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239.围剿

    顾宗祠拖着我,硬声说:“我们先回家说。”

    我说:“还有什么还好说,如果我和嘉嘉只是你手中的筹码,顾宗祠你觉得我们这段婚姻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顾宗祠拉住我手的手松了松。他看想向我问:“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我嘲讽笑了一声说:“顾宗祠,你真让我失望。”

    我将手从他手掌中抽了出来,从他面前离开,他也没有追上来,我不知道顾宗祠到底是怎样想的,我回到顾家后,便收拾好自己的换洗衣服还有嘉嘉的。仆人走上来看到这一切,疑惑问了一句:“夫人,您是要出差吗?”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自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仆人见我脸色不对。立即走上来说:“夫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仆人的话刚落音,顾宗祠便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站在门口说:“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我没有说话,而是自顾自收着,手下动作快速,顾宗祠再次问:“精微,我这只是缓兵之计,你以为我真会拿嘉嘉去交换吗?”

    我还是没有说话,仆人见我们两人脸色都有些难堪,大约是明白我们夫妻两吵架了,她也不好插手我们夫妻间的事情。便从房间内退了出去,仆人走后,只剩下我和顾宗祠两人,我手上的都动作慢了下来,背对着他说:“宗祠。不管你刚才和沈世林的话是真是假,我都接受不了,也许我们双方都需要静下来。想想这段婚姻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嘉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我是不会拿他去交换任何物品的,无论是谁,就算连你也不行。”

    我说完这些话,便将行里箱扣好,拖着箱子从他面前经过,门打开后,仆人抱着嘉嘉在那儿哄着,我要从她手上接过时,仆人抱着嘉嘉不肯松手,而是焦急看向背对着我们站着的顾宗祠唤了一句:“先生。”在征得他同意。

    顾宗祠没有回身,而是背对着我们开口说:“让她走。”

    仆人得到了顾宗祠这样一句话,越发焦急了,她说:“先生,您想清楚。”

    顾宗祠语气再次加重说:“把嘉嘉给她!”

    仆人得到顾宗祠这句话,只能将嘉嘉递给我,我抱着嘉嘉拖着行李从这里离开,我没有让顾家的司机送,只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向恒让他过来接一下我,他答应的很快,便快速开着过来,我上车后,便带着嘉嘉从顾家离开了。

    我没有地方去,抱着嘉嘉去了娘家,我妈当时看到我抱着嘉嘉提着行李回到家,吓了一跳,问我这是干嘛,我没有理她,将行李往房间内一拉,便对她说:“我可能要在这里常住,别问为什么,我会付你房租钱。”

    我妈听我这样说,又看向我怀中的嘉嘉还有手中提着的行李,一下就似乎明白了什么,问我:“你是不是个顾宗祠超级了?”

    当她问到这上面,我用力侧过脸看向她说:“你烦不烦,说了让你别问这事了。”

    我妈看到我脸色,立即说:“好好好,不问就不问,你爱干嘛就干嘛。”

    我拖着行李往客房去,郑江正好从卧室内走了出来,他看了我一眼,我也看到了他一眼,只不过没和他说话,毕竟我们两到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话好说。

    我抱着嘉嘉在娘家住了几天,以为可以安心带嘉嘉,可谁知就在不久前刚结婚,并且信誓旦旦和我发誓,确认是彼此是真爱的两人,竟然在这短短几年内开始了大吵大闹,我至今都不明白他们到底在吵什么,他们吵架时,我就抱着嘉嘉待在房间内,逗着他玩。

    我妈虽然泼辣好强,看上去和郑江吵架占了上风,可每当郑江扔下一句:“懒得和你吵。”然后便摔门而出时,我妈就一个人坐在客厅内嚎啕大哭,听上去无比凄厉,我并不打算管,因为自己当初摘下的果子,就算腐烂带毒,也一定要吞下去,这是毋庸置疑的。

    住了几天后,我也受不了了,郑江再一次和我妈吵架摔门而出后,我妈再次走在客厅内嚎啕大哭,她的哭声让睡午觉的嘉嘉也吓到了,也跟着哭了出来,哄了好久,都哄不住,我没有一刻停留,将自己简单的行李收拾好,便打电话让秘书帮我找一间可以住的房间,便拖着行李带着嘉嘉从客房内走出来,便正好看见我妈坐在沙发上抹着眼泪,嘴里不断骂着郑江没有良心。

    我抱着嘉嘉出来,对她说:“当初选择了这条路,自然是知道其中的艰难,脾气稍微柔和一点,不好吗?”

    我妈侧过脸看向我说:“现在是我的错吗?他夜夜不归家,搁谁谁忍受的了?他明显是变心了。”

    她说完再次哭着,我听着她哭声有些头皮发麻,拖着心里走到大门口正要拉门时,我妈看到我手中的心里,立马问:“你拖着行李去哪里?”

    我说:“受不了,你们夫妻两的事情自己留着慢慢吵,我带着嘉嘉出去住。”

    我妈在后面骂着我说:“你个没良心的,妈妈这么难过,你陪陪我不好吗?”

    当然好,可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义务去听谁的牢骚与难过。

    秘书在匆忙中给我租好了房子,我带着嘉嘉住进去后,发现房子的环境也还可以,靠近超市和花园,我暂时没有去盛东工作,而是将自己的工作暂时全部移交给了向恒,自己闲下来难得闲下来,在家带着嘉嘉,晚饭吃完饭后,便去公园散散步。

    这样生活了几天,顾宗祠来找我了,当时我正抱着嘉嘉从公园内散步回来,顾宗祠站在门口等我,我看到了他,可却没有理他,嘉嘉看到顾宗祠后,在我怀中叫嚷着喊爸爸抱抱,我对他吼了一句:“谁是你爸爸?”

    他被我吼的满脸憋屈的模样,眼圈内憋着眼泪水,可怜巴巴看向顾宗祠,顾宗祠在我身后说:“他还小,大人的事情何必对他发火。”

    我说:“和你没关系,这是我儿子,我想怎样就怎样。”

    顾宗祠被我这句话给呛住了,他静默了一会儿问:“我们双方冷静了几天,精微,别闹了好吗?”

    我没有理会他,将钥匙插入孔内,门打开后,我抱着嘉嘉走了进去,对顾宗祠说:“宗祠,我也不想和你闹得太难堪,这段时间我们不要见面吧。”

    我说完这句话,便将门给关上,顾宗祠那张脸便被阻挡了。

    之后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走,大约是走了,因为第二天早上我去楼下买早餐时,门口没有了顾宗祠的身影。

    吃完早餐后,向恒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是今天和大客户一起吃饭,让我记得准时到,我将嘉嘉让秘书为我带着,下午换掉身上的衣服,便和向恒一起和大客户吃饭,吃了两个小时,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嘉嘉,怕秘书一个人不行,在饭局上并没有多少话,一直都是向恒在说。

    终于吃完这顿饭后,我和向恒一起送着大客户下了楼,正要上车时,向恒忽然朝着我身后唤了一句:“付助理。”

    我回过身去看,发现付博正好从一辆黑色车上下来,手中拿了一份文件,他认识向恒,向恒自然也认识他,面对向恒的招呼,付博不是很高兴的应答了一声,向恒似乎并没有察觉而是很热情问了一句:“沈董也在这里吃饭吗?”

    付博说:“对,这里有饭局。”

    向恒说:“这么巧,我们刚才也从这家饭店出来。”

    付博没说话,看了向恒身边的我一眼,想起股东大会那天,我非常有风度对他笑了笑,他不屑看了我一眼,对向恒说:“如果没事的话,我先上楼了。”

    他这句话刚落音,饭店大门口的阶级上走来几个人,为首的是沈世林还有他身边挽着他的顾莹灯,和几位中年男人从大门口走了出来,双方互相交谈了几句,便各自散了上了车,付博看到后,立即从我们面前走了过去,因为距离隔得特别远,外面的灯光虽然亮,和大面积的黑夜比起来,还是有些暗了,只看见半明半灭的脸,付博对沈世林说了什么,然后很快他们面前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司机将车门拉开,顾莹灯要进去时,大约是说了一句:“等等。”之类的话。

    她半个身体从车内退了出来,朝着我走了过来,沈世林没有过来,而是站在车旁远远的看向我们这方,顾莹灯来到我面前时,脸上带着笑意,完全看不出股东大会上我们针锋相对的嘴脸,她笑着和我打招呼,依照礼貌的问题,她这么有修养,我自然也要带着微笑和她回应着,说:“真巧。”

    顾莹灯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说:“我陪世林出来应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我说:“我是和同伴来应酬的。”

    她听了,微微皱眉说:“听说你和我叔叔吵架了?”

    她问到这个问题上来,我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了下来,她见我似乎不想谈论这个问题,笑着说:“夫妻之间难免会有冲突,精微,你也理解一下我叔叔,这段时间他压力很大,作为妻子,有些事情还是多多体谅,闹别扭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她似乎是想来当知心姐姐,当然我也没有空听她这些,而是对顾莹灯说:“这是我和你叔叔之间的问题,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我们吵架了,但我想说的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用你管,而且我们夫妻很好。”

    我说完这句话,便转身上了车,顾莹灯似乎也没觉得多么难堪,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沈世林已经坐入车内等她了,我们的车比他们最先走,开远许久后,向恒看了我一眼脸色,说:“你最近和顾先生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向恒探了一口气说:“尽管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可按照我和妻子吵架后,有时候也相互不理对方,气头上时,甚至恨不得对方去死,可冷静下来时,双方总要有一个人要低头,日子总要过下去,为什么不把冷静的时间用来解决问题呢?”

    我说:“向恒,你不懂,现在不是那么简单。”我看向向恒说:“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向恒看着我脸上的不耐烦,非常识趣的没再开口。

    我回到家后,秘书已经将嘉嘉哄睡了,她看到我满身疲惫回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我报告了嘉嘉今天的吃了什么,和哪个阶段睡了一会儿,有没有吵闹。她说到这里时,秘书像是想起什么,从公文包内拿出一张黑色请帖递给我说:“这是顾先生找人让我交给您的,这张请帖是全国最有名的画家舱派先生在国内第二十三场画展,明天本市的所有达官贵人都会去参观,所以顾先生说,希望你出席,因为外面隐约都在传你们夫妻两不和的事情。”

    我从秘书手中接过那张画展,大致翻阅了一下,说:“好的,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秘书点点头,去厨房为我倒了一杯水,然后便将我房门给关住,便离开了。

    第二天后,再次是秘书来帮我带着嘉嘉,因为保姆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于别人我又不放心,只能暂时让秘书在家里待着,不用跟着我出去应酬。为了去画展,我精心化了一个妆,便下楼坐上车赶到会展。休匠团亡。

    秘书果然说的不错,画展上来了很多达官贵人,我进去后,四处转转了,遇见了几位熟悉打过几场牌的阔太太们,她们站在丈夫身边和我打着招呼,并且还问我顾宗祠怎么没有陪着我一起来,我笑着解释说:“他有点事情去处理了。”

    那些富太太也没有说什么,不过眉宇间含了一丝意味深长,我也没有多想,在画展上到处走着,正在奇怪是顾宗祠要求我出席可他人却没有看见,我便看见了站在一副水墨画前,和别人谈笑风生的沈世林,他身后跟着助理和柳宁,我看到他后,便下意识转身往另一条画廊走,可刚走两步,便和走廊另一端朝我走来的顾宗祠不期而遇,他看到我后,也有些惊讶。

    我们两人对视了一眼,顾宗祠朝我走来,站在我面前问:“你怎么来?”

    他这样问我,我有些疑惑回问:“不是你给我秘书请帖让我来的吗?”

    顾宗祠皱眉说:“并没有啊,因为……”他这句话刚落音,他身后便走过来一个,是穿着黑色华贵旗袍的唐琳琳,她穿着高跟鞋脸上带着笑意走了过来,一下便挽住了顾宗祠手臂,而丁耐跟在唐琳琳身后。

    我看到这一切后,笑着问:“你今天带她出席这场画展?”

    顾宗祠解释说:“我以为你还在生我气,因为身边缺女伴,所以……”

    我冷笑说:“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我说完这句话,转身便往后走,顾宗祠也并没有追上来,而是陪着笑容内带着胜利的唐琳琳站在那里。

    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傻逼一般。

    我出了走廊后,便正好看见水墨画前的沈世林朝带着付博还有柳宁朝我这边走了过来,他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便径直朝着入口处走出去。

    可刚出了出口,我正想打电话给司机,可手机还没有掏出来,便看到一堆记者从不远处朝我走来,我还没回过神来,秘书便紧急打来电话告诉我,让我小心今天会有记者,因为她今天查到了请柬好像不是顾宗祠的助理给她的,她当时一时疏忽,并没有注意到这么多,最后打电话去顾宗祠助理那边确认了一下,顾宗祠今天的女伴是唐琳琳。

    而一早闻讯赶来的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唐琳琳和顾宗祠会齐聚一堂,竟然全部蹲守在这里。

    秘书在电话内对我说着这些问题,我看到离我越来越近的记者,在电话内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将电话给挂断,转身便往画展入口处走。

    我紧皱眉头在画展内乱走着,正想着怎样脱身时,便看到顾宗祠正带着唐琳琳朝我走来,顾宗祠感觉我脸色有些焦急,大约是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对唐琳琳说了一句什么,便松开她,朝着我走了过来,他刚站定在我后面,站在那的唐琳琳忽然朝我冷笑了一声,捂着肚子蹲在地下痛呼了出来。

    顾宗祠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转过身去看,唐琳琳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的呻吟着,本来安静的画展上,所有人被吸引了目光,顾宗祠看到后冲了过去,想要扶起唐琳琳,眉头紧皱问她怎么了。

    唐琳琳不说话,只是呼着疼,周边围了很多认识的人,很多富太太都看向焦急抱着倒在地下的唐琳琳的顾宗祠,又带着可怜与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向我。

    我站在那儿看了许久,忽然觉得这一切乱糟糟的,正六神无主时,顾宗祠已经不顾众人视线将唐琳琳从地下抱了起来,起身便要从去入口,我立马跟在他身后说:“宗祠,这里有紧急医生,先别出去。”

    顾宗祠抱着唐琳琳不断往前走着,他眉头紧皱说:“琳琳怀孕了。”

    他这句话一出,我全身冰冷,脚步微微停了停,顾宗祠没再理我,继续往前走着,我再次追了上去说:“你知道吗?我请柬根本不是你递给我的,外面现在很多记者,你应该明白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唐琳琳干的,她在逼你承认她的身份。”

    顾宗祠语气不是很好说:“精微,我没想到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来怀疑她,有什么事情我们之后再说,我先去医院。”

    他说完这句话,便不顾我的劝阻,朝着画展出口快速前行,他刚走到门口,便有一堆记者等在那里,朝他一扑而上,在一片闪光灯处问他和唐琳琳的关系,顾宗祠拧着眉头看了好一会,在拥挤的人群中,他手始终将唐琳琳护在怀中,冷着脸说:“不好意思,无法告知,麻烦让一让。”

    顾宗祠这句话说完,便有很多保镖护住了他们,将那些闻到腐肉的恶狼一般的记者拦开,便护着顾宗祠上车,记者们追了顾宗祠他们很远,我见状,正想趁他们去追顾宗祠之际,便从入口冲了出来,正想朝着停车场走,那些记者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到顾宗祠的车走后,便齐齐朝着我包围了过来,我慌乱之中不顾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快速往前狂奔着,可脚上一歪,整个人朝着地下狠狠一摔,还没有站起来。

    那些记者早已经将我围的水泄不通,团团围住我,脸色有些狰狞的问着:“顾夫人,您知道您先生和唐小姐的关系吗?听说就在不久前两人曾经传出绯闻,唐琳琳的形象受损,最后是您先生为她出钱摆平媒体洗白的,而且刚才您先生抱着晕倒时的唐小姐,她手一直捂着小腹,是不是怀孕了?顾夫人,宁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些问题,还有关于上一段时间您先生和他兄长内斗的事情,顾夫人,顾夫人,顾夫人……”

    他们每问出的问题,都让我脑袋一片混乱,我根本从人群内挣扎不出,只是死死的抱着自己,缩成一小团,不断重复着一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们还不肯善罢甘休,死命的拥挤着,相互推搡着,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感觉空气有些窒息了,那一刻我像是发疯一样将团团围住我的记者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从他们中间站了起来,提着裙摆脸上满是仓皇四处看着,我一遍一遍喊着我秘书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应答我。

    正当我有些崩溃的大哭了出来时,忽然有保镖从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一把将团团围住的记者推开,动作相当粗鲁,我不断往后退着,有几个保镖从记者中间冲了进来,一把将被围在里面的我一扯,拉着我便出了人群,护送着我离开,我甚至不知道这些保镖是哪里来的,只能随着他们从那些记者里面走了出去,正好有一辆车恰是时候停在我面前,保镖将我塞进车内后,便将门狠狠一关,将那些记者全部挡在了外面。

    车子开动后,那些记者在后面越来越远,我感觉耳边的喧哗杂乱彻底安静下来时,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那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挽起的头发有些凌乱的垂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将我送到哪里,直到车子缓慢减速,我抬头看过去,便看到不远处的马路前停了一辆黑色的车,似乎在等着什么,我们的车缓慢开到后面后,车子停了下来,保镖将我从车上拉了下来,直接用衣服罩住我脑袋,便将前面那辆私家车拉开车门,将我推了进去,我身体根本不稳,完全没明白过来他们想干什么,身体往车内一摔,便摔在一个人的怀中,他顺势抱住了我,看了一眼窗外,说了一句:“开车。”

    车子便启动,我侧过脸看了过去,刚才载我的车往另一条路口开了过去,而那车后面快速跟上了两辆商务面包车,正好和我们的车擦肩而过。

    我看到这个架势后,我们的车便也快速开动了,走的是相反的路,弯弯绕绕开了许久,最终才平缓的开上高速公路。

    我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可看到自己的身体还在他怀中时,我刚想说什么,他已经将我松开,看到我乱糟糟脏乱的头发,眉间闪过一丝厌恶。

    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坐在我旁边,目光落在前方,直到车下了高架后,开往了机场,我看到后,立即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坐在我身边一直没说话的沈世林,脸上没有表情问:“你认为我想带你去哪里?”他说完这句话后,便没再开口,车子停在机场后,付博和柳宁已经在那里等着,司机将车门拉开后,沈世林从车内下车,付博围了上来,对沈世林说:“沈总,一切已经办理好了,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沈世林嗯了一声,便往机场内走去,付博忽然看了一眼车内的我说:“她怎么办?”

    沈世林停下了脚步,回过身看向坐在车内的我,对付博淡淡说:“送回顾家。”

    他说完这句话,便没再管我,径直入了机场大厅,柳宁快速跟在了沈世林身后,付博留了下来,他坐入车内,便对着司机说了一句开车。

    车子开动后,我开口说:“我不回顾家。”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付博说:“沈总说送你回顾家,那我的工作就是将你送到。”他停顿了一下,看向我说:“这是沈总最后一次帮你。”

    我握紧拳头说:“我并没有让他帮我。”

    付博冷笑了一声说:“刚才要不是我们救你,你以为顾宗祠会派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