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52.病

    面对这样的转变沈世林坐在那一直没有说话,他看着顾宗祠牵着我离开,眼内闪过一丝冷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我跟着顾宗祠从这里离开后,回到家,丁耐忽然大笑着说:“他大约没想到我们会在后面摆他一道,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我们会直接通知乔娜来劫人。”

    顾宗祠说:“他应该没想到,我会位置都还没坐稳,就直接来和他宣战。”顾宗祠停顿了一下,又说:“其实要不要这百分之五的股份也无所谓,现在顾莹灯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在她还没有孩子前。是根本不能动的,也就是说,她一早就是用顾莹灯的股份来诈我们交出沈夜阑,而这百分之五只是散股,所以他才会抛出百分之五的散股出来换取沈夜阑,如果交易那天,我们不同意交出沈夜阑,顾江河也没有任何复位的机会。”

    丁耐皱眉说:“也就是我们吃亏了?”

    顾宗祠说:“没有吃亏,沈夜阑虽然我们交给了他,而最后不是被乔娜他们给截住了吗?现在只剩下沈夜阑继承沈和志的财产,然后入股沈氏,估计沈世林这段时间拿着我沈夜阑都要忙上好一阵了,我趁此机会,彻底把顾江河铲除。让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顾宗祠说完后,看向一直呆滞坐在一旁的我,丁耐注意到他的视线,皱眉问:“现在夫人一直是这个模样,我们该怎么办。”

    顾宗祠说:“已经和国外的医生约好了,过几天我会带她去治疗,希望会有进展。”

    丁耐说:“心病还需新药医,我想只要把孩子找到,应该夫人就会好转。”

    顾宗祠说:“但愿是吧。”

    这场风波就这样平淡无波过去。顾宗祠在确认沈夜阑在警察的帮助下恢复身份,继承了沈和志的财产后,他便带着我从国内飞去国外治疗,在那里治疗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让我的情绪更加激动,从先前的呆滞不说话,变成会抓狂,会尖叫,甚至看见陌生人就会死命的砸着东西,给我看病的医生和顾宗祠说,我应该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正常人是根本不会头这样的情况发生。

    那医生让顾宗祠将我的家庭背景,还有一些经历与最近受到的比较大的刺激,都一一和他说清楚,顾宗祠和医生说了我一些经过。医生听了,好半晌对顾宗祠说:“能够承受这么多精神奔溃是迟早的事情,孩子应该是她最重要的东西,支撑她一直走到现在的,估计也是这个孩子,现在孩子丢了,作为母亲,她最后一丝希望也被人抢走,她会变成现在这样一点也不稀奇。”

    顾宗祠问:“那该怎样治疗?”

    医生说:“治疗的方案你我都清楚,只有把孩子找到,看看她的反应,刺激一下她我们才知道该怎样进行下一步。”

    顾宗祠说:“问题是现在孩子一时半会找不到。现在也不能坐以待毙,她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有没有实际性的办法来刺激一下?”

    医生说:“你可以回到家里将她孩子以前用的玩具还有衣服放在她面前,如果她有反应,就证明她的心结应该是她孩子失踪这件事情,才导致她精神崩溃的原因。”

    顾宗祠听了没再问什么,而是侧脸看向我,我害怕的缩在他怀中,当医生伸出手要来掰开我眼睛时,我发疯一样尖叫着,狠狠打着他抓着他,根本不允许那医生靠近,顾宗祠赶紧将我抱在怀中,他制止住我的动作,一遍一遍开口说:“精微,你冷静一下,你冷静一下。”

    可我根本冷静不下来,像是发疯一样将他推开,冲过去便拿着房间内的东西砸着,也不知道砸了多久,最后还是几个大男人将我押在地下捆住我,医生为我打了镇定剂,我才冷静下来。

    顾宗祠见自从带我来国外后,我的情绪从之前的呆滞不说话转变成疯狂举动,他不敢再逗留,正好顾氏现在一大堆公事等着他处理,丁耐每天都需要打无数个电话给他,他只能带着我先回去,毕竟精神疾病一时半会也急不来的。

    他带着我回去后,我在路上也抓狂了一阵,大约最后累了,便在他怀中睡了过去,到达家里后,我已经半睡半醒睁开眼,仆人和丁耐都带着期待迎来,问顾宗祠我的病情是否有好转,顾宗祠再次摇摇头。

    有几位一直照顾我的仆人,再次眼泪闪闪的看向我,说了一句:“现在嘉嘉也不见了,夫人成了这样,这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顾宗祠没再说什么,而是和仆人扶着我上楼,他将我放在床上躺好后,便问丁耐:“沈氏现在是怎样的情况?”

    丁耐说:“现在沈夜阑正在进行财产公证,等零零碎碎的程序办理好后,我估计他手里有了沈和志的股份,便会入沈氏工作。”

    顾宗祠说:“沈世林有什么动作?”

    丁耐说:“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动作,做足了兄弟和睦的戏,并且还提前为沈夜阑将总经理位置空了出来,还拨了几个大项目给他做,并且非常大张旗鼓对外对沈夜阑的身份进行了承认。”

    顾宗祠听了,讽刺的笑着说:“他还真是大肚量,明明恨不得分分钟铲除掉沈夜阑,现在竟然这么厚待着。”

    顾宗祠又问:“沈夜阑有什么异样?应该没什么差错吧?有找人盯着他吗?”

    丁耐说:“已经找人盯着他,一切有人指导他该怎么做,只要他自己不犯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还是有挺多沈和志的旧臣暗地里支持他。”

    顾宗祠笑了笑,说:“只要沈夜阑自己争气,想和沈世林分瓜沈氏,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两人短短聊了几句后,顾宗祠看一眼睡着的我,对丁耐说:“别打扰她休息。”便带着丁耐走了出去。

    到达家里的第二天,顾宗祠等我情绪稳定了一点后,让保姆去将嘉嘉以前经常玩的玩具拿出来,放在我面前刺激一下,仆人听了顾宗祠的话,去杂物间内拿了嘉嘉以前最喜欢玩的玩具出来,顾宗祠接过,放在眼前看了一眼,他又看向坐在那呆滞的我。

    蹲在我面前,拿出嘉嘉最爱玩的小黄鸭,放在我面前轻轻按了一下,小黄鸭发出尖叫声,顾宗祠轻声问:“精微,你认识这个东西吗?以前嘉嘉最爱玩的,你还记得吗?每次他洗澡的时候,你总是会把这小黄鸭放在浴缸内,任由嘉嘉在水里面抓着玩着,他每次拿到嘴里去咬,你还笑着说他贪吃呢,你还记得吗?”

    顾宗祠看见我没有反应,再次动了一下,又按了一下,仆人们屏息的看向我们这一放,我没有动作,顾宗祠再次拿着嘉嘉所有的玩具在我面前过了一遍后,他也累了,仆人眼里的期待缓缓化为失望。

    顾宗祠便将手中的玩具放下,让仆人收下,当他握住我手时,忽然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他低头看了一眼我不断颤抖的手,他一把将我握住说:“精微,你有反应了?”

    我还是没有动,只是木讷的看向他,他看向我不断颤抖的手,忽然对仆人问’“你们看到她反应了吗?”

    仆人也有些激动的点点头说’“先生,我们看到了,夫人有反应,真的有反应。”

    仆人这句话刚落音,我在所有人的惊讶中抱住脑袋尖声大叫出来,将顾宗祠推开后,便四处仓皇乱跑着,看到有什么东西,便狠狠砸掉,不断发出怪叫。

    顾宗祠反应过来后,立即对仆人说’“快拦住她!”

    顾宗祠这句话刚落音,我抱着脑袋便从大门口冲了出去,仆人在后面追赶着,我一直冲到外面铁门处,被两个保安一把拦住,直接按在铁门上,我动弹不得,嘴里不断发出嘶鸣声,顾宗祠匆匆从大厅内走了出来,他看到这一幕后,刚想说什么,大门口停了一辆车,车内出来一个人,是提着包,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外面搭了一件浅绿色水色皮草的顾莹灯,她看到被保安死死按在铁门上不断发出嘶鸣的我,惊愕的捂住唇,看向这一切。

    我在保安手下不断挣扎着,可是自己的力气和几个大男人相比,简直是九牛二毛,直到顾宗祠冲到我面前,一把将保安拉开将我紧紧抱在怀中,对我说’“精微,没事的,你别怕。”

    我缩在他怀中,瑟瑟发抖,忽然张嘴哭了出来。

    站在铁门外的顾莹灯看到后,立马走进来,问顾宗祠怎么回事,顾宗祠根本没有时间回答,在我再次抓狂之间仆人拿过来一根绳子,顾宗祠动作快速的将我捆住,便和仆人一起将我抬进房间内,有医生快速为我打了镇定剂。

    这一切全部完成后,我才躺在床上有疲惫的闭上眼睛,听见顾莹灯问顾宗祠’“我前段时间听说精微情绪有点不好,以为是胡言乱语,所以今天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顾莹灯有些不相信问’“怎么会这样?叔叔,精微前段时间不是还好好的吗?”

    顾宗祠冷笑说’“你此次来应该是来确认精微到底怎样,是否真的疯了,才是你此行的目的吧。”

    顾莹灯没想到会被顾宗祠毫不给面子戳穿,她脸色有点不悦说’“叔叔,我是好心开看精微,你不觉得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

    她又说’“还有,我是你侄女,你没必要为了一个外人对我这样冷嘲热讽的。”

    顾宗祠听了这句话,像是听了一个笑话,他看向顾莹灯,略带嘲讽问’“侄女?外人?亲侄女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己的舅舅,这也叫家人?顾莹灯,你别告诉我,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沈世林对顾氏存在什么心思,可你是怎样做?你帮着一个外人来对付家人,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来说这些话吗?”

    顾莹灯说’“叔叔到现在为止,我看到的是你想吞掉我爸爸的位置,是你先不仁在先。”

    顾宗祠听到顾莹灯说这些话,忽然揉了揉眉头说’“好,事已至此,我也不想说太多废话,如果你今天只是单纯来确认精微情况到底怎样,我想你刚才也清清楚楚确认了,现在任务完成我也不想赶你走。”

    顾莹灯听到顾宗祠明显赶人的话,脸上闪过明显的不高兴,可她没在说什么,而是很有自知之明说’“既然不欢迎我,我至于不会再来了,但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照顾好精微,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可怜。”

    顾宗祠说’“你是怕我不管的话,担心沈世林会接受管精微吧。”顾宗祠笑了一声说’“放心,精微是我妻子,我会照顾她一辈子的。”

    顾莹灯转身说’“随便你怎样想,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管怎么样,我和精微都是相识一场,我只是不希望她受这样的苦。”

    顾莹灯放下这句话,便拉开门走了出去,房间内彻底安静下来后,顾宗祠坐在那儿看我我许久,伸手抚摸了我脸,轻声说’“精微,快点好起来。”

    他这句话一出,房间没回应他的除了无声,还是无声,他叹了一口气,从我离开,我听到门合住的声音后,睁开眼看了看,随即又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顾宗祠喂完我饭,因为还要赶着去公司开会,他对仆人吩咐让她们看紧我,便随着一直在那里等着他的丁耐出了门。

    顾宗祠离开后,仆人便将我扶进房门休息,她们离开后,不知道是因为觉得我今天情绪比较冷静,还是一时粗心忘记索门了,将我扶进来后,将门带关就离开,等她们离开后,我睁开从床上下来,打着赤脚缓步走到门口,将门拉开后,仆人们都不见了,我一个人从楼上径直下楼出了铁门,保安们因为大清早还有些昏昏欲睡,趴在保安亭内半梦半醒,并没有发现我。

    我出来后,便迷茫的在路上走着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到处都是人跌跌撞撞,所有人对我指指点点说着什么,我都充耳不闻,一直从早上走到晚上,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很快雨声渐大,我又渴又累,找不到回家的路,全身湿透,头发凌乱,索性便蹲在一间商铺前面,和一个满身恶臭又脏污的乞丐蹲一起,有过路的人往我面前丢了几个硬币,我来不及捡,甚至还没有想捡的心,一旁的乞丐忽然一把将我用力一推,从我面前快速的捡起了那两枚硬币,往口袋内一收。而我被她用力一推后,整个人便摔倒在地下,直接躺在人店门口,老板出来后,手中抄着扫把,往我身上用力的打了几棍起说’“哪里又来了个乞丐!还让不让人开门做生意了!现在的城管都是干嘛用的!这些事情怎么也不管管,两三个乞丐蹲店门口,谁敢进来买东西!这像话吗?!”

    他骂骂咧咧说完,又拿着棍子朝我重重打了过来,我被他打得缩在墙角根本不敢动,之前抢我硬币的乞丐见状,立马逃走,剩我一个人遭那老板毒打,不知道是路人异样的眼光,还是老板知道不能打下去了,便将手中的扫把一收,往墙角一扔,冷哼了一句’“快给我滚!你这乞丐!”休余医划。

    他说完,便转身进去了,之后夜晚十点时,店主没再打我,将门关掉,揽着店里漂亮的店员,便开车离开了。

    我全身发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