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09.南风巷

    沈和志死后的葬礼是我和顾宗祠一起去的,当天阴冷的天气难得下起缠缠绵绵的小雨,我和顾宗祠到达殡仪馆外时,外面停了很多车。清一色全部都是黑色的,穿着黑色衣服,胸口佩戴白色绢花的人,手中撑着黑色的雨伞缓缓入了灵堂。

    我跟顾宗祠进去后,沈世林和顾莹灯站在一旁对来吊唁的人行答谢礼,我看到顾莹灯眼睛有些红。大约是哭过,沈世林在她耳边说着什么,她缩了缩有些红的鼻子,对沈世林笑了笑。

    沈夫人跪在灵堂上也摸着眼泪。好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她哭的太过忘情了,连脸上的妆容都哭花了,很难想象就在沈和志还活着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他正在和生死作斗争,而他的妻子却坐在一旁悠闲的磨着指甲,现在他死后,儿子没哭,媳妇眼圈红了。第二任妻子哭得要生要死,看了都显得浮夸。

    可还是有很多人,都满脸关切走上去要她保重身体。

    我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好笑的收回视线,和顾宗祠对着沈和志的灵堂敬了三个礼,来到沈世林和顾莹灯身边时,顾宗祠象征性说了一句:“节哀。”

    便没有多余的话。沈世林和顾莹灯回了我们一礼,我和顾宗祠转身要离开时,便正好看见顾宗祠带着姜婷来吊唁,当他来到灵堂看到沈和志的遗像时,走上前去眼圈发红说了很多他们以前的事情,情到浓时还摸着眼角的眼泪。让在场的人,听着动容,闻着流泪。

    沈世林还走上前去安慰了伤感的顾江河几句,我和顾宗祠看了一会儿了,没有多有停留,吊唁完后,便从灵堂出去了,之后那几天沈和志吊唁了整整三天,第四天才送去火葬。就这短短几天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谁都不知道死后的他将会去哪里。

    当初的叱咤风云,都只剩下一个名字。

    之后那几天,所有人又再次回归了轨道。我也继续在公司内联系着投资人,可联系了差不多两个星期,不是自己不满意入股的人,便是入股的人对我们盛东不感兴趣,这样陆陆续续接触了许多人,就在我和何智明两人,打算以两个股东的形式,进行合资一起拓展盛东时,我接到许久都没见过的向恒电话,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我们正在找人合伙入股盛东的事情,竟然提出打算加入我们盛东。

    我当即在电话内问他,他不是还在万有就职吗?向恒告诉我,就在不久前她老婆生孩子后,需要人照顾,所以就辞职了,一直待在家里没地方去,也没有找工作。

    对于向恒这个人,我对于他多少有些了解,精明,不会特别有野心,也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最重要是不会插人刀子,我们之前共过事,他亲自提出要来入股盛东,总好比我主动厚着脸皮去找那些不熟悉的大老板入我们盛东好,有老搭档一起干活,我非常乐意,当时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

    不过向恒在电话内问我,入股盛东是否对资金方面有要求,我知道他资金方面可能有些困难,便在电话内说:“资金是按照股份买入的多少来进行算的,如果之后的项目方面需要投钱,之后在一起开会双方投多少钱。”

    我之后又让秘书将佳禾投资公司,何智明买入我们公司股票的价格发给了向恒,他看到后,在电话内说:“钱方面虽然我资金没有佳禾足,但入股你们百分之二十,还是可以,之后的我会想办法。”

    我问向恒:“难道不要来我们厂内和公司实地考核一下吗?”

    他在电话内说:“我信任你。”

    听到向恒这样说,我也轻松不少,便说:“行,你再考虑几天,如果觉得我们盛东可投,有发展性,到时候咱们把一些该签的合同,该走的程序全都走一遍,到时候资金到位,然后谈谈双方以后对盛东的要求与走向。”

    向恒说:“一个星期后给你答复。”

    我说:“行。”

    一个星期后,向恒一早打来电话给我,说让我准备合同,他已经考虑清楚了,和熟人办事自然没有上次佳禾那样麻烦,两人找了时间拿合同签了,然后办了一些该办的手续,之后便找了佳禾的何智明还有向恒一起出来吃个饭,三个人联络一下感情,毕竟今后便是长期的合作关系,双方要齐心协力,今后在决策方面肯定会有摩擦,先为三人合作关系打好基础。

    我刚开始还担心何智明和向恒会处不来,可我们一起吃饭时,两人一见如故,倒是聊得很起劲,很快便称兄道弟,反而是我一个女人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大男人说话,当天也高兴,三个人对以后的盛东抱了很大的信心,用向恒的话来说,有一天,盛东一定会取代宝胜在明胶这行业老大的地位,双方都被这美好的理想,刺激的双眼发亮,便让服务员喊了几瓶酒,我们三人一起喝了不少。

    最后我醉了,何智明是他司机给拖回去的,我们三人里最会喝酒的应当属向恒,我和何智明醉倒后,唯一清醒的反而是他,他不仅将账付完了,还把我拖上了车,送我回了家,当时是顾宗祠出来接我的,向恒将我递给他后,顾宗祠问了一句向恒:“你是精微的同事?”

    他笑着说:“对,以前是同事,现在一起合作了。”

    在我和向恒签完合同后,我和顾宗祠提过一点向恒,他听了,笑着和向恒说了一声:“谢谢。”

    向恒爽朗的说了一句:“不用谢,不用谢。”便坐入车内,开着车离开了。

    顾宗祠将我扶到客厅后,首先第一件事情便将我安顿在沙发上,便快速入了厨房为我倒了一杯水,喂给我喝完,接着又将我衣领解了解,看向横躺在沙发上的我,叹了一口气,再次将我从沙发上打横抱起,当他抱着我上楼时,我小声对顾宗祠说了一句对不起。

    他低头看向我时,刚想问什么时,我已经靠在他怀中没有了动作,他以为我在酒话,倒也没有在意,将我抱入房间后,安顿好我后,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许久才从我床边起身,我睁开眼后,便正好看到顾宗祠关门时的背影,过了许久,眼角忽然滑落一滴热泪,我擦了擦,没管那么多,翻身睡觉。

    之后沈和志死后,他名下的不动产与股票全部给了小儿子沈夜阑与第二任妻子,因为就在他死后不久,他的律师便将他遗嘱拿了出来,并且没有通过沈世林,而是直接传到个人网页上昭告天下,沈和志没有留一点东西给沈世林。

    他自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在所有人都觉得沈和志偏心二儿子时,他秉持了做儿子的本分,在本市最贵的墓地上买下了一块地,风风光光办了沈和志的后事,而沈夜阑始终没有出现过,警察找了数半月无果后,判定了二种结果,第一,遇难了,第二,自己躲了,而沈夜阑没有出现,遗产是自然不准动的,那份遗产始终被律师拿在手中。

    我不知道沈和志和沈世林之间存在什么恩怨,只是看当天沈世林在医院和沈和志相处时,便知道,父子两仇怨肯定不浅,而沈和志在遗产上没有留任何东西给沈世林,这确实让人出人意料。

    所有人感叹,外界传言他们父子不合,果然是真的。

    夜晚我加班回来,顾宗祠已经睡了,我往常习惯一般去婴儿房看嘉嘉,他也正在摇篮内睡得香甜,我洗完澡后,便上床睡觉,大概是太累了,入睡得非常快,当我意识越来越沉时,忽然眼前闪现沈和志的脸,他还是和上次医院一般,眼斜嘴歪的模样,他脸上不断流着浑浊的眼泪,那眼泪的颜色并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他不断站在我对面颤抖着嘴唇说着什么,我感觉一阵阵头晕,想逃离他这紧箍咒的碎碎念,努力想往后跑,可发现双脚无力。

    我跑了一会儿,停了一会儿,回过身去看,便看见身后的沈和志脸上浑浊的眼泪,变成了一串串血珠,他对我艰难的说了一个救字,身体便如皮球一般膨化,忽然在我面前像个西瓜一般,四分五裂,我满眼睛都是血,吓得尖叫了出来,睁开眼后,看到漆黑一切的房内,我迷惘了许久,终于抬手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才发现,这是个梦。

    第二天我正心不在焉坐在办公室内写着材料,刚想检查一遍,低头一看,发现满张纸上密密麻麻写很多地址,而纸上写出来的地址全部都是相同的。叉布吗技。

    我看到后,忽然惊吓的伸出手将那满是字的纸张狠狠撕碎,便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捂着脸平静了许久。

    直到秘书端着一杯咖啡来到我办公室内,我才回过神来,在秘书要离开时,我忽然开口问:“对了,小易,梧桐街南风巷怎么走?”

    秘书看向我不解说:“梧桐街很偏,听说那里经常发生抢劫,纪总是要去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