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208.不好

    这场闹剧结束后,顾江河见姜婷脸上疲惫不堪,将她放在轮椅上推着她上楼,让我们都各自散了。我们也没有停留多久。出了别墅后,顾莹灯脸色始终是苍白的,当我们各自要上车时,我听到顾莹灯非常小心翼翼问了沈世林一句:“为什么……”

    我侧过身去看,便看到顾莹灯暴露在光影内的脸,她眼睛内是眼泪。倔强不肯落下,她就那样委屈又不解看向沈世林,而沈世林和她对视许久,轻轻握住她手。说:“先回家。”

    顾莹灯甩掉他手,指着别墅大门口的方向说:“你这么护着姜婷,是喜欢她吗?”

    沈世林在听到顾莹灯这样说,本来还算温和的脸此时眉头紧皱,他没有说话。

    顾莹灯讽刺笑着说:“你明知道我妈妈的死与她脱不了干系,可你却处处包庇她,世林,有时候我真看不透你,以前看不透。到现在我们做了夫妻,可我还是看不透你,因为你让我太没安全感了。”顾莹灯停了停说:“如果姜婷是你心尖上的人物,对不起,她现在是我最恨的人。”

    她说完这句话,弯身入了车内。

    在顾莹灯坐入车内后,沈世林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弯身坐了进去,车子开走后,顾宗祠说:“我们也回去吧,闹了大半夜,也都累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跟着顾宗祠入了车,车子启动后,我们两人坐在车内谁都眉头力气说话,明显都有些疲惫,自从文清华的死,整个顾家像是陷入诅咒一般,时常发生各种离奇的事情,片刻都不得安宁。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正在过一个红绿灯停了下来,我侧过脸看向顾宗祠说:“你觉得文清华的死是否和姜婷有关吗?”

    顾宗祠沉思了半晌说:“我只知道大嫂的死太过突然,是不是姜婷我不知道,可这件事情我严重怀疑是沈世林。”

    我看向他。没说话。

    顾宗祠继续说:“姜婷是沈世林的人,现在大哥信任姜婷,甚至已经到了痴迷的那种,我没有办法动她,今天莹灯之所以用闹鬼这一出,就是想打心理战,你知道,如果大嫂的死确确实实与姜婷有关,她必定会恐慌与害怕,毕竟鬼神之说每个人多少会信一点,何况是一个女人,如果姜婷因为闹鬼这一出而心理防线奔溃了,那么答案显而易见,大嫂的死必定和她脱不了干系,今天你去医院看姜婷大概也知道闹鬼的事情给她造成的打击到底有多大,可沈世林却在这时走出来,亲手揭穿了顾莹灯的把戏,第一,为的是安抚姜婷的情绪,用事实和她证明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魂这样的东西存在,第二,他不可能让姜婷才刚入顾家门,就半途而废。”

    我总结说:“你的意思是,大嫂的死,必定和沈世林与姜婷都有关系。”

    顾宗祠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敢这样肯定的说,可至今他们两人嫌疑最大。”

    我说:“你打算怎么办。”

    顾宗祠有些无力说:“我不知道,现在顾家已经被一个姜婷给搅合成鸡飞狗跳。”

    我看到顾宗祠到现在似乎都有些慌乱无主了,也没在问他,任谁到了这地步,都会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之前太过平静了,文清华的死犹如一颗炸弹投在水面,早已经波涛汹涌。

    只是在车子重新开动时,我轻轻开口说:“还有一个可能,就像顾莹灯所说,沈世林喜欢姜婷,他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牺牲掉顾莹灯也不足为奇。”

    顾宗祠忽然侧过脸看向我,他看了我许久,没再说话。

    我们到达家里后,各自都疲惫万分,没有人再闲聊,顾宗祠回了卧室后,我来到婴儿房看了一眼顾嘉,他睡得很熟,嘴角竟然带着笑,看上去大约是做了个美梦,可蹲在那久久看了一会儿,发现顾嘉一天一天变大,眉目似乎与沈世林有些接近了。

    之后那几天,顾莹灯的把戏拆穿后,顾家倒是平静了不少,日子还是要这样永无止境过下去,谁都没有心情在围着顾家的是否转啊转,我也开始忙着盛东的事情,而顾宗祠正在为顾氏努力封锁丑闻,可这些媒体杂志背后不知道是否有人策划,各大论坛网站,关于顾家丑闻的消息没减反增。

    平凡人对于顾氏这样的老家族豪门,自然充满了八卦心里与好奇感,而顾氏在外界这么多年,始终保持低调的作风与老旧的观念,算是R市最神秘的名门望族,可现在这样的丑闻闹出来,差不多激起千层石浪。

    我感觉顾宗祠有些心力交瘁,他最近每天早上九点七点,便带着丁耐去和杂志社还有各大网站的人谈判,要求他们删掉对顾氏所有不好言论的帖子,甚至关于文清华死的任何消息都不能放出来任何一帖。

    可所有杂志社和媒体网站们,此时却想拧成一股绳,面对顾宗祠的要求表面上像是答应了,可第二天,网站上关于顾氏的事情还随处可见,杂志社更加过分,竟然公摊用封面来刊登顾氏的丑闻。

    顾江河在这短短一段时间陷入水深火热中,很多次商界几大名门望族大佬们聚会,都因为他丑闻缠身而婉拒了他,他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情自然找的是顾宗祠,发了雷霆大火,脸红脖子粗问他是怎样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顾宗祠在面对他的怒火下,只能艰难又疲惫回答:“大哥,我已经尽力了。”

    顾江河将所有关于他的报道杂志往桌上狠狠一扔说:“这就是你处理出来的结果?!事情现在越演越烈,现在连董事会都要求我清理掉这些不好的传闻,宗祠,我要的是直接结果,而不是你这样拖拖拉拉。”

    面对顾江河的怒火中烧我,顾宗祠沉吟半晌,他说:“大哥,我怀疑这件事情有人故意针对我们,甚至存在有计谋的攻击。”

    顾江河听顾宗祠这样一说,神色一冷看向他说:“何以见得。”

    顾宗祠说:“现在的媒体像是拧成了一股麻绳,竟然不顾我们顾家的警告还有金钱诱惑,全部都在报道这件事情,这很少见,必定有人在后面比我们先接触了他们,甚至操控他们故意针对我们顾家。”

    顾江河眉色一冷问:“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顾宗祠说:“所以现在我才控制不了事情的主权,反而越演越烈。”

    顾江河问:“是我们的对家恒茄吗?”

    顾宗祠很肯定的说:“不是。”

    顾江河带着怀疑神色看向他说:“你心里似乎已经有怀疑对象了。”

    顾宗祠说:“现在我还不能说,因为说了大哥也不会相信。”

    在顾宗祠说完这句话时,顾江河大概是猜到他话里的意思,他有些不相信问了一句:“是沈氏?”

    顾宗祠没有回答,而是用沉默来代替了他的答案,顾江河像是有些恍然大悟,他站在那看向窗外的一片秋瑟,半晌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有待盘查,你们出去吧。”

    我跟着顾宗祠出来后,两人坐上车,我说:“你确定是沈世林。”

    顾宗祠说:“他这是在利用这件事情逼大哥下台。”

    我说:“难道他已经有动作了?”

    顾宗祠说:“大约是。”

    我说:“我们该做点什么。”

    他说:“什么都不做,等。”叉布农血。

    顾宗祠说了这句话,我也没再开口,两个人各自沉默着,司机将我放在盛东公司楼下,他便被司机再次送回顾氏企业,我也开始上班,可是再次过了几天后,传来沈和志半夜医院病发差点没有抢救过来的消息。

    沈和志住院,身为亲家,我和顾宗祠至始至终没有去探望过,之前是我怀孕,他在奎城陪我,没去探望还好说,可现在沈和志几度生死,我们不去看确实有点说不过去,顾宗祠因为没有时间,让我买点水果去探望沈和志,我听了自然说了一声好,第二天后,便让秘书提了果篮和鲜花去探望沈和志,到达那里时,沈和志的夫人,沈夫人正坐在沈和志病床边,手拿修指甲的东西磨着她精细涂过的艳红色指甲。

    她看到我后,看向我,并不说话,目光没带着一种深意看向我。

    我提着果篮说:“沈夫人,我是代表宗祠来探望沈老先生的。”

    沈夫人将修指甲的往床头柜上一扔,起身瞟了一眼躺在床上不知死活的沈和志说:“看吧,人就这里。”

    她说完这句话,起身去了沙发上,认真的涂着眼睫毛,秘书大约是觉得沈夫人的态度太轻慢了,脸上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表现,可也闪过一丝尴尬。

    我反倒没觉得什么,看了一眼歪着嘴,闭着眼睛的沈和志,秘书放下手上的果篮和花后,我轻轻唤了一句沈先生,沈先生?我唤了他两句,他仍旧闭上眼睛没有理会我们,我和秘书起身对沙发上正涂着眼睫毛的沈夫人说:“如果沈先生醒来了,劳烦沈夫人为我们说一句祝他提早康复了。”

    她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嗯了一声,手上睫毛刷明显不耐烦在睫毛膏内不断来回刷着,我和秘书正想往外走,可躺在床上一直没有说话闭着眼睛的沈和志,忽然断断续续开口说:“你、你、你等一下。”

    我和秘书停下脚步,转过身去看,发现躺在床上的沈和志正抬起手,似乎是示意我们不要走,沈夫人看到后,将手上的睫毛刷往桌上一扔,快速走了过去有点假的握住沈和志的手,关切的说:“和志,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要吃点什么?”

    沈和志歪斜着嘴,似乎艰难的想推开沈夫人的手,可实在没有力气,反而显得有些摇晃和颤抖,过了半晌,他终于憋出一句:“让她……过来。”

    沈夫人听了这句话后,看向站在门口的我,撇了撇嘴,将他手放开,站了起来对我说:“找你。”

    硬邦邦说完这句话后,有些扫兴的从病房内走了出去,我看了沈和志一眼,半晌才走了上去,坐在他病床旁,看向他问:“沈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表情呆滞,他浑浊的目光缓慢看向还站在门口的秘书,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便对秘书说:“你出去。”

    秘书看了我一眼,说:“那我在外面等。”

    她出去后,顺带将门给关上了,房间内只剩下我和沈和志两人,他皮肤皱褶的手臂上正输液。

    我并不知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我以为他还是想像以前一样,告诉我男人看重的是利与弊,让我聪明点离开他儿子,我以为他会和我说这样的话,可谁知,他看了我许久,颤抖的嘴唇不断流着口水,似乎是在说什么,可我听不见,只能立即从床头柜上拿了几张纸巾为他擦拭着,擦拭完后,看向嘴唇还不断动着的沈和志,我将耳朵靠近他,想听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

    当我贴近后,我听见沈和志说了一句:“沈世林是魔鬼。”

    我侧过脸看向他,他再次艰难说:“帮我救……救救他弟……弟。”

    我不明白他话内的意思,疑惑的看了他许久,他手忽然在床板上用力拍着,我看向他的手,他使尽全力用力拍着,我拿开了他的手,将床单翻了过来,里面藏了一张纸,纸上面有一个地址。

    沈和志再次断断续续说着:“救。”字。

    他说不完整,忽然绝望的哭了出来,浑浊的眼睛内流出不少的眼泪,眼内是求生与绝望并和,我坐在那看着许久以前还健硕精神的沈和志,到现在居然变成了说话都不利索的模样,想到之前他的威严,到现在他的狼狈与哀求,我没有动,只是将手中的纸张握得紧紧的,抓起包转身便要走,才发现后面站了一个人,是站在门口的沈世林。

    他脸上带着笑意看向我,朝我走过来,问:“说什么呢。”声线温柔,听了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将手中的纸条紧紧握住,有些紧张,却还是直视他,声音正常说说:“你怎么来了。”

    他走上来,站在我面前,冰冷的手指抚摸着我脸,他将我唇从牙齿间掰了下来,问:“咬着这么紧干嘛。”

    我没想到自己下意识会做这样的动作,轻轻将他手打掉说:“不用你管。”

    他轻笑了一声,倒也没说什么,此时护士端着水盆走了进来,似乎是要为沈和志擦身子,不过沈世林接过后,轻轻说了一句:“我来。”护士有些发愣的看了他一眼,可接触到沈世林温和的表情后,脸上有点红晕,半晌才有些腼腆点点头,将手中的脸盆端在床边后,便出去了。

    沈世林坐在沈和志床边,他手中拿着湿毛巾为沈和志擦拭着手,先前还算正常的沈和志在看到沈世林后,忽然剧烈喘息着,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嘴里不断发出模糊的音节,根本听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

    面对沈和志的激动,沈世林只是动作细致的为他擦拭着手,并不管他的死活,眼看着沈和志就要激动到有些异常,我走了上去,对沈世林说:“你没看到他现在情绪很不稳吗?”

    沈世林侧过脸看向我,笑着说:“嗯,怎么。”

    我说:“这个时候你应该喊医生。”

    沈世林像是听了一个很好的笑话,他简短说了一句:“死不了。”

    便侧过脸继续擦拭着,他擦拭完沈和志另一只颤抖的手时,又为他擦拭了脸,语气平静又平和说:“记得很久以前,您告诉过我,做什么事情,凡事不要太急,急了,就什么都做不好,您想说什么,慢慢告诉我。”

    沈和志大口喘着气,脸憋得青紫,沈世林还在漫不经心说着,他说:“父亲,好像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喊过您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两父子甚至连该有的称呼都没有了。”

    眼看着沈和志越来越激动了,连床都是颤抖的,眼睛有些往上翻,我知道在这样下去,沈和志必定会死,我冲出门外大声唤着医生,我的话刚出,便有人从另外的房间走了出来,快速入了病房,警报在这一刻焦急的响着,那些穿白色衣服的医生们,快速对沈和志进行抢救,屋内乱成一团,沈世林站在一旁笑意盈盈的看了许久,将手中擦拭过沈和志的湿毛巾往脸盆内随手一扔,他转过身进了病房的浴室,在洗脸盆内缓慢清洗着手,我看到沈和志被一堆医生按住,鼻子上插上氧气管,他脸色显得有些狰狞。

    我手有些颤抖,冲到浴室内,将门狠狠一关,隔绝了外面的所有一切,浴室内彻底安静了不少,只是能够听见外面的凌乱声响。

    沈世林手从水下离开后,他慢条斯理从架子上拿下一块挂着的白色吸水毛巾,缓慢擦拭着,从镜子内看向我说:“吓到了?”

    我靠在门上,大口喘着气,喘了许久,才开口说:“你知道吗?刚才你稍微迟一点,沈和志就死了。”

    他擦完后,将手中的毛巾放在洗手台上,侧过身看向我,身体懒懒的靠着洗手台,他轻笑一声说:“这个年纪,活了也没什么意思。”

    我有些激动说:“可那是你父亲!”

    他没有理会我的激动,转身便来到我身边,语气淡漠说了一句:“让开。”

    我抬脸看向他说:“文清华的死也和你有关对吗?”

    他抿着唇不说话,他手自顾自我再门把手上,我一把按住他手,说:“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

    沈世林还是没说话,我全身颤抖说:“沈世林,到现在我才发现你竟然是这样恐怖又冷血的男人。”

    我说完这句话,便要拉开门冲出去,他反而伸出手一把将门按住,我拉不开,愤怒转过身看向他,他低头看向我,眼睛内带着阴冷的笑意,他伸出手摸了摸我脸,笑着说:“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怎么,觉得无法接受,还是觉得这样的我让你害怕。”

    他抚摸着我脸,有些不解问:“你抖什么?怕有一天我也会杀了你。”

    他冰冷的手指贴着我脸,我没有动,他看到我害怕的眼神,忽然有些哀伤说:“你真开始怕我了。”他呢喃着说:“这个世界上,我最不希望怕我的人,就是你,你明不明白?”

    我抱着脑袋,忽然有些抓狂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要再和我说这些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有些奔溃的顺着门滑落下来,抱着脑袋声音颤抖说:“沈世林,你知道吗?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足够让你在监狱内待一辈子,如果让人查出文清华的死和你有关,你以为你能够独善其身吗?”

    他随着我一起蹲了下来,和我平视,问:“你认为文清华是我杀的?”

    我说:“除了以外,会有谁比你更想顾家大乱?”

    沈世林将我抱住脑袋的手拉开,笑了一声说:“还真是天真呢。”他将我抱入怀中,吻了吻我额头说:“无所谓,你想怎样想都没关系。”

    他将我抱在怀中,眼睛内满是怜惜看向我,说:“和我闹了这么久,回到我身边好吗?带着孩子。”

    我望着他,没有说话,看向我紧咬的唇,笑了笑,吻上我唇,舌头将我唇撬开,他含住唇,在我嘴角说:“又咬唇,不怕咬坏吗?”

    他说完这句话,手便放在我后脑勺处,温柔又缠绵的吻了下来,他吻着我,含住了我舌头,在我舌尖上轻轻一咬,我感觉到有些疼,他轻笑了一下,放在我后脑勺上的手稍微一用力,我的脸便和他紧贴,他忽然朝我深吻了下来,我甚至脸喘气都来不及,我也不知道我们相互吻了多久,直到各自衣衫有些凌乱,外面是沈和志被被推出急诊室抢救的声音,我刚想抬头去看究竟,他手忽然解掉了内衣,我还没明白过来,他顺势压倒了我,喘着气说:“现在应该不是分心的时候。”

    他说完,便低头吻着颈脖,当他一路往下时,我紧紧抱住他,脸靠在他胸口说:“世林,我们什么都不要,你不要顾家,我不要盛东,我们走,带着嘉嘉一起走好吗?”

    他吻我的动作一愣,抬脸看向我,认真看向我。

    我说:“我们一家人,找一座城市,撇开所有一切生活好吗?”

    他看了我许久许久,久到我以为他会答应我时,他忽然笑着揉了揉头发说:“好像听诱人。”

    我心内升起希望说:“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我不需要你给我很多钱,我也不需要大富大贵,我只想和你一起平平静静生活,世林,好不好?”

    他看了我许久,吻了一下我眼眸,他低笑了一声,说:“不好。”

    他正要低头吻着我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沈世林低头看了我一眼,将躺在地下的我往怀中一揽,我人便坐了起来靠在他怀中,地下是水,我们的衣服都湿了,他为我整理着头发,对门外问:“谁。”

    门外传来沈夫人的声音,她声音内带着讨好的意味说:“世林,莹灯来了。”

    沈世林为我整理头发的手停了停,随即说:“嗯,让她在外面等着。”

    沈夫人在门口说:“好的,我知道了。”

    很久,门外没有了声音,他将我从地下抱了起来,抱在洗手台上,在我脸上吻了吻说:“等下见。”

    他说完这句话,便理了理衣服,抚摸了一下我头发,便转过身拉开门,从洗手间走了出去,他将门给关上,我麻木的坐在洗手台上,双手团团环抱住自己,我将脸埋在双腿间,忽然放声大哭了出来。

    他和我说不好,他拒绝了我,他不能为我放弃一切,我好像再一次输了,我还是没有战胜他手中的一切。

    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傻,明知道他不会答应,明知道自己问出来,只会得到失望,为什么还要去问,一次一次,让自己心寒与绝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缩在那里哭了多久,直到喉咙有些嘶哑,眼睛有些肿,我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将凌乱的头发和衣领全部都整理了一下,然后在洗手盆内洗了一把脸,从地下的包内将化妆品拿了出来,一点一点将自己残妆补好,回到当初来的时候。

    直到精子内的女人再次精致得无懈可击,我笑了一下,提着包正想出了这浴室,刚一转身,便看到地下有一张被地下水渍浸湿的纸条,我蹲下身小心翼翼捡了起来,看向纸张内的地址,随即扔在水盆内,将水打开,纸条便冲了下去。

    我从浴室内出去后,病房内安安静静,原先沈和志睡得床空了,门打开着,显示着沈和志没在里面了,我走出去正好遇见在里面收拾的护士,问:“沈先生现在怎么样?”

    那正在打扫的护士看到忽然出来的我,吓了一跳,随即说:“沈先生正在抢救,还不知道结果。”

    我听了点点头,从病房内走了出去,秘书还在门口等我,她似乎等了很久,看到我出来后,终于松了一口气,问:“现在回公司吗?”

    我说:“嗯,人也看完了,走吧。”

    秘书点点头,我们两人出去后,经过抢救室,那里大门正紧闭着,沈世林和顾莹灯正坐在那里,顾莹灯目光一直盯着抢救室的大门,沈世林正坐在她身边低头打着电话,他侧脸正好看到我,我们两人对视一眼,我对他嫣然一笑,然后提着包转身往他们相反的方向离开。

    从医院回来后,我没有去公司,而是坐在婴儿房内,看着保姆喂着嘉嘉东西,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神情恍惚,脑海内却什么都没有,当顾宗祠从婴儿房内走进来,在身后唤了几句精微,我才回过神看向他。

    他看到我脸色后,问我:“怎么了?脸色这样不好,喊你几句都没听见。”

    我对他笑着说:“看着嘉嘉吃饭呢。”

    他听了,没在说什么,而是走过去从保姆手中抱起嘉嘉,他抱着嘉嘉举着高高,嘉嘉在他手上哈哈大笑着,特别疯,也很兴奋。

    顾宗祠将嘉嘉举得高高的,他笑着说:“嘉嘉,喊爸爸。”

    嘉嘉小肥手含在嘴里,只是单音节的说:“高,高。”

    顾宗祠反复让嘉嘉喊爸爸,甚至用零食来引诱他,嘉嘉嘴里只是高高高几个字,示意让他继续举高,他满是无奈回过头看向我说:“这小子,不知道的人,还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我看着顾宗祠嘴角的笑容,说:“嘉嘉还小,等他大点,估计就知道喊爸爸了。”

    他没在说话,陪着嘉嘉玩了很久,我也陪着坐在那许久,心内莫名对顾宗祠衍生出愧疚,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我甚至想过,带着嘉嘉离开,永远不再回来。

    他是我丈夫,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过实际的关系,可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给了嘉嘉父爱,给了我完整的一个家,为我扶持盛东,可以说给了我所有一切尊重与自由,可是我对他却随时可以背叛,如果沈世林刚才答应了我,我一定义无反顾和他走。

    想到这里,忽然感觉到一阵后怕,无奈的想,觉得自己真是道德底线低到令人发指。

    他走了,顾莹灯怎么办,我们之间,谁都走不了,这一步,早已经回不去了。

    之后几天我开始将自己重新投入工作,不在想那些事情,不在想沈和志那天和我说的话,也不在想那张纸条上的地址内到底会有什么,而是两地出差处理事情,大概出差了两三天,回来后,顾宗祠告诉我,沈和志死了,我得到这个消息时,忽然觉得全身无力,顾宗祠看了我我许久,目光带着不解问我:“怎么了?”

    我放下手中的包,秘书将我的行李拖了进来,我脱着外套问:“什么时候死的。”

    顾宗祠说:“就在昨天,听说他你去看他的前一天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可之后几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频繁发病,昨天没有抢救过来,凌晨十二点,走的很安详。”

    我坐在沙发上,说:“那我们又要去参加葬礼,吊唁了。”

    顾宗祠说:“嗯,现在还没发丧,因为关于遗产的问题,可现在沈夜阑没找到,生死未卜。”

    听到他这样说,我有些惊讶回过头去看他,我说:“沈夜阑失踪了吗?”

    顾宗祠说:“消失了很久,听说见完赵樵后,就不见了,警察现在也在找。”

    我说:“如果沈夜阑不见了,遗产怎么办。”

    顾宗祠说:“不知道,沈家的事情,反正我们也管不着。”

    他见我似乎很疲惫,伸出手按了按我肩膀,我放松下来,他说:“很累吗?”

    我说:“确实有点,这几天分厂那边重新开工有很多事情,都要处理。”

    他说:“沈和志的葬礼,那天你就别去了。”

    我睁开眼看向他说:“为什么?”

    顾宗祠说:“好好休息,你这几天太累了。”

    我说:“没有关系的,我可以,毕竟让你一个人去总归不好,上次大嫂死的时候,连沈夫人都来了。”

    顾宗祠听我这样说,点点头说:“嗯,可以。”

    他帮我按了许久,我有些昏昏欲睡,还是起身说:“我先回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