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44.车祸

    向恒见我这样说,也只能点点头说:“也对,说不定是我看错了。”

    我说:“嗯,肯定是你看错了。”

    我说完这句话时。办公室内集体沉默,我催着他们:“哎哎哎,两大老板在这里,难道你们还想当面偷懒?工作做完了吗?我要的报表呢?”我点了点手腕上的手表问:“你们看看这都几点了,还待在我这里不肯走,是不是要我请了?”

    员工们翻了个白眼给我,向恒大笑着说:“赶紧的,干净的。果冻厂那单子咱们必拿下无疑,后期你们别给我们拖后腿。”

    员工们拖拖拉拉的离开,向恒还没走,我从电脑上点开文档问:“你怎么还不走?”

    向恒嘿嘿笑了两声,一屁股坐在桌上,问:“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你男人和好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干嘛?”

    向恒一副雷锋模样口吻说:“还怎么样。这单子你也知道是因为你的婚姻受到了影响,别扭闹了这么久,是不是该和好了。毕竟吵架别和钱这东西过不去。”

    我说:“你管我,反正这次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别管。”

    向恒见我敏感这话题,倒也没再开口,他说:“那今晚记得和果冻厂的陆总吃饭,现在美菱可是接触的勤快呢。”

    我说:“知道了,知道了。”

    到达下午四点时,我还没等天黑下来,便提前下班,发来条信息让沈世林别等了,便径直去了饭店等果冻厂的陆总,和向恒跟那陆总谈了很久。对方一直和我们打这马虎眼,并且非常隐晦和我们说,美菱给了他们什么样的价格,他现在之所有没有立即答应我们,是因为还是非常想和我们盛东合作的。他接下来的话没有说话,不过大概意思不用猜,就是希望我们调价,最好是给美菱给的价格更优惠更好。

    我在心里冷笑,美菱给的价是人给的吗?白做工?明胶厂价格最低也不会压到这么离谱,除非美菱不想赚钱,只想给人做白工才会给出这个价,这姓陆的明显是随便捏美菱给的价来框我们。我

    向恒听了脸色也有点难看了。他好声好气的说:“陆总,我们盛东也是非常有诚意来和你们吸吸果冻厂合作,美菱这个价格我们做不了,并不是我们盛东一家做不了,而是整个市面上这个价格没有人会做。”

    那陆总说:“向总,这可就是你们不诚意了,这个价格虽然是低了点,可你要想,我们量大,薄利多销这个道理我们大家都懂啦。”

    向恒还要说什么,我开口说:“美菱和您开的价格是这个吗?”

    吸吸果冻的陆总说:“当然是这个价格,不然你还以为我们来诓你们?”

    我笑着说:“当然,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这个价格我们做不了。”

    吸吸果冻的陆总说:“纪总这是什么意思?”

    我笑着说:“陆总,按照您刚才给的价格,我们是完全没赚头的,这样吧,我们按照先前协议的价格降低一成,那个价格是我们盛东能够接受的范围,甚至比市面上的价格还低了一成,这已经是我们的最低的底线,我希望您谅解我们。”

    吸吸果冻的陆总明显不开心了,因为我们给的价格没有实质性变化,更加没有和美菱去竞争而压价,他没说话,向恒不断和我使着眼色,我没有理会他,而是喊来服务员好酒好菜的招呼着,依旧按照刚才来的模式和他谈笑风生,明显他态度比之前冷淡了不少,我们也没再谈生意,什么闲碎的事情都谈了一点,一直到这场饭到结束,陆总满是可惜说:“其实我们吸吸很想和你们盛东合作,可惜双方价格谈不成,我表示很惋惜,不过谈不成没关系,咱们以后如果有机会还是要合作的,这段时间真是让向总和纪总破费了。”

    我笑着说:“不用,我们送您出去。”

    向恒去买完单后,我们已经将吸吸果冻的陆总给送走了,向恒将信用卡塞进皮夹内说:“这单是没有谈成?”

    我说:“算是。”

    向恒骂了一句:“妈的,这陆扒皮,还真是陆扒皮。”

    我说:“你打电话给美菱,和他们核一下价,看他们是否真的给的是那价格。”

    向恒说:“这明显不可能,美菱和我们存在竞争,这个单现在他们还抢着呢,怎么可能会给我们透露价格。”

    我说:“也对,等他们签完合同后,再问也不迟,只是我敢肯定,美菱这个价肯定做不了,肯定是那陆扒皮随便捏一个数字,来和我们压价的,以为我们和美菱抢红了眼,双方公司压价一定会压到眼红。”

    向恒说:“那怎么办?”

    我说:“这单不做了,凭什么啊,价格这么低,又不是我爸,为什么要给他白做,就算量多也不做。”

    向恒也表示没问题,他说:“没赚,自然不做。”

    我问向恒这顿饭吃了多少钱,他有点心疼告诉我,光一瓶酒就一万,贵的很。

    我说:“单没拿到,陆陆续续吃饭就吃了几万,早知道,我们应该带着他去麻辣烫店,搓一顿砂锅米线。”

    向恒非常认同的点点头,我们两人都有些郁闷回了家,到达家里后,沈世林正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他乌黑又细碎的头发上有水珠,大约刚洗完澡,我脱掉鞋子穿着棉拖鞋朝他走去,他听到声响后,看向走进来的我,将杂志合住,说:“回来了。”

    我放下手中公文包,主动塞入他怀中,趴在他怀中,脸埋在他胸口,鼻尖是沐浴露清香。

    他放下手中的杂志抱住我,问:“怎么不让我等。”

    我躺在他怀中闭着眼睛说:“公司内的同事都发现你的车了,以后我还是自己去上班吧。”

    他轻笑一声说:“不好吗?”

    我说:“很好,可是……”我想了想,沉默了下来,并没有直接问下去,而是往他怀中更深埋了,他手指轻轻抚摸着我鬓角说:“有打算和顾宗祠离婚吗。”

    我身体一僵硬,抱住我的身体的沈世林似乎是感觉到了,他抚摸我鬓角的手也停了停,他淡淡问:“怎么了。”

    我说:“世林,我也想过离婚,可是嘉嘉,嘉嘉怎么办,我知道你也有你的难处,可嘉嘉需要一个名分,我不希望他一天一天长大,开始上学时,学校内的老师或者小朋友问他,爸爸是谁而哑口无言,我没有逼着你离婚,只是觉得我和顾宗祠不大可能了,我会和他提出离婚分居,但是不会和外界宣布我们两人已经离婚,我需要顾宗祠的身份来给嘉嘉,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我从他怀中抬起脸看向他,他脸色还好,并没有不悦和别的什么情绪,而是平静说:“你都想好了。”

    我说:“我都想好了。”我手紧紧抱住沈世林的腰说:“不管以后会怎样,世林,我不想让嘉嘉跟着我受人非议,我可以为了你什么都不顾,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作为母亲的心,走到这一步,我没想过回头,也不在乎外界会怎样看我,我只希望我们两人能够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他嗯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话。

    我躺在他怀中也没有说话,正当气氛与时间都同一时间沉默下来时,他放在文件上的手机响了,他一手抱着我,一手伸出手从文件上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提醒,按掉了拒绝键。他重新拿着沙发上的杂志翻着,那通电话再次打了过来,可他似乎没打算再接,而是翻看着杂志。

    我抬起脸去看,发现来电提醒上显示顾莹灯三字,我盯着手机问:“不接吗?”

    他没有看我,而是一边看着杂志,一边散漫也并不上心问:“你希望我接?”

    我没有立即回答,也是沉默着,他从杂志上抬起眼看向我,看到我的沉默时,放下杂志便要去碰触不断震动着的手机,在他即将要按接听键时,我一把按住他手,小声说:“我不想你接。”

    他微微偏了一下脸看向我,我再次肯定说:“不想你接,一点也不想。”

    他笑了,垂眸将手机关机后,便将手机随意扔在一旁,将我从怀中抱了起来,说:“嗯,不接电话,可总该洗澡睡觉吧。”

    我挨在他怀中痴痴笑了出来,手将他腰抱得特别紧,我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时,正用浴巾擦拭着头上的头发,没看到沈世林在房间内,客厅内的大门半掩着,门外有楼道的光泄露了进来,隐隐有说话声。

    我缓慢朝大门口走了过去,便正好听见付博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他说:“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他还好好地,今天夜晚躺在地下抽搐了很久,口吐了很多泡沫,便休克了过去。”

    沈世林声音沉稳传来:“医生怎么说。”

    付博说:“医生还在赶去的路上,暂时还不知道结果。”

    沈世林沉吟了半晌,没有开口,付博再次开口问:“还有顾小姐刚才打了几通电话到您手机上,她说都没有人接,之后便是关机,他打来电话问我,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沈世林说:“之后回电话给她,说我手机没带。”

    付博问:“那您不打算亲自回?”

    沈世林说:“不了,让她早点睡。”

    说到这里,门外再次沉默了一会儿,付博再次开口说:“沈总,虽然我没有资格来管您私事,可现在这样毕竟比较危险,前几天,顾小姐已经打电话来试探您行程,住在这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感情的事情虽然重要,可顾宗祠最近一直都没有消息,我估计半个月后股东大会上,一定不会那么容易让顾江河复位,毕竟顾小姐那边很重要,别因小失大才好。”

    我擦头发的毛巾一顿,看到门缝隙处的门口有两处影子在晃动着,我不敢多有停留,立即轻手轻脚回了卧室,继续回了卧室,没过多久我听到门外传来关门声,大约是沈世林进来了,因为卧室门已经被他推开,在他进入卧室内几分钟时,我将水龙头关掉,脸上敷着面膜走了进来,看向坐在书桌前沉思的沈世林问:“刚才听见有人说话,谁来了?”

    沈世林笑着说:“付博,出了点事。”

    他从书桌前起身,来到柜子前拿出一件衬衫换上,对我说:“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早点休息。”

    他穿好衬衫后,便从衣架上拿起一件黑色大衣,我问:“那今晚还会回来吗?”休台史圾。

    他来到我面前,浴巾上裸露的胸口上吻了吻,声音低沉说:“目前那边还不清楚情况,还不清楚,早点睡,晚上大约会回来。”

    他说完这句话,我只能点点头,他笑了一声,便从我面前离去,我听到客厅内的门给关上后,坐在床上望着落地窗处的灯光阴影,紧接着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声,我将脸上面膜给揭掉。

    夜晚紧接着我也出门了,没有开车而是在外面直接拦了一辆车,赶往一间会所,当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大街上基本上没有了人,我从出租车上下来后,便径直上商务会所的电梯,一直到达低二十层楼上,有服务员领着我去了一间包厢,我到达时,因为里面暖气太盛,我将外套脱掉,看向正坐在房间中央的顾宗祠,他早已经在那里等了我好一会儿了,因为桌上我的位置已经放了一杯桂圆红枣茶。

    顾宗祠看向走来的我问:“怎么样?”

    我来的匆忙,坐在他对面的第一件事情,便拿着那温热的桂圆红枣茶喝了一大口,说:“刚才我不确定他们聊的是否是沈夜阑的事情,可我敢肯定,应该和他有关系。”

    顾宗祠说:“哦?怎么说?”

    我说:“沈夜阑估计是生病了,因为付博来后,和沈世林说了这件事情,两人便匆匆出了门。”

    顾宗祠握着咖啡杯皱眉沉思着,我说:“这几天我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沈世林他向来生性多疑,而且做事情方面都谨慎无比,根本没有什么空子可钻,如果这次不是用唐琳琳怀孕的事情来掩护,我估计我这段时间主动靠近他,他一定会感到生疑。”

    顾宗祠说:“他有没有什么异样?”

    我思索了一阵,说:“这段时间基本上很正常,没有提过沈夜阑的事情,我也没有主动问过,今天还问了我和你离婚的事情。”

    顾宗祠说:“你先别问,你肯定不能从沈世林身上打听沈夜阑的消息,这直接就是将自己撞枪口,你必须从他身边的随从入手,这样他也不会发觉,他随从基本上不会有沈世林那么缜密的头脑。”

    顾宗祠将一个特别细小的芯片样式的东西递给我,我疑惑的看向他,他说:“追踪器,你想办法把这东西放在负责沈夜阑事情相关的人身上,到时候我这边都会显示出他们的地址,只要把这东西放置成功,事情基本上完成了一大半。”说到这里,顾宗祠看向我说:“但前提是,你必须确认哪些人知道沈夜阑的消息,并且要准确无误放上去,不然放错了人,会打草惊蛇,如果被沈世林他们知道了,我们这次计划就彻底失败了,对于你来说,也有点危险。”

    我将那芯片放在手上观察了一下,半晌,我说:“会不会被扫描出来?”

    顾宗祠说:“不会,经过了特殊处理。”

    我从桌上的菜单上撕下一小片纸张,将那芯片给包裹住,对顾宗祠说:“嗯,我知道了。”

    我将桌上那杯桂圆红枣茶喝完后,没有多做停留,便起身穿好衣服,要走时,还坐在桌前的顾宗祠说:“精微,小心点。”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非常轻松说:“好啦,我知道。”

    我将门给推开后,脸上轻松的笑收了收,改为沉重。

    回到家后,沈世林没有回来,房间内空荡荡的,我环顾了一圈,脱掉身上的外套进了卧室,我坐在化妆镜前用护肤品细致的抚平皮肤,许久才起身回了床上,之后两天沈世林都没有回来,大约是陪顾莹灯去了,他打来电话告诉过我这几天不会来我这里,我听了当时非常娴熟大度笑着说:“嗯嗯,你工作忙,没关系的,正好我带着嘉嘉要出去玩几天,倒时候估计就能看见你了。”

    之后挂完电话,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望着在房间内摇摇晃晃走着的嘉嘉,发着呆。

    第二天便看到早上的报纸内,是沈世林携着顾莹灯参加晚宴的消息,关于两人琴瑟和鸣,恩爱有加的消息扑面而来,紧接着是沈世林以顾莹灯的名义成立了一个基金,是专门为残障儿童而设立的一个基金,顾莹灯时基金会的主席,又没过多久便传出沈世林带着顾莹灯去ᄒ市参加一个度假村的开业典礼。

    而在这段期间,沈世林将柳宁派到我身边照顾我,我依旧是上班下班,对于这些消息根本没有理会,柳宁每天跟在我身后负责我的上下班,还有早午晚饭,还有生活起居这些事情,有时候我确实忙了一会儿,自己都忘记要吃饭,柳宁来了,总会准时将饭给我端来,提醒我吃饭。

    难得有一天休息,我看到沈世林放在家里的衣服确实很少,他这几天又没有回来,便带着柳宁去商场逛街,她一直很安静的跟在我身后,并不会多说一句话,特别是跟着我出来后,目光一直非常警惕,随时看着四方动静,大约是受上次绑架的影响,这一次她比以往都要谨慎。

    我也懒得理会她,自顾自的逛着,最后在柜台看中一条领带手中拿着细细研究时,我回过头去看,便看到谨慎的柳宁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一处手表的柜台处发呆,眼睛内有着明显的空洞失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站在那儿研究了一会儿,拿着手中的领带走到她面前,笑着问:“怎么了?想买来送男朋友?”

    她回过神来,立即从柜台上收回视线,摇摇头说:“没有,只是随便看看。”

    我笑了笑,说:“多大啦?”

    柳宁有些不明所以看向我,她说:“纪小姐,您乱想了。”

    我笑着说:“我又没问你男朋友多大了,我问你多大了。”

    柳宁脸色一红,她说:“二十七了。”

    我说:“和我差不多大。”我思索了一下说:“付博今年好像三十岁。”我想了想又说:“哦,对,他三十岁生日不就是下个星期一吗?”

    柳宁从我面前走开说:“我到外面去等您。”

    她说完那句话,便径直朝着门外走了出去,我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没再说什么,将手中那条深蓝色商务领带让服务员包了起来,便出了这家店,带着柳宁在婴幼儿店逛了一圈,之后到达家里后,柳宁帮我将买好的衣服一一收好。

    第二天中午我带着柳宁去饭店吃饭时,她本来要开车,我说:“我想开,你去后面坐着。”

    柳宁有些为难看向我,我没有理会她,她没有反驳我,可也没有坐到后面,而是坐在我副驾驶位置上,在开车的路上,我不断和柳宁聊着付博,不知道是我敏感还是本来就存在奇怪,只要我谈到付博,柳宁都异常沉默,平时虽然她也不怎么和我说话,可那种沉默和提起付博时的沉默,有着说不出的差别,前者沉默是故意沉默,后者沉默是晃神沉默。

    我侧脸看向柳宁问:“怎么了?你似乎不是很喜欢付博?你讨厌他?”

    柳宁听到我这样问,立即说:“纪小姐误会了,他是我上司,对于我来说并没有讨厌与喜欢。”

    我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那为什么我和你说付博时,你总是不说话。”

    她坐在我车旁说:“我只是没什么好说。”

    我笑着说:“没什么好说,为什么会没什么好说。”

    柳宁有些恼怒说:“纪小姐,我希望您别乱猜测,没有的事……”

    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全,我车忽然猛然撞向前面一辆黑色奥迪,柳宁还来不急说让我踩刹车,我们身体同时往前倾,耳边传来一阵巨响,我脑袋撞在方向盘上,磕出了血,我没有动,只感觉后面一对喇叭在按着,车外气氛有些喧嚣。

    同样装在前面气囊上的柳宁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便慌张的摇着我,问我有没有事,可我没有回答她,而是一直趴在方向盘上,闭着眼睛没有动,她第一时间便掏出手机,立马拨打了医院电话,紧接着将我身体放平。

    没过多久,柳宁再次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她声音有些慌的说:“付助理,我们这边出事了,我们刚才出车祸了,现在纪小姐晕了过去。”

    我靠在位置上并没有听见电话内的付博说了什么,只听到柳宁在电话内声音微颤的和付博汇报着这里的情况,没多久,被我们撞上的那辆宝马车主便从车上下来,不断在外面粗暴的敲着我们车门,在外面大声责问:“你们怎么开车的!好好地,跑上来撞我,有病啊!”

    车主不断在外面叫嚣着,柳宁并没有下车,她挂断电哈后,救护车很快便来,我被人抬上了救护车,柳宁跟着我去了医院,到达医院时我被推入抢救室。

    我在一眼待了差不多一天,沈世林和付博匆匆从ᄒ市赶来,两人赶到后,柳宁正坐在我床边喂我喝粥,我额头上裹着白色纱布,沈世林走进来后,便来到我床边握住我手,眉头紧皱说:“怎么会发生车祸。”

    我笑嘻嘻对他说:“当时我开车和柳宁聊天时没有注意,就撞上了别人。”

    沈世林看我一脸轻松的模样,脸色就越发沉了下来,他看着我许久,没有说话,大约是生气了,我手圈住他颈脖,小声说:“没事啦,真的只是不小心,反正车子有保险,只不过是擦破了一点伤而已,当场昏了过去,医生说不会有事的。”

    沈世林阴沉着脸看向我,带着命令口吻说:“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开车,听明白了吗?”

    我用力点头说:“嗯,我知道了。”我见他紧皱的眉头还没有放松,主动塞入他怀中,小声说:“别生气,我以后不开就是了。”

    他抱着我好一会儿,一直都没动,我靠在沈世林怀中,看到柳宁咬着唇站在付博身旁一声不坑,付博看了身侧的柳宁一眼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柳宁握住勺子的手有些发白,可她脸上并没有表现什么,付博离开后,她放下手中的勺子跟着他走了出去。

    等他们出去后,我埋在沈世林怀中笑了出来,他抬起我偷笑的脸,脸上带了一丝不悦问:“你还笑得出来?”

    看到他那模样,我立即捂住嘴巴,说:“好了,好了,我不笑了。”

    沈世林说:“几天没再面前,就发生了事情,纪精微,你还真有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