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56.病情

    她从那孩子的母亲买过那只布偶,手指在布偶的容绒毛上细细抚摸着,她看向我说:“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相信你是真疯。你只不过是用疯了来留住世林而已,纪精微,你不觉得这样的手段太低劣了点吗?”

    她拿着那玩具绒毛到达我面前,我站在那依旧没有动,她望着我的呆滞的脸色,笑了出来,说:“有时候我还真的挺讨厌你,从第一眼见你时。就不是很喜欢你。可每次却要对你面带微笑,刻意友好的模样,真是让我感觉恶心,特别是在你明知道我和世林有婚约的情况下,却仍旧来勾引他,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就在心里想,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吗?”

    顾莹灯说到这里哼笑了一声说:“我以为我们结婚了,你会知道收敛,毕竟婚前和婚后,一切都不同了,我以为你应该还是具备一点礼义廉耻的,可到后面才发现你这样的女人并没有这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你家教问题,还是你本身人品就存在问题。”

    她说着,笑了出来。从我身上收回视线后,便将怀中的玩偶我抱着,嘴里柔声哄着:“嘉嘉,不哭,妈妈在这里,别哭。”

    她哄了一会儿,抬起眼看向站在那儿没动的我,她走过来拉起我的手。笑着说:“精微。你摸摸孩子,这么多天没见嘉嘉了,你想他吗?你看他多乖啊。”

    她牵引着我的手,一点一点抚摸着玩偶的头部,她细细观察着我表情,我仍旧没有变化,任由她带领着我,一直抚摸到玩偶的脸部时,顾莹灯说:“嘉嘉,再哭,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她盯着我表情许久,看到我手在轻微颤抖,她握住我手说:“怎么了?还不来抱抱你儿子?他一直在哭着喊妈妈,妈妈,妈妈,你抱抱我。”

    顾莹灯松掉我放在布偶上的手,看了我一眼后,随即起身,抱着布偶就要离开,我浑身颤抖的跟在她身后,她回过头看向我,将手中的布偶举起来,她说:“纪精微,如果我把嘉嘉扔进池塘,你说,他会不会死?”

    她说完这句话时,布偶便被她举在空中,我双腿忽然直接跪拜在地下,朝着她呜呜啊啊的叫唤着,再次不断朝她磕着头,顾莹灯见到我这模样,她有些恼怒的说:“纪精微看!你别再装疯了!我知道你是装的!”

    我不理她,只是情绪激动又异常的朝地下狠狠磕着脑袋,顾莹灯被我的反应给吓到了,她忽然将手中那布偶往池塘内狠狠一抛,在她抛出时的第一速度,我站在那没动,她看了我一眼,我对她冷笑了一声,在那布偶坠落水池后,紧接着,我大喊了一句:“嘉嘉!”身体便随着那布偶一起冲了出去。

    在我跳入水内后,紧接着身后跟着跳下一道身影,我没有看清楚是谁,但我知道随我跳下的人是谁,我坠入水内后,他第一时间一把扣住我身体,防止我和他在水中分散,和我沉下去,我在水中发疯一样挣扎着,指着随着睡眠荡漾的布偶说:“我的嘉嘉!我的嘉嘉!”

    扣住我的人眉头紧皱说:“纪精微,那不是嘉嘉,你看清楚了。”他说完这句话,便拽着我朝岸上游着,在他扣着我我往岸上游时,我一把抓住他扣住我腰的手狠狠一咬,他感觉到痛意,稍微松懈了一下,我趁势从他手上挣脱开,朝着那布偶不顾一切奋身扑了过去,当我从水中抱到那布偶时,身体因为没有掌握好,还来不及挣扎,同怀中那布偶一起沉了下去。

    在我沉下去时,我感觉黑暗中有谁拉了我一把,将我往水中捞了出来,便扛在手上带着我往岸上赶去,他将我拖上按后,我平躺在地下猛然呛了几口水,在他伸出手要拽掉我手中那只布偶时,我激烈的反抗着,死死抱着那布偶在怀中,侧躺着缩成一团,让他根本没有机会来拿这个布偶。

    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顾莹灯见状快速走了过来,停在浑身湿漉漉的沈世林旁边问:“世林,你有没有怎么样?”

    她伸出手便要去看他被我咬的手,沈世林不知道是故意别过,还是无意的,在顾莹灯手伸过来时,他正好弯腰将我从地下抱了起来,对站在一旁的付博说:“开车。”

    付博听到后,立即转身离开,还好,这个时候的公园人并不是特别多,付博将车从公园内开了进来后,沈世林便抱着我上了那车,车门一关,便没有再管顾莹灯。

    车子开动后,我抱着那布偶浑身湿哒哒的缩在车门口,全身发抖,一直碎碎念着嘉嘉,嘉嘉两字,沈世林坐在那儿审视了我良久,忽然伸出手一把将我拽了过来,他目光阴郁的说:“你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他说完这句话,忽然目光定在我紧搂的布偶上,他伸出手强制性从我怀中一车,将车门打开便随手把那布偶扔了出去,我惊慌失措的要从窗口爬出去,沈世林将我扒住窗口的手强制性拉开,便将窗户关掉,表情不是太好说了一句:“给我安静点。”

    我被他阴沉的表情吓到了,往后缩了缩,他这才满是头疼的揉了揉眉,然后便脱掉身上的外套,大约是池水内的水是死水,根本没有换过,一股恶臭味,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后,侧目看向正讷讷看向他的我,他半晌只能将我再次拽了过来,把我拽在怀中,手在我满是鱼草和面包屑的头发上扯着,说:“刚才应该任由你被鱼分食。”

    他说完后,手法从刚才粗鲁到轻柔了,耐下心来,将我头发上的脏东西全部拿掉,之后到达别墅后,之前喂我饭的仆人从门口快速迎了出来,看到我和沈世林全身湿透的模样,惊愕的说了一句:“我的天呀,这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她说完这句话,沈世林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拽着我径直往楼上走,将我拽到浴室内,将花洒打开,便将我拽到水下,我感觉温热的水接触到自己皮肤后,朝着门外便要冲出去,沈世林趁势一把将门给按住,他对我说:“站在下面,在我没说可以的时候,你一分钟都不准给我动。”

    我往后退了几步,老老实实站在那花洒下面任由那水往身上浇灌着,他松了一口气,大约是受不了身上衣服的气味,解着自己的衬衫,便将衣服给脱掉,半裸着上身从浴室内走了出去,将我关在里面,过了许久,他才换掉身上的衣服走了进来,他头发上沾着水珠,大约是在别的浴室希望了出来,他看到还在花洒下任由水冲着,面容依旧呆滞的我。

    眉头微皱,一把将我从花洒下拽了出来,将花洒的水开关一关,便脱着我衣服,将我按在浴缸内。

    他将我洗了大约几十分钟,终于洗干净,身上没有那股味道时,他将我从浴缸内抱了出来,用毛巾擦拭着我身上的水珠,然后便抱着我出了浴室,将我放在床上,他手上正拿了一块干燥的毛巾要靠近我时,门外忽然传来仆人慌张的几句:“太太,现在确实不方便,我会为您去喊先生的,您等等,行吗?”

    门外的声音和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沈世林放下干燥的毛巾,看了一眼床上的我,便走到门口,将门拉开,我才刚看到顾莹灯的衣角,沈世林出去后,便反手将门给关住,听见他语气毫无波澜说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他这句话正好被门给隔断,之后隐隐听到说话声,听到顾莹灯说了一句:“世林,你听我解释。”

    沈世林语气没有不满,也没有喜悦,他说:“嗯,我也觉得需要解释一下。”

    顾莹灯说:“当时我只是带着她出来散步,我怕她在家里闷坏了,所以才会带她来公园,我手上正好有个布偶,她一直缠着我说是嘉嘉,我怕引起她情绪激动,为了照顾她情绪,我不得不将布偶给扔掉,可我没想到她会随着那布偶跳下去。”

    沈世林听到顾莹灯解释,他开口问:“其实从你和别人买下那只布偶开始,我就到了,你说的似乎和我看到的,有很大出入。”沈世林轻笑了一声说:“当然,也许有可能是我当时没有看清楚,所以才会和你刚才所说,有点细微的差别。”

    顾莹灯说:“既然你站在那儿看了许久,对,我就是来试探她的,你不觉得她疯得太过奇怪了吗?而且她刚才没有疯,她跳下去的时候,一定早就算准了你在一旁,所以才让你误会我,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世林,你别被她给骗了!她并没有疯”

    两人对了几句话,因为是在门口,声音和话大约都可以听得清楚,可两人没再门口待多久,因为楼下立即传来仆人一句:“先生,顾先生来了。”

    仆人这句话,让门口的两人都同时沉默下来,大约是下了楼,因为门口没有了声音。

    顾宗祠来了后,顾莹灯和沈世林下楼大约十几分钟,我门口的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的人是仆人,她看向坐在床上的我,立马从柜子内拿出新的衣服为我换上,便牵着我出了卧室门,到达楼梯口时,我便看见顾宗祠和沈世林打对坐着,顾莹灯坐在沈世林身边,顾宗祠在看到我时,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眉头紧皱,朝我走了过来,站在楼梯下等着从楼梯上下来的我,当我到达他面前时,他一把将我揽入怀中,他抱着我许久,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让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便松开我,揽着我朝着沙发处走去,可他刚走了两步,发现到我的异样,看到我不断颤抖的手,他皱眉疑惑问了一句:“怎么了?精微。”

    我抱着脑袋四处看着,嘴里不断念着嘉嘉,我的嘉嘉,我将揽住我的顾宗祠推开,顾宗祠还来不及来抓住我,我已抱着脑袋钻进餐桌下,缩在桌子底下,嘴里不断神经质念着,顾宗祠看到后,大约无法接受我对他的抗拒,忽然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沈世林问:“她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你没有喊医生来抑制她病情吗?她以前最多坐着不理人,可从来不会碎碎念的,这几天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沈世林说:“关于上次药的事情,你还没有和我解释。”

    顾宗祠说:“我并不觉得那件事情需要和你做解释,精微是我妻子,就算该解释也是像她父母,轮不到你。”

    他说完这句话,蹲了下来,在餐桌处那柔声说:“精微,我是宗祠,你先出来,我带你回家。”

    可我没有动,看到蹲在我面前的他后,仍旧蹲在那里,警惕的看向他,顾宗祠皱眉,再次耐着心说:“精微,你先出来。”

    他唤了我几句,见我都没有理他,之后他便让带过来的人,将我从桌下擒出来,我摇着头说:“不要抓我嘉嘉,不要。”

    在那些要来抓我的人碰触我时,我选了一个空角从餐桌下逃窜而出,四处寻找安全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世林时,我想都没有想朝着他跑了过去,一把扑在他怀中,脸埋在他胸口,手紧紧抓住他衣襟,不断碎碎念着。

    顾宗祠看到后,眉头越发紧皱,顾莹灯脸色也不是很好,可她坐在一旁并没有说什么,沈世林感觉我身体正剧烈颤抖着,他手在我后背轻抚了几下,然后声音柔和说:“别怕,他们不是来抓嘉嘉,别怕。”

    他柔声安慰了我许久,见我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他才抬起脸说:“现在似乎是她不想跟你离开。”

    顾宗祠沉着脸,看向缩在沈世林怀中的我许久,丁耐在一旁也有些脸色尴尬,他小声挨在顾宗祠身边说了一句:“夫人,好像不认识您了。”

    坐在沈世林身边的顾莹灯说:“世林,现在精微病情加重了,我们还是将精微交给叔叔照顾吧。”

    听了顾莹灯的话,沈世林侧过脸看向顾莹灯说:“事实证明,她自己不愿意走,现在她的精神状况,我觉得不应该改变她的环境,她自己不想,我们也不能强迫她,毕竟她愿意待在这里,就证明对她病情有益,之后我会让医生来治疗精微的病。”

    沈世林将这番话说得堂而皇之,半分也没有觉得我们之间的身份,让我住在这里不妥,顾莹灯皱眉说:“可如果让有心的人知道精微住在你这里,让外面的人会怎样想?”

    沈世林笑着说:“当然,你说的是有心人,我想,应该没有多少有心人会这么无聊,对外透露这样的消息。”

    他这句话似乎在射影什么,他看向顾莹灯,漆黑的眼眸内含着笑意,声音也相对柔和,说:“你呢?莹灯。”

    顾莹灯接触到沈世林的视线后,她脸上的笑容消失,放在腿间的手紧握,半晌她才说了一句:“当然,只有我们知道,保护措施好,应该不会泄露。”

    顾宗祠听到顾莹灯忽然转变的话后,他语气内微微带着一丝愤怒说:“莹灯,你们夫妻感情的事情我本不该说什么,不光精微住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你敢保证沈世林对精微没有私心?以前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你我不是不明白,你就任由他这样堂而皇之吗?你是他妻子,她到底有没有给你半点尊重。”

    顾莹灯握紧拳头,脸上的笑容明显非常勉强,她没有看顾宗祠,而是将视线看向茶几的花瓶上,她说:“叔叔,你误会世林了,他和精微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精微现在确实不适合离开,为了精微好,我想,她暂时住在这里也比较妥当,你最近这么忙,反正我没有事,我还可以代替你照顾精微。”

    顾莹灯这句话一出,顾宗祠冷笑了一声说:“第一次,你长这么大,叔叔是第一次听你说出这样言不由衷的一番话,你这么大度包容,是美德,我也不会去说什么,只希望你能够一直这样大度包容下去,精微现在神经不清醒,我想,你们大约都是清醒的,精微是我妻子,我想照顾她应当属于我的责任,你们要发疯,我不会陪你们。”

    顾宗祠说完便要从沈世林怀中来拉我出来,沈世林低下头看向我颈脖处一颗极其细小的红色朱砂痣,他说:“什么时候你将下药的人交给我,人随时带走即可。”

    沈世林说了这句话,他想要过来拉我的手蓦然一顿,沈世林抬起脸看向顾宗祠,笑了笑说:“人交不出来,她去你那里,我想也不是很快乐和安全。”

    顾宗祠手握成拳头,随即闭上眼,对丁耐说了一句:“我们走。”

    顾宗祠和丁耐离开后,大厅内只剩下我和顾莹灯还有沈世林,坐在沈世林身旁的顾莹灯一直没有动,她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只是坐在那儿,视线仍旧没有从那盆花上离开,许久,她才笑容苦涩说了一句:“世林,有时候说一些违心的话,其实挺难过的,不知道为什么。”

    依旧维持抱住我动作的沈世林,对顾莹灯淡淡说了一句:“多谢。”

    顾莹灯提起沙发边上的包起身,说:“多谢的话就不用再说,记得常回家就好,屋子太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顾莹灯说完这句话,便提着包挺直着后背从这里离开,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一丝停顿,很快便消失在大门口。

    沈世林从大门口收回视线后,低头对还埋在他怀中的我,轻声说:“好了,都走了。”

    我还是没有动,他碰触了一下我还有些湿的头发,低声说:“看,这么久了,头发还没干。”他见我不肯从他怀中抬起脸,便将我抱了起来,径直上了卧室,再次将我放在床上,便拿着毛巾轻柔为我擦拭着半干半湿的长发,他认真擦拭了很久,眉间带着一丝难得喜意问:“看来,你还是喜欢我。”

    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便低眸淡笑说:“忽然觉得,这样的你也挺好,至少不会总想着离开,你说呢?”

    他说了这段话,见我只是睁着迷茫的眼睛看向他,他停下的动作继续为我擦拭着。

    顾宗祠从这里离开后,便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医生来过几次,观察了我情况,开的药他都没有给我吃,也没有再找医生,他似乎打算就放任我一直这样。

    而顾莹灯自从那次后,便再也没有踏经过这里一次,也没有听过她的消息,我待在这里,所有一切全部都与世隔绝了一般,沈世林会像往常一般,带我去公司上班,基本上他带我去公司时,没有人知道,只是有几次,沈世林和付博去开会后,看住我的秘书因为出去接听了一个电话,沈世林开完会回来后,我人便不见了,当时他便让付博发动人找我,找了很久一直找到半夜,才在上次那花园内找到我,他找到我后,带着我从花园内离开,第二天便将那秘书给开除了,之后不管去哪里,他都会让付博看着我。

    我这样一段时间后,我的情绪越来越不好了,就连付博都发现了,我从以前呆滞坐着变得不理人,变成不断碎碎念,又从碎碎念时,变成倒在沙发上捂着脑袋头疼欲裂,经常别人和我说话,我便回无缘无故去打别人,沈世林也曾被我打过一耳光,当时他正喂着我饭,我吃得好好地,便忽然伸手给了他一耳光,当时付博正在一旁整理着文件,听到这清脆的一声耳光后,他立即回过头来看向我,又看向沈世林。

    以为沈世林会黑脸,谁知他挺无所谓握住我打他耳光的手说:“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哦。”

    他说完这句话,随即便继续毫无异样的喂着我饭,付博放下文件走了过来说:“沈总,我认为还是让医生来治疗吧,纪小姐的情况现在明显越来越不好了,我担心她这样下去,病情一定会越来越恶劣。”

    沈世林侧脸看向付博问:“所以,你认为她这病是真的。”

    付博说:“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十有八九是真的,治疗比较保险,或者让嘉……。”

    沈世林抬手擦了擦我唇角,打断付博的话,说:她这样我觉得挺好,不需要有任何改变。”

    付博眉头一皱,刚想说什么,沈世林说:“好了,准备开会的资料,还有十分钟我这里就好了。”

    付博没再多说什么,只能点点头,转过身继续去整理资料,沈世林喂完我吃了这些饭后,他别了别我耳旁的发丝,笑着说:“我去开个回,开完会后,就回家了。”休史司圾。

    他说完后,便在我脸上吻了吻,我主动在他怀中蹭了蹭,他笑着抚摸着我脑袋说:“等我。”

    说完,便带着付博从办公室内出去,让新来的秘书看住我。

    他开完会后,回来后,看到我正坐在沙发上撕着他桌上的合同还有文件,付博看到后,立马惊呼了一句:“我天啊,这些文件可是都是重要的文件。”

    他惊呼出来后,便冲过来从我手下一把将那些撕成几块的文件拿了出来,他刚拿走,我便要去抢,付博一把放在身后,对我说:“这些合同不能撕!”

    沈世林从付博后面拿过,继续放到我面前说:“让她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