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171.牌局

    我上了顾宗祠的车,车子开远后,身后的付博越来越远,我看向他说:“你把结果换了?”

    他说:“这间医院的院长沈认识。废了好一番口舌才让对方换结果。”

    我说:“怎么同意的?”

    顾宗祠说:“有把柄自然就会妥协。”

    我说:“我也不知道沈世林相信了没有。”

    顾宗祠说:“只要你别承认,迄今为止他是没办法拿你怎么样。”顾宗祠欲言又止看向我,许久,他说:“说实话,你生下这个孩子真是冒险。”

    我说:“如果不冒险。谁知道行不行呢?”

    顾宗祠似乎是认同我这句话,他说:“如果不冒险,就永远都没有结果,这句话是正确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对了,我刚才在医院看见沈世林接了个电话离开了,之后又看见他在ホムネ病房出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宗祠说:“莹灯在家里时,被打翻的开水烫伤了脚。”

    我说:“她烫伤了?”

    顾宗祠说:“嗯,应该没有大碍。”

    我笑着说:“难怪,他连陪着我做检查都来不及,就离开了。”

    顾宗祠看向我说:“你这样的表情可不太像笑意哦。”

    我看向他说:“那你觉得呢?”

    顾宗祠意味深长笑了笑,没再说话。

    顾莹灯受伤后,作为她的婶婶和叔叔,我们两夫妻自然该到场去医院看她,看完她回来后的第三天她便出院了。听说要在家里休息几天,沈世林那关过去后,他果然没有再来找我,双方都冷静了一段时间,也没有见面,顾宗祠正在忙ᆱ゚牌照的事情,似乎还没谈妥下来,和顾家抢生意的那家新上市公司,之后又捐了几栋希望小学后,又带着慰问团老师们,去学校给他们上课一个月,对孩子们嘘寒问暖,并且还带了一些课外读物去了。孩子们非常喜欢。联名写了好几封感谢信去了当地政府。

    那家名字叫沛赫电讯上司公司瞬间在当地政府与学生心中好感度上升,顾家虽然是大公司,可面对沛赫电讯这糖衣炮弹一轰炸,所有一切都是白搭,为了挽回劣势,顾宗祠当然是故技重施,也拿出自己的诚意,在沛赫电讯所捐赠的每所希望小学对面,捐赠了几栋图书馆,直接和沛赫示威。

    两家公司都财大气粗了好一会儿。顾宗祠被顾江河喊去了顾家,当即在办公室内发了好多一通火,冷哼问顾宗祠为什么连这样的小公司都敢和顾氏叫板?!

    顾宗祠给顾江河的答案是,沛赫幕后有人在操控,并且真正的老板另有其人。

    顾江河听了,问:“现在还有谁敢和沈家还有我们顾家作对?”布休向技。

    顾宗祠冷笑了一声,非常隐晦说:“大哥,您说得很对,现在没有谁敢这么明理堂皇和顾家叫板,唯一敢的。”

    他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顾江河感觉顾宗祠话内有话,看向他说:“有话直说。”

    顾宗祠说:“我怀疑是沈世林。”

    顾江河当时就否认,他说:“绝不可能,虽然我们两家是联姻,共赢是双方的目的,不可能为了ᆱ゚牌照就来和我们撕破脸。”

    顾宗祠还想说什么,顾江河不耐烦说:“别再说了,免得破坏两家人感情,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没有十足的证据,别乱下猜测。”

    顾宗祠脸上闪过一丝阴暗,他望着顾江河许久,转身便从房间内走出来,将门拉开,看到了我,我端着手中的茶说:“喝茶吗?”

    他从托盘中端了一杯,一口喝掉后,重新放在我手举着的托盘内,说了一声谢谢,便要从我身边径直走过去,他刚走了两步,忽然身体一顿,脸上带着一丝冷笑,我转过身去看,才发现不知何时沈世林已经站在了我身后,他脸上同样带着笑意,顾宗祠看了他一眼后,什么话都没说,径直离开。

    沈世林来到我面前,端起我托盘中正准备给顾江河的茶端了起来,喝了一口,说:“入口津田,适合下火。”

    他说完,便将茶杯放在我托盘内推门入了顾江河房间内。

    我端着两杯全都动过的茶回了厨房。

    夜晚我和顾宗祠到家时,我正在房间内换衣服,忽然听见顾宗祠含着怒火的声音,我将衣服穿好,走了出来,站在书房门口听见顾宗祠说:“丁耐,你查大哥最近和沈世林到底接触了什么,以前他很谨慎,从来不会这么盲目去信任一个人,而这个人居然会是沈世林。”

    里面隐隐传来一个男声说:“这段时间顾董事长确实和沈世林走的很近,而且每次都是很晚才离开。”

    顾宗祠冷笑一声说:“沈世林的野心似乎比我们想象中都要大……”

    他们在里面聊了一会儿,我回了房间继续,没再出来,躺在床上感觉书房门外有人出来,大约是顾宗祠的助理丁耐,紧接着丁耐离开后,我感觉书房们再次被打开,之后是西边阳台的开门声。

    我从床上爬起来,将门打开,看向西边阳台,顾宗祠正背对着我,视线看向远方沉思,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来,心情并不是很好,我在楼下为他倒了一杯鲜牛奶,便上了楼。

    第二天顾莹灯约我出来打麻将,说这段时间她烫伤腿了,并不方便出去,在家里憋坏了,还和我说张太太陈太太,王太太他们都在,对于顾莹灯的邀请直觉上我是想要拒绝的,正要下楼,顾宗祠正好端着水杯从书房走出来,他看向我说:“莹灯如果无聊,你可以去陪陪她。”

    我感觉顾宗祠这句话并不是因为顾莹灯需要人陪,才让我去的,而是另有什么事情,我在电话内说了一句:“好的,我马上就到,你们等我一下。”

    我挂完电话后,顾宗祠说:“张太太的先生张志军和沈世林还有我大哥走得一直近。”

    我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打探你大哥……”

    顾宗祠说:“你知道就好。”

    我说:“无所谓,为了感谢这几天你帮我,今天打牌我会注意下。”

    顾宗祠说:“别太晚了。”

    我说:“嗯,明白。”

    我收拾了一番后,上午十点便赶去了沈家,顾莹灯和张太太还有王太太,与陈太太她们早已经在等了,看到我来后,张太太特别亲切和我打着招呼,上几次我们打过几次牌,我们两人聊得还算投机,我走过去后,轻轻抱了一下张太太,握住她手说:“张姐,好久不见。”

    那张姐笑着说:“这段时间一直约你出来打牌,你说没空,真是想死姐姐啦,这次让你侄女打电话给你,才肯出来,姐姐面子不够大,是不啦?”

    我笑着说:“张姐,千万别这样说,最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今天本来不打算来的,可我听张姐还有王姐李太太都来了,我才出来的。”

    顾莹灯早已经坐在牌桌上和牌说:“张姐,千万别怪,我婶婶怀孕啦,这段时间都在家里养胎呢。”

    张太太陈太太王太太一听,均是笑着说恭喜,我和她们寒暄了几句后,终于入了桌上打牌,顾莹灯脚上还缠着纱布,保姆拿过来一条小凳子让她放脚。

    我们打了几圈后,张太太问顾莹灯说:“哎,莹灯,您先生没在家吗?”

    顾莹灯抛了个九条出来说:“他公司最近忙呢,一般白天都在公司。”

    那张太太捂着嘴满是羡慕笑着说:“我听我先生说,沈先生在南溪别墅那块地方赚了可不少呢。”

    顾莹灯笑着说:“他生意上的事情,我向来不怎么管的。”

    王太太说:“我要是有沈太太命这么好就好咯。”

    “四万碰。”陈太太将我扔出来的四万给碰掉了,她动作麻利将三个一样的牌放在一起,看向王太太说:“难道你命就不好吗?”

    王太太说:“我家那死鬼要是有沈先生这般体贴就好了,而且我死鬼至今都还在靠着他那死去的老爸啃着老本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有点作为。”

    几人正说着,我再次扔掉一张,看向张太太说:“对了,我最近有听到小道消息,俏丽日化有限公司的徐太太很久没出来打牌了。”

    王太太听到后,嗤笑了一声说:“徐太太还怎么敢出来哦,听说她老公最近在外面包养学生玩儿呢,听说那学生还怀孕了,他老公带着小三正逼宫呢。”

    我听了,感叹了一句说:“现在的男人好像很喜欢年轻的小姑娘。”

    我看了张太太一眼,丢了一个二条,那张太太大喜将牌一摊便接了我的炮,她大喜之余说:“谁不喜欢年轻的?我告诉你,二十一二的小姑娘们,老男人们最喜欢了,你去想想,那满是水的肌肤,稍微掐一把,啧啧啧,别说手感了,最近我还听我先生说沈先生身边的秘书姜什么……”

    她说到这里,忽然看到我和顾莹灯全都看向她,她立马反应过来说:“听说这个姜什么的交际手段非常好。”

    她尴尬笑了两声,转移话题说要加码。

    之后又东扯西聊,都是一些东加长西家短的事情,顾莹灯没怎么说话,我也没怎么说话,今天手气不知道怎么把把赢,张太太自从接了我一炮后,老放牌给我。

    我们打到夜晚七点时,外面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并且还下起了大雨,我听到楼下传来开门声,紧接着听见保姆说了一句:“先生,您回来了。”

    我们都看向门口,许久,门外走进来,是脱着外套的沈世林,保姆接过他手中的外套便挂好在衣架上,正在打牌的顾莹灯看到沈世林回来后,高兴唤了一句:“世林,你回来了。”

    沈世林解着领带看向我们这方,他看到我后,视线顿了顿,然后便移开,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张太太陈太太王太太和沈世林打着招呼,他一一应答后,便坐在顾莹灯身边问:“怎么样。”

    顾莹灯有些苦恼说:“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手气好差。”

    沈世林看了顾莹灯牌一眼,伸出手,手指在她牌上四处提了提,提了大约一分钟,将顺序全部排好,说:“你已经糊了。”

    他说完这句话,顾莹灯低头一看,捂着唇惊喜的发现:“好像真糊牌了耶。”

    沈世林起身,继续解着没解完的领带,笑着说了一句:“傻瓜。”

    便对着张太太王太太还有陈太太说:“我先失陪了,各位玩好。”

    沈世林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去,付博正站在楼梯口等着他,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张太太等沈世林离开后,对顾莹灯说:“沈太太好幸福吧,每天对着沈总这样优秀的男人。”

    顾莹灯娇嗔说:“没有,你们别乱说啦。”

    几个人开了一会玩笑后,一直打到夜晚十点,我有些支撑不住了,顾莹灯似乎也看出来了,便第一个说不打了,张太太见顾莹灯说不打了,看了一眼时间说:“今晚是好晚了,咱们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约吧。”

    其余两人见我们都没有再打下去的意思,便都说散场,外面正下起麻麻密密的大雨,非常吓人,并且黑漆漆的天空上正扯着张牙舞爪的闪电。

    张太太他们正站在门口等着车,我也一并等着,来接她们的车陆续开过来后,相互告别着离开了,到最后只剩下我站在那里,顾莹灯看了眼还在下着雨的夜色,问我‚“精微,叔叔还没来接你吗?”

    我笑着说‚“可能他有什么事情耽误了。”

    我拿出电话说‚“我给他打电话。”

    我将电话播出去后,顾宗祠的电话打不通,我正想说着什么,沈世林忽然从里面走出来,他重新拿起先前保姆挂好的外套,对我们说‚“正好顺路。”

    我和顾莹灯回过身看向他,我立马说‚“不用,很快会有人来接我。”

    沈世林说‚“刚才宗祠来电说他有点事情耽误,让我送你。”

    顾莹灯在一旁说‚“世林,这么晚你要去哪里?”

    沈世林穿好衣服说‚“去顾家。”

    顾莹灯说‚“正好我也要回家一趟。”

    沈世林皱眉说‚“你行动不方便,在家待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