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62.度日如年

    我根本没有力气和向恒说话,向恒看我脸色苍白的模样,刚想开口问什么,可是他还是没有问。而是将车门拉开,我刚弯身要上车,双腿忽然一软,整个人直接软倒在车前,向恒一把将我给扶住,他说:“小心。”

    我依着他扶着我的手站了许久,酝酿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没事,别扶我。我行的。”

    向恒没再坚持松开了收,我缓慢上车后,向恒将车门给关上,他快速坐到前面去开车,开了一会儿。我像是想到什么,对向恒说:“给我一张纸巾。”

    向恒一手开车,一手给了我一叠纸巾我接过后,便快速擦拭着手上那些不再温热的血,已经干竭了,感觉和自己的皮肤合为一体了。明知道不可能擦得跟从来没有碰触过的模样,可我还是重复又用力的擦拭着,向恒从透视镜看向我说:“血是沈世林的?”

    他这句话一出,我擦手的动作一顿,随即故作淡定的说:“我把发叉插进他胸口了。”

    车子忽然急刹车。向恒侧过脸看向我,颇有些不敢相信看向我,他瞪大眼睛说:“疯了?你伤人是犯法你只明白吗?而且你伤的还是沈世林,你真是,你真是……”向恒连着说了几个你真是,说到后面他也没有找到形容词来形容我,最终闷了半晌,他说了一句:“你真是太胆大了。”

    我擦拭手的动作慢了下来,声音终于在此刻带着慌张与害怕说:“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其实根本没有想过伤他,可我激动了,在他拽住那一刻。我觉得如果自己这次不走的话,以后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在他拽住我的时候,回过身狠狠朝他胸口扎了进去。”

    向恒听了,立即问:“胸口深吗?”

    我慌张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流了很多血,他也没有呼疼。”

    向恒见我这模样,大约也是明白不能再问下去了,再次问下去估计我假的精神奔溃,也会成真的精神奔溃。

    他递了一瓶矿泉水给我,转移话题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了,最重要是你终于带着嘉嘉成功逃了出来,今后你的打算怎么办?”

    我握住矿泉水瓶子,看向自己鞋尖的一滴血说:“我想带着嘉嘉离开。”

    向恒笑了出来,他说:“精微,你想带着嘉嘉离开?你可以逃到哪里去?难道你躲着他一辈子不见吗?并且你还是顾宗祠的妻子,就这个身份你走到哪里都改变不了,而且你可以躲到哪里?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找一个人太容易了,除非你带着嘉嘉去一个没有通讯,什么都没有的落后小村庄,我想估计他才找不到你,可如果你带着嘉嘉去那种地方,我和你说,你还不如直接把孩子给沈世林,因为他至少可以给嘉嘉一个号的生活环境和上乘的教育,并且盛东目前这个状况,你根本不可能甩手不管,我可以和你很肯定说,接下来我们几乎是一场硬仗,你现在刺伤了他,而现在盛东为了掩饰你,和万有签了一个酒店合同,我告诉你,这个项目资金对于我们来说,前期投资是非常大,沈世林稍微拖一下我们,我们就必死无疑,你就想这样甩手离开吗?你妈妈怎么办?任由她一个人吗?精微,人生并不是伫立在逃避上,如果你现在逃走了,你今后将带着嘉嘉躲他一辈子,这样的生活你能够忍受,嘉嘉不能忍受,有些时候,逃避只是权宜之策,只有勇敢去面对才是最终的解决方法,这个道理我不信你不会懂。”

    向恒说完后,看我许久,我拧开瓶盖想要喝水,可手完全无力,向恒接过我手中的瓶子拧开递给了我,我接过小声说了句:“谢谢。”喝了一口后,觉得自己身上的颤抖平息了一点,我才开口说:“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我想过很多次要离开,可最后又想想,能够去哪里呢,自己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辈子,嘉嘉是他儿子,他不可能置之不管。”

    向恒说:“所以你现在的问题并不是逃避,而是从他身边离开后,想着怎样去解决面前的困境。”

    我说:“我明白。”

    向恒说:“你明白就好。”

    他重新发动车子,我再次喝了一口水说:“向恒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特别恨这样一个软弱的自己,其实一开始我通知你去查我被拐卖这件事情后,就不应该让你去找沈世林,其实我早该想到他会包庇顾莹灯,可是我没想到他在包庇她时,甚至连一点犹豫也没有,我不想总是给他利益让路,有一个姜婷就够了,可现在我还得无止境的为顾莹灯让路,并且他还要把嘉嘉过户给顾莹灯,这件事情我死都接受不了,谁都知道嘉嘉是我的命根子,可他偏要来碰,我从来不后悔刚才刺伤了他。”

    向恒说:“说到底很少有男人为了女人放弃利益,这样的情况几乎没有。”

    我说:“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可是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这一句话。”

    向恒没再说话,车子便在这座城市穿梭着,向恒将我带到他家,我进门后,屋内的暖气非常暖和,让我身上的寒冷驱逐了一些,沙发上坐着几个孩子,他妻子正在一旁拿着奶瓶为孩子们调着奶粉,屋内一片孩子的欢声笑语,非常温馨和谐。

    向恒走进去后,看到这样的场景,脸上路出一丝笑意,他妻子看到我们进来后,立即将手中的奶瓶给放下,对我们说了一句:“你们回来了。”

    我对向恒妻子姚璐满是感谢笑着说:“向夫人麻烦您了。”

    向恒的妻子姚璐柔柔的笑了笑,说:“哪里是麻烦,嘉嘉在这里很乖呢,和我家甜儿玩得很好,正好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大家都快洗洗手开饭吧。”

    向恒的妻子由于产后身体有些胖,可并不影响她脸上让人舒心的笑容,我去厨房内将自己还有血腥味的手洗的干干净净,直到再也看不见半点血迹,手背皮肤发红,我才擦拭干净从厨房出来,将嘉嘉抱在怀中,去餐桌旁吃完饭。

    不知道为什么,这顿晚饭吃完后,我反倒没有车上那么慌张与紧张了,也没有去想之后的沈世林会怎样,而是非常轻松的和向恒的妻子聊着天,向恒在厨房洗着碗,不断看向正坐在沙发上望着的儿女,提醒说:“小楷,你不能抢甜儿的玩具。”冬东介号。

    “小甜,你不能打弟弟。”

    “嘉嘉,那东西不能吃。”

    房间内一片欢声笑语的模样,聊到很晚后,向恒的妻子为我和嘉嘉准备好了房间,对我说:“先将就一下,这张床应该够了。”

    我低头一看向那张铺得整齐的床,笑着说:“谢谢,很整齐。”

    姚璐对我笑了笑,然后转身便从房间内离开了,我抱着嘉嘉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才各自随便洗漱了一下,我便抱着嘉嘉躺在那张满是洗衣液的香味的床上,嘉嘉还不肯睡,在我身上四处爬着,他爬了好一会儿,忽然伸出手碰了碰我脸,半晌从牙齿缝内发出一个极其模糊的字,他说:“水、妈妈,水。”

    我回过神来,伸出手摸了一把脸,发现全部都是眼泪,我将嘉嘉抱在怀中,紧紧的抱在怀中,我说:“嘉嘉,妈妈只有你了。”

    他像是听懂了我这一刻的悲伤与无助,任由我抱着,手在我脑袋上摸了几下,我埋在他怀中一直没有动。

    因为不能在向恒这里待太久,我这段时间便长期住在酒店,重新管理盛东的事物,可第一大重事并不是工作,而是让秘书不断挑选着比较隐秘又条件好的福利院,现在根本不适合将嘉嘉放在身边,我必须为他挑选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身,挑了很久,最终挑了一间本市离这边区域不远的福利院,觉得条件都还可以时,我顺带捐赠了一批物资给这间福利院,便将嘉嘉送了进去。

    和那院长打好招呼,便将嘉嘉的真实姓名隐去,随便娶了一个名字和资料便安置在福利院让这里的院长义工照顾着,当然自己也派了一名长期的义工去照顾嘉嘉,把嘉嘉安置好后,我心也瞬间松了下来,只要安置好嘉嘉,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

    至于之后被我刺伤的沈世林怎样了,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因为万有的运营还是如往常一般,没有关于沈世林的半点消息,我让秘书去查时,秘书告诉我,万有的消息封闭的很严,并没有什么一样的消息传出来,听到她这样说,我也没再多问。

    便将这段时间我装疯所积累下的工作全部处理好,连续加班了一个星期后,当初得知我疯了的媒体得知我重回盛东的消息一走漏,盛东门口每天围了不少人,有很多人都在猜测我之所以装疯,是为了严防小三。

    前段时间正好爆出顾宗祠和唐琳琳的关系,紧接着我就疯了,这很难不让联想,我这招确实是用来对付唐琳琳的。

    对于他们的猜想其实我并不在乎,从一开始我从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嫁给顾氏的顾宗祠,这本来就是一宗完美典型的灰姑娘嫁入豪门的故事,所以那些媒体才会对我这么高的关注,外界都在盛传我短短几年婚姻劈裂,并直言豪门生活并不好过,还说小三唐琳琳比我更得顾宗祠的宠爱。

    关于外界是怎样写我的新闻我并不在乎,只是这几天上下班,每天都堵了不少记者,让我确实烦恼不已,最终公司决定对于我装疯的事情召开一个记者会,是仅代表我装疯的事情进行澄清,当天出席,对于我装疯的解释,我直言并不是因为唐琳琳,而是因为产后抑郁带来的后遗症,所以才导致后面会出现精神状况的问题,并笑着说现在回来处理盛东的事物,是因为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后,产后抑郁这个病逐渐好转,所以才再次回来盛东,并让大家不要乱猜测,免得无辜中伤他人。

    很多记者追问我,关于我和顾宗祠的感情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坐台上微笑着说:“关于感情的事情,我相信这是属于我私人事情并没有义务拿出来和大家报告,关于外界普片认为我婚姻破裂的人,我只想说一句,感情总有一天都会走到尽头,那剩下的路自然是靠孩子和感情积累来延续,我和我丈夫感情目前非常稳定,他忙他的事业,我也忙我的工作,关于最近一些紧缠他的绯闻,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我一直选择相信他。”

    记者不死心问还是关于我和顾宗祠的感情还有唐琳琳这个小三,大概豪门婚姻的风月之事才是如今最大的卖点,我也不在回复相关的问题,而是让向恒宣布我们向恒今年所合作的对象和项目,正好借势宣传一下。

    他宣布完,我的秘书严厉申明说:“谢谢大家对于我们纪总的关心,可希望这场记者会过去后,也希望大家给我们纪总留一点私人空间,别再进行偷拍堵截,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变,如果各别不听,之后我们会以让扰乱生活和侵犯隐私权进行起诉,希望大家理解,谢谢。”

    秘书说完后,便带着我从记者会离开,很多记者还要追问被现场的保安给拦下了,我直接走的地下通道,到达停车场时,秘书接到一通电话,她接完后,过了半晌才说了一句:“纪总,顾先生的秘书打来电话说,顾先生想见您一面。”

    我坐在那儿沉思了一会儿,说:“嗯,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正好还在想约他什么时候见见呢。”

    秘书听了,点点头,便再次回了一通电话过去,电话打通后,她和对方交涉了许久,才挂断电话,秘书握住手机说:“顾先生的秘书说,在百花殿订了一桌,现在在那儿等您。”

    秘书说完这句话后,车子便调头往百花殿的方向驶去,到达那里时,顾宗祠果然坐在那儿等我,他坐在里面没有动,而是看向一直朝他缓慢走来的我,我坐在他对面时,服务员为我倒了一杯茶,为我放好餐具后,便从包厢内退了出去,我和顾宗祠对视着,他也看着我,脸上情绪透露着一丝怪异。

    这是隔了一两个月后,我重新坐在他面前,我对他微笑说:“宗祠,好久不见。”

    他第一句话开口说:“精微,你没疯。”

    我说:“对,我没疯。”

    顾宗祠问:“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我笑着说:“宗祠,你别介意,我当时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完全是临时起意,你要知道,如果装得稍微一点不像,根本就骗不了沈世林,而且如果连你都骗不了,又怎么骗得了沈水林呢?”

    顾宗祠听了我这句话,他没有说话,脸上神色明显不是很高兴,我知道他在为什么而不开心,我笑着解释说:“你放心,如果可以,当时我最不想隐瞒的认是你,可时局所迫,我不得不怎样做。”

    顾宗祠说:“当然我并不是怪你为什么连着我也一起骗,而是在你已经得手后,为什么第一时间不是回家,而是住在酒店?我现在名义上是你的丈夫,你需要什么帮助,都是我应该的,可我现在不是很明白,你不仅连计划都把我排除在外,现在从沈世林身边逃脱了,都不愿意通知我,到最后我竟然还是从媒体口中得知你回盛东了。”

    我低头喝了一口茶,笑着说:“其实这一次装疯也挺好,将身边的人一一试探了出来,谁是真心对我,谁对我只是假意,谁对我又心存伤害之心,宗祠,从我装疯以来,你给我吃的药,我一早就发现了不对劲,所以我才屡次用装疯来摆脱吃药,我以为你会知道药里面存在问题,可我等了很久,发现你仍旧一无所知。”

    顾宗祠握住茶杯的手紧了紧,他说:“我当时没想到会有人将你药给偷偷换掉了。”

    我面无表情直接问:“换掉我药的人是谁。”

    顾宗祠说:“唐琳琳。”

    我笑了出来说:“其实从一开始我是信任你的,非常非常信任你,可当沈世林要你用唐琳琳来换我时,你没有,那时候到现在我对你的信任只有一半,当然,我非常明白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并不需要对我掏心掏肺,唐琳琳是你的女人,你选择了她,这也并不是没道理,所以我也没有怪你,只是让我对你不再像以前那么信任而已。”

    顾宗祠说:“精微,当时我之所以没有拿唐琳琳来换你,并不是唐琳琳对于我来说有多么重要,而是当时在你拒绝和我走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有点失望,我以为你连疯了,都无比厌恶我,所以那时候应该说我是有点受伤,因为无论是在你清醒时,还是非清醒时,你依赖的人并不是我,如果在我带你要走时,你没有躲我,就算沈世林要我交出两个唐琳琳,我都会义无反顾拿出来和他换,可你没有。我不想强迫你,是当时我没有交出唐琳琳的原因。”他看向我说:“而且在发现你药出了问题后,我已经和唐琳琳撇清了关系,她现在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宗祠我并不是介意你和唐琳琳的关系……”

    他笑着说:“我知道你从来不在乎,而我却比你更在乎。”

    对于他这句颇有深意的话,我没有开口回应,而是低头看向手中的茶杯,坐在对面的顾宗祠也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嘉嘉呢?”

    我说:“嘉嘉我已经从沈世林身边带走了。”

    顾宗祠有些惊讶问:“他就这么善罢甘休任由你带走?”

    我笑着说:“大约这段时间他都不会有精力来找嘉嘉。”

    顾宗祠说:“我听小道消息说,沈世林进了医院,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听顾宗祠这样说,我握住杯子的手一紧,我笑得毫无异样说:“我不是很清楚。”

    顾宗祠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消息我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个消息也得不到证实,因为万有的运作模式非常稳健,没有一点慌乱。”

    我笑而不语。

    我们两人又同时沉默了下来,顾宗祠问:“精微,难道你不打算和我回家?”

    我说:“宗祠,为了避免我们之间有太多的感情纠葛,也为了不让你为难,我决定我们两人还是暂时分开住吧。”

    顾宗祠问:“为什么忽然这样决定。”

    我看到他微皱的眉头,笑着说:“当然有些事情解释清楚了,我们之间也不存在误会,我之所以选择一个人生活,是因为,我不想太麻烦你,你应该明白我想说什么,我想说的是,既然当初我们协议时前几个月一同居住,后几个月,可以各自选择地方分居,为了给双方方便,我觉得我们暂时分开比较好。”

    顾宗祠听我这样说,他说:“我尊重你的选择,总之在嘉嘉的事情上我没有帮上忙,我感到很抱歉。”

    我说:“没关系,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和沈世林之间的矛盾,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和顾宗祠聊了几句后,便没再聊多少,其实我最心寒的地方并不是因为顾宗祠在唐琳琳之间没有选择我,而是在我失踪后,他第一时间是对我产生怀疑,身为合作关系者,这是大忌,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当然,我自然也没有选择过相信他,我们之间顶多算是相互利用,相互牵制而已。

    我和顾宗祠见完面,我便回去了,离开时,顾宗祠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说。”

    我说:“谢谢,以后有空便一起吃吃饭,聚一聚。”

    他说:“好。”

    我离开后,秘书在楼下等我,她将门拉开后,我便坐了进去。

    自从召开记者会后,堵截我的人少了,公司楼下也恢复了安静,大家又开始工作,可是这几天我都有些惴惴不安,因为沈世林一直没有消息,那天在激动之余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只叉子到底没有伤到他要害,可和顾宗祠见面时,他和我提了一句沈世林进医院这句话,像是在我心上埋了一颗炸弹。

    而盛东和万有合作的项目也在一个一个步骤进行着,自从和万有进行合作,盛东几乎算是翻了一个身,势头比任何以往都要好,而这项目也一直向恒在负责,可向恒对于这个项目非常兢兢业业,非常害怕沈世林会公报私仇对我们盛东进行报复,所以他每一步走起来都走得非常小心。

    如果这次项目万有有意要为难我们盛东,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一场狂风暴雨,我和向恒都有些度日如年。

    可我们并没有等到,到最后反而放下心来,现在害怕也没有办法,只能泰然去面对,我也每天在公司内加班加到昏天暗地。

    只是有一天我和向恒在饭店内和客户吃饭时,我遇见了付博,付博也看见了我,他大约也是陪着客户出来吃饭,平时他总是跟在沈世林身边,可这一次,他身边只带了柳宁,沈世林也不见踪影,付博看向我时,眼里闪过一丝冷笑,便和那客户一起离开,再也没有看我任何一眼。

    我见了,也无所谓,和向恒带着客户进了包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