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64.舟山

    听到顾莹灯的话,我收拾着桌上的文件,问她:“应该不严重。”

    她说:“嗯,确实不严重。只是觉得有时候女人的心还挺狠的。”

    我说:“嗯,确实挺狠的。”冬坑反亡。

    顾莹灯喝了一口咖啡说,看向正在收拾文件的我,她问:“最近盛东怎么样。”

    我说:“很好啊,并没什么的。”

    顾莹灯看向我,忽然笑了出来,她说:“精微,有些事情何必死撑,如果你开口求我。说不定我会特殊处理,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天大的事情只要你开口,我都会帮你的。”

    我笑着说:“你知道,我并不是特别喜欢求人,不知道为什么求你,还不如求沈世林。”

    她笑得很开朗,问:“是吗?或许以前你求他,会有点用处。现在我看不一定,反而我会比他更愿意帮你。”

    我脸上的笑容收了收。垂下脸说:“如果顾小姐没事的话,那我先去开会了,要是顾小姐觉得我们这寒舍符合您身份,您坐坐也好,我会让秘书时刻招待着您。”

    我抱着文件从办公室起身,正要出门时,顾莹灯说:“你真不打算求我?”

    我说:“并不打算求。”

    顾莹灯说:“也罢,既然不想求,那我也没必要徇私枉法,我相信世林也不会同意我这么做,我今天也来征求你的意见,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顾莹灯说完这些话。便放下手上那杯咖啡,她提起那只精致的提包来到我面前,对我笑了笑说:“你这些不都是靠男人得来的吗?再靠一次我觉得无妨啊,现在来将尊严。会不会有种当婊子要立牌坊的感觉?”

    她捂着唇娇笑说:“没关系,你想靠自己的实力,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去阻扰,只是想说,祝你一切都顺利。”

    我正要走时,我笑着说:“拐卖案需要我去警察局报案吗?”

    她行走的动作立马一顿,我来到她面前,看了一眼她衬衣上的荷叶边,手在上面抚摸了一圈,她皱眉看向我,我淡淡笑着说:“荷叶边虽然好看,可在职场上,这样的花边未免显得太花哨夺人眼球了,毕竟工作是工作,并不是来时装秀的,我不介意你现在小人得志来数落我几句,我是婊子也好,还是什么也好,这样的标签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我靠的是男人,你靠的是父母,母亲死后,父亲另娶,靠不了父母了,靠自己的丈夫,话说,我们之间应该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谁也比谁高尚不了。”

    我手从她衣领上收回来,我笑了笑说:“好了,总之恭喜你终于苦尽甘来,以后好好珍惜时光吧。”

    我说完这句户,没再说什么,抱着文件停止后背从她面前径直离开,她脸色是怎样,我也没有时间去欣赏,嘴皮子上的话,谁都会说,我只是懒得和她,口舌之快除了让自己痛快一些,我可对于现在困难并没有实际上的帮助,我去开会后,便让秘书将顾莹灯送离开。

    之后盛东明确回复我们,这钱确实不能退,除非毁约,但毁约后所赔付的违约金还要高,我和向恒得知这个消息后,双方坐在办公室内闷着脸不说话,秘书一杯水一杯水不断往我们杯内添加,我和向恒相对无言做了许久,他不断抽着烟。

    我看到房间内的房顶烟雾缭绕,我提醒说:“你是要把我办公室报警器给熏亮吗?”

    向恒掐灭掉手中的烟,他说:“烦的时候就爱抽一点。”

    我说:“我们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先别急。”

    向恒看向我,惊讶问:“你打算去求顾莹灯?”

    我说:“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容易妥协的人吗?”

    向恒说:“不是……”正当他说完这句话,门外传来敲门声,秘书抱着文件走了进来,她放在我桌上,开口说:“这是本市最大的几家银行,十家国企,两家外企。”

    我接过后,抬头对秘书说:“麻烦给我一杯水,谢谢。”

    秘书看了我一眼,转身便从我办公室内离开,我将文件快速翻开,对向恒说:“现在我们面临两个情况,你知道万有和国企一向交好,我们肯定不能去涉足,可外企不同,外企虽然在本国立足了,可实质上他们内部的职业管理全部都是按照国外体系来施行的,看的不是人际,而是个人实力,依照我们盛东现在实力,拿上新厂和旧厂抵押上去,我想,这笔款应该是不难的,只要我们在这件外资企业申请下来贷款,就算万有的酒店项目停个十年八载对于我们都没有影响。”

    向恒看向我,脸上明显有些不相信,他说:“前一家银行退下了我们的贷款申请,其余银行也不一定会通过,你知道,现在贷款严了不少,想要贷下来没那么容易,特别是在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下。”

    我说:“向恒,你要对这次贷款有信心,其中一家外企的副行长我认识,当初为我舅舅还万有四亿的时候,就和这位行长打过招呼,我们可以试试,说不定能够成呢?”

    向恒听我这样说,眉间有些犹豫,我指着一家银行资料说:“S&M这家外资企业我想你应该了解,这是长供顾氏的一家银行,这家银行曾经和万有因为利息的问题有过一次小摩擦,最后两家终止了合作,一直没有什么业务往来,并且这副经理和顾宗祠关系好,我们打过招呼,要想申请贷款没有那么难。”

    向恒听我这样说,眉间升起一丝希望,我说:“现在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已经让秘书以我顾夫人的身份联系这家银行的银行,我想,应该没多久,就会有联系。”

    向恒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们两人商量好事情后,秘书联系完S&M这家银行的行长,很快便有了回应,他约我们后天上午十一点在一家港式餐厅见面,我和向恒一起去见面和他谈贷款的事情,当然果不其然,他和我们开口说:“其实我们已经贷款了四亿给顾夫人,已经是超出我的权利范围,这一次再次贷款当然是可以,但需要上面审批下来,上次是担保贷款的方式,这一次顾夫人贷款是想以哪种方式来贷款?”

    我笑着说:“这一次我们是以抵押的形式,只是申请贷款大概要多久?”

    那行长说:“这要综合你们公司内的能力和还款率,但能不能贷下来,我不能够保证,之后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各部门调查和综合情况,最终决定是否贷款,要看各方面的。”

    S&M的行长给我们的答案非常模糊化,他所说的话,通俗易懂的来说,便是就算请他来也没什么用,他也必须按照程序来做,程序上给出的结果是怎样,就是怎样,这态度虽然客气,可与上次顾宗祠掉我来和他吃饭时的态度差很远了,当时他可没有和我说这些麻烦的事情,而是直接说他全办了之后,贷款很快就下来了,根本不需要审批,也不需要漫长的等待。

    我和S&M的行长笑了笑,给他倒了一杯茶说:“那就希望霍行长,多多帮忙了。”

    霍行长笑着说:“我尽量,尽早填个单子,上传上去吧,这样款下来也比较快。”

    我们吃完饭后,我和向恒出来,两人快速上了车,向恒问我这笔贷款有几成希望,我说:“如果走正常程序,应该说一丝希望也没有。”

    向恒要开车的手一顿,看向我,我又说:“不过我有了解到S&M的行长最大弱点便是妻子,因为他早年曾患有肝病,需要移植肝脏,等了五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肝脏,恰巧她妻子的肝脏和他居然合适,最后是她妻子将肝脏移植给他,让他活到至今,上次我们见过一面,他是带着妻子一起来的,你想,一个男人谈事情会带上自己的妻子,从这点就可以证明他妻子对他确实非同小可。”

    向恒皱眉问:“你的意思是?”

    我说:“后一天有个慈善晚宴,听说是一些上流名媛自行组织的,应该会遇上我们该遇上的人。”

    向恒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将车发动,车子便朝着前开。

    第二天秘书为我将丽都慈善晚宴的邀请卡拿到手,我看了一眼后,笑了笑,到达慈善晚宴那天时,我一早去造型店那里化好妆,挑了一件白色恬淡的晚礼服,不复杂也夺目,简单又舒服,看上去符合慈善晚宴的风格,到达晚上时,我带着秘书去参加,到达时,那里果然很多富太太由身边的保镖们带来,三五成群的女人们,一身珠光宝气的说说笑笑入了场,我坐在了第二排的位置,和秘书安静的坐着,时不时与身旁有过一面之交的富太太聊几句。

    看着上面的拍卖师走马观花一般将一些拍卖品呈了上来,会场上还是有不少人偶尔拍卖几件东西,但是价格都不是特别高,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拍卖一样东西都是大手笔,价格出的少,还觉得没有面子,而女人却喜欢用最低的价格给自己出风头。

    这场拍卖会应该说拍的很没有激情,只有几个不知道是情敌还是仇人的女人在竞拍一个慈禧年间的丝绸扇面,价格永远在几十万之间来来回回,价格被抬到两百万后,那蒲扇才被最终敲定价格,就这样蒲扇上面花了整整半个小时不止。

    到最后一件拍卖品时,是一尊檀香木的观世音,听说有一些年份了,但年份并不是特别高,可特别之处在于,这尊檀香木的观世音是当时第一手工雕刻手谭疆大师雕刻而成,而谭疆大事就在五年前患病去世,生前最后一件作品便是这尊观世音。

    竞拍的人都很多,我也举牌了,价格被抬到三百五十万时,只剩下我和后一排的一位富太太在竞拍着,她出价格出到三百七十万时,从后面轻轻拍了一下我,我回过头去看,那为富太太非常高兴的说:“顾太太?真的是您?”

    我望着她许久,那抬富太太以为我不记得她了,她立即笑着说:“我们以前见过面的,我老公是S&M银行工作的,上次我和我先生和您丈夫还有您一起吃过饭的,您不记得了吗?”

    她这样一说,我像是想起什么,立即高兴笑着说:“霍太太,真的是您?没想到这么巧。”

    那霍太太说:“对呀对呀,上次和你聊得非常开心,我还一直想找你出来打打牌呢,没想到您这么忙,一直没有机会遇见。”

    听她这样说,我笑着说:“这段时间我非常忙,也总想着哪天邀您一起出来玩玩。”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什么,笑着问:“对了,霍太太您也喜欢这尊观音吗?”

    霍太太说:“我家里有好几件谭先生的藏品,正好最近吃斋念佛,又是谭先生的雕刻的东西,想买来供奉在家里。”

    我说:“既然是这样,那精微就不能夺霍太太的心头爱了。”

    我这句话一说完,拍卖师敲定说:“恭喜第二排32座的女士,以三百七十万的价格竞拍到这尊观世音。”

    说完后,那霍太太笑得合不拢嘴说:“太感谢顾太太呢。”

    我笑着说:“不用谢。”

    拍卖会散场后,我和那霍太太一起出的会场,她为了感谢我刚才的拱手相让,邀请我去一一家会所吃宵夜,我当然笑着答应了,我带着秘书,那霍太太和一些相陪的太太各自上车后,便往会所赶。

    到达会所时,一些女人谈论的都非常高兴,说过几天想去舟山划船,正在商量着住哪里才好,那霍太太自然也去,他们在谈论时,她霍太太问我去不去,还说舟山山也好,水也好,那里的燕窝特别养人,让我也去补一补,放松放松。

    几位太太在一旁附和着说:“是呀,是呀,总之舟山现在还穿着短袖了,气候比较温和,没有我们这么冷,顾太太,真值得一去。”

    听他们这样说,我喝了一口茶说:“可以啊,看你们人数正好还少一人就可以凑一腿了,这种成人之美,肯定要由我来成全的。”

    他们一看人数,去的人正好是三人,确实多一人就可以开一桌麻将,所有人都笑着说:“顾太太真是太周到了,我们竟然还没发现。”

    从会所回来后,隔了几天秘书收拾好我的心里,我叮嘱向恒盯着这边厂子还有出货情况,便去机场集合,我们直接坐的转机去舟山,听说这专机是其中一位家里何太太的丈夫送的结婚礼物,让不少人羡慕不已,不断夸赞着那何太太命真好,便登上飞机后,在上面打了一会儿扑克,上午的十点三十便到达了舟山,果然这里的气候比较炎热,我身上的一件外套在落地后便脱了。

    我和霍太太结伴同行着,聊着最近这段时间某化妆品公司新出的护肤品,她看到手皮肤非常白,便问我用的是什么护肤品,我笑着说:“我用的东西基本上不怎么贵,都是一些实用价钱又实惠的,到酒店时我把没用过的给您试用一下,好的话,可以长期用。”

    那霍太太笑着握住我手说:“精微,你人实在太好了,从第一次见你时,我就觉得我们两人非常投缘。”

    我笑着说:“我一直觉得霍太太很像我姐姐。”

    霍太太说:“我也一直这样觉得,觉得见你第一面起就非常亲切。”

    我们到达酒店后,看完房间东西便有秘书和管家去处理,几人为了节省时间没有休息,中午吃完饭,觉得阳光正好,便去了球场打球,霍太太最近在学高尔夫,便让我跟着她去高尔夫球场学求,对于高尔夫我也不是怎么懂,我们两个新人去球场时,由教练一步一步教着。

    我正仔细练着时,

    正在一旁暂时休息的霍太太开口说:“咦,那些人好像有些熟悉。”

    那霍太太话一出,我微微抬起脸,便看到不远处不知何时停了四五辆高尔夫球场的旅游观光车,车上下来四五个穿着休闲的男人,相互交谈着,身后跟着助理秘书还有背着球杆的工作人员。

    正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朝我们走过来的人越来越清晰了,我一眼看到了走在前面的沈世林,他身边没有带付博没有跟着柳宁,只跟了一位背群球杆的工作人。

    他没有看到我,因为他不断在和别人讲电话,根本没有看向我们这方,这么久,我看到他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难免笑了笑,便对着霍太太说:“有点口渴,不如我们去喝一杯果汁?”

    那霍太太忽然朝着那群人大喊了一句:“老公!”

    她这句话一出,那边的人一同看向我们,就连正在对着电话交谈的沈世林都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他看到霍太太身边的我时,眉头微皱。

    那霍太太很快便朝着霍行跑了过去,我转过身特意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水瓶,动作非常自然的喝着,只不过喝的很慢,喝了几口背对着他们,假装四处望着风景,直到那霍太太朝我走来,在我身后轻轻拍了一下,我回过头去看她,她笑着说:“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刚才没想到我老公也在这里。”

    我回过身,才发现那群人已经离开了,霍太太挽着我说:“我们走吧,我们去喝果汁。”

    我笑着点点头,和那霍太太坐上车便出了这高尔夫球场。

    我们一直玩到夜晚,各自都有些累了,便回了酒店休息,这奔波一天,我也觉得疲惫万分,从浴室内泡完澡,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做了一个面膜,正看了一会儿电视时,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我以为是自己刚才要的苏打水上来了,将门拉开,那霍太太站在门口看到我身上的睡衣,便说:“这么早就睡?”

    我笑着迎她进来说:“正打算睡呢,霍太太有事吗?”

    霍太太走了进来笑着说:“是这样的,我先生正在楼上的休息室谈事情,我想去看看,可那里都是男人,我一个人去了就没意思了,我想让你陪我去一下。”

    我心内一个咯噔问:“就是今天那些人?”

    霍太太连忙点点头说:“是的,你应该都认识。”

    我笑了两声说:“我助理刚才发了一些工作给我,我还没处理呢,不如您找何太太去?”

    霍太太挽住我手说:“精微,你就陪我去一下,没多久,我看一眼就下来。”

    她央求了我许久,我想到日后还有她需要帮忙的地方,现在根本不好拒绝,只能说:“那我陪您一会儿,就要下来,因为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

    霍太太看向我身上的睡衣说:“你快换掉吧,我等你。”

    我换好衣服出来后,便随着霍太太上了楼,到达那里时,服务员带着我们来到一间包厢,我们进去后,包厢内坐了三四个人,身边差不多都坐了女人,看到这情况,我才回味过来,原来霍太太是不放心自己的丈夫,可我们进来后,发现霍振东一个人坐在那里,里面坐着的人全部都是今天在高尔夫球场看见的,我和霍太太走进去后,霍行长便立马从沙发上起来,说了一句:“敏敏,你怎么上来了?”

    那霍太太挽着我说:“我就上来看看。”

    霍行长看到他太太身边的我,没有意外只是略带打量着问了一句:“顾夫人?您怎么也在这里?”

    我笑着刚想说什么,霍夫人比我先开口说:“是我让精微陪我来舟山的,怎么了?”

    那霍行长笑着说:“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好巧。”

    他说完,便引着我们坐在他先前坐过的沙发上,我一眼便看见沈世林身旁的女人,那女人应该比较年轻,细皮嫩肉的,很安静坐在沈世林身边,并不怎么说话,而沈世林看到我,也权当不认识,指尖夹着烟低头询问了一声身边的女人什么,那女人摇摇头,笑着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看到这一幕时,工作人员问我要什么,我笑着说了一句:“一杯苏打水,谢谢。”

    工作人员出去后,便有人和我搭话,是一位中年男人,他似乎认识我,因为他直接问了一句:“顾太太,您没有和先生一起来吗?”

    我笑着说:“我是来玩的,我先生在本市并没有空。”

    那中年男人看向我,笑着说:“那您来这里要玩好。”

    我笑着说:“会的。”

    之后他们的话题停留在舟山的旅游业上,那霍太太坐下后便没打算起身,我也不好一个人先走,便只能坐在那里,一杯水接着一杯水喝着,喝到第四杯时,我电话响了,我低头看了一眼,是顾宗祠的电话,我起身对他们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去接通电话。”

    我说完这句话,便从房间内退了出去,站在包厢外接听电话后,顾宗祠在电话内问我是不是到了舟山,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在电话内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知道吗?沈世林从国外回来了,在舟山谈旅游产业的事情。”

    我说:“我知道,今天看见了。”

    顾宗祠在电话内问:“我听说了盛东的事情,需要我帮……”

    “宗祠,这是我盛东的事情,我不是很喜欢你来插手。”我打断了他的话。

    他话一停,有些无奈说:“好吧,我不会管盛东的事情,我只是认为你一个人在舟山不是很安全,而且沈世林还在那里。”

    我说:“你放心,我们之间已经到了不会和对方说一句话,甚至不会看对方任何一眼的地步,不会有什么危险。”

    他在电话内说:“那你自己小心。”

    我笑了一声说:“嗯,我会的,别担心,自己照顾好自己,回去后,我们再见面。”

    我刚挂断完电话,便看到沈世林同身边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我愣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移开脸,便看向也从包厢内出来的霍太太,她挽着我说:“精微,已经谈好了,我们走吧。”

    我笑着点点头,便随着霍太太一起从这里离开,我很冷静的没有乱看,一直到达楼下时,霍太太和他丈夫进了客房,我自己也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时,叹了一口气,将被子裹在自己身上,便什么都没想,悍然大睡。

    第二天早上,霍太太他们还没起来,我一早到达楼下的餐厅吃早餐,可刚下电梯,便正好看见自己的脚边上有一颗珍珠耳环,我弯腰捡起来,看了一眼,抬头一看,便发现不远处有一位女孩子正捂着耳朵,在地下四处找着什么,我走上去笑着问:“小姐,你的耳环……”

    当那女孩抬起脸看向我,我看到她的脸时,嘴角的笑容僵了僵,那女孩扬起美好的笑容朝我走来,看到手上的耳环时,笑容清新甜美说:“谢谢你,顾太太。”

    我看到她年轻的脸,淡笑着说:“不用谢。”

    我正要从她身边走过去,那女孩在我身后高兴的说:“沈先生,您谈完事情了吗?刚才我耳环掉了,多亏了顾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