,我端着一碗纯净水递到他手中,他接过后,喝了一口,揉了揉眉心说:“没想到还真狠。”

    我说:“很难受吧。”

    顾宗祠将被子拉开,从床上下床,他还没站稳,大概是昨天喝得太厉害,身体不稳的晃了晃,我立马将他扶住,人被他一带,我们两人双双摔倒在床上,顾宗祠压在我身上,脸隔我只有几厘米远,我瞪大眼睛看向他。

    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他。

    他也看了我许久,忽然指尖在颈脖轻轻一挑,我正要厉声制止时,顾宗祠说:“男人的痕迹,我想,应该不是我的。”

    他说完这句话,便从我身上离开,站稳在床边,入了浴室。

    我站在那许久,来到镜子前看了看,发现颈脖处有小小的一枚吻痕,颜色并不深,可却明显,这是沈世林昨天夜晚留下的。

    我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摸了一下,随即放下手,顾宗祠从浴室出来后,已经淋浴完,穿戴整齐,他下楼后,司机的车在楼下等,顾宗祠没有留下吃饭,而是笑着说:“顾太太,夜晚见。”

    我说:“好,夜晚见。”

    顾宗祠离开后,我松了一口气。

    下午时,陈哥来了别墅一趟,他将一个箱子提到我面前,并没有说话,似乎不想理我,我也没有多有理会,低头将箱子打开,里面全部都是我放在沈世林那里的东西,我看了好一会儿。将箱子合住后,说:“陈哥,谢谢你。”

    他还是没有说话,回身又从车内拿了一个长形的礼盒给我,我接过,他说:“沈总送你的新婚礼物。”

    我拿在手中掂量了两下,陈哥没有说一句话,转身上了车,便离开。

    我提着行李箱还有抱着那只长形盒子回了屋内,仆人过来接走我的行李箱,正要拿过我手中的长方形盒子时,我说:“不用了,你把行李箱拿上去吧。”

    仆人离开后,我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把描画着水墨色花瓣的油纸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